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二十章少死几个也算是好的!

第四百二十章少死几个也算是好的!

  时间就是这么任性,不管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怎么过,它却不管不顾,一个劲的在人生这本日历上翻篇。

  张高兴在正月十五以后,把自己老子提醒的那块地方承包了下来。

  为了不让这批种子出意外,只好亲自押送到地方,倒也没有出现杨萌所担心的事情。

  不过这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这些种子到了这里以后,将要通过各个负责人的手,同时去向各个适合的种植地点。

  在分配这些种子之前,张高兴把各个项目点的负责人叫到了一起。

  “今天把大家叫到一起,是有一件事情跟大家说一下。

  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份,承蒙各位看得起,帮我来做事。

  这是我操作的第二个农业项目。

  也是我最担心的一个农业项目。

  在座的各位,有一部分是跟我一起共过事的,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

  一般的情况,我是把丑话都说在前头,不会等到将来出现了什么状况以后,才来听各位的解释。

  我今天就是告诉大家一件事情,这批种子你们千万都不要去打主意。

  我可以跟你们说得不好听一点,你们将来只要去打这批种子的主意,百分之百的就会丢掉你们自己的性命。

  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可别说我这个当老板的没有提醒过你们。

  而且只要你们是因为打这批种子的主意,从而丢掉了自己性命的话,我是不会去管的。

  这不是我推卸责任。

  那是因为你们要去打这批种子的主意,是你们产生了贪婪的心思,不值得我去负责。

  人情往来,每个人都会有。

  但是你们千万不要去拿我弄过来的这批种子去做人情,谁来都不行?

  你们知道我今天,为什么非得把你们叫到一块,特意的说起这件事吗?

  那就是我害怕,你们当中会有人出意外。

  因为这批种子从我接手的时候,就有人告诫过我,就算是少了一粒人家都会知道。

  所以我现在跟你们打好招呼,别去动这批种子。

  至于听与不听?

  那就在你们各位了。

  不过你们如果有谁抹不开面子,从而去打了这批种子的主意,你们自己最好是准备好棺材。

  因为这批种子,只要离开它应该去的地方三公里。你们谁把这些种子弄走的,谁就会死。

  这个我可不是危言耸听。

  而是人家确确实实有这份本事,让你们丢掉性命。

  而且你们丢掉了性命,还会找不上别人的麻烦。

  你们要是不相信,就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试探一下,看看我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但是我得提醒大家,人的命只有一条。

  你们如果一试探,将来要是把自己的性命给试探没了,那就真会与我无关。因为你们出事以后,根本就找不上我。

  我说这话,并不是我有多么无情。

  而是告诫你们,别把我说的话不当回事。

  等到真要出了事情的时候,那就已经悔之晚矣。

  你们其中跟我一起共过事的人,都知道我这个人的性格。

  我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的主,从来就不打马虎眼,也不会因为几粒种子对你们进行一番恐吓。

  而是这件事情,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跟我交接种子的人,还没等把种子交接到我的手里面,就跟我说起这件事情。

  说我是一个高官的孩子,所操作的又是农业项目。

  接手的这批种子,肯定都是一些稀奇玩意或者是高科技的东西,将来会有人打这批种子的主意。

  以前,都是我自己亲自操作那些农业项目。

  所以跟我共过事的人,都知道一个特性,我是从来都不说多话。

  今天我特意这么慎重其事,这么罗里吧嗦的跟你们说这么多。

  就是因为这个项目,我是跟其他的人合作的。

  人家出种子,出技术,而我只负责提供土地。

  人家的担心不无道理。

  以我的身份出面来操作这件事情,肯定会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所以到时候,打这批种子主意的人不会没有。

  你们都是为我做事的,你们的熟人当中肯定也有不少地位显赫的。

  当他们求到你们的手里的时候,你们可能会抹不开那个面子,从而拿这批种子去做一回人情。

  以前在我操纵的那些农业项目当中,出现这种事情可能还能出现几分侥幸。

  但是这次却不会一样。

  这次人家既然在这批种子还没有交接之前,就跟我打好招呼。

  那就表示这批种子,到了地头以后肯定会出现各种状况。

  所以,我才在这批种子发下去之前,把各位叫到这里。给大家提个醒,通通气。

  将来要是出了事情,可别说我这个老板没给你们提醒过。

  今天我们开的这个会议可是录了音的,到时候就算你们出了事情,你们的家属想要找我的麻烦,都会找不上。

  今天会议的主要议题,就是通知大家这件事情,其它的就没有了。

  好了,言尽于此,各位叫好自为之吧!

  各管各的一摊,都出去忙去吧!”

  可以说张高兴在桌子的前面说这些话的时候,下面的这些人听得真是冷汗淋漓,也是庆幸不已。

  还真就有不少的人,跟自己打过了招呼。说是等这批种子下来以后,给人家留个一包两包。

  都是一些神通广大的人士,不知道他们从哪个地方,打听到了这批种子的异样。

  但是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都想要索取一点这些种子。

  以前下面的这一帮子人,都没有把这种事情当一回事。觉得这就是一件特别容易就能办到的事情。

  有的就连自己都起了心思,想从这批种子里面带几包回去,让自己家里面的家人去种植。

  可是今天自己的老板,突然把大家全部叫到一块。慎重其事的开了这么一个会议,并且还录下来了会议的录音。

  那这就不是开玩笑了。

  以前的会议录音,都是留存证据用的。这次竟然也需要留存证据,那就证明自己的老板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在留存证据,以作将来有人闹事的时候,作为呈堂证供用的。

  要是管不住自己?

  那将来要是因为这些种子,使得自己丢掉了性命,真会找老板的麻烦都会找不上的。

  留存了证据就是堵住了你们的后路,提前交代了你们,你们再要是丢掉了性命,那就属于明知故犯。

  不去打这批种子的主意,你们就不会丢掉性命。

  既然丢掉了性命,那就证明你们已经去打了这批种子的主意,并没有把老板所说的话当成一回事。

  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因为老板明明的就告诉了你们,别去寻死。你们非得要去寻死,那就与老板无关了。

  张高兴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次会议,到底能吓住多少人。

  但是自己的这些手下,能少死几个,也算是对得住自己的良心。

  真要有那些寻死的玩意,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阻止。

  那就只能算他们咎由自取。

  鱼,因为贪嘴,从而上钩;鸟,因为贪食,从而丧命。

  这次的会议,希望能够取到一个搅混水,赶走鸟的作用吧!

  少死几个也算是好的!

  张高兴没有杨萌的那份本事,看不出来自己的这些手下当中,到底都有谁起过这个心思!

  但是自己既然把这一批人集中到了一块,而且特意指出来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以后。要是还有人因为这批种子而丢掉了性命。

  那只能说他们是命该如此了。

  一心想寻死的人,别人拉是拉不住的。

  “方哥!那批种子到货了吗?”

  “斌子,这次当哥哥的可能有些对不住了。

  这批种子我们没法动。

  我们老板今天特意把我们叫到一块开了一个会,特意点名了这批种子谁都不能去动。

  谁要是动了,就会把自己的小命给交代掉。

  说实在的!哥哥怕死!

  我不会为了一丁点情面,而拿自己的小命去开玩笑。”

  “方哥!不会做的这么绝吧?

  既然你怕丢掉自己的小命,你就告诉我们种子的地点,我们去动,我不怕死。

  到时候该给你的好处,肯定少不了你的。”

  “还是以前的仓库!

  你们要去动就自己去动!

  既然你们自己想找死,那就不要怪我这个当哥哥的没有提醒你们。

  我们的老板可是说过,只要这批种子离开他们应该待的地方三公里距离,所有去动了这些种子的人都会死。

  你们既然不怕死,那你们就去动吧!到时候死了,我是不会去看你们一眼的。”

  “方哥!没有这么邪乎吧?”

  “邪乎不邪乎?我不知道!

  但是老板今天给我们开会的时候,把这些会议的内容都录音了。

  这个情况就有点不对了。

  这是怕我们这些人的家人,将来去找后事,这才留存下来的一份证据。”

  “那我知道了,方哥!我们就不打搅你休息了,到时候我请你喝酒。”

  “等你还有命,请我的时候我再去请吧!

  要是你真因为这件事情,把小命丢掉了,我可不会去喝鬼请的酒。”

  “我是不信这个邪!除非这批种子的包装上面带有毒。

  要不就因为弄走了几包种子,就会丧命?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卸种子的时候,我们老板亲自动过手搬过这批种子,那就证明这批种子根本就没有带有毒性。”

  “那行。谢谢啊!方哥!”

  “呵呵呵呵。”

  张高兴就只在南山市里睡了一宿,第二天白天就赶回了省城。

  可是回到自己别墅以后,自己的合作伙伴杨萌就给自己打了一个电话。

  “喂!杨老板!你这是掐着点给我打电话呢?”

  “嗯!给你打电话是告诉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死掉了一百八十三个,弄走了七百五十五袋种子!

  其中丑国人六个,太阳国人八个。

  你开会的时候,去了会议室的人两个。”

  张高兴接到这个电话以后,整个人都傻了。

  自己都慎重其事的给下面的这些人打好了招呼,一晚上的时间,竟然就死了这么多人,这是要捅破天了呢!

  不对!

  这个天捅不破,因为自己的这个合作伙伴杨萌,就说过他不会去亲自动手处理这些人,只会给那些人的身上,增加一点什么玩意来的。

  这么一来,死人的事情就跟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位置上面的人有多少?”

  “还行,暂时一个都还没有。

  要不就是他们指使人家去干的这件事情,要不就是在旁边观察着。

  反正暂时还没有一个,出现死亡的情况。

  沙漠的事情给我打听得怎么样?”

  “这件事情我打听是打听了一下,沙漠对外承包这件事情的所有权,已经下放到了自治区的手里。

  到时候你只要去自治区的省府洽谈这件事情就行,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其他人出面。”

  张高兴把自己脚上的袜子,给脱了下来扔到了沙发上。

  用一只手揉了揉自己有点发酸的脚腕。另一只手却拿着电话的话筒,跟杨萌说着自己打听出来的事情。

  “杨老板!这种事情,你说今天晚上还会不会继续?”

  “这个就要取决于他们自己!

  管得住自己的贪心,那就能多活几年。

  管不住?

  他们就会连明天早晨的太阳都见不着。

  不过应该会吓退一些人!

  因为昨天晚上死的这一百八十三个,多多少少还是会传出去一些消息。

  在没弄明白是什么原因的情况下,应该是不会再去动这些东西的手脚了。”

  “杨老板!你说这人呐!为什么明明知道会丢掉自己的小命的情况下,还非得去铤而走险?”

  “那是因为这些人都太聪明,可又不太本分。

  聪明的人,就能够从各种事情的细节当中,发现一些能够使自己获得利益的途径。

  但是聪明却又不太本分的人,就会去干这些挺而走险的事。

  他们总想在其他的人面前,显摆自己的本事。

  总以为这样,就能显得他们比别人高人一等。

  屡屡都是以侵占别人的利益,还恰不知耻的以耻为荣。

  只是他们从来都就没有想过,自己这么作下去,是不是在这条寻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