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二十三章你们这些人呐! 就连当个骗子都不合格呢!

第四百二十三章你们这些人呐! 就连当个骗子都不合格呢!

  刘建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直到了山上的凯哥哥家附近,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故。

  也有可能是跟刘建他们两兄妹在半道上下了车也有关系,因为比较乱的地方,一般都是在人流量特别大的地方。

  刘建刘华兄妹下车的地方,也就只有她们俩兄妹下了车,并没有其他的人跟随。

  想起妈妈的嘱咐,刘建刘华兄妹并没有直接去市里店子里面,而是在市中专校门口下车了。

  两兄妹买了不少礼物!

  因为这四个舅舅都住在山上,既然上来了,就必须得去看看。

  “二哥!你看那是不是凯哥哥的三轮车?”

  买好了东西的两兄妹,刚要出人家商店的门,眼尖的刘华就看到了商店对面停着一台三轮车。

  看那台三轮车的模样,怎么看都像自己大哥的那一台。

  “在哪呢?”

  “就在马路对面呢。”

  “还真是啊!”

  刘建顺着自己妹妹的指示,看到马路对面的校门口,还真就停着一台三轮车。

  车停在那里,人却没有看到!

  看那台车的模样,确实有点像自己大哥曾经开过的那台。

  “走!过去看看。

  先不管它是不是咱大哥的那台车,先过去问问总是不会差的。

  手里面拎这么多东西,要想走到舅舅他们的家里面,还是挺费劲的。

  如果真是凯哥哥开出来办事的,那就更好了。

  如果不是,向人家打听一下这台车的主人,看看能不能租下这台车,跑一趟舅舅的家里面。”

  刘华并没有反对,自己二哥这个主意确实是不错。

  好手都难拎四两,何况两兄妹手里面拎的这些东西并不少。

  可是两兄妹走到这台车跟前,前后左右一打量,刘建直接就把手里拎着的所有东西往车厢里面一扔。

  不管了。

  因为这台车,就是自己大哥曾经开过的那台。

  后来自己的大哥不送菜了,这台车就转到了邝文凯的手里面。

  把刘华手里面提着的东西,也扔进车厢以后。刘建让刘华守在车旁边,自己去寻找邝文凯。

  围着这些邝文凯有可能去的地方转了一个圈,刘建并没有看见邝文凯的身影。

  这不对!

  既然车已经停到这个校门口的外面,那么人就指定是在这一块。

  这里还有什么地方,是自己没有去到的?

  城市中专的校门口总共就这么大,跟邝文凯卖菜打交道的这些地方,总共就那么几家。

  这些地方刚才自己都找遍了,并没有看见邝文凯的人影。

  看到这个情况以后,刘建心里面冷不丁打了一个激愣。

  邝文凯这是要作死啊!

  这要是自己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以后,邝文凯估计会被自己的大哥揍得半身不遂。

  想到这里的刘建,头也不回的朝旁边的麻将室走去。

  推开麻将室的玻璃门,刘建打眼朝里面一看。

  麻将室里面有六七张麻将桌子,全都有人在那里打麻将。

  邝文凯就是其中的一个。

  不过邝文凯现在的神情,好像有点不对头。有点垂头丧气,还有点红眼。

  不用说了。

  肯定是输惨了。

  就是不知道把他自己的家底,到底输掉了多少?

  看来邝文凯要挨的这一顿揍,绝对跑不了了。

  “邝文凯!你家老表来了!”

  “来了就来了吧?我先打完这把牌再说。”

  “你确定?你要打完这把牌?”

  刚才进门的时候,刘建跟这个麻将室的老板就说了一句,说自己是邝文凯的老表。

  这才得以进了这个麻将室。

  听是听到了麻将室的老板提醒,可是邝文凯却头也没抬,一直还看着手里面的那几张麻将。

  看不过眼的刘建,这才出声问了这么一句。

  刘建的这个声音挺好使。

  听到刘建的声音以后,邝文凯哗啦一下就把牌往桌子中间一推。

  好了!这把牌打不成了。

  邝文凯这么一推,就把其他人家的麻将牌全都推乱了。

  刘建看到抬起头来的邝文凯,头上的头发像个鸡窝,脸色也不太对劲。

  就是不知道打了多久?

  有没有给城里面的那些酒店送菜?

  “输了多少?”

  刘建连凯哥哥的这个尊称,也没有再叫出口了,直接就问了这么一句。

  “十三万。”

  “你说多少?”

  “十三万!”

  “从什么时候开始打起的?”

  “前天晚上。”

  “城里面的酒店呢?”

  “现在地里的菜还送不了。”

  “谁喊你来的?”

  “这里的老板。”

  “哦!老板!你过来一下!邝文凯在你的店子里面输了十三万。

  他说是你喊过来的,是不是这么回事?”

  “喊是我喊过来的?不过……”

  “那就行了。”

  刘建并没有去听老板的解释,还是这么直接的说了这么一句,“那就行了”。

  然后没再理会麻将室的老板,转头冲着邝文凯说道

  “你自己回去,上我家老大那里去。

  自己去告诉他是怎么回事!

  如果让我家老大自己过来找你的话,你下半辈子估计就只能在床上躺着了!”

  “哦!”

  麻将室的老板,看着邝文凯老老实实的听了刘建的话,直接往外走。连桌子上面的钱都不管不顾了。

  连忙起身拦在刘建的面前。

  “兄弟!你是邝文凯的老表没错,但是这打牌可是邝文凯自愿的,现在牌局还没完呢!

  你这把他就这么叫走了,算是怎么回事儿?”

  “你的意思是说?邝文凯的家里面现在来客了,不能回去待客,就得在你们这里打牌是吧?”

  麻将室的老板真没有想到刘建会这么说话,一下子就把他给顶在了墙上。

  说是不行!说不是也不行。

  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头牛牯,要是就这么放走了,实在是有点不太甘心。

  “兄弟,要不你就让邝文凯在这里把这一局牌玩完,你看行吗?

  这局牌打完以后,我绝对不再留邝文凯在这里磨叽了。”

  麻将室的老板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就想把邝文凯留下来继续牌局。

  因为邝文凯兜里面还有三万多块钱没有掏出来,现在就让他这么走了,实在是有点不太甘心。

  “老板!我跟你说一句实在话!

  邝文凯输掉的这十三万块钱,你今天天黑之前,最好是给邝文凯送到他家里面去。

  因为只要过了今晚到了明天,你还没有把这十三万块钱,送到邝文凯家里面的话。

  你们家全家都会死绝你信不?

  我不是吓唬你哦!

  我知道你们这些开牌室的人,都养得有打手,而且我也打不过你们。

  但是今天只要你们动手,让其他的人挨着了我跟邝文凯一下。

  那你们就等着躺尸吧!

  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让邝文凯上我家老大那里去,他连声都不敢出吗?

  那是因为他害怕,知道被我家老大知道了他打牌输掉了十几万,他的两条腿,一条都会保不住。

  你知道四路车,那一回在调度室门外跪了十多个人,是因为什么吗?

  那就是我家老大弄的!

  只因为那些流氓地痞,冲着我那个大嫂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你只要在心里面,觉得有那个底气能跟我家老大斗。

  我屁都不会放一个,任凭你们处置。

  知道邝文凯是怎么起家的吗?

  那是我家老大一手拉扯起来的。

  你们现在合起伙来骗邝文凯的钱,啧啧啧!不得不说,你们真是胆大。

  在骗他之前,你们就没有去打听打听,邝文凯都有一些什么样的亲戚六眷?

  是不是你们能够惹得起的?

  你们骗了邝文凯的钱以后,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你们就没有想过这些的对吧?

  我一看你们的表情呢,就知道是这么回事。

  被邝文凯身上的这几块钱,迷糊住了你们的眼睛是不是?

  我跟你们说,你们这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跑哦?

  就连在你这里打牌的人,都不会有一个例外。

  不相信你们就走出这个门试试。

  只要你们能走出这个门外超过500米远不死。

  我在这里给你们磕头下跪,赔礼道歉。

  知道刚才我为什么连后话都不说了,就一句那就行了,想知道为什么吗?

  我不是怕你们这里的人多,跟你们打起来以后我会吃亏,而是我觉得跟死人,没有必要打招呼了。

  你们这里的这一帮子人,只要是合起伙来骗过邝文凯钱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基本上就在阎王那里已经挂上了名号。

  也就是说你们这些人,基本上都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本来以为是逮着了一条牛牯,却没想到把阎王爷给招来了。

  你们这些人呐!

  就连当个骗子都不合格呢!

  那些个骗子骗人的时候,都还打听好了这些将来要骗的人,他们的人际关系呢。

  遇到那些有后台的,被逮到了以后,就会把他们给弄死的主,这些骗子一般都不会去动人家呢。

  你们倒好,这才几步路啊?

  就是家门口的几个人,竟然伙同其它人来骗他!

  不得不说老板!你真有胆量!

  还拦着我,是打算把我也留下来是不是?

  想不想试试挨我一下,就一下哦!

  唉唉唉!

  老板!你别让啊?

  真的!

  我们就只是做个实验,看看能不能出现意外。

  要是挨着我以后,你们不会出事呢!

  那你们不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么!

  而且只要你开口说是,我就可以不走了的哦!

  我也想看看我们家老大,是让你们这些人怎么死的呢?

  因为我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亲眼看到死过人呢!

  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我也想感受感受,看到别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呢。

  既然怕挨着我,你们挨邝文凯也一样,真的。

  试试?

  来!都试试!

  我们大家一起来试试!

  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哦!

  要是你没有死,那可就是你们赚着了哦!”

  麻将室里面现在都乱了套了!

  所有的人,全都躲着刘建和邝文凯的身体,生怕自己的身体,挨着人家刘建和邝文凯。

  而且也都被刘建刚才这一番话给吓得六神无主。

  因为根本就不知道,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市里面四路公交车调度室外面跪着那些人的事情,麻将室里的人几乎全都有所耳闻。

  不但有所耳闻,而且还知道市里面,现在连地痞流氓都没有了。

  因为所有的流氓地痞都怕死。

  更怕丢面子。

  生怕哪一天碰着了那个恐怖的人,自己也会跟四路公交车调度室外面跪着的那些人一样,跪在哪个地方的话,那就丢面子了。

  所以现在市里面,几乎看不到流氓地痞的影子。

  现在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竟然说那个恐怖的人还是邝文凯的老表。

  麻将室的那个老板,最开始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那个脑子里面轰的一下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整个后脑勺上面的头发,都根根的竖了起来。

  麻烦大了。

  如果眼前这个小伙子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这次闯祸真是闯大了。

  因为麻将室的老板,人家不但知道四路公交车调度室外面跪着的那些人的一些事情。

  而且还亲眼看到过12路车上面跪着的四个扒手。

  从头跪到尾,从市里面跪到中专的校门口,然后又从校门口一直跪回到了市里面。

  还知道因为那个恐怖的人,他老婆受了枪伤。就一晚上的时间,那些杀人不眨眼,而且逍遥法外多年的人物,全都死了个一干二净。

  这要是被他知道,自己伙同其他的人诓骗邝文凯的钱财,那自己还能落下一个好?

  我的个天呐!

  他怎么会是邝文凯的老表哦?

  麻将室的老板一边躲闪着刘健的身体。一边脑门直冒汗,心里面也急得直打鼓。

  今天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

  自己真的会见不着明天的太阳,这不是说笑的。

  自己在12路车上面看见那个情况的时候,当时也是头皮一阵发麻,人家就只是说了一句话都给老子跪下!

  噗通噗通噗通就是几声响,那些扒手就没有一个敢不跪下的。

  那些扒手不但跪着了,而且还在12路车上面跪了一个来回啊!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