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二十四章骗子是怎么炼成的?

第四百二十四章骗子是怎么炼成的?

  “兄弟!兄弟!你歇会!你先歇会!”

  急得直冒汗的麻将室老板,越想越是害怕,一边躲着刘建的身体,一边冲着刘建说道。

  希望这个像毒药一样的小伙子,停下他那勾魂的脚步。

  而且看着眼前这个小伙子的举动,心里面直接就确定下来了。

  那个恐怖的人物,还真就是邝文凯的老表。

  要不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没有这么嚣张的本钱,根本就不怕自己这批人会把他怎么样!

  如果不是愣头青,那就真是有这份底气,断定自己这帮人就不敢动他,甚至连挨着他,自己这帮人都不敢。

  “邝文凯!邝文凯!邝文凯!邝大爷!邝祖宗!你把你老表叫住一下,我们有话好好说行不?”

  “邝文凯!你要是敢出声打搅我的好事,我肯定把你做的这些事情,全都抖落给我哥听。

  我他娘的今年都21岁了。

  还从来就没有看见过人死在自己的眼前过。

  老子今天非得就要看看,这人当面死在我的眼前。我这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

  刘建的这个话一出口,就跟狗闯进了鸡群一样,麻将室里的这些人,包括麻将室老板在内,全都一阵鸡飞狗跳。

  跳上麻将桌的,钻进麻将桌底下的,躲进墙角的,反正都有一个共同点,全都躲着刘建。

  而且是离刘建离得远远的,生怕自己的身体挨着刘建以后,马上就会嗝屁!

  看到这一幕情况以后,邝文凯其实想笑,但是没敢笑出来。

  因为自己的难关还没有过去。

  自己的这个二表弟今天正好撞见了自己在这里打麻将,而且还是输了那么多钱。

  那么被自己的大表弟知道,那已经是妥妥的事情了。

  这样的事情眼前的这个二表弟,不可能不跟他哥哥说起。

  这一顿揍,自己那是绝对跑不了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大表弟下手会有多重?

  邝文凯今天可是被自己的这个二表弟的风姿所吸引了。

  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二表弟,竟然也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麻将室老板这一批人,其实都不是一些容易相处的主。

  可是现在被自己的二表弟,跟撵鸭子似的撵得满屋子乱窜。

  想想都觉得好笑,但是自己却不敢笑。

  “别过来!别过来!我赢了邝文凯一万七!钱还在这里,我全还给他,我全还给他,你就别过来了!

  求求你了!别过来行不?”

  “我赢了邝文凯八千,我也还给他,我也还给他!你就别动了!”

  “哦!行!既然你们愿意承认是骗了邝文凯,那么只要你们把这些钱退回来,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现在两万五了!还有十万零五千!都是谁骗过去了?”

  刘建看到面前两个哆哆嗦嗦的人,把他们赢过去的钱扔在了麻将桌上。于是也没有再去接近这两个人,而是对着其他的人说道。

  “我赢了邝文凯16000,钱都在这里……”

  “我9000…………”

  “我13000…………”

  “我2000…………”

  “我这里有18000………”

  “我这里4500…………”

  “我这里7500………”

  “我这里20000………”

  “我这里10000…………”

  “我这里5000…………”

  “我这里4000…………”

  刘建看着眼前的这一堆人,全都把自己身上的钱都掏了出来搁在了桌子上。

  麻将室里面有将近40个人,就没有一个不把身上的钱掏出来的。

  这个几千,那个一万多。

  就可以想象的出来,这个麻将室里面的赌额到底有多大?

  “老板!你去拿个包过来,把邝文凯的那十三万块钱提出来装好。”

  “好的!好的!好的!兄弟,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来。”

  麻将室的老板听到刘建的吩咐,就如同听到了天籁之音。

  抬手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珠子,转身脚底抹了油一般的窜进了旁边的卧室。

  只要把邝文凯的这一十三万块钱给凑齐还给他,至少自己这个麻将室里面的人,今天小命就算保住了。

  今后自己这个麻将室,一定要把邝文凯列入危险人物名单。

  就算他今后想来自己这里面打麻将,都得把他拒之门外。

  这样的人物太危险。

  自己这个小胳膊小腿的有点扛不住。

  虽然有点眼红邝文凯兜里面的那些钱。但是一想到要他口袋里的那些钱,自己的小命就会有点不保。

  麻将室的老板这心里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重要啊?

  钱没了。

  自己还可以去诓骗其他的人。但是小命要是玩完了,可就啥都没有了。

  麻将室的老板并没有走出门外,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心里面害怕。

  麻将室里面的这么多人,为什么都不敢往门外走?

  就是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说的话有点太吓人了。

  只要这些人走出这个麻将室外面500米远,就得嗝屁翘辫子。

  谁都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试探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一旦出了差错。

  那自己就完蛋了。

  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怎么处理吧?

  至少把邝文凯的这十三万块钱给他凑齐以后,自己这批人暂时就可能没有了生命危险。

  至于明天会怎么样?

  还得等到那个恐怖的人物发话呐!

  再次从小屋里面走出来的麻将室老板,手里拎着一个旅行袋,装下十三万块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麻将室的老板现在看到刘建,这腿就有点打哆嗦,但是又没有办法不去看刘建。

  因为还得得到刘建的指示,看看把桌面上的这些钱怎么办?

  “你看着我干嘛?我都说过了,把邝文凯的那十三万钱提出来装好啊!

  其它的,你一分都别给我装进去。

  我就只要邝文凯输掉的那十三万块钱,其它的你们到时候怎么办?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刘建冲麻将室的老板说完以后,转头又看向了邝文凯,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

  “邝文凯!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三万!”

  “哦!难怪!”

  听到邝文凯说身上还有三万块钱。

  刘建又转头看了麻将室的老板一眼,就是这一眼吓得麻将室的老板手直哆嗦。

  因为麻将室的老板这会儿可是想到了,自己刚才拦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打的是什么主意,眼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已经一清二楚了!

  要不然,他不会说出难怪这两个字。

  “把你身上的那个三万块钱掏出来,存折在身上吗?”

  回过头来的刘建,再次跟邝文凯说话的时候,语气就有点冰冷了。

  “就只有身上的这三万块钱了!…………存折已经消号了!”

  邝文凯不敢不回答自己这个二表弟的话,不但回答了这个二表弟的话,而且还把这其中的前因后果,都给说了一个通透。

  “你就是一头猪,难怪会被人家给盯上。看来你真没把咱家老大所说的话放在心上啊?

  呵呵呵!恭喜你呀!邝老板!

  你今后可是有家不能回了!

  菜也用不着种了。

  还是从这个老板这里,拿一个袋子拿一个碗,出去要饭去吧!

  我敢肯定!只要你敢回家,咱家老大就敢把你给弄死。

  他辛辛苦苦把你这个窝囊废拉扯成这个样,你现在口袋里面有了几个鸟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还玩上了麻将?

  嗯!倒也是一个挺不错的消遣方式。

  要不是咱家老大,促使着你把这个房子给建好了。你是不是还想把那些建房子的钱也拿过来输掉?

  赶紧点别磨蹭,给我把你身上的那三万块钱掏出来。

  你掏出来这三万块钱,有可能还能留下一条小命。

  如果你现在不掏出来这三万块钱,那个后果我现在都不用看,也不用想,就知道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邝文凯真不敢炸刺,老老实实的把身上这三万块钱给掏了出来,放进了麻将室老板拿出来的那个包里面。

  刘建看到麻将室的老板,已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知道这是已经把十三万块钱装好了!

  等到邝文凯也把自己口袋里的三万块钱放进去以后,这才走了过去,把这个装钱的旅行袋拎在了手里面。

  招呼都没打,转身就往麻将室的外面走。

  现场三四十个人,就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拦着的。

  刚才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跟邝文凯的对话,现场的人可是听了个一清二楚。

  传说中的那个恐怖人物,确确实实就是邝文凯的老表,一点儿假都没掺。

  “兄…兄…兄弟!钱我们也还给邝文凯了。我们等会儿到底能不能出去?”

  “没事啊!欢迎你们出来!

  但是具体后果,我现在并不知道啊!如果你们要是真出了意外,那也只能怪你们的命不好哇!

  啧啧啧!何必呢?

  打谁的主意不好?

  怎么就想到去打邝文凯的主意啊?邝文凯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难道不知道?

  那就是一滩烂泥一样的人物呐!

  一摊烂泥一样的人物,现在又是建房子,又是手里面有了这么多的余钱,你们就没有想想这其中的原因?

  你们这属于夜路走多了呀!

  别人都是撞见鬼,你们这一回是撞见的阎王。

  真的。

  具体你们会怎么样?

  我是真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们家老大,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会对你们这些人怎么样?

  不过你们都还是小心一点吧!走路的时候,最好是前后左右看过了以后再提步!

  而且千万要看仔细呀!

  要不然从哪个地方掉下来一块砖头,或者是一片瓦片。掉到你们的头上,把你们脑袋扎上个窟窿,那你们就只能这么伸腿翘辫子了。

  如果你们命大,这一次没死成。

  那就都上市里的新华书店,去买一本《骗子是怎么炼成的》书去看看吧?

  那对你们的职业挺有帮助的!

  不用谢我哦!”

  说完这些话的刘建,手里拎着装了十六万块钱的旅行袋,就这么步履从容地走了出去。

  邝文凯一看刘建走了出去,也立马跟在了刘建的身后。

  骗子是怎么练成的?

  麻将室的老板,现在可是一阵风中凌乱,根本就想不明白,为什么新华书店里面会有这种书卖?

  这是要教大家全都当骗子?

  一屋子人,三四十个!

  就这么看着这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拎着一袋子钱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就是没有一个人敢去拦着他,而且都还避之不及,生怕跟他的身体有什么肢体接触。

  “钥匙!”

  “哦!给!”

  “滚上车!”

  刘建出了门来到三轮车的旁边,把手里提着的旅行袋往车厢里面一扔。

  把手朝邝文凯一伸,嘴里就只蹦出来了两个字。

  接过三轮车钥匙以后,这次从嘴里多蹦出来了一个字,变成了三个字!

  守在车旁边的刘华,看到自己二哥的脸色就知道已经出事了。

  不过看到自己二哥身上的衣服发型都没有什么变化,知道自己的二哥这次好像没有吃亏。

  只不过自己的表哥邝文凯,那个模样就有点难看了。

  整个人不但无精打采,而且还有点垂头丧气。

  就连走路的时候,那个腿都有点直打颤。这种情况的出现,只有几种原因才会造成。

  要不就是冷!

  要不就是饿!

  要不就是害怕!

  结合自己二哥的脸色,害怕的成分应该是占了大多数。

  害怕?这是怕谁?

  知道了!

  应该是怕自己的那个大哥。

  自己的这个表哥只有在自己大哥的面前,那就乖巧得跟个猫似的。

  大哥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大哥让他去撵狗,他绝对不敢去撵鸡。

  不是因为其它。

  自己大哥的脾气不怎么太好。

  什么事情跟你说个三遍五遍,你要是再不听,人家就直接使用暴力手段,给你一顿胖揍。

  自己表哥这是害怕挨揍啊!

  既然你都吓得腿都直打哆嗦了,那你还去犯什么错呀?

  “二哥!他这是怎么了?”

  到底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刘华没忍得住,把心中的疑问给问了出来。

  “哦!没什么!就是在这里的麻将室打牌,输了十三万。”

  “多少?”

  “十三万。”

  “我的个神仙呢?

  你这是要作死啊!

  你怎么不把老婆孩子一块给输掉啊?”

  “估计还没来得及,过了今天晚上那就不好说了!”

  “怎么回事?”

  “刚才那个麻将室的老板,还想拦着你哥不让出来。

  意思就是邝文凯身上还有三万块钱没有输干净。”

  “他们这是打算找死吗?”

  “不知道?别人的心思,你家二哥我可想不到。”

  “那这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又出来了?而且还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玩意?”

  刘建一边发动了三轮车,随口说了一句:“一袋子钱,十六万块。”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