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你就吹吧你!

第四百二十七章 你就吹吧你!

  杨萌看到张胡子一个劲儿的打量自己,不禁感到一张好笑。

  眼前的这个男人,要是能够想起自己是谁家的孩子,估计有点够呛。

  因为自己知道他,还是机缘巧合。

  还是从这个男人身上纠缠着的那些阴离子,才发现这个男人以前的光荣事迹。

  “小老弟!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藏得有酒的?”

  “哦!猫头鹰说的,他说他的这些战友里面,就只有你愿意藏这些酒。”

  “小小小兄弟!你刚才说的是谁?”

  “猫头鹰啊!就是杨春河的战友,罗一连的部下。”

  “哎呀!你是他们谁家的孩子啊?你怎么跟这些人熟悉呢?

  看你这个年龄,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些事啊?

  而且他们这几个人的长相,根本就跟你不搭啊!你长得像你妈呀?”

  张胡子一听杨萌说起自己的这几个战友,瞬间就激动了起来。

  回来的这六个人,自己跟他们多少年都没有见过面了,只是有书信来往。

  眼前这个孩子,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你并没有跟其他的战友说,自己在这里开了一个店子呀!

  “张叔啊!您还是先给咱们烤肉去吧!

  等会你把肉烤好了以后,咱一块边吃边聊。

  侄儿现在坐了两天两宿的火车,到现在肚子里面还是空闹闹的呢!”

  张胡子一听杨萌这么说,立马就收起了自己兴奋的心情。

  “那行!你先坐着!等张叔把羊给你烤好了以后,咱爷俩一块坐着吃,边吃边聊。

  你先坐一会儿,照顾好两个姑娘。”

  然后手忙脚乱的站起身来,一路小跑的去了操作间。

  “没良心的!这就是杨春河一直挂在嘴边的那个张胡子?”

  “对啊!不是他,你以为是谁啊?”

  “你这也太神了吧?

  相隔好几千里地呢!

  你怎么就知道他在这里开了这个烤肉店?

  而且看你的这个架势,刚才领我们两个出来的时候,你是直接奔这里来的。”

  “你男人的本事大着呢!

  只要你家男人想找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你家男人找不着的。

  除非他不在这个世上了,那就没办法,反正只要是活人,就没有你家男人找不着的。

  梅香!这个你应该能愿意吃,咱们先吃点,垫吧垫吧肚子,等会再吃张数烤的羊。”

  杨萌并没有理会杨银华的惊讶,而是试了这几个凉菜以后,直接把其中的一盘凉菜推到了杨梅香的面前。

  “你就吹吧你!”

  杨银华倒是没有去计较杨萌的小动作,同时也知道自己的小姐妹,对这些吃的东西比较挑。

  一般的东西,自己的这个小姐妹吃上一筷子两筷子就完事了。

  遇到了她不愿意吃的东西,基本上她就不伸筷子。

  “好!这个东西的味道还行!”

  杨梅香夹了一筷子杨萌推过来的凉菜,放进嘴里嚼了几下,认同了杨萌观点。这盘菜,确实比较符合自己的口味。

  “张叔这个店子里面的东西,是整条这个街上最好的,最新鲜,最纯正的东西。

  别人吃不出来,咱们几个的嘴,应该能够吃得出来其中的不同之处。

  都吃一点垫吧垫吧肚子,火车上的那些东西实在是难吃。

  特别是梅香,两天两宿就吃了几颗鸡蛋,嘴里面肯定都寡掉味了。

  你也给我吃一点。

  空着肚子等一会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你那个肚子肯定有点受不了。”

  杨银华听到没良心的这么关心自己,一下子就忙脸笑魇如花。没良心的还记得自己的肚子,空腹吃不了太多油腻的东西这事呢。

  不愧是自己看上的男人,就是这么体贴人。

  “好!都吃!都吃!”

  杨银华的表现,让杨梅香看得一阵好笑。自己的这个小姐妹,只要眼前的这个男人稍稍露出一丁点关心的神态,她就能够欢喜好几天。

  不过这样的性格也挺好啊!

  至少不贪,容易满足。

  杨银华一吃开了,就没有顾及自己的吃相,是不是有损自己淑女形象。

  等到张胡子把三只烤羊端上桌的时候,桌子上的盘子,都让服务员撤了四回了!

  张胡子虽然在那里烤羊,但是对这一桌上的一男两女还是挺注意的。

  看到自己今天晚上准备的这些凉菜,基本上被这三个人一扫而过光,不禁一阵摇头苦笑。

  这他奶奶的,是从哪个大山旮旯里面跑出来的这么几个人?

  被他们这么一吃,自己今天这个店子可得老早就打烊了。

  心疼倒是不怎么心疼。

  能够得到自己战友的确切消息,这几块钱的菜钱,张胡子还是承受的起的。

  “来来来!都来尝尝张叔烤的全羊。

  既然你们都听说过张叔的事情,那就肯定知道张叔有一手烤羊的本事。

  要不刚才这个小兄弟,也不会直接点名让张叔自己去烤。”

  张胡子脸上的热情并不减分毫,招呼着杨萌和杨银华跟杨梅香一块,尝尝他亲手烤制的这些全羊。

  “张叔!反正你店里面的东西也被咱们几个吃完了,那你们店今天就早点打烊,坐下来陪侄儿一块喝喝酒,唠唠嗑。”

  “老子都让其它人都走了,不打烊还能怎么办?

  老子今天晚上就只准备了五只羊,现在你这里一下就走了三只,就剩两只羊了!

  其它的啥都没有了!不关门打烊,还能买什么啊?

  你跟老子说说,你究竟是谁家的孩子?

  猫头鹰的肯定不是!

  猫头鹰家的孩子,年龄没有你这么大。

  春河那时候有媳妇,但是他家大的好像是个女孩。

  年龄倒是跟这两个姑娘相差不了多少,但是在这两个姑娘的脸上,老子看不出来有春河的痕迹。”

  张胡子坐在杨萌的身边,看着对面的两个女孩,怎么看都找不出自己战友杨春河的痕迹。

  “呵呵呵呵。”

  “嘻嘻嘻嘻嘻!”

  杨萌一听张胡子,还在那里纠结自己这三个人到底是谁家的孩子,就感觉到可乐。

  “张叔啊!咱们三个并不是您战友的儿女,可是咱们三个,可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

  我们都是你的战友杨春河的晚辈,同祖同宗的那种。

  您可能也知道,您的战友杨春河回家以后,开了一家小卖店。

  我们小时候就是那里的常客。去的时间多了。就经常听起您的战友,经常给我们说起您这些人的光辉事迹呢。

  特别是一场凉山战役下来,就剩下了你们六个人囫囵个的回来了,而且个个人身上都带有伤。

  可是听得我们这些小家伙热血沸腾呢。

  您都不知道,那时候我们听着杨春河在讲你们这些战斗事迹的时候,恨不得自己也跟在你们的身后,去跟那些猴子干一仗。”

  “你快拉倒吧!

  那个打仗可不是好玩的。

  那个子弹啾啾啾的,胆子小一点的男人,都能吓得尿裤子,何况还是你们这帮小屁娃儿。

  肯定还没等到地儿呢,就会打摆拉稀了。”

  张胡子一听杨萌他们这三个,并不是自己战友杨春河的后代,倒是没有减少热情。

  听到杨萌说起来,还想跟着他们一块上战场。端起酒碗喝了一口酒以后,有点挪孺的说道。

  “春和嗲!可是有点打不过我哟!他的那些本事,可是被我给学了个十足十呢!”

  “春河嗲?这是个什么称呼?”

  “哦!你看我这个脑子!嗲这个称呼,在我们那里代表着普通话里爷爷的意思。

  刚才我一下子说顺嘴了,没想到您可能会对这个词汇不理解。

  我在老杨家的辈份,比杨春河在村子里面的辈份低上了五辈。

  按照道理来说,在普通话里面应该叫他祖祖爷。

  但是我们湘省有一个习俗,就是爷爷辈儿往上走的,都统称叫嗲。所以我就管他叫春河嗲。

  她们两个比杨春河低了一辈,该叫杨春河叔。我们都是一个村子里面的。”

  杨萌看到张胡子对嗲这个字,产生了疑惑,连忙给张胡子做了解释。

  并且还把杨梅香跟杨银华两个人的辈份,也冲着张胡子说了出来。

  张胡子听到杨萌这么一解释,这才明白这个嗲字意思。在战友他们那里,原来是代表爷爷的意思。

  “春河现在过得怎么样?

  不对!

  老子想起你这臭小子是谁来了!

  你就是那个,经常被他挂在嘴边的侄孙子呀?

  哎呦喂!你这臭小子能耐呀!

  我听春河说你们村子里面,现在在你的支持之下,全都建上了小洋楼啊!

  你跑到这个大西北来,这是准备干什么呀?”

  “哪有什么能耐不能耐一说呀!就是从小我就得了村子里面那些长辈们的好处,我现在也有了点出息,总得给他们一些回报不是?

  我们这次三个来这个大西北,就想去承包一片沙漠土地来进行开发的。”

  杨萌端起酒碗跟张胡子碰了一下,喝了一口酒以后,把酒碗搁在桌子上。

  撕了一条羊腿,拿到嘴边啃了一块肉,这才说出了自己这三个人的来意。

  “包沙漠?这可是个稀罕事啊!有把握?”

  跟杨萌碰完酒碗以后,张胡子也喝了一口酒,听到杨萌说明了来意。

  不禁感觉到一阵诧异,承包沙漠土地?那就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有什么好承包的?

  “嗯!你侄儿我弄出来了一点东西,对植物的生长,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

  你也知道我们那个内省那些地方,土地并没有多少,就像我们村里面一样,人均的口粮田才八分地。加上一些其他的山地,每个人都不到三亩地的耕种面积。

  再加上我弄出来的这个东西吧!对植物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

  但是手里面却没有太大的地盘可以让我施展,从而让我手里面的这东西得到最大的用途。

  这不我就想到咱们国家最大的沙漠土地,不就是在XJ吗?

  千里无人烟的地方。

  我去承包一块地方来,施展咱手里面这些东西的用途,应该不算是什么难事?

  这不就跑过来了吗?”

  张胡子听到杨萌这么一说,就有点理解这几个小年轻,为什么这么大老远的跑到这个大西北来了!

  就是家里面的土地,不够眼前这个臭小子折腾的。

  可这大西北,却又有大片的土地无人问津。

  “臭小子!你准备承包多大一片地方?叔叔的老家,就是处在沙漠地带呢。

  民丰县,你听说过吗?

  从这里过去,刚好就出在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西南边。”

  “在地图上面,看到过这个县的县名,具体的地方没有去过。

  至于你家侄儿我想承包的地方,可能有点大。

  希望我说出来以后,不会让您感觉到我是在那里吹牛。”

  “到底多大?你总得有一个数目呀?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地域面积,加起来一共有33.5万平方公里呢。”

  “十万平方公里吧!”

  “多少?”

  张胡子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连忙确认了一下。

  “十万平方公里!”

  “看你的样子,没喝醉呀,怎么说起胡话来了呢?

  你知道十万平方公里,是多大一片面积吗?

  咱们打仗的那个小国家,它的国土面积都还没有十万平方公里呢。

  而且你所承包的这些地面,一旦你在两年之内没有开始开发,那政府又得给收回去的。”

  张胡子听到杨萌想要承包的土地面积以后,有点目瞪口呆。

  “这些我都知道啊!我要是没有这个底气,我也不敢承包这么大一片地域呀。

  再说地方太小了,承包起来也没啥意思。

  我这承包下来,又不是一年两年,按照国家的政策是70年呢!”

  杨萌把手里面啃完了肉的羊骨头扔在了桌子上,然后又去撕另外一条羊腿。

  趁着嘴巴这会空闲的时间,跟张胡子说道。

  张胡子这一下,脑袋里面成了一团乱麻。看向杨萌的眼神里面,都觉得杨萌现在都变成了重影。

  这个臭小子,这是语不惊人誓不休啊!

  奶奶个腿儿的。

  自己家所处的那个县,总共加起来的所有土地面积,都还不够10万平方公里呢。

  他这一承包下来。

  都得从和田那边算起,一直到自己家县里面,中间这一大片的地方,全得承包下来,才能够这么大的数目。

  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被他一个人就要承包掉三分之一啊!

  需要这么大的面积。

  难怪这个臭小子说,家里面的土地有点折腾不开呢。

  这他娘的哪是折腾不开呀?

  他们家那块地方,根本就没有那么大地方让他去折腾好吧。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