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小子!你牛!

第四百二十八章 小子!你牛!

  “臭小子,你这要承包的这一片地域可不小啊!这得横跨好几个县呢。”

  “对啊!我就是知道这么一个情况,我这不直接就来这了省里嘛?

  就是想打听打听,看看这么大的承包面积,是找省里面落实啊,还是到县里面落实啊!

  总之先从省里面打听一下,如果这沙漠的承包权,是下放到了市里面或者是县里面,那我就得下去跟那些单位去落实呢!”

  没几下,杨萌手里面刚撕下来的这条羊腿,又让杨萌给啃干净了。

  丢下手里面的骨头,又朝剩下的部位伸出了手。

  张胡子倒是没有去动这些东西,自己天天干这些玩意,看都看够了。

  平时也就尝尝味道的时候,吃上一丝两丝的。

  不过被眼前几个人的吃相,可是吓了一大跳。

  自己今天准备的这些东西,不说多了,二三百斤是有。

  可是现在竟然就只剩下了两只没有烤制的全羊,其它的差不多都被这眼前的三个人,吃进肚子里面去了。

  “臭小子!叔叔家里面那一边的土地,叔叔知道那个承包价格。

  大约每一亩沙土地,是50块钱左右每一年。

  你这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承包下来,你算没算过,每一年所需要的金额是多少?”

  “七十来个亿吧?不到八十亿的样子!”

  张胡子不知道接下来说些什么话了!人家对自己所操作的那些事情,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看来这所需要的资金,也是准备充足了的,要不不会有这么大的口气。

  可是这么一想,张胡子就感觉到自己活在狗身上去了。

  他奶奶个腿的,二十一二岁的孩子。

  对七八十亿的资金张嘴就来,一点也感觉不到吃力的样子。

  看他那个表情,张胡子并不觉得眼前这个臭小子是在说假话,而是人家真有那份底气。

  可问题是,这么大点孩子他哪来的这份底气?

  从什么地方,能够筹集到这么大一笔资金呢?

  听刚才的交谈,他老杨家也是农村里面的。

  按照道理来说,眼前的这个臭小子,是应该筹集不到这么多资金的。

  可人家的那个语气,就跟他兜里面现在完全就有那么多现金似的,根本就不在意这钱多钱少的问题。

  可是这个问题,自己是不该去问的,有没有钱那是人家的事儿!

  可就是这么一会交谈的时间里,张胡子就感觉到自己彻底老了。

  从心底里面涌现出一种,完全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无力感。

  自己还在这里,为了每一天能够挣上几百块钱而沾沾自喜的时候,人家张嘴就是以亿为单位的花钱了。

  从那种语气当中可以感觉得出来,人家那个嘴里面花的钱不叫钱,那完全就是丢出去了一些草纸的意思。

  难怪自己的那个战友,对这个小子是赞不离口。

  就凭这份对金钱的随意,这个臭小子就对得住自己战友的那一份称赞。

  “张叔!你把那两只剩下的羊也烤过来吧。

  我好像有点没吃够。”

  听着杨萌这么毫不作假的相求,张胡子发现,自己也有一点喜欢眼前的这个臭小子了。

  干厨子这一行的,最稀罕的就是客人对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吃不够,那是对自己所从事的行业的一种肯定,余有荣焉的!

  张胡子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女孩子,发现对面的两个女孩子也没好到哪里去!

  好像真没吃够。

  “行!你们先坐一会儿,叔现在马上就给你们去烤羊。”

  当过战士的人都有一种特性,那就是行事雷厉风行,没有拖泥带水那一说。

  所以张胡子,在听到杨萌的要求以后并没有拒绝,而是直接起身给这三个孩子烤全羊去了。

  张胡子把这两只全羊烤回来以后,杨萌三个人并没有在这里再吃。

  而是让张胡子找来一个袋子,然后杨萌三下两下一顿扯吧,把这两只全羊,全都给扯得稀零八碎,然后用袋子给装了起来。

  “梅香!把你那手提包里面的那一瓶酒给张叔留下,张叔身上的老伤经常发作,喝完那瓶酒以后,应该能够好利索。

  银华!你把帐结了。

  一共三千六百八十块,你给三千六百块就行!”

  杨银华跟杨梅香两个女孩子有个好处,那就是杨萌吩咐下来的事情,从来不打折扣。

  两个女孩子连一点犹豫的表情都没有。杨梅香低头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还真就拎出来了一瓶酒。

  杨银华低头,也从自己的手提包里面数出来了3600块钱。

  “臭小子,你这是打脸是不是?”

  “叔啊!这从何说起啊!我们特意找到你这里来,可不是为了吃白食的。

  再说了!你要搞清楚一个情况,你是以这个为生,这不是上你家里面。

  要是上你家里面你款待我们以后,如果我掏钱,那就是打脸。

  但是你在开门迎客做生意,那该收的钱就一分都不能少。

  再怎么熟悉的人,该收的钱,却是不能够免的啊!

  要不根本就用不了多久,您的熟人也会越来越多,您这个小店就开不下去了。

  3680块钱,我为什么只给您3600,我已经占过您的便宜了。

  钱必须得收着。

  酒呢!

  您也必须得收着。

  既然您家里面是民丰县的,那么将来咱们叔侄俩个,打交道的日子还长着呢。”

  张胡子看杨萌说得认真,知道这钱不收是不行了。

  仔细一想也确实!

  自己现在是以这个为生计,开了这个店开门营业,打开门做生意为的就是赚钱。

  “行行行!你个臭小子!叔收钱!叔收钱!哪个是你小媳妇儿啊?”

  “两个都是!”

  当胡子收钱的手一顿,左看看杨梅香,右看看杨银华,然后又掉过头来看了看杨萌。

  “奶奶个腿的,你是地主老财呀?老婆都找两个?”

  “这两个都是小的。”

  “呃!你这话里的意思是说,家里面还有一个大的呗?”

  “嗯!”

  “我勒个去的,你知不知道你这是违反法律的?属于重婚,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知道啊!

  所以才给这两个小的添置这一份家业。

  虽然他们在法律上面,根本就得不到承认。

  但是在事实上,她们可都是我的老婆呀!”

  听到杨萌这么解释,张胡子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事你还真不好说谁的对错!

  因为三个女人都知道彼此的存在,而且还都愿意围在这个臭小子的身边。

  你要是拿法律来说事?

  人家却并没有违反法律。

  你拿道德来说事?

  人家这属于自愿,根本就不会被别人的道德所绑架。

  “小子!你牛!真不是一般的牛。”

  张胡子接过杨银华递过来的钱,冲着杨萌竖了竖大拇指。

  “呵呵呵呵!那我们三个就先走了,你慢慢的收拾残局吧!

  坐了两天两宿火车,现在吃饱了,喝足了,也得回去歇歇了。

  在火车上,虽然能够睡觉,但是总睡不踏实,两天两宿下来,人还是有点疲乏的。”

  说完杨萌领着杨梅香和杨银华两个女孩,直接就走出了张胡子烤肉店。

  最高兴的就是杨梅香和杨银华两个。

  因为这是杨萌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亲口承认自己两姐妹是他的老婆。

  看这三个走远了的孩子,张胡子摇了摇头,转身走进了店里面。

  想了想以后,拿起电话机拨通了杨春河家的电话。

  “张胡子,你他娘的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干啥?老子刚迷糊着呢!就被你这一通电话给吵醒了。”

  “你咋这么早就睡觉了呢?”

  “你这小子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老子这里都夜里12点了,还不睡觉,干啥?”

  张胡子这才想起来,自己这里跟战友所住的地方,这中间有两个时间的时差。

  刚才这三个小的走的时候,自己确实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分了。

  按照这么一推算,自己战友家里面,现在都已经是12点多了。

  难怪自己的战友。那声音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你挂在嘴边的那个臭小子,今天上我这里来了。”

  “去了就去了呗。去了就弄点东西好好的款待他一下。”

  “你就一点都不惊奇,他是怎么找到我的?”

  张胡子是有点诧异的,觉得这个战友虽然睡觉睡得迷迷糊糊。

  但是对这些事情,感觉到他好像习以为常似的。

  “啊哈!你刚才说的是哪个臭小子?刚才那一会我脑袋迷迷糊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杨春河打了个哈欠,人也好像清醒了一点。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这个战友好像说过,是有个什么臭小子跑到他那里去了。

  “就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个臭小子呀。你跟我在一起唠嗑的时候,三句话就能扯到他的身上去的那个。”

  “哦!你说他呀!

  他能找到你不奇怪!因为我在这边的时候,跟他说起过你的一些事迹。

  那个臭小子的记性非常好。

  有些什么事情只要说过一遍,他就能记住一辈子。

  等等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呀?

  那个臭小子跑到你那里去了?”

  杨春河说着说着一个激愣,这才彻底反应过来,自己的战友说的是谁?

  刚才自己也是顺着,战友的话头,延伸到了这个臭小子的身上,那个脑袋里面对于战友说的是谁?还没有一个具体的印象。

  可是这会,却是反应过来了。

  自己的战友说的是杨萌那个小祖宗。

  “对啊!不过这些小子,确实招人稀罕,就是有点太能吃了。

  他奶奶个腿的,他今天领着两个挺漂亮的姑娘,到老子店里来吃饭。

  把老子店里面的东西一扫而光,吃得老子不得不打烊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