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为什么要炸毁这辆油罐车?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为什么要炸毁这辆油罐车?

  “如果是没良心的带着咱俩上去转悠,我应该不会那么胆小吧!”

  听到杨梅香揭自己的伤疤,杨银华也不敢肯定了。

  自己的这个恐高症,也是被这个没良心的给吓出来的。

  小时候自己为了吃酸枣,跟个男孩子似的,爬到那个酸枣树上面去摘酸枣。

  可这个没良心的,看见自己爬到树上以后,在树下面一顿踹树,踹得那棵酸枣树一阵子摇晃。把自己吓得抱着那个酸枣树,就是一顿号啕大哭。

  这下好了。

  吓得自己上去了下不来,说啥都不敢往下爬了,就只知道一个劲的哭。

  看到把自己吓着了,没良心的找了一根背带,把自己绑在他的背上。这才这么慢慢的把自己给接了下来。

  可也奇怪,自己让没良心的背在背上以后,身子悬空了,却反倒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你这是想起吃酸枣的那回事了?”

  杨梅香一听杨银华说,只要杨萌带着自己俩上天上去转悠,自己的这个小姐妹肯定不会那么胆小。不由得就想起来小时候的那些趣事。

  “嗯!你说的恐高症,就是那一回被他给吓出来的。

  反正从此以后,只要是站在高处,如果没有他在我的身边,我就感觉到害怕。

  那回也是!

  他找根背带把我给背在他的背上以后,我那个身子都已经悬空了,却反倒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了。”

  杨银华也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那些糗事,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挺好玩的。

  “那你还咬他干嘛?

  那一回他把你给背下来以后,我可是知道他肩膀上可是有一个牙印,而且咬得那么深,都紫了。”

  “谁叫他踹树的?他要是不踹树,我能吓成那个样吗?我不咬他,我还能惯着他呀?”

  杨银华脸上露出来的那种回忆,让杨梅香也回想起了小时候的那些趣事。

  “也就萌萌惯着你好吧?

  要是其他的人,你看看他怎么对付人家?”

  “他不惯着他的小媳妇儿,还想去惯着谁?”

  “他的小媳妇儿,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你起什么劲呢?”

  “我没起劲啊!我说的就是咱俩啊!没良心的难道不惯着你呀?什么东西都是先给你吃,完了才给我?”

  “那谁叫你那么作的?你要是跟我一样乖巧听话,他肯定也跟惯着我一样去惯着你的。”

  “那还是算了吧?我就学不来你那个模样,咱俩的性格相差太大。

  我这辈子就这么大大咧咧的了。

  反正现在他愿不愿意,我都成了他真正的媳妇儿。

  咱这辈子暂时算是满足了。

  村里面那么多丫头片子喜欢他,现在就咱俩修成了正果,想想这世事真是无常啊!

  现在美中不足的就是还得等上一段时间,才能给他生儿育女。”

  “知足吧银华!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靠这一年半载啦。

  我不跟你说了,我得睡个回笼觉。

  一直鬼叫鬼叫的,愣是吵得人家睡不着。”

  “你也没比我好到哪去?”

  …………

  “尊敬的旅客您好!本次列车即将到达银市,请在银市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携带好您的随身物品准备下车…………”

  听到列车广播里面传来那轻柔的声音,再次一觉醒来的杨萌伸了伸懒腰,从卧铺上坐了起来。

  杨萌这才发现自己所坐的这趟235次列车,现在已经到达了宁省的省府银市。

  这就代表,火车在道上已经行驶了一天一夜。

  还要一天一夜啊!

  这个日子真难熬。

  上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杨萌,看了看车窗外那个喧闹的画面。

  看到这些背着行囊外出的务工人员,杨萌感觉到这了个社会发展的迅速。

  这才多少年呢?

  20年的时间都不到呢!

  这得感谢这个国家的伟人们呐!搞的这个改革开放政策,才让这些背着行囊的行人们,脸上充满了对接下来即将到达地点的期盼。

  因为他们将要去的地方,是能给他们带来经济上面的收获的地方。

  正在感叹的杨萌,从脑海里面突然传来传来一阵凄厉的警报。

  这种声音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对于弄得杨萌都愣了两三秒钟。

  这才反应过来想起询问拓亚到底是怎么回事?

  “拓亚!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出了什么的事情,怎么还让你拉响了警报呢?”

  “老板!两个老板娘的生命迹象消失了!”

  杨萌听到拓亚传来的消息,整个人瞬间就呆痴了起来。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这是怎么了?

  老子前脚出门,你们后脚怎么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对!她们这两个傻玩意儿,既然已经做了自己的女人。

  那就不会轻易的寻短见。

  这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抗力的事情?

  两条活生生的生命,竟然都在拓亚的扫描之中失去了迹象。

  等到从呆痴当中醒过味儿来的杨萌反应过来,从嘴里蹦出来了一个冰冷的字。

  “查!”

  “好的老板!”

  “给老子彻底的查,老子的两个女人呆在家里面,竟然还出了这么大横祸。”

  “老板!两个老板娘,好像不是在家里面出的事情?

  而是在市里面出的事情!”

  “那个市里面?”

  “和田市!”

  “她们跑和田市去干什么?”

  “应该是购买,她们女性用的东西。

  因为从事发现场扫描得到的情况来看,梅香老板娘的手里面拎着的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就是女性用品。”

  听到这个情况杨萌一阵失神,家里所有的东西自己都准备好了。

  柴米油盐酱醋茶。

  都够这两个傻娘们生活两三年的了。

  唯独只有这个女人用的这些东西,杨萌根本就没有想起来。

  “他们两个是怎么失去性命的?”

  “她们两个遇到了不过抗力的事情,一辆油罐车在他们的身后发生了爆炸。

  因为梅香老板娘,跟银华老板娘两个人是并排走的。

  而爆炸地点,离他们两个人的身后仅仅只有十米左右。

  油罐车破碎的碎片,飞溅出来以后削去了银华老板娘的全部头部,梅香老板娘一边头部。

  这让我就是想挽救,也没有了机会。”

  “油罐车为什么会爆炸?”

  “通过我的扫描,进行分子模型排列比对。

  那辆油罐车,应该是被其他人放置了爆炸物的。”

  “你是说有人想炸毁那辆油罐车,才让老子的两个女人遭了殃了,是不是这么回事?”

  “应该是这样。”

  “为什么要炸毁这辆油罐车?”

  “这个就不知道了。”

  “查啊!给老子查。先给老子比对那些爆炸物的来源,给老子全球扫描!

  只要能够找得到这种爆炸物的分子排列模型,如果遇到一至的,就给我标记出来。

  老子要亲自动手,一刀刀的活剐了这些玩意儿。”

  “老板!和田市里面,拥有这些爆炸物分子排列组合模型的地点还有六出,不过那些爆炸物现在都非常稳定,而且数量还不少。”

  “给你的两个老板娘设置保护罩,别让其他的人动他们的尸体,等老子赶过去。”

  “那会不会造成灵异事件?”

  “老子不管那么多,老子的女人,根本就容不得其他人动她们一根手指头,就是尸体那也不行。”

  “好的老板!”

  杨萌吩咐拓亚以后,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自己的这个卧铺包厢。

  因为列车还在月台之上,所以杨萌走下车并没有受到其他人的阻挡。

  杨萌下车以后,并没有从站台的出口处出站,而是顺着列车的轨道一直朝列车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杨萌知道如果自己从站外再进来,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反正现在也不打算回家了,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的眼光。

  杨萌脚步是越走越快。等到躲开了人们的一点视线以后,脚下突然加速,在轨道上狂跑了起来。

  以此来发泄心中的那股憋闷,痛惜。还有那股随之而来的杀戮戾气。

  李靖芸那次受枪伤的时候,杨萌为了发泄,还张嘴喊了一声。

  可是这次杨梅香和杨银华遇难,杨萌却一声都没吱。

  随着杨萌的奔跑,身后经过的一段段铁轨之上,都已经凝聚出来了一道道水汽,随后附着在铁轨之上,形成了一粒粒的水珠,最后形成了冰棱!

  杨萌并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也没去管这些事情。

  作为对自己的惩罚,杨萌一直就这么跑了下去。

  火车从齐市到宁省银市,足足开了一天一宿。

  可杨萌这么一顿狂奔,从银市跑回和田,仅仅只用了十六个小时,全程两千七百一十九公里。

  弄得没办法了的拓亚,在杨萌的奔跑的时候。一直在给杨萌身上的这些细胞添加能量。

  可是这么剧烈的运动之下,也产生了一个好处。这些细胞的能量吸收达到了临界点之后,突然之间就打开了萌的四级基因锁。

  打开四级基因锁的时候,杨萌自己是不知道的。

  那个时候的杨萌,一心只想找到这只肇事的手,把它们给深深地活刮了。

  自己的两个女人跟了自己才不到一个月,一男半女都没有留下一个。

  现在竟然因为你们这些无缘无故找事的主,把老子的两个女人性命给弄丢了。

  老子要是不让你们这些找事的玩意绝种,老子就不姓杨。

  只要跟你们这些人有一丁点基因关系的,老子就把他们在你们这些人的面前全根抹除。

  老一辈人说诛九族!

  老子现在不管是几族了,只要通过拓亚的基因库里面的比对以后,确定了跟你们有血缘关系的,老子就要把他们从这个世上给全部抹除。

  赶到杨梅香和杨银华的尸体面前的时候,两具尸体的面前,在这大晚上的还围着了一堆的人。

  可是随着杨萌的走近,那些围着这两具尸体的人们,就感觉到自突然之间掉入了冰窟窿里面。

  突然之间感觉到不适之后,对于那些相信迷信的人来说,知道这是要出事了,于是纷纷的离开了这个让自己产生心悸的地方。

  在这里维护现场秩序的警察,也感觉到了那种透骨的凉意。纷纷抬头朝这种不适的感觉,发出来的方向看去。

  看不清人的具体相貌,但是知道这个浑身散发的冰冷杀气的人,可能跟这个遇难的两个女人有不浅的关系。

  负责这里秩序的警察想开口询问,却发现自己在这种刺骨的冰冷意志之下,就是连嘴唇都张不开。

  知道这次这两个女人遇难,可能惹到了泼天大的麻烦。

  因为这个走来的男人,已经是不属于那种平常世界的人了。

  杨萌没有理会这些维持秩序的警察,随着自己的走近,这帮警察也纷纷避开了杨萌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跟随的拓亚的指示,捡起了杨银华的头,和杨梅香的半个脑袋,然后才走近那两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轻轻地把杨银华的脑袋,又给她装回到脖子之上。然后又把杨梅香了半边脑袋,也给她合在了留在脖子上的那半边脑袋一起。

  自己那本来娇滴滴,貌美如花的两个女人。现在竟然毫无声息地躺着的这个地上,而且还变得面目全非。

  杨萌的心里面传来一阵阵的针扎的疼。但是眼里面的泪水却是一点一滴都没有。有的只是那种能够冻住人家灵魂的冰冷。

  看着那个晃晃悠悠,飘飘荡荡,朝自己纠缠过来的阴离子。

  杨萌敞开了自己的胸怀,并且让拓亚给这两个阴离子添加了能量。

  一直就让她们这么纠缠在自己的胸胸之前。而且让拓亚在这两个阴离子外面增加了保护罩。

  自己说过一直要陪他们到老的,既然现在活人陪不了自己到老,那就让她们这两束阴离子,一直就陪着自己到自己过世的那一天去。

  让拓亚保护住这两处连接的地方以后,杨萌轻轻的抱起了这两个女人的尸体。

  转身朝着自己和杨银华的别墅走去。

  现场的人有那个胆大的,想拦住杨萌,劝说杨萌把这个两个女人的尸体放下,让警察来处理。

  可是只要走到距离杨萌的身体十米之处,就身不由己往后退了回去。

  遇见这样的事情,胆大不胆大的人都比较见机了,这就不是自己能够惹得起的人。

  他要想抱走这两个女人的尸体,肯定是跟这两个女人有特别大的关系。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