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三十八章 也该回家了

第四百三十八章 也该回家了

  脑袋边的恶魔,再次踏上自己出生地的时候,乌斯曼依米提知道自己的末日终于到了!

  因为这个恶魔三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开口问别人是为什么要当恐怖分子以外,从来都没有跟自己开口说过一句话的人,今天竟然罕见的跟自己说起话来了。

  “乌斯曼依米提,你知道老子为什么,要让你亲眼看到这些渣滓从你面前消失吗?

  就是告诉你老子说道做到,但是如果没有人做个见证的话,会让老子感到自己说过的话就像放屁,所以就留下你的这个脑袋做个见证。

  留下你这个脑袋三年多时间没有让你真正地死去,真正的作用也就只是做个见证而已。

  我那两个被你们害死了的老婆,一直就被老子保护在了老子的身边一直到现在。

  曾经也多次劝我,不要再进行杀戮下去了。

  可是老子是个男人!

  说出去的话,那就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老子说过要让你们这帮恐怖分子在这个世界上绝迹,那老子就说到就做到。

  现在老子做到了!

  也该回家了。”

  身边的这个恶魔把这句话一说完,乌斯曼依米提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一下子就脱离了那个存在了三年多时间的脑袋,飘飘荡荡的上升到了半空之中。

  可是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剧烈的能量冲击,随后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三年又一百一十五天,一千二百一十一日子,杨萌走遍了天下几乎所有已知的国家。

  只要是有恐怖分子存在的地方,都有杨萌的足迹。

  同时也让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面留下了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名字———切片阎王。

  当然,这种情况的出现,有人喜,也有人忧。

  喜的,大多数都是那些平民百姓,没有这些恐怖分子的出现,三年多时间里面,死于恐怖袭击的人口,几乎是一个都没有。

  忧的就是那些心怀不轨之徒。

  这个世界之上没有了这些臭虫,自己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可就达不到了。

  那也没办法,现在可是连这种事情的谈论都不敢有人谈论。

  生怕下一个被切片的,就会轮到自己。毕竟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怕死!

  而且到如今,也没有谁知道这个切片阎王,到底是男是女?

  处理掉乌斯曼依米提以后,杨萌也为自己这三年多的杀戮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随着把手里面提了三年多时间的,乌斯曼依米提的头颅彻底处理干净。

  杨萌身上的戾气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400多万人死在自己的手里面,个个都被自己切成了片。

  可是自己的身上在拓亚的处理之下,竟然没有纠缠得有一颗外来的阴离子。

  杨萌现在的心境,可以说是坚于磐石。

  这些恐怖分子在自己找到他们以后,出现的各种各样的姿态,让杨萌可是领略了一番黑暗世界的各种丑陋。

  他们在杨萌的面前使劲的表演,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能够逃脱杨萌对他们的处罚。

  其中丑国的三个国务卿和一个总统的表现为最,竟然还想拉拢杨萌移民丑国。

  自己就只问了一句,能不能让自己的老婆复生。

  四个人里面,竟然没有一个敢于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

  都是自以为是的人啊!

  算了!

  都已经结束了!

  那就好好的回家过日子!

  自己的媳妇儿这三年多时间里,肯定想自己想得厉害!

  扫描了一下属于自己两个女人的那片承包地,三年多的时间没有人搭理,竟然还是那么郁郁葱葱。

  “拓亚!把两位老板娘的这片承包地,彻底划为禁区。

  保证这片土地上面的每一棵树木,都不能出现意外。

  除了咱家人,七十年之内谁都不准踏入!

  虽然两位老板娘不在了!那就以这片承包地来为她们祈福吧!

  希望这片承包地上的这些植物,能够改变这个沙漠的气候。

  从而产生一点福报,让她们两个将来转世投胎的时候,托生到一个好点的人家。

  别再像这辈子一样,遭受这种横祸了!”

  “好的老板!”

  ………………

  齐市!

  火车站!

  这里的春天好像来得比较晚,到如今也没有人减少多少衣服。

  再次进入这个火车站,杨萌感觉到变化好大。

  三年多的时间里面,杨萌并没有在拓亚的扫描之下,观看过自己祖国的一寸土地。

  因为杨萌害怕。

  害怕看到了那一片熟悉的土地,自己忍不住会放弃自己的这一次行动而回来。

  因为这个世界上的恐怖分子彻底消失。使得现在齐市的火车站,也变得井井有条。

  排着队的杨萌,看到人们的脸上,都洋溢着舒心的笑容。

  虽然有点形色匆匆,但是脸上那表现出来的神情,告诉着周围的人们,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上,可以无忧无虑。

  根本就没有了以前杨萌在齐市见到的那一幕,不管是看到谁,都是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

  那个眼睛一直就注意着周围的情况,整个人的表情就是一副提心吊胆的样子。

  直到踏上了那列离开这个地方了列车,他们的神情才会放松下来。

  “你好!一张235去长沙的票,卧铺!软卧!”

  终于轮到杨萌买票的时候,因为在滚动屏上已经看到了价格,所以杨萌直接就报出了自己的目的地,以及要求。

  “好的!一共735元。”

  “给!”

  杨萌把早就准备好了的钱递进了窗口。

  拿起售票员扔进凹槽的火车票,杨萌转身走了出去。

  乘车的时间还早,235这趟列车从齐市发车,是要到晚上九点。

  可是现在还不到下午五点钟,所以杨萌并没有在火车站里面逗留,就连进入候车室,杨萌都嫌早了。

  熟悉的地方,熟悉的门脸,熟悉的人。

  当张胡子再次看到杨萌的时候,激愣愣的就打了一个冷颤。

  这位爷,什么时候回来的?

  “臭小子!你他娘的还知道回来?老子以为你死在外面了呢?”

  “张叔!没有这么诅咒人的啊!给我来两头羊。”

  杨萌听到张胡子这么对自己说话,就知道眼前的这个张叔,可能知道自己这次出现是怎么回事了。

  “好!我马上就给你去弄,你先坐着等我一会,我有事情跟你讲!”

  张胡子看到杨萌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产生了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张胡子非常的熟悉,那就是从死人堆里面钻出来的人身上,才有这种气息。

  随着眼前的这个臭小子裂嘴一笑,让人心悸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得无无影无踪了!

  张胡子就知道眼前这个臭小子,不知道这次出去杀了多少人。

  “好!”

  杨萌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张胡子跟别人打了个商量,把本来给另外两桌烤的羊给拿了过来。

  为此还送了人家两斤特殊酒,乐得那些人眉开眼笑。

  杨萌扫描了一下那些酒的成分,得到的结果就是那些酒,竟然是杨春河家里的。

  “臭小子!这次?”

  “嗯!清理了一下家里家外!碍眼的全给处理掉了!”

  “嘶!多少?”

  “四百多万吧?”

  “呃!”

  张胡子被这个消息惊得差点没跳起来!回头看了店里其它的顾客一眼,发现人家根本没注意这边才放心了下来。

  “你怎么办到的?没把你累死啊?我滴个祖宗哎!平均一天三四千呢?”

  “扫了一遍地,那个比较集中,所以比较快。

  虽说要亲自动手,可到后来就厌烦了!除了主要的那些,其它的就使了一些手段!

  说起来,还是没有实践自己的诺言的!

  我是怕我家媳妇儿,待在家里等得太着急了,所以才会这么早就回来的!

  小鱼小虾的就一锅哙了!只挑了一些大个的自己亲自来的!

  没有多少,手里过去的大概一万多点,不会多满千!也就这样了!

  春河嗲的酒,都上你这来了?”

  本来听得脊背发麻的张胡子,一听杨萌问起酒的事情,立马就眉开眼笑了!

  同时也反应过来,自己店里不是一个讨论那种事情的地方。

  把拎过来的两只羊放在桌子上,自己也在杨萌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去了他家趟,那个家伙现在特牛逼,你知不知道你告诉他的这玩意,现在都成了你家那块地方的名片了!

  好家伙!人家大酒店里的大老板,专门开车堵在他家门口,一门心思的等待这些玩意。

  为啥说他牛逼呢?

  因为所有的仿冒品,都没有这家伙弄出来的这么立竿见影。

  而且这家伙一不发广告,又不敞开供应,一天就那么多!他奶奶个腿的!老子要这批酒,都等了将近两个月。

  你知道这个龟孙,他现在一斤酒卖多少钱不?

  三千!你别说多话!一说多话,旁边的人就接过去了!”

  杨萌看到自己要的羊已经上桌,倒也没有客气,直接扯了一条羊腿下来啃上了。

  一吃着烤羊腿,一边听着张胡子说起杨春河的事情。

  不过听到杨春河现在竟然把自己教他的这个药酒竟然卖到了三千块钱一斤的时候,还是有点诧异的,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你这批呢?也是三千?”

  “老子给他,他也不敢要啊!”

  “为啥?咬手啊?”

  “嘿嘿嘿!你家媳妇儿发的话,就说你们既然是战友,那就有钱大家赚嘛!

  就这样,才收了一千一斤!”

  “噗!只…收了一千?”

  “对啊!咋地啦?”

  “没咋地!只是他这利让得也太多了一点吧?”

  杨萌本来是想说让得太少了的,可话从嘴里说出去以后,却成了让得太多了!

  因为杨萌突然想起来,如果自己把这批酒的成本价跟眼前的这个张胡子一说,他们战友之间肯定就会产生隔阂。

  张胡子肯定会以为杨春河太黑,竟然连朋友都坑。成本几十块钱一斤的玩意,竟然卖给自己一千一斤。

  可杨春河肯定也不会乐意,老子给你让了这么多利,你还嫌贵的话,那就是你这个战友为人有问题了!属于贪得无厌那伙的!

  因为杨春河手里的酒,现在根本就供不应求,卖三千块钱一斤还有人抢着要。

  “你媳妇儿不发话,这龟孙他愣是找老子要两千块钱一斤呢!

  不过臭小子!你家那几个小子真他妈机灵,这么大点玩意竟然能认出骗子来!”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