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四十章 我担心他们干嘛?

第四百四十章 我担心他们干嘛?

  张胡子想到这些以后,就觉得这个人生呐真是不可言叙。

  自己以前哪里能够想得到,身上的这一身伤还有好的时候。

  可却被自己眼前的这个臭小子,吩咐他那小妾给的一瓶酒就给解决了。

  不但解决了自己身上的这一身伤。而且现在自己的身体,也比以前可是要好上了不少。

  只不过这眼前的臭小子,这杀心比较重。

  奶奶个腿儿的。

  400多万条人命,就在这个臭小子的手里面,三年多时间就给全部给解决了。

  虽然臭小子刚才也说过,其中有好多都不是他亲自动手处理的。

  但是那也是因为这个臭小子的原因,才让这些人丢掉了性命。

  倒不是张胡子同情这些恐怖分子。

  主要是张胡子实在是想象不出来,一个人宰掉400多万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那可是人呐!

  不是鸡鸭鹅狗猪啊!

  宰了这么多人回来,这个臭小子现在跟自己呆在一块,竟然还能够谈笑风生。

  这比自己当时打仗的时候的那个心理承受能力,还要强得多的多呀!

  到底是属于奇人哪!

  张胡子现在的感觉就是眼前这个臭小子宰了这么多人,就跟宰些鸡鸭鹅狗猪,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就是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是怎么把这些人给弄死的。

  “臭小子,你是怎么处理那些人的?”

  到底还是好奇心占了心里的上风,张胡子并没有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把心底里面的这个疑问给问了出来。

  虽然眼下的这个场合,并不适合谈论这些事情?

  但是只要自己跟臭小子灵醒一点,不提及具体的事情,别人是听不出什么毛病的。

  “切片。”

  “切片!什么切片?切什么片?”

  杨萌的回答并没有解决掉张胡子的心里疑惑,反倒还加深了。

  切片?切什么东西的片?

  “就这么切片!”

  可是眼前出现的一幕,就让张胡子吓得目瞪口呆的了。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眼前的这个臭小子,在这条羊腿上面就那么轻轻的一点。

  好好的一条羊腿就这么直接的分成了两段,然后眼前的这个臭小子的手指头,再在这条羊腿上面这么一点,断下来的那条羊腿,就分离了一片肉出来。

  连那个里面的羊骨头带着的那些骨头截断以后形成的花纹,都连在了那一片羊肉之上。

  一想到这些的张胡子,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眼前的这个臭小子,他就是这么把人给切片了?

  哎呦,我的个祖宗哎!

  你这不是心理变态吗?

  “臭小子!你这心里面没有产生什么毛病吧。要是产生了什么毛病,还是在外边多呆一呆。

  可别跟杨春河当年似的伤害了家里面的人呐。”

  “我能产生什么毛病?

  啥毛病都没有!

  你们那个属于战场综合症。

  我这个就跟杀鸡宰羊似的没有一点反应,只不过宰杀的个体形态不一样而已。

  你们那个,是属于未知环境之下产生的过激反应。

  我这个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生命危险,根本就不会产生什么过激反应。

  只不过也有一点后遗症。

  那就是现在跟我没有关系的事情,一般我是不会去再伸手的。

  心,硬了啊!

  各种各样的丑态看多了,所以现在我对所有的事情,都看的比较开了。

  只要不招惹到我的头上,各人都有各自的轮回的。

  往日种下什么因?将来就必然会收到什么果!

  你说他们这些玩意儿要是不在那里做死,弄死了老子的两个女人,老子会理他们吗?

  女人是什么?

  那是一个男人的脸面!

  你都把人家脸面弄没了,还想有个好下场?

  做什么梦呢?”

  杨萌那不以为然的模样,让张胡子确定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眼前的这个臭小子,在心理上面,真的是没有产生那些战场综合症。

  也对!这个臭小子根本就没有上过战场,哪里会犯下那些症状?

  刚才从他那个话里面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所有的这些恐怖分子,在他的眼里面,就跟家里的鸡鸭鹅狗猪差不多。

  什么时候见过人去宰畜牲的时候,会产生什么心理不适的症状?

  “没有惹上那些玩意儿就好啊!老子刚才头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可是吓得老子一激愣。

  还以为你惹上了那些麻烦的东西呢。”

  “我那就是特意引起你的注意!

  你这还算好的,老子到了后来,那些恐怖分子只要看见老子,全都吓得尿失禁。

  这事儿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

  说实在的!

  我看到那些恐怖分子的时候,实在也没有做出一些什么凶神恶煞的表情。

  可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我,这人整个就吓到了尿失禁。

  这不是一个两个产生了这种情况。

  到了后来,几乎只要他们一看到我,这些恐怖分子全都是这种状况。”

  杨萌把跟张胡子碰了碗的酒,一口闷了下去,有点整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奶奶个腿的,你他娘的那是一身的杀气。

  400多万人,就在你手里面被你跟宰鸡似的全给宰没了。

  你身上所形成的杀气,就可以想象得到,到底会有多么恐怖。

  老子就说嘛!

  为什么头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浑身就激愣愣的打了个冷颤。

  说得你不肯相信。

  如果我是你的对头,说不定老子也会跟他们一样出现那种情况。

  那是不受脑部神经支配的现象,那是身体本能做出来的反应。

  人在受到刺激的时候,他就会排除掉自己身上的残留物,来缓解这种刺激带来的压力。

  这是我们从战场下来以后,给我们做心里辅导的心理医生跟我们说的。”

  张胡子听到杨萌迷惑不解,这才把自己知道的这些事情跟杨萌说了一遍。

  眼前的这个臭小子,这是收敛了一身的杀气。要不这方圆十里之内,别人都会莫名其妙的胆战心惊。

  “这玩意儿,还有这么个说道?”

  “不然,你还以为是什么事情?”

  “那老子今后,岂不是只能天天笑了?

  要是老子哪一天不高兴了,板着个脸的话,那还不得吓死人啊!”

  “噗!咳咳咳!差…差…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

  所以你回家以后,特别是在你的几个小子面前,可千万别板着那一副脸,那真是能吓死人的!

  小孩可没有大人这么抗造,那就更完蛋。

  你可得注意又注意,千万别祸害到你们家的那几个小祖宗啊!”

  张胡子看到杨萌一脸郁闷的模样,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说了起来。

  眼前这个臭小子,以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看样子以后就怕自己家里面的那几个小祖宗了。

  那是他自己生命的延续,肯定是不会让他们出现一丁点意外的。

  “拓亚!会不会影响到我儿子?”

  “不会!”

  “他说的不是挺恐怖的吗?”

  “他那是以正常人的视角去看待这件事情,可咱家哪有正常人呢?最次的都打开了二阶基因锁啊!

  所以这点心理承受能力还是有的,别看他们还这么小,抗压能力却不是盖的。

  再说了,回家以后你少发点脾气不就完事了。

  平常多笑笑,那孩子自然就会亲近你的。”

  杨萌得到了拓亚的确认,这才把心彻底放松了下来。

  要是因为自己在外面造多了杀孽,却影响到了自己的孩子,那就不是杨萌所愿意看到的了。

  “那行吧!你家老板以后,就专门当一个笑脸弥勒,天天都跟捡了八百万似的。”

  “亲人之间,本来就得笑脸相迎啊!”

  “对!对!对!”

  杨萌可不会去反对拓亚所说的话,因为这个伙伴,可是一直会陪伴着自己到老的!

  张胡子看到杨萌在听到自己的话以后,只是稍稍的顿了一下。

  接着还是该吃吃!该喝喝!

  什么异样情绪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让张胡子感觉到非常的泄气,本来还想用这件事情,来打击打击眼前这个臭小子的。

  可是看到杨萌脸上的这个情况,自己的这一番做作算是白费了。

  “臭小子!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家里面的那几个小祖宗啊!”

  说完这句话以后,张胡子端起酒碗朝杨萌扬了扬,示意杨萌再来一个。

  没有拒绝,杨萌也端起面前的酒碗,跟张胡子端着的酒碗碰到了一起。

  喝完酒碗里的那些酒以后,放下酒碗的杨萌,继续啃着这些烤全羊。

  “我担心他们干嘛?老子的种连这一点胆量都会没有?

  他们既然能够认出了人贩子,还没跑到我家岳母那儿去,那就证明他们从小的胆子就大,用不着老子担心的!”

  碰见了这样的主,张胡子还能说什么呀?

  说啥都没有用。

  人家对他自己留下来的后代,就是那么的信任,你有招?

  两只烤全羊,只是让杨萌吃了一个半饱。

  杨萌并没有再让张胡子继续去烤了,两个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里闲聊。

  张胡子家的生意,可能是被杨春河家的酒产生的那种功效,带起来了的原因,现在比以前可是起色了不少。

  刚开始,杨萌带着杨梅香和杨银华来的时候,那时候的生意好是好,但是却没有现在这么火爆。

  现在想吃到张胡子亲手烤制的全羊,那可是要非常熟悉的人才能够办得到。

  一般的情况之下,现在张胡子根本不上灶了。

  “张叔啊!现在你这里一天的流水能够达到多少?”

  杨萌一问起这事,张胡子就来了兴趣。

  可惜眼前的张胡子不是个美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老爷们,还是满脸的络腮胡子?

  虽然一张脸笑得稀烂,可并没有给杨萌一种百媚丛生的感觉。

  “说起来,还是托了你这个臭小子的福呢!

  要不是你家媳妇儿,知道你在我这里吃了一顿烤全羊。

  杨春河那个龟孙家里的酒,老子还得去说句好话,才能够弄得到手呢。

  那个王八蛋,现在根本就不顾战友之情了。老子找他开点后门他都不干。”

  杨萌一听这事,就不是自己该插嘴的。他们两站友之间的事情,自己这个外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再说你这个开后门,根本就开得不在道理。

  如果是别人家的东西,你找杨春河去开个后门,他可能会伸伸手。

  现在那可是他自己私人的东西,你去找他开个后门。

  这等于说是从他兜里面掏钱出来,他要是愿意那才叫做奇怪呢。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