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救命啊!杀人啦!

第四百四十三章 救命啊!杀人啦!

  当杨萌说出两个人的名字以后,两个人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

  王喜贵还想说话,可是只见嘴唇开合,却发不出声音来了!

  越是这样,王喜贵就越是急得脸红脖子粗。

  眼前这人冲自己说什么?

  送自己和彪子上路?

  他怎么就敢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口?

  可是自己为什么动不了了?

  为什么会说不出话来了!

  人家连挨都没挨着自己和彪子,就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他是怎么办到的啊?

  老子想说话,老子想喊救命!

  救命啊!杀人啦!

  “成彪!起来去自杀吧!自杀之前把自己的罪状写清楚哦!

  那一天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弄死了那一男一女,埋在了哪里!

  可要让警察叔叔找得到地方哦!

  要不然你会生不如死的!

  王喜贵!

  你牛逼了!

  弄死了三个人,到现在为止竟然还活得这么好好的!

  不错!难怪你那老板这么看重你!手脚挺干净的嘛!

  但是你知不知道,这世上可是有鬼的哦!

  不对!

  这么说是在宣传封建迷信,是违法的。

  那我更正一下,是人死以后会产生一种阴离子,一直纠缠着弄死他们的那些人。

  他们三个人产生的阴离子一直跟着你呢!只等有机会,吸取了足够的能量以后,就来取你的命去抵债呐!

  今天的机会就不错呢!我刚才给他们,把他们需要的能量可是加注满了呢!

  你等会死的时候,可别吓着其它人了啊!

  现在都出去吧!可别死在列车上哦!老子还得坐车回家呢!”

  王喜贵想往地上坐,可是身不由己,自己的身体根本就不受自己脑子的支配。

  亡魂皆冒的两个人,都这么走了出去。

  杨萌知道接下来这两个人死定了。而且还是那种找不着任何人麻烦的死法。

  这下好了。

  本来四个人的包厢就剩下了两个人,也用不着分上下铺了。

  对面上铺的那个人,一直就张大个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好像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而且三观,可能也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给毁了一个一干二净。

  他很可能想不到这个世上还真是有这么神奇的人,这么神奇的事?

  估计以前只是听人家在那里说起这些闲话,谁谁谁看见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遇见了解释不清的事。

  最有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就是乘坐一次火车而已,竟然也能给他碰见这么一出神奇的事情。

  肖剑本来还以为这一趟列车,自己会坐得比较憋屈。

  刚一上车,就被那两个不讲理的玩意儿,把自己的下铺给霸占了过去。

  可是看到那个不知道是陈彪啊还是成彪的家伙,长得那么魁梧,而且还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

  心说自己忍忍得了!

  反正一年也只有这么一趟,何况还有个上铺可睡,还是别跟那两个混不纠夹缠不清了!

  要不到时候,吃亏的很可能还是自己。

  可是千想万想就没有想到。

  最后进来的这个小矮个,竟然会这么生猛。

  看上去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也没有让人觉得可怕的地方啊?

  可是刚才那两个人,为什么在这个小矮个让他们去死以后,竟然那么听话的出去了呢?

  不会真的是听话的出去寻死了吧?

  哎呦喂!我滴个老天爷哎!

  这个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神奇的人呢?

  肖剑左右看了看,现在好了!

  一个包间里面四个人的位置,现在竟然成了两个人的。

  “这个……这个……小兄弟!有点对不起啊!我这人有点胆小,看到他们那个头,我有点没敢出声提醒你!

  其实我也是下铺,就是被刚才那两个人霸占过去了!”

  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杨萌也是有点好笑。

  不过倒也是个明眼人,不吃眼前亏,算是一天好汉!忍一时,风平浪静,说的就是这种人。

  “没事!没事!出门在外,忍得一时之气,免得百日之忧!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用不着说对不起的!

  下来吧!

  睡上铺,到底还是没有那么方便的!

  我们两个,这回也赶上高级卧铺的待遇了!”

  “那个……小兄弟!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你指的是哪个事是真的?”

  “就是有鬼这种事!”

  “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鬼的啊!只不过叫法不一样而已。

  有的地方是叫鬼!

  可是不能宣传封建迷信,所以就只能叫做阴离子咯!

  其实都是指的一个玩意,就是人死以后,从身体上飘荡出来的灵魂。

  因为一般人看不见那玩意,但是它们在能量充足的情况下,又能影响正常人的行为动作,所以人们解释不清之下,就统统被称为了鬼!

  按照科学的理解,那玩意就是一束离子,只不过是属于阴性的离子!所以我刚才才说是阴离子!”

  “小兄弟!你在哪高就!这离子离子的,你是从事这方面研究的科学家吗?”

  肖剑听到杨萌把人的灵魂解释得头头是道,还以为杨萌是从事这方面科学研究工作的人士。

  “我?我就一农民啊!哪里是什么科学家哦?”

  杨萌听到眼前的这个人问自己是不是科学家,不禁感到一阵啼笑皆非。

  说起来自己还真就能算是一个科学家,而且还是那种独一无二的科学家。

  只不过自己研究的这些玩意,都不具备复制性,只能算是独一份!

  “我看你刚才跟他们说话,左一个阴离子,右一个纠缠啥的,说得全是高大上的玩意,我愣是没有听懂几句。

  我还以为你这是职业习惯呢!

  因为只有那些搞科学研究的人,平时跟人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是一句专业术语。

  听得人家云里雾里的!

  然后一下子就能把档次提高不少呐!”

  肖剑一看杨萌现在笑呵呵的模样,刚才的那一幕好像被他给选择性的遗忘了!一下子变得跟杨萌有说有笑起来!

  “我说哥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玩意!我怎么就不觉得我刚才的话,有哪个地方显得高大上啊!”

  “就是这些人家听不大懂的这子那子啊!就比如你刚才说的那什么阴离子,还有我从报纸上面以前看到的啥量子,中微子!原子!分子啥的!

  反正只要尾巴上带这些子的,我觉得都是挺高大上的玩意,平常人就没有几个能够听得懂的!

  这平常人听不懂,难道不是挺高大上的玩意吗?”

  肖剑的一脸理所当然,让杨萌差点没把自己给呛死!

  这人挺能扯!

  “噗!咳咳咳!”

  “咋地啦?兄弟!”

  “没咋地!就是觉得你挺有趣的!特别能白呼!”

  “我跟你说兄弟,这可不是哥哥我瞎白呼!这可是有根有据的事情呢?

  你说那些研究这子那子的这些科学家,难道不显得高大上吗?

  他们都高大上了!

  那他们研究的玩意还能掉档次?根本就不可能嘛!”

  “那松下菜菜子也算高大上的玩意?”

  杨萌听到眼前这人白呼的挺有趣,于是逗了他一句。

  “呃!兄弟!你也知道这个女优的名字?哎呀妈呀!同道中人啊!”

  我跟你鬼的个同道中人,只不过是逗你一句而已。

  自己随口编的一个名字,难道挺有名?

  我也没见过,或者听到过这个人名啊!他怎么一副大家都是同一类人的样子呢?

  “兄弟!看不出来你也喜欢萝莉型的女优啊!”

  女优?

  那是什么鬼?

  “我说哥哥!什么叫做女优?干啥的?”

  肖剑差点没被杨萌的这句话给噎死,你不知道女优是干啥的?

  那你刚才说起人家的名字,咋说得那么溜?

  这就有点尴尬了!

  这个话题没法接呀!

  人家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优到底是干啥的,要是给眼前的这个人做出解释,会不会带坏乖孩子呀?

  杨萌一看眼前这个人的表情,就知道眼前这个人刚才说的话,可能不是什么好话,因为他的那个表情太猥亵!

  “大哥!咱俩刚才还说了这么久的话,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既然那是一个猥亵的话题,那自己就别接着往那个上面扯了。

  “呵呵!我?姓肖单名一个剑字!宝剑的那个剑字。小兄弟!你姓什么?”

  杨萌一听到肖剑这个名字,瞬间就把他的这个名字,跟刚才他的那个表情给挂上了钩。

  真是人如其名!

  刚才说话的时候,也有点贱兮兮的。

  “我姓杨,也是单名,就一个萌字!杨萌!草字头加一个明天的明字的那个萌字!

  肖哥!你这是出差?还是回家?”

  “回家!他奶奶个腿的!一年就只能回去这么一次!

  而且在家还待不了几天,要不是想家想得厉害,我也不折腾了!”

  听到肖剑说起这事,杨萌也感觉到诧异。

  回家?

  一年还在家里面呆不了几天?

  那么这人,肯定就是这条铁路路沿线上面省份的人。

  这条线路,可是经过好几个省呢!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省份的人?

  其实要查,杨萌也能查到眼前这个肖剑家里面,到底住在哪个地方,而且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可是杨萌并没有去查人家出生地址的那个嗜好!

  要是每遇到一个人就查人家的出生地址,那自己的这个脑容量可能有点不够使。

  “大哥是做啥工作的?怎么一年都只能回一次家呢?”

  “开采石油的!我就是一个采油工!”

  “石油工人?那你们的家属不都是可以随员迁移的吗?怎么还要弄得两头跑呢?”

  “说是这么回事,可是家里面的两个老的死活都不愿意来呀。

  再加上家里面还有兄弟姊妹,两个老的也不可能只跟着我一个人跑。

  他们老两口既然不愿意动弹,那就只能我动弹了,所以年年就这么来回跑一趟!

  父母在世,把我们拉扯这么大,每年总得回去让他们见见你不是,要不老两口就该担心了!

  老一辈虽然有话说的过,父母在不远游。可是为了这份工作,却不得不背井离乡,也只能委屈家里的老人们了!”

  “肖哥!你哪的人?”

  “湘省!你呢?”

  “我也是!看来咱还是老乡啊!我龙阳县的,你家哪的?”

  “我老家桃花江的!跟你们龙阳县军山铺搭界。”

  “还真是挺近的!我家就是军山铺隔壁一个乡镇的,离军山铺也就十三四公里地。

  你在这工作多少年了?”

  杨萌和肖剑这一扯起来,这关系立马就拉近了不少。

  弄了半天,原来还是屋门口几个人!

  “十多年了!今年应该是十二年了!我当时出去的时候,也就你这么大的年纪,这一去,一直干到了现在这个年纪。

  这人呐?真不扛活啊!特别是以前,那个破地方可是黄沙满天,千里无人烟呢!

  现在好了不少!

  一个是慢慢的人多了起来,

  二个是国家真给力,竟然下那么大力气整治沙漠。

  而且还看到了效果,从两三年前开始,种植的树木都有十几万平方公里了!

  你都不知道,就凭这份丰功伟绩,就可以把这一代领导人载入到史册当中,而且还是浓墨重彩的留下一笔。

  那么大的一块绿化面积,可以说是改变了整个沙漠里的气候呢。

  我们刚去的时候,我们那个地方的平均降雨量仅仅只有37毫米每年。

  现在都已经达到两百多毫米每年的降雨量了!

  随着那片森林的长大,降雨量的增加,慢慢的会把整个沙漠,都变成一片可耕种的土地!”

  杨萌想笑,心说那可不是国家下的大力气,而是你眼前的这个老乡下的大力气。

  而且国家因为这一片土地还挣了不少现钱呢。

  可是这话,没有必要在自己的这个老乡面前显摆。

  不过从他的这个话里面,杨萌倒是听出来了一点意外。

  那就是国家现在已经介入到了这一件事情当中,可能是看到了自己的那片承包地上面的那些植物,竟然长得那么好。

  “拓亚!整个塔克拉玛干沙漠。现在的绿化面积已经达到了多少?”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