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当时就日了狗了。

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当时就日了狗了。

  对于杨萌的询问,拓亚并没有犹豫,立马就把自己扫描到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老板!现在整个沙漠的绿化面积,已经达到了十三平方公里。

  除了咱家承包的那片土地以外,张高兴承包下来了两平方公里,还有一平方公里的绿化面积,是一个叫张高志的人承包下来的!

  应该是张高兴的本家。

  因为他那片承包地上栽种的那些树木,都使用过能量肥料了。”

  还行!

  孺子可教。

  “把他们的那一片土地上的树木,也纳入保护行列。

  今后只要是有人在这一片沙漠土地上面栽种树木,你都把它们给纳入到保护行列当中来。

  你家老板有生之年,希望把咱们这一片国土上面的全部沙漠,都变成绿树成荫的松林公园。”

  “好的老板!”

  从上铺下来的肖剑,坐在了杨萌的对面,从谈话之中知道眼前的这个小矮个是自己的老乡,肖剑的脸上也变得热情了不少。

  都是离家的游子,乘坐这一趟火车回家也算是一种缘分。

  “小老弟!你在这里是干啥来了?”

  “沙漠中的那些绿化土地,也有我出的一份力呢。

  我就是来这里种树的。

  我一个农民,除了能干这些,还能干啥?

  可不像你们端的都是铁饭碗,只能下点力气找点饭吃啊!”

  杨萌倒是没有把自己承包了10万平方公里土地的事情,跟眼前的肖剑去说。

  你自己说的是事实,但是人家却不一定会相信。再者说那些玩意,别人也会感觉到你在那里吹牛。

  承包1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你以为你是沙特皇子呢?

  自己身上穿的也不咋地,人家根本就认不出来。

  所以这些有的没的,杨萌也根本就没有提起。

  “国家不会忘记你们这一批劳动人民的!没有你们的双手,那么大一片沙漠,也不可能变得现在这么郁郁葱葱的。

  这也算是给子孙后代集福啊!

  老话不是说过吗?

  修桥补路,植树造林,都是为子孙后代集福的事情!”

  “也只能这么想了!

  要不谁上这种鬼地方来呀?

  我们过来的时候,也跟你们过来的时候差不多呐!

  说实在话,当时走在那一片土地之上。

  这嘴一张开,他奶奶个腿的,就是一堆沙子跑进了你的嘴里面。

  那个恶心劲可就别提了。

  把嘴里面的口水都吐干了,你也吐不尽跑到你嘴里面的那些沙子。”

  杨萌想起自己带着杨梅香和杨银华两个,刚刚走上那一片土地的时候。

  刚好碰见起风了。

  那个漫天飞舞的风沙,真是让人眼睛也打不开,嘴也不敢张开。

  因为你一张嘴说话,那沙子就直往你嘴里面钻。

  而且飞舞的那些风沙,它的颗颗粒还细,弄到嘴里面以后,真是把口水吐干,你也吐不干净跑到嘴里面去了的那些沙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不就是这个样嘛?

  我们那时候也差不多!

  现在还好了不少呢,还能够找到一点水源。

  我们那时候根本就找不着什么水源呢?

  后来实在是没办法了,就只好打井。

  你知道那时候打井,要打多深才能够打出水来吗?

  得100多米呀!

  打到七八十米深的时候,那个土层才稍稍里湿润一点,不再往下塌沙子了。”

  “你们那个打井不是有机械吗?怎么还用人工打井呢?”

  杨萌听到肖剑说打井往下塌沙子,这他娘的不是人工打井的范畴吗?

  只有在人工打井的时候,因为有那么大一片空间,才会不断的往下塌沙子。

  要是用机械打井的话,根本就没有塌沙子这么一说呀!

  “兄弟啊!用那个机械打井得用水呀。那个驻地周围当时都没有水源的。

  没有水你怎么用机器?

  那就只能用人工打井了啊。”

  “那你们一开始是怎么防止这些沙子往下塌的?我可知道那些沙子可不是好伺弄的!”

  杨萌也感觉到奇怪。按照道理来说,他们这一批井应该是打不了100多米深的。

  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这口井竟然打到100多米深的地方还不塌陷。

  “什么办法?就是用那个钢板,把它焊成一个圆形,然后一截一截的这么往下焊。

  开始的时候,就焊这么大一个圆形的玩意儿,然后人就在中间把这里面的沙子给挖出来。

  等到这个圆形的玩意儿,差不多掉下去以后,然后又在上面加这么高一截。

  就是这么一节一节的弄下去的?要不然,你以为是怎么弄的呀?”

  杨萌听到这个办法以后,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智慧。

  这个办法还真是挺好的。

  “你们那口井的直径,到底有多大呀?”

  “两米!50几号人轮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挖,那也挖了将近一个多月,才把那口井给打出来!真不容易啊!”

  肖剑说完,整个人都好像陷入了回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杨萌还看到肖剑摇了摇头。

  “确实不容易!也真是了不起!”

  现在要是再在那一片土地上面打井的话,可能要不了那么深了。

  因为有了自己的那一片森林,在那里聚集这些水气。

  现在使得这一个地区的降水量,平均达到了每年200多个毫米以上,在地下肯定还是有一部分的余水的。

  “呜!”

  一声长长的汽笛响起,代表着这一列火车即将离开月台,驶向它的目的地。

  两天两宿的火车。

  幸亏是有了这个老乡在这里陪自己唠嗑,要不肖剑也不知道怎么打发这一段时间。

  最主要的就是自己这个生猛的老乡,把那几个操蛋的玩意给撵走了。

  使得这一路上自己跟这个小老乡,睡得舒舒服服安安心心。

  杨萌可是不知道肖剑心里面想啥?

  知道了也不会去在意。

  两个人是两条人生的平行线,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能够同坐一趟列车,也算是一段缘分了。

  走出长沙火车站。

  杨萌这旁边的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给张高兴,张高兴接到杨萌的电话以后,可就欣喜若狂了。

  这位爷可是有三四年没跟自己联系了,自己拿了他这笔钱都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给他老婆?

  他老婆说放到自己手里面,等他男人回来以后再做处理。

  可是自己又不敢去动这一笔钱,只能让它放在银行里面发霉!

  虽然有点利息,可是跟拿这笔钱去做投资来比较,那个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自己也询问过这位爷的婆娘,说是这笔钱怎么办?

  是做投资还是先放银行里面?

  但是那位婆娘竟然说道: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只要不把这笔钱给弄没了就行!

  自己哪有这个胆啊!

  说得不好听一点,就算是这位爷现在没有回来,自己也是不敢去动这笔钱的。

  自己也关注着全世界的事情,看到那些恐怖分子,一个一个又一个的在那里消失。

  然后又从XJ听到的那些传言,就知道这位爷这一次发飙,肯定是一发不可收拾。

  而且同这位爷一块过去的两个女孩子,听小道消息说是被那些恐怖分子给弄死。

  张高兴当时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心肝都听得一颤一颤的。

  果不其然,在这位爷发飙以后,国内的那些恐怖分子立马就销声匿迹了。

  不对。

  这还不算是销声匿迹,那是消失的干干净净了,估计是全被这位爷给弄死的。

  张高兴的车子来的挺快。

  从杨萌打完电话以后不到半个小时,张高兴的车子就停在了长沙火车站前面的广场上。

  从杨萌报出来的位置找到了杨萌以后,发现他的身旁竟然还有一个人。

  “杨大爷!杨祖宗!你终于舍得从外面回来了。”

  “你是希望我回来呢?还是希望我不回来呢?”

  杨萌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合作伙伴,打趣的问道。

  “我的个祖宗诶!我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你回来呢!

  这两三年,看到你那几十个亿,老子到现在都胆战心惊呢!

  你知不知道?

  老子生怕他们少了一块两块的,到时候你一回来我就交不了差了。”

  “好了!都比人家大了十多岁,就别耍宝了!车呢?”

  杨萌看到这个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男人,在自己面前一阵搞怪,有点啼笑皆非。

  至于吗?

  自己既然认可了你,那么在有些方面,肯定就不会跟以前一样的那么对待你。

  “车在广场上,栏杆拦住了上不来,只能走过去!”

  “那走吧!肖哥跟着我们一块走,我们一直可以同路同到市里面。

  到了市里面,你再回家可就容易多了,也用不着去等。”

  肖剑虽然跟着杨萌一块从火车站里面走了出来,也看到了杨萌打电话。

  可是从来都没有想到,杨萌会邀请自己跟他一块坐车回家。

  这又不是大巴车,要是大巴车,各人买各人的票还无所谓。

  人家这是有专车来接他,肖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小老乡绝对不是什么种树的农民?

  来接他的那个人,刚才在那里说什么?

  说这个小老乡,以前有好几十个亿的资金扔在他的手里面,而且还吓得眼前的这个人什么胆战心惊啥的。

  在这农村里面,别说是几十个亿啊!就是几千万,那都算是大富大贵之家呐!

  这他娘的,哪里是种树的农民啊?

  “对对对对对!既然跟杨总一块回来的,那就算是老乡。

  反正送杨总回去也得经过市里面,不如就跟我们一块走,人多还热闹一些。”

  肖剑看到杨萌邀请自己表情并不是作假,而是真的想把自己带一段路。

  看到这种情况,肖剑也并没有扭捏。

  “那就打扰两位兄弟了。”

  “打扰什么呀?走吧!我是太子爷,你开的是哪一台车过来的?

  你要是把你家老爷子的那台车开出来了,我可是不敢坐。”

  “美死你得了!

  我能开得动他那台车吗?他那的车都有专门司机开的,还能让我开出去招摇撞骗呐?

  这几年我也跟你一样的买了一台四个圈的大越野!

  不过我这台车的车况,跟你那一台车的车况好像不一样。

  怎么摆弄,也赶不上你家里面的那一台!”

  说起来张高兴挺郁闷的。

  自己挣了这么多钱,门路也比眼前的这个人广。

  可是好东西,就是没有眼前这个小矮个弄到手的那么牛逼。

  不管自己花多少钱摆弄,反正达不到他家那台车的效果。

  “你知道我的那一台车,花费多大代价吗?买那种四个圈都能买十五六台,你能舍得花那么大本钱?

  现在也就那个表面的形状,是人家四个圈厂里面的那个模样。

  从外面的钣金,到发动机,再到各种各样的零件,全被我给换了一遍。

  最后调试那车,都是我自己亲自动的手。

  你说你那车怎么跟我的比?

  你会调试车吗?”

  “我不跟你这个怪胎品比!

  不过还是得求你一件事,你啥时候有时间,帮我也倒腾倒腾那台车呗!

  我就觉得开你家的那一台车,那个安全能够得到最大的保障。”

  “你什么时候把我家那台车给开走过?

  我家媳妇儿他不用啊?

  开着我家那台车出去,看样子是出过事故啊?”

  张高兴倒是没有否认出过事故,而且还把那一次事故的原因给说了出来。

  “那一回也是鬼使神差的开了你家那一台车出去了,也幸亏开着了你家那一台车出去,要不我的这条小命早就交代在外边了。

  那一回,大冬天的高速公路上十五辆车连环相撞,我开的车也跟着倒了霉。

  不过其他的车都撞得七零八碎了,而你家那台车却连漆皮子都没掉一块。

  回来以后一问你家婆娘,她竟然说这台车是你摆弄出来的。

  我当时就日了狗了。

  你说你一个农民,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得了,竟然还会摆弄车。

  不但会摆弄,而且还摆弄得这么牛逼!你还让不让那些吃这碗饭的人活了?

  我开着你的那一台车,去了各个汽车的改装点。

  可是就没有一个人,敢夸口说能够改装出来你的那种车。就连调试到你那车的那种效果,都没有人敢接手。

  气的我当时就给他们一顿骂!

  我说你们这一帮子人,一个个牛逼哄哄的,竟然连农民都比不上。

  知道老子手里面开的这一台车不?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给弄出来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