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四十九章 钱我给你了!权我也给你了!

第四百四十九章 钱我给你了!权我也给你了!

  穆秋彤是感触最深的人,自己的这个女婿,生就了一副菩萨心肠。

  虽然也有金刚怒目的时候,可是本性当中却是相当善良的。

  完全就跟自己以前在生意场上见到的那些人,全都不一样。

  那些人基本上都比较自私自利,当时就连自己包括在内,也是那种心境。

  可是眼前自己的女婿,却完全不一样!

  他的出发点,是惠及这些普通大众,是为了这些普罗大众的生命着想,他造车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普罗大众的生命安全为第一位,赚钱却是排在了第二位。

  想到这里的穆秋彤,不禁感到一阵惭愧。

  杨萌看到张高兴听了自己的吩咐以后,从茶几底下的抽屉对面拿出了纸和笔,也没有犹豫。

  直接就报出来了一串数字,连带着字母符号的账号,密码也一并的报了出来。

  可以说接下来的事,就全凭张高兴去做主了。

  穆秋彤可是亲眼看到涉及这么大的钱财数目,自己的这个女婿,根本就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虽然有点担心,可是毕竟这是自己女婿在那里安排的事情,轮不到自己这个做岳母娘的去开口说话,自己也不能说话。

  李靖芸对自己小男人的身家,根本就不去操心,是多是少李靖芸都不会去在乎。

  因为自己的小男人就曾经跟自己说过,这些身外之物对自己两口子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太多的用处。

  自己男人没在家的时候,那些东西还有一定的用处。

  现在自己男人回了家,那些东西对于自己家里面来说,那就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多的用处了。

  杨萌看到张高兴,把自己报的这些数字全部记了下来。而且重复了一遍,让自己确认了一下。

  想起自己回来的时候,跟肖剑说过的那一句话!

  自己将来造出来的车子,车头上面会是一条龙。

  这些东西,杨萌可是不愿意假手他人。因为就算是人家能够设计得非常好,也不一定能够达到自己的意愿。

  如果只是通过语言的描述,别人很难领会自己的意图。所设计出来的东西,也有可能会不伦不类。

  如果自己没有那个绘画的天赋,那么这件事情只能依靠别人来做。

  既然自己有这一手绘画的本事,那么这件事情,杨萌就不打算去让别人来做了。

  “来,儿子哎!爸爸给你们画条龙好不好?”

  李靖芸倒是不惊奇,可丈母娘穆秋彤就有点诧异了。

  张高兴就更是不敢相信,刚才还会玩魔术,现在还能够绘画画出一条龙来?

  “爸爸,什么是龙啊?”

  这回开声的是老三瑶秋在那里问。

  “龙啊!那可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呢!而且还是咱们这个中华民族的图腾哦!

  它能够上天入地,腾云驾雾,遨游四海呐。”

  “爸爸,那龙长什么模样?”

  老四听爸爸说起这个龙,是咱们这个中华民族的图腾,虽然小小的脑瓜里面,并不理解这个图腾是什么东西?

  但是却并没有妨碍他们,对这种神奇的生物充满着无穷的好奇。

  “龙啊,他头上长两个叉,还长着两条大胡子。宝贝儿子!你们在电视里面看见过小鹿吗?”

  “看见过。”

  四个小屁孩儿,异口同声地回答着。

  听到这个回答,杨萌其实挺诧异。

  看样子自己的媳妇儿,并没有耽误这几个孩子,对这些动物的认识。

  “既然你们都看见过小鹿,那你们看见过小鹿的爸爸妈妈没有?”

  “看见过!那个鹿爸爸的脑袋上面,顶着那么大两个树杈子。”

  杨萌见到自己的淳淳善诱,终于达到了自己的预期,其实也感觉到挺稀奇的。

  自己的这几个孩子,记忆力看来是非常的好。

  在他们妈妈的教导下,认识了这些动物以后,他们就能够记住这些动物的模样。

  当其他人问起来的时候,都能知道别人所说的是什么东西!

  “那个龙的脑袋上面呢?

  他也顶着像鹿爸爸脑袋上面的那两个树岔子哦!

  可是那个并不是真正的树杈子哦!鹿爸爸脑袋上面的那两个树叉子一样的东西,那是鹿爸爸的角呐。

  龙的脑袋上面,也长了两个那样的角哦!

  璋秋,瑶秋,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现在爸爸把你们给放下来,然后爸爸给你们每人都画一条龙好不好?”

  “好!”

  还是异口同声!

  就连自己媳妇腿上的老大跟老二,都兴奋地回应着自己的要求。

  不得不说小孩子还真是好哄,只要是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可以说对大人提出的要求,真的是毫无丁点抵抗力。

  杨萌并没有耽误,把刚才张高兴写下了东西的那一张纸条,撕下来递给了他。

  然后拿起搁在茶几上面的笔,刷刷刷的画了起来。

  笔并不是什么好笔,就是一支普通的圆珠笔。

  因为是设计车头的图标,所以这条龙的形状并没有太大。

  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是竖着的。

  张高兴是从来没有见过杨萌的绘画作品,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合作伙伴,或者是金主的绘画水平到底怎么样?

  可是随着杨萌的手在不停的移动,初现轮廓的一条盘龙跃然纸上。

  虽然还没有去填充,但是就凭这个骨架的素描,就让人感到一股威猛霸气的气势,竟然从那张纸上扑面而来。

  不得不说这些小孩子的感触,就是比大人灵敏得多。

  就在杨萌笔下的这一幅盘龙画像刚刚形成之际,几个小家伙竟然异口同声的呀了一声。

  可是张高兴,却并没有从这几个小家伙的眼里面看到害怕,看到的全是兴奋。

  特别是老二瑷秋。

  可能是对这一幅画上面的龙特别感兴趣,竟然从李靖芸的身边跑到了他爸爸的前面,聚精会神的看着自己的爸爸那一只绘画的手。

  看着他爸爸那一只手把纸上的这一条盘龙,一点一滴地描绘了出来!

  其实这段时间里面,最让张高兴感觉到惊讶的就是杨萌手下这个笔锋,根本就没有一丝多余。

  这条龙从下笔一直到现在,每一根线条所勾勒出来的画面,都是那么恰到好处。

  给张高兴的感觉就是,杨萌现在已经不是一个绘画的人,而是一台机器。

  因为他笔下的所有线条长短,都精确到了极致。

  这还只是一副素描。

  如果被填充上了颜色,那么杨萌所绘画出来的这一条盘龙,那可就会气势磅礴了。

  手里面就只有一只圆珠笔,杨萌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也不是说没有其他的办法!

  而是有办法,却不能在平常人的眼前施展而已。

  如果只是家里面的一家子人在,杨萌可能就只要动动念头,这个纸上肯定就会跃然出现一幅栩栩如生的蟠龙画像。

  而不会像现在一样,非得亲自一笔一划的去勾勒出来这幅盘龙。

  看到虽然没有填充颜色,却已经完工的这一幅画像,老四璋秋没有忍住好奇,在低头继续作画的杨萌耳边问道:“爸爸!这就是龙吗?”

  “对呀!这就是龙哦!这是一条盘起来的龙呢!爸爸画得好不好看?”

  “好看是好看!可是为什么爸爸你画的这一条龙全是蓝色的?”

  小大人一样的璋秋,倒是肯定了自己爸爸画的这一条龙非常好看。

  可是这个转折却有点大。

  询问爸爸为什么画的这一条龙,身上会全是蓝色?

  “那是因为爸爸手里面的这只圆珠笔,它只能出现一种颜色,就是这种蓝色啊。”

  看着自己眼前的这幅作品,杨萌其实也并不太满意,因为没有达到自己心目中的要求。

  可是手里面就只有这一支圆珠笔,想了想,扭头冲着自己的媳妇儿李靖芸说道:“媳妇儿!你去你那个梳妆台底下,把那些彩笔全给我拿出来。”

  李靖芸对于自己小男人的吩咐,从来就不打折扣。

  听到自己的小男人,这么吩咐自己进去拿那些彩笔,那么自己的那个梳妆台底下,肯定就会有那些彩笔。

  根本就没有犹豫,李靖芸就起身走进了卧室。

  客厅跟卧室本来就是连着的,只是隔了一道门。进去拿一些彩笔,并不需要花费多少时间。

  所以李靖芸从进去到再出来,时间还不到两分钟,手里面就拿着一包彩笔走了出来。

  穆秋彤虽然感觉到惊讶,却没有说话。

  因为女儿的那个梳妆台,自己成天都打交道。

  里面有一些什么东西,自己可是一清二楚,并且自己也远远没到那个老眼昏花,记忆力减退的程度。

  以前那个梳妆台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但是自己的这个女婿一吩咐,自己的女儿就能进去把这些东西拿出来。

  看来自己这个女婿变魔术的本领还挺大呢!

  这肯定是为了避着外人,要不然他可能翻手就能把那些东西给变出来的。

  杨萌接过李靖芸递过来的这一包彩笔,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了一支金色颜料的。

  拧开笔盖以后,就在这一条画好了的盘龙身上一阵子涂抹。蓝色的线条勾勒出了的这些鳞片的轮廓。

  现在被涂上金色以后,那个气势立马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隐隐约约当中,张高兴感觉到好像能够听到那条金龙带满霸气的怒吼。

  随着杨萌的手,拧开一支支充满各种颜色的画笔。

  然后在这一张已经画好了底画的盘龙身上,一点点的添加着各种颜色。

  “爸爸!这条龙给我好不好?”

  老二瑷秋仰望着自己的爸爸,小眼睛里满是希翼。

  “好!这张给你!不过等会爸爸再画的,你可要让给哥哥哥弟弟们哦!”

  “嗯!”小家伙懂事的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这点值得表扬,大人跟他们说话能够说得清。要是碰到那种夹缠不清的小屁孩儿,杨萌可能会一阵头大。

  杨萌画了各种各样的底色的底盘龙,或蓝色的鳞片,金色的线条勾勒;或红色的鳞片,金色的线条勾勒;或绿色的鳞片,金色的线条勾勒。

  杨萌可是画了一条又一条,各种款式的盘龙。盘起来的模样也是各种各样。

  这一下子,就把四个小屁孩看花了眼睛,不知道选哪一张好了。

  这些画,四个小屁孩都想要,可是自己的爸爸刚才可是说过了,一人只能要一张。

  东西多了!

  还是让这些小孩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看了这张,摸摸那张,都有点舍不得放手。

  李靖芸在旁边看着挺好笑,这帮孩子到底还是年纪小,也想不到那么长远。

  他们就没去想想,既然自己的爸爸现在能够把这些龙给画出来,那么将来自己想要什么样的龙,再让自己的爸爸去画就是了。

  “你是厂长!你去挑!这些车标全部归你去挑选确定。

  将来的颜色,也是按照现在的这个颜色去制作。

  是具体用在哪一种车上面,那就得你自己去斟酌了。

  二十多张车标,基本上应该是够你用了。

  不过我觉得那些金色多的,用在家用车上面会显得高档不少!

  那些红色的,用在货车上面应该比较合适,因为喜庆!

  蓝色的!紫色的!绿色的!银色的这些,我也想不到什么车型适合它们!

  我的建议只是给你提供一个参考,并没有强制的让你去这么办!

  我既然把这件事情交给你了,我就不会去插手这些事情!

  所以!你就以你自己的感官去决定怎么弄!

  钱我给你了!权我也给你了!

  发动机的事情,你不用去管,你就管好车型的设计,以及各种安全的保障。

  原材料的选择,这些事情你得去管,如果采购不到那些合适的材料,你再给我打电话我来解决。

  我这儿唯一的要求,就是咱我们汽车厂出厂的这些汽车,在安全性能方面。必须每一辆都要能够达到,你今天即将开走的那台车一样。

  如果咱们国家每个买车的人,都买咱们生产的这些汽车,我要做到零伤亡事故。

  所以,车辆的安全性是排在第一位的。至于赚不赚钱,那就是其次的了!

  我相信其它的人,如果看到咱们自己国家的汽车这么安全,肯定是不会再去选择那些外国佬生产的车买的。”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