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五十三章 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弄?

第四百五十三章 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弄?

  杨萌摇了摇头,继续忙活着手里面的事情。

  两个素菜,并没有花杨萌多少时间。

  耳朵里面传来小丫头叽叽喳喳的声音,杨萌手里面的这两道菜基本上就出锅了。

  把两道素菜端上桌子,用灶台上面的干净抹布擦了擦手。

  半个多小时时间,杨萌并没有整多少菜,也就十多个而已。

  基本上都是一些炒菜,没有去弄那些需要时间的菜。

  菜是炒完了。

  可是杨萌看到这满桌子菜,想了想,好像缺点什么?

  对了!今天是自己回家的头一天,而且家里面也有客人,去弄一坛子酒来吧!

  家里面的这些酒,也不知道自己的媳妇儿,给自己的老丈人喝过没有?

  特别是那些上了年头的酒,也只有自己能够分辨得出来。

  想到这里的杨萌,立马转身朝储物间走去,打开储物间里面地下室的控制开关,杨萌从这里进入了正常的地下室。

  也可以说这个正常的地下室就是一个酒窖。

  杨萌让猫头鹰拉过来的酒,全部就储存在这个地下室里面。

  卧室里面那个进入的地下室,那是一个地下空间,也可以说是一个地下世界。

  那个地方只有自己跟自己的媳妇儿能够进去。相信以自己媳妇儿的敏感性,不会让其他的人进入到里面的。

  就连小丫头和自己的儿子,也有可能没有进去过里面。

  因为清楚这些酒的摆放顺序,杨萌从其中抱了一个二十斤装的酒坛子。

  这是一坛百年以上的老窖!

  整个地下室里面的酒,百年以上的酒只有六十多坛,也就一千多斤而已,而且全是这种二十斤装的酒坛子装着的。

  杨萌从地下室里面出来以后,走到厨房门口一看,看到大家都已经聚集在厨房里面的餐桌前面。

  不过都没有开动,好像是在等着自己。

  也对!

  刚才自己忙活玩这一桌子菜,现在却不见了人影,除了自己的媳妇儿,别人可能想不到自己是去了哪个地方。

  张高兴看了杨萌手里面抱着一个酒坛子出现在了门外,不禁感觉到一阵讶异。

  想要喝到杨萌家里面的酒,还真是挺困的。

  这个家伙从茅台镇那边划来过来的酒,现在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了?

  后来等到自己这帮人醒过味来来,想从茅台镇那边去弄酒的时候。

  茅台镇市面上二十年以上的酒,基本上都见不着太多的影子了。

  听消息灵通的人说,全被这个家伙给划拉了过来。

  他奶奶个腿的,有钱就是任性。

  就连买个酒,都是这么丧心病狂。

  把那些好一点的,上了年头的酒全给买走了。

  “我说老板!你这是希望你的下属犯罪,还是怎么的?

  我要是喝了酒,等会开车不就属于酒驾了吗?”

  “害怕犯罪?你可以不喝呀!本来这些酒我也没打算让你喝的呀!

  我今天是回家的头一天,我还没陪我家老丈人喝过一顿酒呢!

  你呢?是想喝你就喝一点,别说老板怂恿你犯罪。

  这个事情全取决于你自己,你要是不想喝,没有人强摁着你灌好吧。”

  这种老酒坛子上面封着的那些泥,全是糯米加黄泥糊在一块,然后封闭起来的。

  所以这种酒的酒坛子密封性,那是不由分说,效果非常好。

  要想打开这种酒坛子,首先得用点米醋在酒坛子口涂抹一圈,让这些黄泥加糯米的糊糊软化以后,你才能够打得开。

  可是在杨萌的手里面不存在这个情况,手指头抓着上面的那些泥团左右一拧。

  包裹着这个酒坛子口的那些泥团,立马就脱落了下来。

  家里面没有酒杯,再加上杨萌喝酒从来就不用酒杯,所以装酒的全是饭碗。

  说实在话,李济民到女婿家里面待了三年多时间,这还是头一顿喝到酒。

  倒也不是没有那个经济能力去买这些酒喝,也不是女儿舍不得家里的酒让自己喝。

  而是没有那个心情喝酒,也没有那个酒伴。

  所以,虽然知道女婿家里面的酒肯定不少,可就从来都没有起心去喝过。

  “你这酒是多少年的?”

  张高兴看到杨萌手里面的这个酒坛子,跟其它自己以前见过的那些酒坛子,款式根本就不一样,好奇之下问了一句。

  “一百五十年的酒啊!怎么了?想喝你就喝一点,你管它多少年的酒干嘛?”

  杨萌不知道张高兴为什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在自己这个老板家喝酒,你管这个酒是多少年的酒,有你喝的就行了呗!

  “老板啊!你有点丧心病狂你知道吗?你把整个茅台镇三十年往上走的窖藏酒,全都给划拉跑了。

  我们这些人过去弄酒的时候,全都是一些三十年以下的酒。

  现在整个茅台镇的酒啊,三十年左右窖藏年龄的酒,都卖到了七八百块钱一斤了。

  你知不知道,你怀里面抱着的这一坛子酒,全是一堆钞票啊!

  八十年往上走的窖藏酒,人家现在都出一两万块钱一斤了。

  何况你这一坛,还是一百五十窖藏年龄的,你知道这得值多少钱不?”

  “我需要知道那些事情吗?

  我差那几块钱啊?

  其实你家老板我呢!老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你家老板我,把市面上这些上了年龄的窖藏酒全给划拉跑了。

  剩下的那些酒要是不涨价,那才奇怪呢。

  我这里也没有多少啊!

  也就七八百吨的样子。

  不过全是一些好货,而且家里面的酒,根本就没有低于了五十年窖藏年龄的。

  五十年以下窖藏年龄的酒,你家老板我现在都不稀罕要。

  至于你所说的三十年窖藏年龄往上走的酒,全都被我给划拉过来了!

  这口锅我可不背!

  这中间20年左右窖藏年龄段的那些酒,我可是没要。

  而且我的这些酒,也没打算往外卖,全是自己准备用来喝的!”

  杨萌说的话让张高兴哑口无言。

  自己这个将来的老板还真有这个能耐,也有这个底气说这个话。

  扔给自己的这个银行账号里面,光现金余额就有17000多个亿。

  他还有什么酒喝不起的?

  也确实不会拿这些划拉回来了的酒出去卖钱!

  更别说现在还只是一两万块钱一斤,就是一二百万块钱一斤,自己将来的这个老板,也有那个能耐和实力去买回来喝。

  因为张高兴觉得,钱这东西,现在对于自己这个将来的老板,还真就比那个上厕所用的草纸,高档不到哪里去的玩意?

  张高兴想到这里以后,是越想越郁闷,连忙甩了甩头。想把脑海里面的这些奇思怪想甩出去一些。

  奶奶个腿的!

  老子不想了!

  老子拼着今天不回去,也得喝喝这150年以上窖藏年龄的酒,尝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由于是用酒坛子装的酒,也不像玻璃瓶那样能够看得到这个酒,到底挂不挂壁啊?牵不牵丝啊?

  不过杨萌把这个酒坛子一拧开的以后,那股粮食酒的香味,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散发得厨房里面满屋子都是。

  张高兴从来就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酒味,那种酒香中飘荡着一股大自然的风味。

  不像其他的酒一样,总能从那些酒味当中,闻到一股化学品的味道。

  “老板!满上!赶快满上!”

  杨萌倒有没说多话,张高兴说满上,杨萌还真就给他面前的那个酒碗里面,倒了满满的一碗酒。

  茶堪酒满!

  所以杨萌倒酒的时候,就把这碗酒倒得满满的了。

  给岳父岳母娘面前的酒碗里面也倒满了酒,自己媳妇儿的面前也没有落下,最后才给自己酒碗里面倒酒。

  杨萌并没有坐下,而是直接直站着着身子端起酒碗,冲着桌子边坐着这几个大人示意了一下,没有碰杯!

  村里面有一个习俗,端酒示意一下,那就是表示各行其事,愿意喝多少就喝多少。

  但是如果跟人家的酒碗碰到了一块,那就必须得把自己碗里的酒干掉。

  “你这人敬客怎么只敬一半?不知道给人家敬酒得碰杯的吗?”

  张高兴并不知道杨萌他们这个村里面的这个习俗,还为自己逮到了一个机会打趣自己的老板,这哪里会让这样的机会溜掉!

  “那你知不知道,端起酒碗跟你碰了杯以后,接下来会怎么做啊?你能不能够受得了哦?

  这个可不是老板敬酒敬一半啊!

  在我们村里面,可是有个习俗。

  你要是跟我碰了酒碗,如果我这边的酒干掉了,你那边没有干掉的话。

  那你接下来就得喝连喝三碗呐!

  虽然不会限制你时间,但是这三碗酒你必须得喝完呐!

  如果你不喝完,或者是当做没看见?

  那么你的这种情况,就属于打人脸了。

  知道你性格的人,可能不会去计较,但是不知道的,那你们当中的交情就这么完事了?

  下回人家都不带搭理你了的。

  要不怎么说你是没脑子呢?

  尤其是你还不服气!

  入乡随俗你不知道?

  到了哪一个地方,跟人家喝酒之前,先打听打听那个地方的风俗习惯,这样将来也不至于使自己吃闷亏。

  像今天的这种事情一样,只要你有一轮,没有把你酒碗里面的酒干掉,接下来就有得你罪受了。

  喝吧?你自己身体受不了!

  你不喝吧?还得罪人!

  遇到这种情况你怎么弄?”

  张高兴还真就没有遇到过这种霸道的习俗。

  所以被杨萌打趣得跟个龟孙子似的,自己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姑爷!”

  李济民看到眼前的这个女婿,在脑海里面斟酌了又斟酌,最后选了一个姑爷这个称呼喊出了口。

  “爸!咱可是一家人,你就跟妈和您姑娘一样,叫我小名就行。

  姑爷这个称呼,在您那里可能是显得比较恰当,但是听在您女婿我的耳朵里面,却感觉到有点别扭,好像比较生分。

  以前的事呢!过去了的就过去了,从今往后啊!

  你们老两口就安安心心的待在女婿这里,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

  哥呢!

  反正也在市里面,离这里也挺近,想去哥那里去看看,就过去看看。

  要是懒得动弹,那就打个电话过去,让他过来给您看看。

  家里面有车,不管是你们过去,还是让他们过来都比较方便。

  但我是希望你们老两口,都住在咱家。因为这个地方,对您老两口的身体有个健康的保证。

  以前女婿对你们有所冷漠的地方,也请您不要去计较。至于什么原因,您自己也想得到。

  现在咱爷俩喝酒!”

  说实在的,李济民听到杨萌的这一些话以后,就感觉到三伏天喝了一口冰镇的酸梅汤。

  从心里面到身体外,都感到了一阵舒爽。

  自己的女婿,终于把自己这一家子人当做他的亲人了!

  想起头一次自己见到他的时候,被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压得自己话都说不出来,想想都感觉到有点羞愧。

  至于其中的原因,不说也罢,那就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行!喝酒!”

  其它的人看到杨萌端起酒碗,也跟着端起自己面前的酒碗冲杨萌示了一下意。

  各喝各的。

  并没有像张高兴所说的一样,跟人家酒碗碰到一块。

  主家已经把这个规矩说了出来,那其他的人要是再去犯,那就纯粹的是想要跟你这个人拼酒了。

  碰到这种情况,那就代表着这个人心里面不痛快,要不这种事情很难发生的。

  你这么干!

  完全就是对这个主家心里面有意见,完了借着这个喝酒的这个机会,把你自己心里面的那种不痛快给发泄出来。

  一餐饭,吃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酒倒是没喝多少。

  这一坛子酒二十斤,喝完也就拉倒了,杨萌也没有再去地下室里面抱酒出来!

  张高兴到底到还是没有回去得了,喝多了!

  虽然酒是好酒,也是纯粮酿造,可是这个含有酒精性的东西喝得过了量,还是有点上头。

  值得表扬的地方就是张高兴,还是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

  在感觉到自己的头有点晕以后,立马就放下了酒碗。

  没有跟其他那些喝醉了的人一样,越是喝醉了,越是找人喝酒。

  头晕却不发胀,并没有那种胀得脑袋生疼的感觉。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