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五十五章 怎么这么问?

第四百五十五章 怎么这么问?

  “这是银行账号?”

  张高官看是看明白了,但是还想找自己的儿子确认一下。

  因为张高官也不确定,这两行数字和英文字母的排列组合,就一定是银行的账号。

  “嗯!瑞士银行账号!”

  “不对!你刚才说是谁给你的这个东西来着?”

  “杨萌啊!其他的人,有谁值得我那么顾头不顾腚的?”

  “他回来啦?”

  “对!今天就是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开车去接他,我才那么顾头不顾腚的跑了出去。

  老婆!这事我没跟你说清楚,有点对不住啊!

  当时我接到他的电话以后,这脑子里面当时就一片空白。

  根本就没想到其它的事情,拿起车钥匙我就跑了出去。

  让你在家担心了。”

  张高兴看到自己老婆那一脸担心的模样,心里挺歉疚。

  难怪杨萌有点鄙视自己,自己的心境到底还是欠缺锻炼呐!

  不过今天在杨萌家里面,看到杨萌和李靖芸的相处方法。张高兴也从其中学到了不少夫妻的相处方式。

  这不,连忙就学着杨萌的方式,冲自己的妻子先认个错,随后陪了个礼,道了个歉。

  “只要你人没事就好,回来了也就好了!

  只你跑得那么匆忙,又没跟我说清楚是什么事情?

  所以我这心里面,直到你回家之后看见你的人,前面的时间里一直就这么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你这么开车出去会不会出事故?

  所以才给爸打了一个电话,问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可是爸说,你根本就没给他打电话。

  这一下我心里面就没底了,就把你这没头没脑,跑了出去的事情跟爸说了一下,爸妈才过来到家里面等你的。”

  周茗倒是没有想到张高兴会和自己赔礼道歉,因为这种事情从两个人谈恋爱起算起,自己就从来没有得到过这种待遇。

  张高官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今天是抽了什么风,致使这个性格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不过看到自己的儿子,能够这么大方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心里面还是感觉到老怀大慰。

  只要自己的儿子继续保持这样的势头,至少就能够保证他们小两口,在今后的日子里一直和睦相处下去。

  家和才能万事兴呐!

  “他给你这个东西干什么用的?他的那笔钱,他不是说过要你给他成立一个基金的吗?

  以前他本人没在,成立基金你弄不了,现在他的本人回来了。又给你这一个银行账号,是做什么用的?”

  “造车用的!”

  “造车?造什么车?”

  “什么车都造!不过只造高档车。”

  “他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

  他在种植和种子培育这条路上,不是走得挺好的吗?

  怎么现在又想起来造车这码事儿来了?”

  “今天我开了那一台车去接他,上车以后看到我也买了一台四个圈。

  他就说咱们国家的钱,全部都被这些外国佬给挣跑了。

  而且这些车的安全性又不太可靠。说是为了减少咱们国家的汽车伤亡事故,他就想起来了造车这码事。

  说是以后,只要是买咱们生产出来的汽车,那个安全性就能够得到最大的保障。

  我那一次回京城,出的那一次车祸您也知道。

  要不是开了他们家的那一台车出去,你儿子我们这一个小家,现在还存没存在这个世上,都还两说呢。

  听了我的介绍以后,他说要是我们国家的车,如果全像他家的那台车一样。

  在道上出了车祸以后,大家顶天也就只是慌乱一下而已,却不会产生人员伤亡。

  因为大家的车都这么硬实,碰撞在一起以后,顶天就跟那个游乐场里面的碰碰车似的,撞完以后,大家调转车头又能开着直接跑。

  说是这样的好处有好几个:一个是不会浪费国家的资源,二个也能减轻交通部门的压力。

  三还能避免一个个家庭的倒塌,不会发生那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张高官听到自己儿子说起这事,觉得还挺有趣的。

  要是真像儿子所说的那样,这个国家还真就能少出不少的交通事故,各种社会资源,也会减少不必要的浪费!

  “那你知道他的那一台车的造价是多少?要是全部制造那种车,又有多少人能够买得起?”

  “他那车改装的时候,是找厂家直接定制的那一些零配件,所以花费就比较大,听说是花了一千七八百万吧!

  虽然他的那一台车还顶着四个圈的商标,但是里面所有的东西,都被他给替换了一个遍。

  要是成批量的找人家厂家定制生产,那个成本肯定就会降下来的,可能只需要以前的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的价格都有可能。

  我那提包里面还有各个厂家,各个零配件的各种价格。

  回来之前,我也大致的估算了一下。

  要是按照他给我提供的那个价格,组装一台四个圈这么大的车,顶天也就二十万块钱的成本。

  当然!发动机除外。

  因为发动机他说不用我操心,他会去解决。

  我现在还不知道,制造一辆四个圈这么大的车,最终成本到底是多少?,不过我估计,应该不会超过整车六十万的成本。

  这样一来,我们造的车走高档的路线,基本上就可以行得通了。

  我那台车扔在他那里,让他给我去摆弄了。只不过你家儿子,今天被他给宰了一顿狠的。

  给我摆弄那台车,要了我5000万。

  扔给我一块两亩多地的地皮,管我要了三个亿。”

  “地皮?什么地皮这么贵?”

  “就是他们村里面的一块房屋地基地皮!”

  “他让你在他们村子里面建一栋房子?”

  “嗯!说是留着我还有点用,让我多帮他的孙子们,多挣几年奶粉钱。”

  “呵呵呵!这个臭小子,竟然让老子的儿子给他去打工?”

  张高官听到自己的儿子这么一说,不禁感到一种啼笑皆非。

  虽然知道自己的儿子,说的可能有点夸大。

  而一想到那个臭小子,竟然以这么一个理由来搪塞自己的儿子,也不禁感到一张好笑。

  明明是提醒自己的儿子,也可能是给自己儿子的一点好处,却找了这么一个蹩脚的理由。

  到底还是奇人异士,人家的想法自己就是有点想不通。

  “打工的事情,是我自己自愿提出来的。

  因为他所要操做的那些事情,我根本就拿不出那一笔钱来投资,所以我就提出来了给他打工。

  因为我觉得打工也好啊!

  我这平白的不用掏一分钱,只是出一点力而已,一下子就能得到十个百分点。

  您知道在那个银行账号里面,有多少钱吗?”

  “多少钱?”

  “现金存款就有17000多个亿,还有各种古董字画,黄金,珠宝,首饰等等一些值钱的玩意。

  总价值应该是超过了6万多个亿,当然,这只是折算成人民币以后的价值。”

  “嘶!”“嘶!”“嘶!”

  没有理会家里面的这些人大惊小怪的吸气,张高兴把自己手里面喝没了水的杯子,搁回了茶几上。

  双手十指交叉,往前面撑了撑,伸了一个懒腰。

  然后往后一躺,身子靠在沙发上,脑袋也搁置在沙发背上。那双看着天花板的眼睛里面,到现在都还透露着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爸!你说这世上,真的有杀星转世这说道没有?”

  说实在的,张高官现在还没有从震惊的神情当中缓过劲来。

  将近六七万个亿的资产,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扔给了自己的儿子。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

  虽然知道杨萌有很神奇的本事,能够控制得住自己儿子不敢乱动这笔钱。

  但是你也得人家心里,有那个相信自己儿子的意向,才会把这么大一笔的资产交给自己儿子,让自己儿子去代他打理这笔资产。

  “怎么这么问?”

  回过神来的张高官,恰好听到儿子的询问。可是张高官却并没有给儿子一个确切的答复,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就是在车上的时候,听到他语气当中的那种轻描淡写,现在我想想都有点后脊背发麻。

  杀人的滋味,我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滋味?我也没有经历过!

  但是在脑海里面想象,如果让你家儿子我现在去杀一个人,哪怕他是万恶不赦,我也会下不去那个手。

  但是爸!你知道他在车上的时候跟我说,这几年他总共宰了多少人不?

  四百多万。

  当时一直到他们家,然后再回来,我都没寻思过这400多万的人口,到底是多大一个数量?

  脑海里面对400多万这个数字,仅仅也限定在了钱财方面,以为也只是一个数字。

  但是在回来的这一路上,我脑袋里面越想就越感觉到害怕。

  那不是鸡鸭鹅狗猪啊!

  那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却被他杀鸡宰羊似的,在三年多的时间里面,全给宰得干净利索了。

  唯一给人感觉到异样的地方,就是他这次回来的以后,脸上的笑容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我总感觉到,如果他把那个脸上的笑容给放下来,板起脸来的时候,估计能把人给吓死。

  今天这里全家人都在,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

  我感觉到我自己在他眼里面,就跟一只蚂蚁似的。顶天也就算是一只强壮一点的蚂蚁。”

  “噗!”

  正好喝了一口茶的张高官,听到自己儿子的这个自我比喻以后。

  一口茶水,一滴不剩的全噗了出来。

  场面挺尴尬,因为坐在对面的是自己的老婆子和儿媳妇。

  让自己喷了一脸的水以后两婆媳,特别是自己儿媳妇,也没去管她自己脸上流淌的那些茶水。

  只是眨巴眨巴着那双大眼睛,有点无辜的盯着自己。

  张高官看到这个情况,顿时就感觉到这张老脸上一阵蚂蚁爬。

  虽然对于官场上的人来说,必须做到每逢大事,必须得有静气。

  可这件事情对于自己的官场生涯来说,算不上什么大事,只能算是一件家事。

  而且在自己儿子家里面,张高官也没有上班时间的那一套心理暗示。

  所以在各种因素的巧合之下,现在就出来了这么一件糗事。

  “你这个糟老头子,当了几十年的官了,怎么心里还是这么沉不住气?

  你看你把茗茗喷得,这一脸的口水加茶水,恶不恶心呐!

  茗茗!赶紧进去换衣服去,下回离这个老糟老头子远远的,要不以他的那个德性,说不定啥时候又得喷你一脸茶水,恶心都能恶心死人。”

  张高官的夫人,可没有惯着自己这个老头子,这不,马上就给了他一顿喷。

  再说在家里面,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张高兴看到自己的老子这么出糗,当时是有点想笑的。

  不过当张高兴对上自己媳妇儿那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的时候,立马就熄了这笑闹的心思。

  因为张高兴知道,现在只要自己敢笑,今天晚上自己,肯定连床沿都会摸不着。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自己的老头子就坐在了自己的身边。

  只要自己起了打趣的心思,然后把打趣的话说出口,那么自己脑袋上面肯定会满头包。

  这下一时之间,随着张高官的尴尬,客厅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周茗听了婆婆的话,起身进卧室换衣服去了!

  余下的几个人,张高兴当着没看见这件事情的发生。

  只不过那个微微上翘,而且一直在抽搐的嘴角,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

  自己活了三十七八岁,从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老头子,在亲人面前出过这么大一个糗。

  张高官虽然感觉到自己脸上热辣辣的,不过毕竟是官场上面的人。

  也算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既然自己已经出了糗,而且这件事情已经没法改变。

  那就只能尽量的去淡化这一件事情,在今后的日子里面少提起就是。

  打破这种尴尬局面的,还是张高兴!

  因为他觉得任由自家老头子这么一直尴尬下去,对自己并不是一件好事。弄得不好,还会遭受一顿池鱼之殃。

  “爸!咱省里面,有多少濒临破产的汽车厂?”

  “你们这是不打算新建,而是直接就进行收购啊?”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