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们怎么笑成这样?

第四百六十六章 你们怎么笑成这样?

  剪完彩以后,罗县长一行人并没有在杨家祠村停留。就算是杨萌耍赖,都没有留住罗县长这一行人。

  因为罗县长被杨萌这么一提醒以后,脑子里面的思维一下子就发散开了,并且在杨萌提供的这个方法上,又想到了许多的有利条件。

  如果真像杨萌所说的那样,那么全县的经济就能插上腾飞的翅膀。

  全县的经济,已经打好了这个基础,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疏通这些交通要道。

  别让全县的这些产出,因为交通的问题而产生积压。

  国道是有了319,但是到各个乡镇里面去的,这些县道都还得急需修缮,最好是立马硬化。

  方法人家是提供给自己了,倒是具体怎么做?还得县里面拿主意!

  看着远去的人群已经上车走远,杨萌也招呼着自己的这些小伙伴们往回走。

  杨萌身后的这十几个人,就是当初杨萌出去之前,给他们指定了各自发展养殖的这一些人。

  在他们自己的眼里面,他们觉得自己发展已经够好的了。

  村里面的其他人家,可没有他们这份荣幸。

  可是自从杨萌回来以后,对他们爱搭不理的模样,让他们这帮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惹到这个祖宗了。

  通过他媳妇儿侧面打听,才知道眼前这个祖宗,对自己这一帮子小伙伴存在着严重的鄙视心态。

  简而言之就是说,看不起自己这帮子人现在所取得的成绩。

  我的个祖宗诶。

  你以为谁都有你那么大的魄力啊!

  不拿其他的打比方!

  就拿这修路这一事来说,谁他娘的能够一口气拿出1000多万来而不心疼?

  不对!

  眼前的这个祖宗,他身上就有这么多钱。

  他的那个种子公司,就算用日进斗金这个词,都不足以形容他那个公司的吸金能力了。

  现在杨家祠村,就只有这个祖宗有这个能力加魄力!

  如果不是卖出去这两亩地皮得到了三个亿,有可能眼前的这个祖宗,他自己就会掏出这笔钱来把这条路修好。

  到时候自己这一帮子人,可就会被他给鄙视得不要不要的了。

  自己这一帮子人在外面,那都是人家眼里面的百万富翁。

  可是在眼前的这个祖宗眼里面,自己这一帮子小伙伴根本就不入流。

  从他回来以后,对待自己这一帮子小伙伴情况,就能够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祖宗,对自己这一帮子小伙伴还是比较失望的,好像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的期望。

  杨萌他们这一帮子人一走,其他的人也顿时全部散了,都是各归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回到杨家祠村,杨萌并没有回家,而是带到这身后的十几个小伙伴,直接就奔杨世元老人家里面去了。

  今天剪彩,这个老人没有去,说是懒得凑这个热闹。

  那个老人家,是全村人的主心骨。当然了,那只是说的老一辈。

  年轻的这一辈就以杨萌在这里为主心骨了,遇到什么犹豫不决的事情,都会找杨萌去商量一下。

  至于中间的这一代,杨春河和杨和青他们这一代的人,没有什么出人头地的角色,老的杨世元还在世,还能够主事。

  小的杨萌现在又起来了,所以村子里面,就属杨春河他们这一代最默默无闻。

  这两个人都有一个特性,那就是非常的霸道,而且都是说一不二的主!

  问题是人家还能够手拿把攥着其他人,让你们心服口服。

  就拿这次修路是的事情来说,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人家杨萌就先把这笔钱截流了下来。

  用来修完路以后,还剩多少就算多少,到时候村里面的人再去按人头均分。

  那是谁都拿他没办法的事!

  你要是不愿意,他就把人给轰走。让你们眼看着每一个人,能够分上100多万的老人头,就是到不了你自己兜里来。

  “世元祖嗲!在家没有?”

  “哎!在啊!啥事?”

  杨萌带着这帮子小伙伴来到了杨世元家门口以后,看到院子的门竟然是关着的,于是在外面喊了一声。

  “在家你把门关上干啥?”

  “老子不关门,你们家的那条破狗老来我家院子里,祸害我家花花!门又没栓,你们一推就能推开!”

  杨萌打死都没有想到,杨世元老人关上院子门,竟然是这么一回事?

  被这个消息弄得有点愣神的杨萌,脑子一下子没有转过弯来,不知道下面怎么接话了!

  再说了!杨世元家什么时候有条狗叫花花来着?后来养的?

  杨萌是没有醒过味来,但是杨萌身后的这些小伙伴就笑翻了!

  不明所以的杨萌,回过头来看了一下这些笑得东倒西歪,拍脚拍手的小伙伴。

  “这里面怎么回事?你们怎么笑成这样?我怎么有点蒙圈呢?”

  “你进去看看,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啊!”

  杨海兵一脸促诘的催促着,怂恿着杨萌直接进去。

  杨萌倒是没有犹豫,既然这些小伙伴怂恿自己进入到这个院子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自己不了解。

  反正也是要进去的,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花花?什么玩意叫花花?

  杨萌怀着这样的疑惑心态,回身推开了杨世元家的院子门。

  左右看了看,啥玩意也没有看到!

  “世元祖嗲!你家什么玩意叫花花?我家哪条狗过来祸害它的?”

  杨萌真就有点懵圈了!啥玩意儿都没看着,谁知道什么玩意叫花花?

  杨萌的这句话,问得一点毛病都没有。

  可是杨萌不问这一句话还好,一问这句话,后面跟着的这一些小伙伴,哄然一下就笑开了。

  这帮人肯定神经不正常。

  老子不就问了一下什么玩意儿叫花花吗?怎么都笑成这样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了?

  “你他娘的会不会说话?

  还什么玩意儿叫花花?

  那不什么玩意!

  那是老子的外孙!老子的外孙叫花花!

  你家那破狗老是过来舔他雀雀,每回都吓得我家外孙子嗷嗷叫!

  现在他娘的晚上做梦都经常嗷嗷哭!”

  杨萌听到杨世元这话,好悬没一头栽地上去。

  这老爷子这脑经有点没转过弯来。

  你家外孙既然叫花花,怎么就不是个玩意儿了?

  等你醒过神来的时候,到时候你自己就会哭笑不得的。

  难怪身后的这帮小伙伴,听到杨世元在那里说自己家的狗,过来祸害他家的花花以后,都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原来是这么个事情!

  这他奶奶个腿儿的!

  世元祖嗲家的这个外孙子,将来又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一个笑柄了。

  杨萌这一会儿倒是没有笑,可是身后的这帮小伙伴,有反应过来了的人却笑开了。

  “我家哪一条狗?过来祸害你家花花的。”

  “就是你家那条,成天一脸贱兮兮的笑的那一条狗啊!好像是叫什么大虎子吧?”

  “嗯,会笑的那条狗确实叫大虎子!它怎么就稀罕上,你们家这个小外孙子的那个小雀雀了!人呢?多大了!”

  杨世元等到这帮子小年轻全都进了院子,然后又回身把门关上了!

  看来这是大算严防死守了。

  “在屋里睡觉呢。

  奶奶个腿的!

  你们家那条贱狗,一脸笑嘻嘻的模样贼他娘的有欺骗性。

  我们家那个外孙子,也是看到你们家那条狗会笑,觉得挺好玩。

  这不就经常跟你们家那条狗玩嘛!

  可是玩着玩着,你们家那条破狗,它就舔他的小雀雀。

  这一两岁的小屁孩儿,这狗舔他的小雀雀,他不就吓得嗷嗷叫吗?

  他还以为你们家那一条狗,要吃掉他的那个小玩意儿呢。

  可问题是你们家那一条贱狗,它把我家外孙子给弄哭了以后,它就夹着尾巴跑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你们家那一条贱狗,把我们家花花怎么样了呢?

  后来我才看到是怎么回事?

  你说老子看到这事以后你说怎么办?

  揍你家那条贱狗一顿?

  老子还撵不上他。不揍他吧?他隔三差五的,只要老子不在家。他就过来跟我们家花花玩。

  玩着玩着,它又能把花花能给弄哭。

  老子实在是没招了!

  只好把这个门给关上,不让你进门,你总祸害不了我家花花。”

  杨世元所说的话,让杨萌身后的这帮小伙伴,更是笑得没心没肺。

  一辈子刚强的老人,竟然拿一条狗没办法。

  这事你还真不好说。

  人家的那一条狗又不是对你家外孙子,造成了什么身体上的损伤。

  只是逗他玩儿,舔舔他的小雀雀,你还能为了这事,真揍人家的那条狗啊。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