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八十六章 你们要干嘛?

第四百八十六章 你们要干嘛?

  杨萌把车直接开到了刘建在市里的这个家楼底下,关上车门以后直接走了上去。

  真是走上去的,有电梯都没有乘坐,趁着这个走上去的时间,杨萌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杨萌可是知道,如果自己的气势全开的话,自己弟弟弄得不好这辈子就完了,不是痴呆都会成为精神病人!

  就算自己拥有拓亚,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这可是有根有据的事情!自己曾经就这么吓死过人的!

  “叩叩叩!”

  “谁呀?”

  杨萌敲完门以后,屋里传来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有点像没有睡醒的感觉。

  不过杨萌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把门推开以后走了进去。

  一股刺鼻的味道迎面扑来,使得杨萌连忙吩咐拓亚,给自己阻隔掉这些呛人的气味。

  窗户都是紧闭的,难怪会有这么一股呛人的气味。霉味加臭袜子的味道混合到一块,这味道能好闻就奇怪了!

  自己给他们准备的雕花大床还在,可是上面的女主人却换了东家。

  “给你半个小时,起来收拾一身,把屋子给我拾掇干净!”

  杨萌的声音虽然平稳,可是却让本来昏昏欲睡的刘建,瞬间就一个激愣,刷的一下就从房间里的席梦思上跳了起来。

  这是哥哥回来了?

  我滴个娘咧!

  这下要死人了咧!

  拾掇屋子,是那么容易拾掇干净的吗?自己都有几个月没有收拾过屋子了!这是要累死自己么?

  可是那个祖宗说的话自己要是不听,绝对会被他给捶死去的。

  还行!知道不往家里带其它女人回来。就算是沾上了色,也只是在外面胡来!

  可是刘营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非得跟他离婚呢?而且还把孩子都给要走了!

  杨萌就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面,也不嫌脏,就这么坐着。

  脑海里面,却让拓亚扫描着刘营现在的这个男人,也就是她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

  画面里显示出来的情况,让杨萌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那个人从面相上来看,并不咋地!根本就赶不上自己的弟弟,可刘营现在却怀上了那个男人的孩子!

  起来了的刘建根本就不敢耽搁,迅速的行动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推开每一扇窗子。

  随着窗户的打开,屋子里的那股刺鼻味道,总算是消失了一些。

  把自己还没有来得及清洗的衣服团成一团,塞进了洗衣机里面。

  然后又把还没有来得及丢弃的各种垃圾收拾干净,装进一个袋子里面,放去了楼道里的垃圾桶里。

  忙碌的时间过得贼拉快,刘建都还没来得及洗澡呢!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已经过去了!

  “坐下来!说说怎么回事,别说谎,你知道瞒不过我!”

  杨萌还真就只给了刘建半个小时,多一秒钟都没有给他。到了时间,就让刘建坐了下来。

  忙碌得一身汗的刘建一坐下来,这人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虽然自己哥哥说话的语气有点平静,但是刘建却知道,自己要是一个说不好,一顿胖揍,肯定跑不了的!

  “你想知道啥?是刘营跟我离婚的事情?还是刘华吸毒的事情?”

  “都说说吧!刘营为什么跟你离婚?而且还把孩子要过去了!

  刘华为什么会染上毒品,谁唆使刘华吸毒的?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从先后发生的顺序说起!

  我在这里听着,有一丁点谎话,我让你这一辈就这么成为白痴!省得让你爸爸哭瞎眼睛!

  你可能不知道,一个老爷们能把自己的眼睛哭成白内障,到底伤心到了什么程度!

  你们这是嫌日子过得太好了是吧?

  离婚的离婚,吸毒的吸毒!

  一个好好的家,就被你们两个这么祸害得四分五裂了!

  你们要干嘛?”

  杨萌并没有起高腔,说话的语气一直就这么四平八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跟不相干的人在说话。

  “这事是从你出去的那年说起,你弟弟我的这副模样有点招事非。

  店子里面生意红火以后,就找了几个服务员。

  可能是知道我是老板的弟弟,算是一条金大腿,所以有点往我身边凑。

  那时候刘营还没有生产,夫妻生活也不允许。

  我没有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半推半就之下,就跟其中的一个发生了关系。

  麻烦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我不知道这个服务员,原来还把我和她之间龌龊事,拍下了照片。

  从这以后,就经常以各种名头从我这里要钱,不给就以把照片寄给刘营为借口。

  我没有办法,只好退让一步,我心里也寻思,就当自己养了个外室。

  只是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还是让刘营知道了!

  刘营并没有吵闹,只是跟我说,我们离婚,孩子归她!

  她不要我家一分一厘的钱财,等于说是净身出户。

  我于心有亏,没脸去见我家老丈人,就同意了刘营的这个请求。

  但是却跟她说好了!孩子不能改姓!那是老刘家的根!……………就这样,我也没去店里了!

  一直就这么过着,想发泄的时候,我就去酒吧喝酒。

  遇到那种事情以后,就去开房放纵一下自己。”

  刘建并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就连怎么把自己的身体弄垮的事情,都没有隐瞒。

  不是不想,而是刘建知道自己大哥的本事,这些事情根本就瞒不过他。

  同时也省得让他以后逼问,还不如干干脆脆的自己说出来为好。

  “刘华为什么会吸上毒?”

  杨萌最为不理解的,就是自己的妹妹,为什么就会吸上毒品?

  “这事是别人祸害的!有一次刘华去酒吧喝酒,就被人下了药,就这么失去了身子!

  祸害她的人有五个,而且还拍下了各种照片!算是仙人跳吧?

  刘华从此以后,就破罐子破摔了!”

  杨萌听到这里以后,浑身瞬间就冰冷了起来。

  “哪个酒吧出的事?”

  “红色火焰!”

  “嗯!你下半辈子别做男人了!做人妖吧!什么时候悔悟了!什么时候去我家!

  我不听你解释,只看结果!

  反正你们老刘家也留下了一条根!你那玩意既然管不住,那就不要用了!

  从今以后别走岔路!

  我这次从外面回来之前,亲手宰了四百多万人,不差你这一个!”

  杨萌说完这些话,转身就走,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平静,但是透露出来的杀气,却让刘建亡魂皆冒!

  想张嘴反驳,可是不敢出声!说到底刘建的心里,还是怕死的心态占了上风。

  毕竟这个小日子还是挺滋润的,吃喝不愁不说,平时还能花天酒地。可是从今以后,那些日子却不存在了!

  刚才他说是宰了多少人来的?

  四百多万?

  我勒个去的!你这是杀鸡呢?

  难怪刚才一板脸,那个屋子里的气温,一下子就降下来了好几度咯!

  红色火焰。

  挺大的一个酒吧!

  坐落于红旗大街南侧,五百九十六号。

  杨萌把车子停到酒吧门口,从车上走以后下来,直接就走进了酒吧里面。

  没人拦着杨萌,因为杨萌开的那台车,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四个圈的大越野,光卖价就是一百多万,这种客人属于不差钱的主。

  吧台!酒保!

  “老板!想喝点什么?”

  “哦!来点过瘾的!别来假货,你知道怎么回事!”

  “好咧!几号?”

  “五号最好!没有就来点四号吧!你们老板咧!怎么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人呢?”

  杨萌从来就没有想到,自己仅仅只是出去了三四年,这市里面竟然敢有人明目张胆倒卖这些东西了!

  “老板好像出差了!您要是想找他,那得得等上老一阵子了!”

  酒保应该是老板的亲近之人,对老板的去向竟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拓亚!阻断他的运动神经,我要问问刘华的事情!”

  “好的老板!已经阻断完毕,你开始问吧!”

  “小兄弟!你们这里提供给别人的这些东西里,都有哪些玩意?

  有没有那种,让人吃了以后失去知觉,还不减少性趣的玩意?”

  “呀!老板你要那玩意吗?有啊!我跟你说,什么都有!就是有点贵!得一方(万)一份!”

  一方(万)一份?还真不便宜呢!这是以为自己是个凯子啊!

  “哦!还真有?”

  “当然啊!来酒吧的,不就是希望找点刺激嘛!”

  酒保可能还没有发现自己的运动神经,已经被阻断掉了!

  听到杨萌问起这件事情以后,竟然满口就说有这东西。

  “嗯!你确定有就行!

  看来是找对地方了!那我问你,三年前,你们这里有个女孩被人下了药,五个人祸害她的,都是谁?说说吧!

  你要是不说实话,我就让你家里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哦!

  你现在是不是动不了了?

  想喊人是不是?喊吧!

  都叫出来让我看看,我还想知道我出去的这几年里,市里到底来了多少牛鬼蛇神呢?

  不过我,可不会谢谢你哦!”

  酒保这会大脑都有点当机了,这是来的哪路神仙哦?

  说自己动不了了,自己还真就动不了了!就剩下嘴巴能动!

  可是人家根本就不害怕,竟然还让自己喊人。

  这是人家受害人的家属找上门来,找事的来了啊!可是对方拥有这种让人动不了的手段,那么自己这边不管来多少人,都会是白搭呐!

  “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我来这里也就今年的事情!不信你可以出去打听打听,看看是不是这么回事!”

  酒保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一听杨萌问的是这件事情,酒保还真就不清楚。

  实话实说总不会错!

  因为酒保发现这个人,除了让自己动不了以外,并没有对自己的身体,做出什么其它的伤害。

  自己的身体也并没有其它的不适,身上的感觉是不会欺骗自己的!

  “老板!他没有说假话,他还真的只来了半年多点时间。”

  “嗯!知道了!”

  杨萌回应了拓亚以后,看着酒保的眼睛。发现这个人还真的比较坦然,眼光都没有躲闪一下。

  “拓亚!扫描一下狐狸他们那伙人的踪迹,看看他们是不是又回到了市里。

  要是回到了市里,提醒他一下,让他来红色火焰。

  常昊也给我找出来!

  他老子是领导,眼皮子地下这么乌烟瘴气,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老板!常昊进去了!他老子倒了!狐狸他们那伙人,现在也散得差不多了!狐狸没有回来!至今都在深市,在一个工厂里上班呢!”

  “嗯!都还算是知机!没有往枪口上撞!那就放过他们了!

  那就撤销对他们的监控吧!

  几年过去了!该改变的人,现在都已经改变了!总算是没有再去祸害这个社会了!

  常昊他们父子,进去那是迟早的事。心术不正,总想些溜须拍马的门路,终究不是正途啊!”

  杨萌和拓亚的交流,酒保是不知道的,只是酒保看到杨萌一直这么盯着他看,这心里毛毛的。

  “你这里有电话吧!给你家老板打个电话吧!就跟他说,有人来问三年前那个女孩是被谁祸害的,是五个人一起祸害的那个女孩。

  三十分钟之内,如果不把那几个人给我交代出来,那他全家就不用活了!”

  眼前这个说话的人,虽然是一副笑眯眯的面容,可是在酒保的眼里,却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恐怖。

  酒保的腿有点发软,但是却听话的拿起吧台的电话,拨出去了那个脑海里面熟悉的号码。

  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拓亚就捕捉到了这个电话号码所在的位置。

  “小石!什么事?”

  “老板!今天店里来了一个人,打听三年前,五个人一起祸害一个女孩子的事情。

  那个人说让你三十分钟之内,要你把那五个人交代出来,如果没有办到,你的全家就不用活了!

  我没有办法不打这个电话,因为我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我现在就好像鬼上身似的,根本就身不由己的在做这件事情!”

  “你他妈说什么胡话呢?什么三年前五个人祸害了一个女孩子!老子怎么不知道?”

  由于酒保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免提,所以电话机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杨萌可是听了个正着。

  “呵呵呵!你现在在市,三全大道三百六十七号高朋来酒店,三幺二号房间。

  你家里有父母两人,妻子一人,孩子两人,叔叔三人,妹妹两人,妹妹的孩子五人,叔叔的子女一共六人,你叔叔六个子女的的孩子共计八人!

  还要我说下去吗?你可以选择不说哦!不过我不保证,你能不能活到明天早上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