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你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第四百九十二章 你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杨萌的吩咐,李靖芸可是没打折扣,连忙转身就往厨房里面走。

  杨萌却抱着邝薇,走进了楼下靠东边的其中一间客房。

  这间客房是给刘华准备的,就是为了让她来自己家以后,有个地方睡。

  还有一间是给刘建准备的,不过却没有在这个方向,而是在客厅的另一头。

  楼下包括客厅一起,总共七个空间,跟客厅并排的东西两个房间都是主卧室。

  另外一边就是三间客房,一个书房。靠楼梯西边的是一间书房,再过去就是客房,是给刘建留的那一间。楼梯间下面开的后门,就是通向厨房的。

  楼上除了一个儿童游乐室以外,就是五个房间了,这是将来给孩子们准备的。

  自己家里面有五个孩子,将来都有他们自己的私人房间。

  房间的空间都挺大,因为每层的建筑面积,都是三百八十八个平方。除掉客厅跟游乐室以外,也就只有一个走廊是空闲的了!

  楼上的游乐室连接着楼梯,东西两边各有一个单独的房间,其它的三个房间就并排在游乐室的对面,整个楼上的房间四小一大。

  就是客厅上面的这个房间面积是最大的。由于后来杨萌让拓亚替换材料的时候,做出了一些改变。所以楼上的每个房间里面,都是有单独卫生间的。

  至于下水管道,全部走的各个墙壁里面,所以楼下的地方,根本就看不到下水管道的踪迹。

  杨萌用背部推开房门以后,走到床边,把自己抱着的妈妈放到了床上。

  孩子们和老丈人丈母娘,这个时候都没在家,不知道上哪遛弯去了!

  刚把自己的老娘放下,媳妇儿李靖芸就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老公!你先出去坐会,我给妈妈把身上擦擦。

  这个老太太,到底遭了多少罪哦?竟然瘦成了这个模样!

  反正衣服华华这个房间里面有,就先穿华华的好了!”

  杨萌听了自己媳妇儿的话,并没有犹豫的直接走了出去。儿大避母,说的就是这些洗洗簌簌的事情。

  杨萌并没有让拓亚,解除老太太身上的神经阻断模式。除了让老太太能够休息好以外,就是让她在深睡当中恢复一点精神。

  刘华自从大哥把妈妈放到床上以后,看着床上睡着的那具瘦弱身体,一直就是眼泪汪汪的。

  “华华!你过来帮忙啊!别傻站在哪里哭了,你先和我一起给妈妈把衣服脱掉,等会我还要去柜子里面拿衣服呢。”

  刘华这才好像回过了神来,连忙抹了一把脸,走到床边帮着嫂子一块,把自己妈妈身上的这些脏衣服脱了下来。

  可是当看到自己妈妈身上的情况以后,刘华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

  身上可能是被蚊虫叮咬过了,全是一个个红肿起来了的庖,特别是脚上,把一只有点破了的布鞋脱下来以后,血迹裹着脓水一块就拽了下来。

  李靖芸看到这个情,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带着看向小姑子的眼神,也变了好几次模样。

  嘴唇张了好几次,可最终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化脓的地方是脚的后跟和脚大拇指边上。

  看到刘华又要去脱另外一只脚上的鞋,李靖芸立马就把刘华的手给打开了。

  “你这丫头啊!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脱了一个脚上的鞋,看到这个模样以后,你就不想想妈妈会不会疼啊?

  你赶紧让开,我自己来,你去找衣服去。

  我跟你说,你这会可千万别哭啊!要是让你哥听到了,你那屁股保管会被你哥揍得开花!

  为了找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你看把这老太太,都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刘华可没有跟自己的大嫂顶嘴,这会大脑里面全是妈妈身上的各种情况。

  那一个个肿起来的红庖,脚上那裹挟着脓水的地方。全都像一颗颗钉子,钉进了刘华的心里面。

  转过身的刘华走到衣柜面前打开衣柜,从里面找出来自己以前夏天穿的衣服。

  都有两三年没来了,可这里面的衣服,好像一点返潮的迹象都没有。看来自己的大嫂,没少把自己的这些衣服翻出来晒。

  李靖芸把自己的小姑子给撵走以后,把老太太的身体转了一个方向,让老太太的脚伸出了床沿。

  然后把一条毛巾放在热水盆里边打湿沾满水以后,拿出来给老太太脚上了这只布鞋全部淋上水。

  等到热水基本上浸湿了鞋子的硬咖以后,才小心翼翼的把鞋帮子,从老太太的脚上剥离。

  把鞋子剥下来以后,李靖芸这才把自己婆婆身上的这些脏衣服给脱了下来,婆婆的身子骨真轻!

  难怪自己的小男人当时出去的时候,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为人子女的看到自己老娘,为了寻找那个渺无音讯的女儿,却把她自己折磨成了这副模样!只要是看到这个情况的儿子都会发火。

  李靖芸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小男人,是怎么看到他自己老娘的这副模样的。但是李靖芸却知道自己的小男人,是有这份本事的。

  远隔千里,都能知道京城里边老李家的所有事情。全世界那么多的恐怖分子,都能被自己的小男人给找到并且全部宰了。

  那么对于他自己的亲娘,小男人是不可能找不到的。

  找是找到了他自己的亲娘。

  可是找到自己的亲娘以后看见的这一幕,让自己的小男人当时可能心都碎了。

  要不当时,自己的小男人不会发那么大的火,而且也走得是那么的匆匆忙忙。这是自己的小男人,心疼他自己那个流落街头的亲娘了。

  把老太太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干净。然后拧干热毛巾,仔细的把老太太身上所有的地方,全部都擦拭了一遍。

  李靖芸没去记自己擦拭了几遍,反正热水盆里面的热水已经全黑了,把这些已经黑了的热水倒进了卫生间的下水道。

  李靖芸又走出房间,从厨房里面又打了一盆热水,再次端着走进了房间里面,又是一阵擦拭。

  如此这般的擦拭了三盆热水,李靖芸才感觉到老太太的身上干净了!这才转头去寻找自己这个小姑子的身影。

  刚才自己忙活的时候,李靖芸并没有去注意自己小姑子的动向。可是现在一寻找,却发现自己的小姑子拿着那些衣服,站在旁边定定地看着自己忙活。

  李靖芸抬手指了指这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心里面一阵气急。可是那是小姑子,自己这个当嫂子的不好太说重话。

  自己的这个小姑子,是自己看着蹿个的。现在的身高,也有一米六七左右,穿上厚底鞋以后,比自己也矮不了多少了!

  容貌和自己相比,只是各有千秋,并分不出太大的彼此。就是这个心思好像还没有长大,还是小孩的心性。

  完全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这副花容月貌,进入到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以后,会招来多少是非。

  等到她自己吃了亏上了当以后,这才有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自己那副本来干干净净的身子,弄到现在也成了残花败柳。

  “给妈妈把衣服穿上!现在不是你应该发呆的时候,嫂子去把这些水倒掉。

  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像你大哥一样的孝顺点。

  可能要等到你将来,自己当了妈妈以后,才能体会到妈妈现在的这份恩情吧?”

  说完这句话,摇了摇头的李靖芸端着这一盆脏水,直接就去了卫生间。把盆里面的脏水倒掉以后,又在洗漱台上面把毛巾清洗干净。

  再次走出来的李靖芸,帮着自己的小姑子给老太太又穿上衣服。

  其实李靖芸感觉到非常的奇怪,自己的小男人那时候,在自己两口子出去钻树林子的那会。

  自己的身上,可是被他给收拾得干干净净。可是对他自己的亲娘,为什么就没有那么做呢?

  儿大避母?

  还是特意留下他自己亲娘的这副模样,让自己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子看的?

  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就是留给自己小姑子看的!

  就是想让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看看她自己的亲娘为了寻找她这个不争气的丫头,现在都折磨成了什么样子?好让这个丫头,经一事长一智。

  自己这个小男人,教育人的手段还真是不一样呢!虽然有点狠心,可是效果却非常的不错。

  因为说千回,道万回,不如一件具体的事情来得有效。也正是这种能让人心如刀绞的事情,才会使得受教的那个人一辈子刻骨铭心。

  自己小姑子脸上的那一片泪迹,那就是最好的见证。脸上那副悔悟的神色,从下车开始一直就挂在了脸上。

  估计自己的小姑子,现在肠子都悔青了。因为如果不是她自己作妖,自己的妈妈就不会遭这种罪。

  “嫂子!你说我这辈子到底有多不孝?”

  李靖芸没有想到自己的小姑子,会突然问自己这么一句话。这话自己这个当嫂子的,还真不好怎么说。

  不过想到自己小男人的这一片苦心,李靖芸觉得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具体孝不孝顺!你自己应该有个评价,嫂子就不多说什么!

  不过你的所作所为,却是有失水准的。你自己长得什么模样,你自己难道不清楚?

  你长得并不比嫂子差,所以到哪里去,都要首先想想自己的这副容貌,会不会为自己带来麻烦!

  龙蛇混杂的地方,肯定是不能去的,因为你不知道,那种地方到底有少人会打你自己这副容貌,这具身子的主意。

  嫂子当时为什么非得呆在派出所里面?就是因为那里是国家的执政机关,一些宵小之辈,是不敢去那里进行胡闹的。

  等到找了你大哥当了嫂子的男人以后,为什么嫂子立马就搬了出来?

  就是因为嫂子知道,漂亮的东西人人都想拥有。可是有些时候,这世界上还是有那么一些具有劣根性的玩意。他们得不到的玩东西,他就会选择去毁掉。

  你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

  不仅不知道自己的这副花容月貌给自己带来的危险,而且还专门把自己往虎口里面送。

  你要是不去那些地方,你就不会出事。你要是不出事,你就不会跑到其它地方去。你要是不跑到其它地方去。妈妈就不会出去寻找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

  她要是不去寻找这块肉,她就不会遭此大罪。所以,到底孝不孝?你自己去考虑!

  嫂子就不做评论了!

  你并不是三岁小孩,你现在也是20多岁的人了。有些什么事情,你应该自己想得清楚后果。

  你大哥肯定也跟你说起过这些事情,但是具体你听没听,嫂子就不知道了。

  不过嫂子估计,你是没听多少!要不你哥,也不会让妈妈这副模样回来。

  以你大哥的手段,治疗一下妈妈的这种伤势,根本就不在话下。

  但是你哥却没有把妈妈身上的这些伤给治好,而是一直到家里面都是这么听之任之。

  就可以想象得到,你哥的心里面到底有多愤怒。”

  李靖芸这个嫂子的话,让刘华想起了大哥,在自己看到妈妈的时候说过的一句话,就是叫自己记住昨天所看到的一切。

  而自己当时心慌意乱,根本就没有想明白自己大哥为什么说那一句话。

  现在通过自己的嫂子,给自己说明白这些原因以后,刘华才猛然想起来。

  可能就是当时自己的大哥看到自己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才没有选择去给妈妈治好身上的这些伤势。

  就是想让自己看到妈妈全身上下的伤势以后,有个深刻的认识,因为自己的胡作非为,究竟给自己的家人带来了多少伤害。

  自己现在是知道自己的心境,这辈子肯定是不会忘记这一件事情的。

  至于刚才嫂子所说的,自己的不肖之处,到底出在了哪个地方?

  就是自己没有对自己的身材相貌有个清醒的认识。也没有想过自己拥有这副身材相貌以后,如果不避免一些宵小的窥墟,到底会给自己或者家人带来多少灾难?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