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一十三章 难怪敢口出狂言

第五百一十三章 难怪敢口出狂言

  杨萌说这番话,可并不是无的放矢!而是通过拓亚的扫描以后发现,今年的这粮食主产区域,或多或少的都会遭受历史以来最大的干旱。

  而且这种干旱,可不是以人力能够缓解掉的。

  其他国家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自己这份神鬼莫测的本事,竟然能够提前这么久,就能预测到这些问题的到来。

  遇到这种大面积的干旱情况,他们除了听天由命以外,

  特别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主产区域——减拿小。种植的那些大豆,玉米啥的,简直就是会颗粒无收。

  一个国家遭受这么大的干旱事件,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就可想而知了!

  就算是自己不去购买这些玩意,世界上的那些财阀,看到这种情况以后,要是不兴风作浪,那才是奇怪了。

  这么多层的作用之下,影响一个国家的生活物资价格走向,并不是什么难以办到的事情。

  而且都不用自己出力,只要跟在这些个财阀的身后,捡捡死鱼就行。

  因为冲锋陷阵的事情,有的是人会去替自己干的,而且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黑吃黑的情况出现。

  想到就做,这是杨萌一贯的作风。

  想到这里的杨萌,拿起茶叶柜子上面搁着的电话机,在按键上一通快速的点击。

  电接通以后,在杨春河和在场的其他所有人面前,就听见从杨萌的嘴里面,叽里咕噜的冒出来了一些他们听不懂的鸟语。

  “Hallo!  Devlin?  Haben  sie  sich  hingelegt?  Wenn  du  keinen  hast,  erledige  es  für  mich!(哈喽!德芙妮!睡觉了没有?没有的话,给我办件事情!)”

  “Was  sagt  der  chef?  Ich  liege  doch  schon  im  bett!  Aber  wenn  der  chef  was  sagt,  tu  ich's  für  sie!(什么事情老板你说!我现在已经躺在床上了!不过老板有事吩咐,我一定给您办好!)”

  “Mal  sehen,  wie  viel  geld  in  der  buchhaltung  ist!  Und  zu  meinen  bedingungen,  wie  viel  geld  kann  man  bei  ihrer  bank  aufnehmen?(给我查查账上还有多少资金!再问问以我的条件,能从你们银行里面贷出来多少款项?)”

  “Jawohl,  boss!,!  Ich  werde  ihnen  sofort  ihren  kontostand  mitteilen.(好的老板!您稍等!我现在就给您查阅您的账户余额。)”

  看着这些一脸懵圈的人望着自己,杨萌有点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意思?

  “怎么了?都这么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我干啥?”

  “你刚才说的是什么鸟语?只听见你嘴里叽里咕噜一顿说,可是你说的什么玩意,我们一句也没听懂啊!”

  杨连秋是有点懵逼的,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小伙伴比较妖孽。

  但是连自己听不懂的鸟语他都会,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

  “没文化真可怕!你听不懂的就是鸟语啊?那是外国话知道吗?”

  杨萌的一句“没文化真可怕”,让杨连秋恨不得撕烂眼前的这张嘴。打击人,也没有你这么个打击法的。

  你的文化水平比老子高?

  老子都还读了高中,你一个初中都没毕业的玩意,在我面前显摆自己的文化水平,这算哪门子事儿啊?

  不过…好像…自己还真他娘的还不了嘴耶!

  尼玛他会说这些自己听不懂的鸟语,可是自己就不会。就凭这一点,不管自己说啥,这个缺德玩意就能把自己给怼的得体无完肤。

  算了!老子不跟你计较了!没文化就没文化吧!

  跟你这个妖孽比起来,村子里面没文化的又不是老子一个。而且你今天在这里说的这个话,已经打击到了现场的一片人了。

  要是世元嗲听了这话,再发一次飙就好了,最好是把这个臭小子给老子揍上一顿,那就解气了!

  “.  Ihre  konten  haben  einen  kontostand  Von  milliarden  dollar.

  Ich  habe  euch(老板!您的账户上的现金余额,三万两千四百八十七亿七千五百二十二万零八百七十二丑元。

  十五日前…………)”

  “!  Ich  weiß  nur,  dass  da  so  viel  geld  ist!  Wie  viel  geld  kann  man  bei  ihrer  bank  aufnehmen?(好了!我知道还有这么多现金就行了!能从你们银行里面贷出来多少款项?)”

  “Sie  sind  der  schwarze  gast!  Die  obergrenze  liegt  bei  80%  ihres  .  Brauchen  sie  das  geld  jetzt?(您是黑卡贵宾!上限是您总资产的百分之八十。您现在需要使用这笔资金吗?)”

  “.  Du  sorgst  für  die  abwicklung  und  ich  übernehme  die  vollmacht.  Die  telefonnummer,  die  ich  bekam,  wird  das  sein!  Ruf  an,  wenn  du  was  brauchst.  Jemand  könnte  ans  telefon  kommen.(是的!你给我办理好后续的事项,我来授权。我的联系电话,今后就是这个了!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打电话过来。会有人接听你的电话。)”

  又是一通叽里咕噜,反正现场的人除了李靖芸,谁都没听懂杨萌在那里冲着电话机,说的是些什么事情?

  “靖芸!你听得懂这个臭小子说的是啥玩意?”

  人家都说人老心不老。

  杨世元这个老人,在这件事情方面,也显示出来了他的那份童心。好奇心发作之下,问了李靖芸一句。

  “嗯!听得懂的!萌萌说的是德国话,刚才在那里吩咐一个银行的经理,给他准备贷款。”

  “你贷款打个电话就完事了?”

  说话的是杨春河,因为根本就弄不懂这国际银行间的各种手续。现在看到自己眼前的这个臭小子,找人家贷款,一个电话就完事了!

  要不要这么牛哦?

  听到杨春河的询问,杨萌是有点想笑来的。多大个事还是怎么着?

  你要是有专门的客户经理,你也可以办得到的。

  “嗯!就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啊!你以为有多难?”

  “那你你刚才贷了多少款?”

  杨春河可能一直就是做生意的人,对这些钱财的数字有点敏感。

  听到杨萌说已经搞定以后,连忙问起具体数目来了。

  “两万多个亿吧!应该只多不少,丑元!”

  “噗通!”

  “啪叽!”

  “噼里啪啦!”

  “嘶!”

  “我勒个去的!”

  杨萌话语当中的轻描淡写,让在座的各位长辈全都一阵眩晕。

  特别是最后的那两个字,把这种对人感官的冲击力,进行了七八倍的放大。

  “你弄这么多钱干嘛?你知不知道,一天的利息都是多少哦?”

  杨世元老人一听这个臭小子,刚才一个电话就调动了一两万个亿的资金,不由得这心肝一阵聚停,紧接着就是一阵狂跳了起来。

  “赚钱啊!你以为我刚才是说着玩的吗?我要让丑国佬的货币,从今年这个时候起,到明年这个时候止,起码让它贬值百分之三十!

  老子要用这些贷出来的钱,满世界把所有富余的粮食一扫而光。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只能乖乖掏出大价钱,从老子手里把这些东西买回去。

  要不然,他们的国内就得停摆!

  你们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吧!这个事情的周期有点长。眼前的这笔钱,可是搞不得那些事情。

  现在他们这些人都等米下锅呢!可不能用这笔钱去干那些事情。

  培养好村里的这些骨干,比让我一个人在外面单打独斗要强得多。

  你们可别被这些蝇头小利,给迷糊了眼睛。”

  杨萌这话也挺有道理,整个村子里面只靠着这个臭小子一个人,确实不是一个事,总得均衡发展。

  趁着现在手里面有钱,赶紧把这些后辈培养起来,那才是正事。

  只不过现在屋里的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思,就是都想骂娘。

  你他奶奶个腿儿的。

  几万个亿资金产生的利润,还只是一些蝇头小利?有没有这么夸张哦?

  难怪这个臭小子有那么大的底气,说是要把外国佬的这些钱全给挣回来。

  要是一个国家被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在国内横冲直撞的转悠几回的话,估计连苍蝇都会饿死去。

  因为这些资金进入一个国家之内以后,它是会产生一种虹吸效应的。

  也就是说,这笔资金进入到这个国家的哪一个行业,那么哪一个行业的物价就会飞速的上涨。

  等到这笔资金抽离以后,这一个行业的物价才会回落。也就是在这这物价的一涨一跌之间,这些钱就被人家给抽跑了。

  这可不是一个亿两个亿啊!

  那是以万为单位的亿呐!这一进一出,你就能想象的到,会产生一种什么样的恐怖效果!

  哪怕就是一百块钱里只赚一块钱的利润,那都是以百亿为单位来计算的呢!

  如果一百块钱里面能够挣上十块钱,那就是以千亿为单位去计算利润了!

  想想都觉得恐怖!难怪那些有钱的就越有钱!原来这个用钱来挣钱,竟然会恐怖到如此境地。

  杨春河现在连一个亿都没有,根本就想象不出,上万亿的资金投入到一个行业里面以后,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效应。

  只不过还是被眼前的这个臭小子给吓到了,人家一言不合拿出来的钱都是上万亿。

  刚才这里的这些人只是说了一句,他一个人影响不了一个国家的物资价格走向。

  没想到这个臭小子一个电话出去,就能筹备出这么多钱出来。

  他娘的!难怪敢口出狂言,说是要把外国佬的那些钱给挣没它。

  不管多富裕的国家,被这个臭小子的这种资金量冲击得几回,那个国家还不得变成一个烂摊子啊?

  因为你这个国家的钱,大部分全被人家给抽跑了,给你留下来的,不是一个烂摊子,还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

  一个国家的政府,要想维持这个国家的运转,你就得必须有这些钱啊。

  没有这些钱当润滑剂,你怎么去运转这个国家的各个部门是不是?

  “你用这么多钱,在一个国家里面去兴风作浪。你这笔钱还能不能收得回来哦?

  那么大一个国家里面,比你聪明的人肯定不会少。

  他们要是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把你的这笔钱给你限制死,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到底是跟钱打交道最长的人,听到杨萌刚才的吩咐以后,立马就想起了前一阵子索罗斯在自己国家的遭遇。

  杨春河不免有点担心这个臭小子的所作所为。害怕杨萌的动作,也会遇到索罗斯他们所遇到的事情。

  “我跟他的那个性质不一样,他们那个纯粹的就是炒作。他们冲击的是各个国家的金融货币。也就是对这个金融体系产生了破坏性的后果。

  这样的事情,哪个国家都不会允许的?

  我这个情况不一样,我这个是属于囤货。就是我知道哪个地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在人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把市面上的这一些物资全部收购过来了。

  弄得人家想买这件东西的时候,却在市面上找不着了。

  可是吧!你没有这些东西,你这个国家的人就得饿肚子。

  虽然性质都差不多,都是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产生影响,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一个是直接的冲击人家的金融体系,另一个是直接的垄断各种生活物资,哄抬物价,从而左右这个国家的经济走向。

  直接冲击人家的金融体系,这个是有办法解决的。

  就像您刚才所说的一样,只要限制人家的这些资金流动,就会达到理想的效果。

  可是我操作的这件事情却不一样,我是明知道你这个国家将会发生什么事情。在事情还没有发生之前,我就在外围,把这些能够影响到你这个国家的所有生活物资,全给购买干净了。

  这些生活物资它要想生长出来,是有一个周期性的。他有一个时间跨度,得消耗挺长的时间。

  可不像工业产品,只要有原材料,就能源源不断的生产出来投放市场。

  生活物资,只能靠天吃饭!

  我们打个比喻啊!

  就是我知道我们杨家祠村,接下来的一两年时间里,会遇到百年不遇的干旱。

  这种情况,能让我们自己储备的这些粮食,不够以支撑到下一季粮食的收获。

  简短的比喻就是,我们家里面的粮食吃光了,但是地里面的粮食却还没有长出来。

  中间的这一段时间你怎么办?

  你就得拿钱出来从外面去买吧!

  但是外面的这些粮食全部被我一个人买光了,你们再想在外面买到粮食,就只能找我呀。

  其他的地方都没有粮食卖了,而且你们也打听到了我的手里面,曾经囤积了不少的粮食,那么你们不找我找谁呀?

  你们不找我?就得自己饿肚子。

  您要找我买粮食,那就只能看我的脸色行事。

  我说卖什么价?

  不管多高的价格,你们都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