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我滴个娘咧!

第五百二十三章 我滴个娘咧!

  杨萌听到这个情况以后,还是挺诧异的。这些东西只要一出国门,自己就让拓亚把它们全部给弄得失效了的。

  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想要购买这个玩意哦?

  不对!这是一个圈套!

  能够找到高红旗和谌霑辉两口子开的这个公司,并且下单购买这些种子浸泡剂。

  那么就代表着购买这些种子浸泡剂的人,对自己的人际关系非常了解。

  市里那么多国际贸易公司,为什么这些购买种子浸泡剂的人,非得找上高红旗和谌霑辉他们两口子开的这一家?

  显而易见,这就是冲着自己的公司而来的!而且他们这是准备连带着,把高红旗和谌霑辉两口子开的公司也一并给埋葬掉。

  可是!他们图什么?

  “小婶婶!给你们下单的这个公司叫什么名字?那个国家的?你们收了人家的定金吗?”

  谌霑辉听到杨萌这么一问,瞬间就打了个激愣。因为眼前的这个臭小子,脸色有点不对。

  这是出问题了吗?

  谌霑辉倒是没有觉得,杨萌会抢自己家的生意,因为这事根本就没有必要。

  弄得这个臭小子脸色这么难看,完了还问起这些公司的名称和国家的所在地,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这个订单有问题,而且问题挺大。

  能够使得这个本事通天的臭小子皱眉的事情,那就不算是小事了。

  一般的情况下,自己两口子从这个臭小子眼里,从来就没有看到过他因为什么事情而皱眉头的时候,可是现在却看到了。

  出事了!而且还是大事!很有可能是那种捅破天的事情!

  “是丑国佬的订单,公司的名字叫做孟水都公司。

  我查询了一下,他们这个公司好像是一个种子公司,从事的也是种子研究工作。

  但是一次性的下了十四五个亿的订单。小婶婶心里面还是有点不托底的,所以对于他们的定金,小婶婶并没有收取。

  我给他们的回复就是,等到跟你们公司接洽以后,再给他们回复。”

  想到这里的谌霑辉,立马就把这件事情跟杨萌说了个彻底。

  这件事情可开不得玩笑,就算这笔生意能够做成功,那也得经过眼前这个臭小子的点头同意。

  要不他们公司里面,根本就拿不出那么多货来。因为所有的货源,都掌握在眼前的这个臭小子的手里面。

  “你们怎么进行交易?意思就是说是先款后货?还是先货后款?是离岸交易?还是到岸交易?

  他们准备预付的定金是多少?

  咱们国内,有没有他们公司对你们熟悉的经手人?

  这些非常重要,希望小婶婶不要有什么顾虑。最好是把你知道的事情,事无巨细的全部说出来。

  因为这件事情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圈套,不但是想毁掉我的这个公司,而且他们连带着,想把你们的公司也一起埋葬掉!

  国家的商务部跟海关总署,都已经下达了禁止出口的文件。

  而且我们的这个种子浸泡剂,也上了禁止出口商品名录。

  可是他们现在却找到了你们的公司头上,并且给你们下了一个这么大的订单,可见这里面的阴谋不小。

  别说他们查不到这件事情!

  上了国家禁止出口名录的商品,那是决对能够查得到的。

  在查得到的情况之下,竟然还给你们下这么大的一笔订单。

  他们要不就是准备坑你们一笔钱,要不就是准备把你们公司,连带着我们公司一起送进大狱。

  最后的目的,十有八九就是我手里面的这个种子浸泡剂的配方。”

  在座的所有人,听到杨萌这么一分析以后,全都不由得悚然而惊。

  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而是有很大的几率发生的事情。只要在座的有人贪心一点,就会着了他们的道了。

  通过这种把公司的拥有人送进大狱,让这个公司的拥有人,对这个国家彻底失去信心的办法。

  然后他们再通过其他的手段,把公司的拥有人或者公司拥有人的家人接出去。

  再由此得到拥有人手里面的这个配方,那就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只不过他们的这种做法,只能针对那些正常的人有效果,而且还不一定能够成功。

  并且这些人恐怕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所算计的这家公司,根本就不是普通人所开办的公司。

  “交易?他们传真过来的那些文件复印本上面,显示的是需要到岸交易。

  打款是先预付百分之五十的定金,货物到岸以后,通过验收之后再打款另外百分之五十的余额。

  经手人倒是不认识,也不是我们熟悉的人。

  不过那个经手人,却是你高叔叔的一个发小给带过来的,就是那个四个圈的经销商。”

  谌霑辉刚把话说完,杨萌又接着问了一句。只不过这回问的是高红旗。

  “高叔叔!你的这个发小,经营上面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他一个买卖汽车的,怎么跟这些生物公司扯上了关系?”

  高红旗是没想到杨萌会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所以当杨萌的话音一落。高红旗立马就回应了。

  “没听说他的公司,有什么经营上面的困难啊!在资金短缺方面,更是没有听他跟我们这些人提起过啊!”

  听到高红旗的回答,杨萌也没有再问什么了!只是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按出了那个四个圈经销公司的电话号码。

  “喂!霑辉啊!你可是稀客啊!怎么舍得跟我打起电话来了?是不是红旗没在家,想起我来了!”

  当电话一接通,从话筒里面就传出来了一个挪孺十足的笑声。

  “是我!臭不要脸的!我拿我家小婶婶办公桌上的电话给你打过去的。

  今天给你一个面子,叫你一声吴叔。

  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你带到我家小婶婶公司里面的那个人,是你的什么人?你对他了解吗?”

  四s店的老吴,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那个声音,脑袋一阵懵圈。

  瞬间就把话筒拿开了耳边,举着电话,朝话筒看了看以后,然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人声音起码有三四年没有听见过了。

  但是出口骂过自己叫臭不要脸的,也只有高红旗他们家老子,认的那一个干孙子骂过自己。

  当时自己是想捡个死鱼,那个臭小子有那么好的一手修车手艺,要是被自己划到了公司里面,那还不是财源滚滚呐。

  谁能想到那个臭小子自己就开得有一家公司,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出的那几个小钱?

  而且当时自己的公司,也出不起什么大价钱,所以就只好这么一拍两散了。

  他怎么问起这件事情来了?

  不对!他问这件事情还真是天经地义。

  因为自己那个同学想要购买的那些种子浸泡剂,好像就是这个臭小子的公司里面生产的。

  这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怎么感觉到这个臭小子的语气,有点不大对劲啊!

  “你叫萌萌对吧?我带过个去的那个人,是我的一个大学同学。

  不过那是很多年以前的同学了。不知道他是通过什么办法,找到了我的联系电话,从而找上了门来询问我这件事情。

  我一听他们想要购买的东西,是你们家公司生产出来的。

  而且也听你红旗叔说过,他们家的公司,也在那里经销你们家的那些产品,所以我就把它给带了过去。

  是不是这件事情,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那经销商老吴倒是没有藏着掖着,毕竟是高红旗的发小,而对方只是自己的一个同学。

  这件事情还是拎得比较清的。

  远近亲疏在老吴的心里面,还是有个尺度。

  “你跟他的关系怎么样?”

  电话里面传来的这么一个问题,让老吴愣了半天神。

  这话是什么意思?

  给你家介绍生意上门,还问咱同学俩的关系干什么?

  老吴并没有犹豫,既然惹得这个臭小子打电话过来特意询问这件事情,那就肯定出了毛病。

  而且十有八九,就是自己的同学出现了问题。

  “关系?我们的关系,也就只是一个同学啊!

  当时我跟他是一个班级的,太多的深交没有!

  不像是几个宿舍的老哥们,那几个老哥们现在还有联系。

  他么?自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没有联系过了!

  刚才我也不是说过嘛,不知道他是从哪个地方找到了我的电话号码,才找上门来的。”

  “你有你这个同学的联系电话吗?能不能把这个电话号码给我!

  这件事情有点操蛋!

  一时半会在电话里面说不清楚。

  那天你有闲暇时间的时候,问我红旗叔就能知道事情的大概!

  现在我必须要找到你这个同学的联系方式,才能解决后续的问题。”

  老吴打死都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给自己的那个同学,带了一次路而已。

  哪想到这个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哦!

  看样子这件事情还不小,现在这个臭小子的语气里面,已经透着不耐烦了。

  “他给我留了一张名片,我找找看啊!你稍等一会儿……李建兵…王成浩……顾林海……找着了。

  我那个同学姓嫪,就是历史上那个嫪毐的嫪!当时我们整个年级,就只有他姓这个嫪。所以我对他的印象那是非常的深刻,他的全名叫嫪常清,常是经常的常,清是清水的清。

  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是个座机,***36,上面的抬头是永锋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职务是业务部经理。

  后面的,就是他们这个公司经营的项目,需要我也读一遍吗?”

  听到电话机的话筒里面传来的询问,杨萌连忙推辞掉了!

  自己只是需要这个电话号码,好确定这个公司的具体地址,然后通过这个电话,找到这个经手人而已。

  但是对他们公司里面经营的项目,自己可没有什么兴趣。

  挂断老吴的电话以后,杨萌又拨出去了刚才听到的这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以后,从话筒里面传来的声音是个女的,应该是个接线员或者是前台。

  “喂!您好!这里是永锋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I'm  not  saying  that  i'm  not  a  good  place  to  be  able  to  do  that.(我找嫪常清经理,请问他现在还在公司里面吗?)”

  电话接通以后,杨萌说话的语气,瞬间就变得高高在上。

  同时杨萌在脑海里面吩咐拓亚,顺着这个拨出去的电话号码谐振波,瞬间就锁定了这个电话号码的电话机所在地。

  在脑海的画面里,听到从对方的电话机话筒里面,传出来自己的声音。

  杨萌就知道自己的拓亚,已经找到了确切的地方。

  可是脑海里面的这个画面里显示出来的地方,这哪里是一家进出口公司嘛?这完全就是一个郊区的出租屋好吧。

  而且整个屋子里面,除了一张搁置这台电话机的桌子和两把凳子,再就是一台正在播放接打电话内容的电视机。

  电视机里面播放的那些内容,全是一些外国佬跟人家打电话打情骂俏的内容。

  除此以外,其它的东西竟然啥都没有了。就是连一个喝水的杯子都没有看到。

  在脑海里面看到这一幕的杨萌,不由得感到一阵庆幸。

  当然,并不是庆幸高红旗他们两口子出了车祸。而是庆幸一系列的事情下来以后,竟然让自己识破了一个骗局。

  就这么一个所谓的办公地点,竟然敢下十四五个亿的订单。奶奶个腿的!他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哦?

  脑海里面的画面上,那个拿着电话机话筒的接线员妹子,这时候正不知道怎么办呢?

  说话吧!刚才电话机里面传来的声音是个外国佬的。

  那家伙说的是些啥玩意,自己根本就没有听懂。就算是自己这会想回复,都不知道怎么去回。

  要是不回复,电话机的另一头,还有个外国佬在那里等着自己的回复呢!

  我滴个娘咧!

  今天怎么就碰到了一个外国佬哦?这完全就是不给我活路了啊!

  脑海里的画面上,那个接线员妹子正哭丧着脸左右不是。

  可能在那里寻思,自己说的是普通话,可是对面的人,说的却是外国话。

  自己要是跟他说普通话,完全就是鸡同鸭讲。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