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老这么玩儿!有意思吗?

第五百二十九章 老这么玩儿!有意思吗?

  高红旗和谌霑辉两口子,你来我往的也不知道说了多久。反正所有的话题,都没有离开杨萌他们这一家子人。

  从人身上说到动物身上,又从动物身上说回到人身上。

  从大人说到小孩子,又从小孩子的说回大人身上。

  反正说得公司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下班了,这两口子都还在那里意犹未尽。

  从人情世故说到为人处事,从孩子的教育,扯到对孩子性格的培养。

  不说不知道!

  这一说起臭小子他们这一家子人的事情来,两口子恍然发现。

  自己两口子,在年龄上面大了他们两口子十多岁。但是从各个方面,好像都比不上人家哎!

  当然了!不是去比钱财方面的事情!钱财方面,那个妖孽的手上,现在都有好几十个亿的家产了。

  自己这个公司的价值,根本就比不上人家的那个。就连带自己家里的所有家产,都比不上他家那个公司价值的十分之一的。

  再说这个没法比较!

  高红旗和谌霑辉两口子,也根本没拿这个事情去做比较,没啥意义!

  比较的就是在做人做事方面,自己两口子好像都差了那对小两口一筹。

  教孩子!自己两口子,可没有他们那么教得出色。

  他们的孩子一岁多一点,就能认出人贩子,知道遇见了人贩子以后,立马就要大声的喊叫。

  可是家的孩子,还是被那个臭小子给救回来的。自己孩子出那回事的时候,都已经两三岁了。

  就算是在做人方面,自己两口子现在,都已经把他们这对小两口,当做了主心骨。

  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觉得莫名其妙。自己两口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把他们这对小两口,当做了自己两口子的主心骨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就是所谓的,日了怪么?

  ……………

  “老公!电话那头的那个人,你真的没有去动他?”

  上了车子的李靖芸,到底还是没有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真的没有去动他!一个确实是想让他联系其它人,另一个就是老公经过这么多年的杀戮,有点厌倦了!

  不想为了这些苍蝇蚂蚁,浪费自己的精力了!

  特别是这些年在外边,除了那些杀戮以外,剩下来的那些空余时间里面,想你跟孩子想得非常厉害。

  但是我又没让身体里面的这个宝贝,远距离的观察你们,只是自己强忍着。

  就是怕自己的事情还没有办完之前,如果用身体里面的这个宝贝,观察了你们的生活以后,会忍不住跑回来呆在你们的身边。

  铲除那些恐怖分子的时候,有些的地方根本就通不了车,只能徒步的而行,所以花的时间特别长!

  说起来吧,这事也只能怪我自己的粗心。

  当时如果让身体里面的那个宝贝,把她们两个女人也纳入了保护范围的话,根本就不会出现那种救援不及的事情!

  以至于弄得自己后来狂性大发,并且还发了个誓,就是老子不把这些祸害人的玩意儿,从这个世界上铲除干净的话,就不回家。

  也是经过她们两个的事情以后,我才让身上的这个宝贝,把你和孩子们给保护了起来!

  生怕再次出现,这种让老公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

  其他人,我就只是让这个宝贝,时时刻刻的照看着他们了。

  要不红旗叔他们两口子这次的车祸,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发现了!

  像他们两口子遇到的这种事情,要是老公发现得晚一点,基本上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今天的那个车祸现场你也看到了,他们开的那台车,几乎都被挤成了一个铁疙瘩。

  如果出事的人失去了呼吸,老公就拿这件事情没办法了。

  可是只要出事的人还有呼吸,那老公就能够把他们给抢救回来。

  至于那些打咱们公司主意的杂碎,我现在都懒得亲自动手去对付他。

  远距离的让身上的宝贝给他们加点料,就够这些杂碎们喝一壶的了。”

  杨萌手上操控着这台紫金龙的方向盘,嘴里却跟自己的媳妇儿。说着自己的所思所想。

  杀了那么多人,确实让杨萌感觉到了厌倦。

  刚开始的时候,每一次宰掉一个恐怖分子,心里面都还有一种成就感。因为觉得自己,又替这个世上减少了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可是到了后来,真是杀人杀得手都软了。不是害怕,也不是不忍心,而是累!

  因为那些恐怖分子,可不是一个两个。

  别人形容什么东西比较多的时候,用的一个形容词就是成千上万。

  可是那些恐怖分子的数量,可就远远不止一万两万那么一丁点数量了。

  别说是成千上万了,就是十万都打不住,而是上百万。

  杀人杀到最后,都让人产生了厌倦情绪。你就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数目具体是有多少了?

  李靖芸听了自己小男人的这些话,不禁为自己的小男人感到一阵心疼。

  是的!李靖芸就是心疼自己的小男人,累坏了。

  李靖芸并不是没有杀过人,别看她是个女的,可人家是个刑警队长。开枪击毙罪犯的事情,她也干过。

  那个容易啊!

  只要手指头一扣板机,噗呲一下,子弹的弹头,就能钻入人体的肉里面了。

  如果弹头钻入肉体的地方,恰好是人体上的致命之处,那么一条生命,就会因此而终结了。

  可是自己的小男人,他是怎么做的?

  他是要亲手去弄死那些玩意。

  完全就不像自己,击毙那些犯罪分子的时候那么轻松。

  找人的事情,自己的小男人有那份神奇的本事,不怕找不到。

  但是要想亲自动手终结这些犯罪分子的生命,还是要费一把力气的。

  车子下了319国道,拐向自己村子里面这条水泥路上的时候,李靖芸从车窗外面,竟然看到了自己家的两条狗狂奔了过来。

  “老公老公!快停车!大虎子跟二虎子跑这来了!它们这是来寻找咱俩的吗?”

  杨萌也看到了自己家的两条狗,这家伙都跑出来七八里地了。

  “应该是的!狗这种动物,它们的鼻子可是非常灵敏的。

  刚才我们的车子拐上这条路的时候,风向应该是东南风。

  加上咱俩又没把车窗关上,身上的气味,肯定飘散在了这个空中。所以他们应该是闻到了咱俩身上的气味,从而找着过来的。”

  杨萌听了自己媳妇儿李靖芸的话,把车子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顺手把紫金龙的后座门,也拉开了!

  这两个玩意儿,跑这么远来寻找自己两口子。再让它们一路跑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了!

  杨萌和李靖芸两口子,可是特别稀罕家里面这几条狗的。

  自己家里面那几个皮猴子小的时候,几乎就是这几条狗给看大的。

  五条狗,看着五个孩子。

  孩子长这么大,一丁点事情都没有出过,他们这几条狗的功劳,可是不小的。

  大虎子跟二虎子看到自己主人的身影,那个兴奋劲就别提了!

  特别是大虎子的那张贱脸,都笑得开了花,尾巴也都差点摇断了,连蹦带跳的就朝杨萌扑了过来。

  然并卵!主人虽然个子比较矮小,可是这力气特别变态。

  大虎子和二虎子,扑到杨萌身边的时候。人立而起的两条狗,瞬间就被杨萌的两只手摁住了脑袋,直接就把它们俩条大狗,摁得趴在了地上。

  “老这么玩儿!有意思吗?

  是不是扑到老子的身上以后,又准备用你们那条臭烘烘,脏兮兮的大舌头,给老子洗个脸来着?

  都给老子起来,上后座上面去趴着。”

  杨萌把两条大狗摁倒在地上以后,拍了拍两条狗的脑袋,然后嘴里说了一句。

  大虎子和二虎子听了主人的话,没敢再调皮捣蛋。

  老老实实的听了主人的吩咐,蹿进了紫金龙的后座上趴着。

  “汪汪!汪汪!”

  两条狗冲着副驾驶座上面坐着的女主人打了声招呼。然后把它们的狗脑袋,搁在了它们自己的两条爪子上面。

  家里面的五条狗,现在越长越彪悍。特别是大虎子和二虎子,人立而起的时候,如果把两条狗爪子搭在杨萌肩膀上,脑袋伸出来以后,身体比杨萌都高。

  这也是为什么人贩子骗璋秋的时候,看到这条大狗以后,立马掉头就跑的原因。

  这么大的大狗,太他妈吓人了。

  要是被那张小脸盆似的狗嘴咬上一口,基本上就是筋断骨裂的下场。

  看到这种体型的大狗以后,也由不得那些个人贩子不抹头就跑啊!谁不害怕呀?

  “你们是怎么跑出这么远的?要是被其他的人收拾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李靖芸看到自己的小男人跟狗说话,那是见怪不怪了?

  自从自己家里面的小男人回来以后,这几条狗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虽然跟家里面的其他人,还不能正常的交流。但是跟自己的小男人,却好像能够正常的交流。

  也不知道自己的小男人,是怎么办到的。

  “汪汪!汪汪汪!呜汪呜汪!汪汪呜汪!”

  一番狗语,听得李靖芸是啼笑皆非。而且还是两条狗,争先恐后的抢着说话,你一声它一声的。

  李靖芸就觉得特别的好玩儿。

  “闻到味儿了?废话!

  老子当然知道你们是闻到味儿了。

  老子问的,是你们为什么跑出这么远?

  你们要是在路上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家里面的几个小孩谁看着?”

  杨萌接着发动车子朝家里的赶,从后视镜里面,看了一眼趴在后座上面的两条大狗,语气不善的问道。

  “汪汪呜汪!呜汪呜汪呜汪汪!呜呜汪汪!”

  两条大狗可能是感觉到了,自己主人语气当中的不善,连忙又争先恐后地回答了起来。

  “家里面有他们三个看着?它们三个能看的住五个孩子啊?”

  “汪呜汪呜!汪汪呜汪呜!”

  “那还差不多!那你们两个,也不能跑出来这么远啊!

  别说不怕!别人撵是撵不上你们。

  要是拿枪子揍你们的话,你们怎么跑?

  虽然你们有四条腿,可是你们的那四条腿,还能跑的过枪子儿啊?

  下回记住了啊!别再跑出来这么远了啊!

  最多只能在村子里面转悠知道不?要是下回还让我知道你们跑出来这么远,揍死你们啊!”

  “呜呜!呜呜!”

  “答应的这么快?得记住了啊。到时候挨了揍,可就怪不得我了啊!”

  “呜呜!呜呜!呜!”

  李靖芸听到自己的小男人,说完以后,从紫金龙的后视镜里面,看了看趴在后座上面的两条大狗,又看了看坐在旁边,驾驶着紫金龙的小男人。

  那双明眸当中充满了希翼,就想自己的小男人,给自己翻译翻译他们刚才的这番对话。

  杨萌是看到了自己媳妇儿的,那份希翼眼神,并没有拒绝。

  “他们这两个家伙刚才说:大半天的没看见咱们两口子了,有点想咱们了。所以顺着我们出来的时候,留下来的气味儿找到了连山坡。

  可是到了连山坡以后,发现那气味的延伸方向,直接去了市里的方向,它们就没敢再跟下去了。

  就守在了这个路口,在这里等着咱们回来。

  还说家里面的孩子,有其他另外三个看着。

  而且今天孩子们,从我们走了以后都回家了。家里面还有咱爸咱妈,这些人都在家里面,没出去?

  家里有两个老人,加上它们另外三伙伴,看着孩子们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让它们今后,别再跑出来这么远,它们说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跑出来这么远了。”

  李靖芸听了自己的小男人,这番解释。抬头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后座上面趴着的这两条大狗。

  想了想的李靖芸,把紫金龙的后座放倒了一些,躺在座位上面抬手探了过去,摸了摸这两条趴着的大狗脑袋。

  这两条狗,虽然是家里面的宠物,可是李靖芸从这两条狗的身上,却看到了人类身上所没有的品质———那就是忠心。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