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六十五章 你怎么能够爆粗口呢?

第五百六十五章 你怎么能够爆粗口呢?

  杨萌的这话,说得杨爱堂的眼睛里面有点湿润。

  要不是为了村子里面的这些孩子着想,说实在的,以杨爱堂一个退伍军人的身份,根本就不会混到如今的地步。

  小学里面的其他几个教师,也都差不多是这个情况。

  都是老杨家的这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些后代,或者是他们的这些儿媳妇在那里担任。

  六个老师,四男二女,四个男老师,都是老杨家的男丁。两个女的,也都是老杨家的儿媳妇。

  整个禄桥乡,老杨家的这个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些分支,就占据了整个乡的70%地方。

  而杨家祠村,就是这些分支的源头。所以说,整个杨家祠村小学,根本就没有外来人员,在这所小学里面从事教育工作。

  而杨萌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想回报一下,这些默默无闻的辛勤园丁。

  “行!你既然抬举我们!那我们也没有去反对的理由不是?”

  倒不是杨爱堂,对杨萌所说的这笔生活补助,有多么大的欲望。

  只是杨爱堂从心眼里面感觉到高兴,整个老杨家祖传下来那么代人,现在终于又有一个能挑大任的,把这份教育工作捡起来了。

  杨爱堂把脑袋朝窗外看了看,看到操场上面那些欢呼雀跃的孩子们,心里面也不由得一阵感慨!

  这帮小萝卜头,可是赶上了好时候。

  眼前的这个臭小子,当时要是有这么一个有能力的人,把这份教育工作捡起来,能够对他进行资助的话,那么他现在的出息,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了呢?

  这,都是命呐!

  今天这整个下午,杨萌和杨爱堂这个老人,一直就在那里聊着这些未来的规划。

  从人员的配备,再到生活补助的具体数额,再到中午孩子们,在学校里面吃的这顿午餐。

  新学校的具体大小,模样等等等等。

  就连其它老师将来的养老补贴,杨萌都在这里,也跟杨爱堂这个老人商量了个彻底。

  倒不是杨萌想要搞一言堂,因为这件事情,杨萌嘴上说是这么说,可是杨萌心里还真就没打算把这件事情,拿到村子里面跟其他人去说。

  就想独自一人,把这样事情给承办下来。这样的小钱,现在对于杨萌来说,根本无所谓。

  像这样的事情,一年只需要一千万的资金,就能让杨家祠村小学的所有学生,包括所有老师们的待遇,都能吊打那些城市里的顶尖学校了!

  而且这样的事情,根本就给杨萌带不来什么压力。说得不好听一点,以杨萌现在的那些家产,一天所产生的利息,就不止这么一丁点钱。

  何况这样的事情,也是为整个老杨家这个宗族在那里积德。而且这些得到实惠的,也是老杨家这个宗族的子孙后代。

  培养出来的人才越多,将来老杨家的延续就能更加的久远。

  送走了杨萌这个臭小子,杨爱堂坐在办公桌前,可是怎么弄都没有办法,把这份激动不已的心情平静下来。

  这心里就跟有个小猫用爪子,轻轻的在那里一个劲挠啊挠,不疼,只是痒痒的难受!

  想来想去的杨爱堂,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机,拨出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喂!爱堂啊!你又有什么事情啊!我说你这个老东西,都差不多要退休了,你给我安静一会儿行不行啊?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屁股底下的这把椅子,根本就坐得不太牢靠。

  上面的婆婆那么多,下面这些嗷嗷待哺的地方,又不是只有你们杨家祠村一家。

  你这三天两头的给我找麻烦,说实在的,要不是你是我的战友,我早他娘的破口大骂了。

  你知不知道你们村里小学的这些老师,每个月都能领到工资,都是老子想方设法给你们挤出来的。

  其它地方,现在的工资都还有大半年的没有发呢!你就知足一点吧!”

  杨爱堂等到电话接通,拿起电话筒还没有开始说话呢,就从电话机的对面传来一阵牢骚之声。

  “说完了没?说完了就听老子说下面的事情!今天老子不找你要钱,也不找你要物。

  就是你得给老子准备一个教师的名额,不要你们的正式名额,就给老子一个民办教师的名额就可以了。

  老子的一个堂侄孙,想要在我们村子里面的小学当一个教师。

  这个人你应该了解过,他就是罗县长非常看重的那一个。

  人家也不需要你们的工资,现在只是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而已。

  而且你这个老不休,也跟老子记清楚一点。

  老子找你要钱的时候,那还是三四年之前的事情了。自从咱家这个侄孙发家以后,老子从来就没找你开过口,要过一分钱的补助。

  该给我们的工资,那是国家应该给我们,跟你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老子现在不知道活得多自在,吃穿住行,老子啥都不用操心了!

  这些年学校里面的事情,全是由我那个侄孙在那里张罗。

  老子带着这帮老师,只要把来我们学校里面上学的,这帮皮猴子给教好了就行。

  不是跟你说一句上眼药的话,就你们那几块钱的工资,老子现在还没看在眼里面。

  而且你也给老子记好了,老子从事教育工作这么多年来,是你们欠老子的工资,可不是老子欠你们的。

  奶奶个腿的,你有没有算过,这些年来,具体欠了老子多少工资了?

  老子来告诉你,累计加起来,你们欠了老子七年零八个月的工资。

  老子要不是扎根在这个农村,还有自己的一份土地,老子早就饿死个逑的了。

  你先别说话,你别嫌弃老子现在跟你爆粗口。

  因为老子除了你这个战友以外,在其他人的面前,还得端着一个虚伪的架子。

  因为老子得给别人做出一个表率,因为老子是当老师的人。

  当老师的人,肯定不能在别人面前爆粗口,那会显得我们教育工作者没有素质。

  但是老子跟你是什么关系?那是过命的交情!我跟你说实在话,这些年,老子在你的面前,憋了老鼻子气了。

  要不是看着你这个老东西是四肢不全,你以为,我每一回都只是去找你要些钱就完事了?

  她娘的老子揍不死你?

  奶奶个腿的!发泄发泄,这心里面还真是好受一点啊!

  你要说啥?说吧!”

  杨爱堂这一顿机关枪似的吐槽,把电话机对面的人,喷得哑口无言。

  因为对面的人他不得不沉默,杨爱堂的这些话说的全是事实。

  县里面的教育局拖欠下面这些民办教师的工资,真不是一天两天了。

  就跟杨爱堂所说的一样,在那段困难的时期,拖欠了这份工资,那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电话机对面过久的沉默,让杨爱堂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

  自己今天,被杨萌这个臭小子刺激到了。把憋屈在了心里面,若干年的那股邪火。冲着自己的战友发泄了一顿。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让自己的战友沉默下来。

  自己是不是,有点说得太过分了?

  “我说你这老东西,你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老子只不过是发泄了一下,这些年憋在心里面的那股邪火,而且这件事情本来也是你们做得不对。

  你竟然就不打算理老子啦?

  老子跟你说实在话,你理不理我,我都那无所谓!

  反正我这个堂侄孙的这个民办教师名额,你得给我弄下来。

  你要是给我耽误了他从事教育工作的事情,老子真能找你拼命。

  娘的!老子好不容易找一个能够替代自己的主,你要是给老子弄没了,你说你能消停得了?

  你也知道我的年龄,已经到了快要退休的时候。

  我总得把我们这个小学的教学任务延续下去。而你们城里面的那些人,全都是金身玉体,根本就适应不了我们农村里面的这种生活。

  而我的这个堂侄孙,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它的根也扎在了农村里面。

  至于他能不能够从事教育工作?我明天就会带他上县里教育局来,让他给你们上几堂课,你们就能够知道一个大概。

  不是我夸口,只要我的这个堂侄孙,接手我们这个小学的教育工作。

  你们县里面的那些学校,可就要小心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哼哼哼!

  老子现在不说,就让你这个老东西猜破脑袋去!

  喂!老家伙!不是被老子气死了吧?怎么没音了呢?”

  “你死了老子都不会死!”

  半天没有动静的电话机对面,突然传出来了这么一句咆哮。

  这让正在等回信的杨爱堂,耳朵都差点没被炸聋。

  用手指头扣了扣那被声波炸得嗡嗡直响的耳朵,连忙把电话机的话筒拿离了耳边。

  要是再这么被对面的人来上这么一下,自己的耳朵,估计就得废了。

  甩了甩头的杨爱堂,冲着举在手里的电话筒撇了撇嘴,什么人呐?

  “喂喂喂!我勒个去的!你是领导哎!你怎么能够爆粗口呢?”

  “老子是领导怎么了?就怎么不能爆粗口了?老子好歹,也是个正常人好不好?

  而且老子的身体,还比你少了一只胳膊。

  你个四肢健全的人都能够爆粗口,我这四肢不健全的人,为什么就不能爆?

  说起愤世嫉俗,他娘的,我这个残疾人比你还愤世嫉俗呢。

  你心里面有邪火,可以冲我发。我她娘的心里有邪火,我冲谁发去?

  老子也知道国家,对不起你们这些任劳任怨的乡村教师。

  老子在这里替国家的教育部门,跟你们这些扎根在乡村里面的老师们,说声对不起。

  现在国家的发展,你也能够亲身的感受得到,总有一天,会把这些拖欠了你们的工资,给补发回来的。

  至于你堂侄孙的事,你明天直接带他上县里面来就行,我亲自给你们把这件事情办妥。

  别说是民办教师资格,老子只要看到他真正的教学手段。

  就算是一个正式的教师资格名额,我也会给他争取过来。

  既然你把它作为接手人培养,那他今后就是你们村子里面小学的校长人选。

  有些事情,还是得跟他交代一下!思想工作,还是要做一下的不是?”

  杨爱堂听到这里,立马就炸毛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