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六十六章 骗谁呢?

第五百六十六章 骗谁呢?

  “你想给他做些什么思想工作?他用得着你来给他做思想工作?

  奶奶个腿的,他一个亿万富翁。现在亲自来献身教育事业,你还想给他做什么工作?

  老子让你给他弄一个民办教师的资格,只是想让他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并不是说他非得要来当这个老师,你可给老子别搞反了。

  他用不着你给他做思想工作!

  你们给他做思想工作,无非就是说些无私奉献的话题。

  人家现在连工资都不打算要你的,还不属于无私奉献?

  你要说政治路线,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泥腿子,一没有从政的打算。现在还打算把自己那有限的时间,来投到教育事业上面来,难道这还不算政治路线正确?

  我不怕跟你交一个底,你们要是跟他啰哩吧嗦的说那一堆屁话,把他给老子弄跑了。

  别怪老子到时候去你们的办公室里面,掀你们的办公桌。

  我可告诉你,这些年老子的身子骨越来越年轻,有的是力气折腾你们。”

  “你吼什么吼?就是一些正常的流程而已,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杨爱堂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浑身都抖动了起来。

  他杨萌是个什么人,你们教育局里面的那些官老爷,有自己对他这么了解吗?

  那是不听闲话的人呐!

  你要是给他的脑袋上面,套上那么多的枷锁,他可就会有多远,跑多远呐!

  “老子不激动不行啊!你们这些官老爷要是跟他啰哩吧嗦的,说那么一大堆这不准,那不能的,他就能尥蹶子跑啊!

  老子好不容易逮着这么一个合适的接班人,要是被你们这些祖宗,给我弄的他尥蹶子不干了,老子找谁去说理啊?

  你知不知道人家的身份哦?

  那可是亿万富翁呢!

  他能抽出一点时间过来教孩子们,那都是这些孩子们的造化呢!

  而且这个事情,人家一开始就说了,只是当一个编外的教师,并不占据教育局的这些教师名额。

  这就证明人家,是考虑到了老子的难处,才那么要求的。

  现在是我在这里,自作主张的想给他弄这么一个名额。

  这要是为了得到你们的这个名额,让他对你们这些官老爷产生了反感,从而一撒手不干了。

  将来到底是谁的损失哦?

  你跟我说实话,我想要的这个民办教师的资格,是不是非得要上你们那里去做一番思想工作?

  如果是那样?

  你就当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一些话,全当我是在这里放屁。

  我也不做这个打算了,直接就让他在村子里面,教这些孩子们就行。

  本来人家就没打算要这个教师的资格,只是我在这里自作多情而已。”

  听了杨爱堂的这一番话,电话机对面的人又陷入了沉默。

  这回杨爱堂可没有再等待了,而是直接把手里的电话筒,往电话机上面吧唧一扣。

  爱咋地咋地!

  大不了老子明天不去了!

  要是他教育局有本事,直接把老子这个屁大点的校长撤了就是。

  不在教育局挂号了,老子照样教书育人,而且老子还轻松自在得多。

  教育局要是敢不承认这些孩子的学历?

  那还真就借他们几个胆子试试。看看老子这个老胳膊老腿的,能不能够折腾疯他们。

  杨爱堂的电话刚扣上还没到一分钟,办公桌上的那台电话机又响了起来。

  “杨爱堂你个老混蛋!你扣老子的电话干啥?”

  “老子懒得跟你玩深沉,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哪来那么多的屁事?

  老子刚才扣掉你的电话,就是明天不打算去了,怎么地吧?

  老子的那个堂侄孙,没有那个民办教师的资格,照样能够教导这些孩子。

  老子要让他好好的教,教出来的那些孩子,以后吊打你们这些城市里面的孩子。

  要让你们城市里面的那些孩子,就算你们用上一堆,都赶不上老子的堂侄孙教出来的一个厉害。

  怎么滴!不服啊!

  不服你反正也拿老子屁招都没有!我………”

  杨爱堂还想继续发泄一下呢,可电话机对面的人,没给杨爱堂这个机会!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电话机里面传了出来。

  “杨爱堂你个老混球,你给老子闭嘴啊!”

  这时候的杨爱堂,并没有去在意电话机对面的人,咆哮得多大声音?

  而是举着手里的这个电话筒左看右看,心里面还在那里一个劲的寻思。

  这个破玩意儿的声音太大了,也不是一个好事啊!

  要不现在去找那个臭小子,跟他商量一下,把这台声音太大了电话机给它换掉。

  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装聋作哑,选择性的听一听其它人,都在那里说些啥了。

  听到杨爱堂没有回应,这回轮到电话机对面的那个人,感觉到有点莫名奇妙了!

  “喂!喂!喂!老混球!你他娘的给老子吱一声行不?”

  “吱!”

  “叮咚咣当!噗嗵!吧唧!吱嘎嘎嘎…嘎…嘎……嘎!”

  杨爱堂听着电话筒里面传出来的各种响动声音,并不知道对面的人,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

  反正电话机的话筒,掉到办公桌上面了,那是肯定了的事情。

  然后电话筒再滚动到了哪里去了?自己就不知道了。

  “哎…哟!哎…哟!我滴个老腰哦!嘶…哈!嘶…哈!

  杨爱堂,你个砍脑壳的老混蛋啊!

  老子叫你吱一声,你就真的只吱一声啊?老子那是叫你吱声说话呢!

  你这冷不丁的吱那么一声,声音还吱得那么老大,老子被你吱的这一声,吱得一屁股坐地上来了!

  我滴个老腰哦,现在也被你给吱得腰间盘突出了!要你吱你就吱!你以前根本就没有这么听话的啊!咋就吱转性了呢?

  吱啊!你继续吱啊!”

  “吱!”

  “噗!嗝儿!嗝儿!嗝儿!嗝儿嗝儿嗝儿嗝儿嗝儿嗝儿!………”

  杨爱堂听着电话筒里面传来嗝儿嗝儿的声音,瞅着手里的电话筒撇了撇嘴。

  骗谁呢?

  前几天还见过你呢!

  都精神得能撵上兔子,这会几句话就能把你吱过去,可能吗?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