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这会让人挺尴尬的好吧!

第五百八十九章 这会让人挺尴尬的好吧!

  <tent>

  杨萌并没有让拓亚把这个情况,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呈现出来。

  只凭听拓亚的描述,就可以想象的到那个现场会有多么的残忍。

  那些产业主,现在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了哪怕是一丝丝的人性了!而且还以挣取这种带有血迹的金钱为荣。

  现在被记者一曝光,估计从上到下不知道会被处理多少人。

  不过这些事情,跟杨萌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按照杨萌的理解,这也是属于报应的一种。

  人呐,在这个世上,还是别做太多的孽啊!

  “好的!老板!需要影响那些看管人员的视线吗?”

  “不用!我就想看看这个小记者,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你只要保护好他的生命安全,其他的就不用你去管,而且别太显形。

  就在那种有意无意中间的地方,阻止人家损害他的生命,就可以了。

  只要在人家逃跑的时候,你在那些追赶人员的身上,施加一点影响。

  别让那些追赶人员,一下子把他追上了就可以了!

  如果显得太诡异,那就白瞎这个记者的努力了。

  我们这样处理的话,是能够把这个记者的功劳凸显出来的。

  别人今后一看,为了这个事情的揭露,这个记者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了。

  拓亚!这个人世间呐,还是需要这样一些英雄的。按照现在的流行语言就是,这个社会需要一些正能量。

  既然现在有这么一个人,正在干这些事情,那么我们就暗地里帮他一把。

  这样的话,他能够功成名就,我们也能够达到了,我们的目的,何乐而不为呢!”

  “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拓亚说完以后,杨萌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正在被人摇晃。

  醒过神来的杨萌,立马把目光望向了摇晃自己的人。

  “爸爸!那个伯伯正在说你呢!”

  等到看清楚摇晃自己的人是谁以后,就感觉到一阵惊讶,不知道琬玉这个小丫头,摇晃自己干什么?

  等到听了这给这个丫头的话以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丫头以为裘德海刚才的大惊小怪,就是在这里说自己的爸爸。

  看到这一幕的杨萌,既感到贴心,又感到好笑。

  “哪有的事啊?那个伯伯,只是对咱们一家子坐火车,感觉到惊讶嘛。

  在他的理解当中,那些特别有钱的人,都不会坐这种火车的。

  他们以为那些有钱的人呢,就必须得坐飞机,坐汽车,就是不能坐这种火车。

  因为他们觉得呀,坐这种火车,跟那种特别有钱的人,身份不相匹配知道吧?

  但是呢,爸爸跟你们说哟!

  这个伯伯的那种想法,可是一个妙论哦!

  这个世界上啊!

  出行的交通工具,根本就没有什么贵贱之分,只存在一个方便和不方便的区别,还有一个舒适程度的差异而已。

  还有就是安全性。

  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带你们去坐飞机?并不是咱们家里,掏不出这些购买机票的钱。

  而是因为爸爸感觉到那个飞机呀,危险性太大!它一不出事还好!一出事的话,飞机上的人,根本就没有生还的几率。

  咱们家的那些车子,就是因为安全性高。所以才会被全国家的人认可,现在都在那里购买呢。

  爸爸妈妈带着你们几个出来玩,头等大事就是以安全为重。

  在我们没有自己开车出来的前提下,选择坐火车,那就是最安全的出行方式。

  而且爸爸妈妈,为什么没有带着你们做那些特快列车呢?

  那也是出于安全考虑。

  我们现在是回家,并不是太赶时间,坐这种车速不太快的火车,我们的安全保障,就能够达到最大。

  因为我们的人呐,生命只有一条,而且生命又比较脆弱。只要在外力的作用之下,超过了我们人体的承受极限,我们的小命,就会丢掉的哦。”

  裘德海的大惊小怪,杨萌并不是没有听见。只是看到自己的媳妇儿,已经跟他在那里说话以后,自己就没有去插嘴。

  而是在那里一心二用的,吩咐拓亚去办这些该办的事情。

  现在琬玉这个丫头,把自己摇晃回神以后,这才给自己的丫头解释了一下。

  只不过杨萌的这一番解释,把裘德海可是说得满脸通红。

  自己刚才话里是什么意思?

  眼前的这个小矮子老板,确实是全都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可是你知道就知道了呗,就不要把它给说出来呀!

  这会让人挺尴尬的好吧!

  可是一想到杨萌的身份,裘德海根本就没地反驳。

  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世俗间的繁文缛节。也根本就不在乎,别人到底受不受得了?

  人家只需要,按照他自己的心思来说话。

  自顾自的,跟自己的丫头在那里解释,为什么会坐这一趟火车?

  这就是人家的装逼之处。

  人家家里面并不是没有钱,要说起人家家的钱,别说是坐飞机,就是坐卫星,估计人家也能够坐得起。

  不说多了,人家购买几个飞机厂,专门给他们家生产飞机都有那个能力。

  可是人家现在给他自己闺女的解释就是安全,安全才是他所追求的最大目的。

  让人可恨的地方,就在这个这里。一般的有钱人,都不会选择坐这种慢车。

  可是人家现在偏偏就坐了,而且还是带着自己的全家老小一块坐的。

  问题是自己才所说的那个话,还真就有点把人,分个三六九等的意思在里面。

  就是觉得这么大的一个老板,哪怕是坐这种慢车,你也给自己的老婆孩子,买个卧铺啥的,那也能够舒服不少不是?

  你们家又不是缺钱,要是说缺钱,你买个硬座啥的那还无所谓。

  可是你这么一个有钱的老板,竟然跟这些普罗大众一样的坐硬座。

  在不知道的人眼里面,还没什么。要是在自己这种知情的人眼里面,就感觉是这个小白脸老板,在这里装逼。

  可是裘德海听了杨萌刚才的这一番话以后,根本就反驳不了,因为自己心里面,刚才确实就是那么一个意思。

  虽然自己在老爷子的影响之下,坐的也是这一趟慢车,而且还是坐的硬座。

  可是那是自己在老爷子的影响之下,秉承的家训就是———节约。

  只是没想到自己对面的这个小两口,他们以这么年轻的年纪,竟然也能够想得这么长远。

  “那么那个伯伯,他也跟着我们一样坐这一趟车,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吗?”

  听了爸爸的解释,琬玉这个丫头一下子就把目光投向了裘德海。

  “那个伯伯不是,他是在那里执行,他们爸爸教给他们的一个家训———那就是节约。”</tent>

  这个农民要逆天 </p>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