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零三章 你这个想法有点不对呀?

第六百零三章 你这个想法有点不对呀?

  <tent>

  “做不了就做不了呗!跟我的年龄大小有什么关系?

  你怎么现在说话,老是打击我干嘛?

  再说了,人活在这个世上,谁不想过得轻松?谁不想本事滔天呢?

  如果我刚才我想的那个办法,能够行得通的话,让你多教我一点知识,难道有错吗?

  你自己不也是懒得弄这些玩意,才把这一摊的事情丢给我的吗?我想在偷懒的同时,学学本事怎么了?

  我………”

  “我什么我?要不要我给你在脖子上,吊块大饼子,这样你就能够连吃饭都偷上懒了!

  也不知道当时的周茗嫂子,是怎么看上你这么一个懒鬼的?”

  张高兴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杨萌给打断了。

  这么大年级的人了,在这大白天的做梦都是小事,竟然还做得这么理直气壮,这也没谁了!

  白了张高兴一眼的杨萌,端起张高兴刚才倒出来茶,喝了一口。

  还茶还不错!

  比自己家里茶园产的茶叶,虽然差上一点,可是也差的不太多。

  “这些东西你自己去送,我生气了。你这一天天的,只要看见我,如果不怼我几句,你就感觉到心里难受。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呀?”

  张高兴的这话一出口,一口茶水刚喝到嘴里面,正在品味评价的杨萌,可就把它们原复原本的喷了出来。

  还好张高兴不是坐在杨萌的对面,要不这一口茶水,肯定能喷张高兴一头一脸。

  不过杨萌现在很难受,刚才那口喷出来的茶水,不但呛进嗓子眼里了,而且鼻腔里面也呛进去了。

  “咳咳咳咳!吸溜!啊呸!”

  咳嗽了好半天的杨萌,拽过旁边的废纸篓,把嘴里面的这些口水,和鼻涕的混合物给吐了出来。

  又从前面茶几上的那个抽纸盒里,抽出几张纸来,把眼帘上刚才呛出来的眼泪,和嘴角的唾液混合物,擦拭了一个干净。

  丟掉手中已经脏了的抽纸以后,这才抬起头来看向了张高兴。

  看了一眼眼前这个,现在嘴角微微往上翘的主,杨萌一阵无语。

  而且有点搞不懂张高兴,为什么长了个成年人的身子,却生了个小孩的性格。

  也不知道是张高兴他外公,曾经没教好啊?还是他自己家的老头子没教好?怎么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这么一点都不稳重呢?

  你一个四十五六岁的人,竟然耍起小孩脾气来了!

  我勒个去的!你这是打算当巨婴么?

  特别是那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呀?杨萌竟然能从这句话里面,感觉出来了一种女人的柔媚。

  而且杨萌刚才呛成那个样子,就是被这一句话给刺激到的。

  “你故意的是不是?明明知道我在那里喝茶,你却跟个妖精似的来上那么一句,就是想看我出糗是吧?

  你的声线这么好,咋不去快乐男声浪一浪呢?

  去了以后,最好化个女装,所有反串的那些个角色,最适合你现在的这个状态了!毛病!

  你平时说话要是不透着傻气,你以为我想怼你啊?

  一般人我还不怼他呢!你看我什么时候,怼过周雨晨啊?

  那是因为我跟他只是泛泛之交,到不了我跟你的这种熟悉程度,明白?

  好赖不分呢你这是?

  这些玩意,吩咐人今天就给送过去吧!

  越早送过去,就能够让那些受罪的人,早点得到解救呐!

  难怪我家周茗嫂子说,她这辈子,一下子养了两个孩子咯!

  我以前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呢?整了半天,原来这是把你也算进去了!”

  张高兴这会让杨萌连珠炮似的话语,说得有点脸红。

  脑子里面一个劲的埋怨,这个老娘们,怎么啥话都往外说呢?

  不过张高兴现这心里面,还是有点受用的。竟然听到了自己的老板亲口说出来了,自己跟他的关系比较近。

  而且今天自己的老板,在面自己的面前所施展出来的这些本事,也只有自己亲眼实见的看到了。

  知道这是老板认同了自己,不再避讳自己了!

  这些玩意新奇是新奇,就是心脏得好,要不还真有点扛不住。毕竟没弄明白的时候,还是有点太吓人了。

  处理完这些事情以后,杨萌和张高兴直接就选择了回家。两个人都是老板,所以走得早点,还是没有人敢说什么的。

  长沙市离家里面,也只有这么远,不到100公里地。两个人一台车,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赶上了晚饭。

  张高兴也没讲客气,李靖芸一挽留,他就坐在桌子前面,跟着这一家子人一块吃了一顿。

  今天这一天,张高兴觉得是自己这一辈子,过得最刺激的一天。比当时跟周茗那啥的时候,都要刺激。

  认识了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竟然亲眼目睹的看见了他,施展了神仙一般的手段。

  这可比老爷子他们的道听途说,可是要刺激的多唉!

  全国上下那么多人,就自己看见了奇人异士的这般手段。

  “事情都处理好了?”

  李靖芸的问话,让刚放下饭碗的杨萌,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是在那里问自己呢!

  接过自己媳妇儿递过来的毛巾,把嘴和手擦了擦,然后又递了回去。

  看到自己的媳妇儿,又把拿过去的毛巾,搭上了毛巾架上以后,这才开口说了起来。

  “早就处理好了!下午的时候,因为要等张高兴一路回来,所以跟张高兴在那里,聊了一下午的天。

  你也知道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事。

  只不过处理是处理了,但还是亏损了一亿八千万左右。

  这一亿八千万的损失,是没办法收回来了。要不就得逼着这些人,全都睡马路去了。

  我寻思咱家也不差那几个钱儿,没有必要做得那么绝,所以就放了他们这些人一马。

  虽然他们贪婪是贪婪了一点,可是这五六年下来,他们还是有功劳的。

  所以我也只让他们,把那些贪过去的钱还回来而已。其他的,就没有动弹他们的。

  当然了,用这笔贪过去的钱,购买的房子、金银、珠宝、玉器啥的。那我就没客气,全给他们划拉掉了。

  工资还是算给了他们的,要不他们肯定就不止欠这么一丁点钱。

  只是黄旭华、万柯、耿秋芸、徐贵莲她们那四个,出了事的分厂会计,我让高兴全都打发她们走了。

  今后的货款划拨,将来都会走总公司,以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张高兴是吃完饭之后就走了,孩子们也去洗澡去了。穆秋彤和李济民两口子,吃完饭以后也没有留在厨房。

  所以现在厨房里面,就只有杨萌跟李靖芸两口子。所以杨萌现在一边说着话,一边帮忙收拾着桌上的碗筷。

  “这样也好啊!我就怕你心里面的戾气一起来,把这些贪心的玩意弄死几个,就有点不好收场了。”

  李靖芸接过杨萌手里的碗筷放进锅里,伸手又拿起放在灶台上的丽臣洗洁剂瓶子,摁了几下。

  感觉到差不多了,便把洗洁剂瓶子又放回了原地。

  顺手拿起灶台上的抹布,在锅里搅了动几下,让洗洁剂跟水混合均匀以后,这才开始洗漱碗筷。

  “哪能呢?我说过,只要是那些人身上没有沾上人命的人,基本上都不会有生命危险。

  再说钱财的事情,也跟人命扯不上关系。事情呢,只能一码归一码,老公可不会乱杀无辜。

  再加上你老公曾经处理的,那些身上带有人命的人。

  那也只是让他们自己遭到了报应,并不是说你老公自己,亲手弄死的他们。

  能够让我亲自动手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玩意。

  像他们这几个分厂的一帮子人,还没有达到丢了小命的地步。”

  把手里的碗筷,递给了自己媳妇儿以后,杨萌拿起另外一块抹布,把桌子上面的油迹,擦拭了一个干净。

  这些事情,都是在李靖芸的要求下,让杨萌别使用手段留下来的。

  因为李靖芸觉得,生活当中的这些零碎事情。如果全都被杨萌使用手段给弄干净以后,这个家就没有了一个家庭应有的气氛。

  杨萌当然不会违背自己媳妇儿的意思,自己曾经没有这个作弊器以前,这些事情,也全是自己一手在那里操办。

  所以对于留下来一点家务事做做,杨萌是并不反对的,而且也特别的享受这种温馨的气氛。

  手里面有点事情做做,两口子之间的相互合作,也能够让两口子感觉到彼此的存在。

  所以这种家务事,在杨萌的眼里面,那就是一种两口子中间的感情粘合剂。

  “只是今天在那里聊天的时候,听到张高兴说起的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挺意外的。”

  擦完桌子以后,杨萌把手里面的抹布放在了灶台上面,好让自己的媳妇儿,等会洗完碗快以后,把这些抹布也连带着一块洗一洗。

  说话的同时,转身又拿起笤帚和簸箕,把桌子周围这一个圆圈的地扫了扫。椅子也全都拎得靠着墙边放着。

  “啥玩意让你都感到意外了?”

  李靖芸听到杨萌说的这个话以后,也感觉到挺奇怪。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自己的这个小男人,感觉到意外的事情,可并不多。

  手里面并没有停下洗碗的动作,只是把头转过来,看了自己那个正在扫地的小男人一眼。

  “就是张高兴说湘省农大,曾经有人找过邝文凯,想让邝文凯去农大,给那些大学里的学生当个讲师。

  可是邝文凯这个出不了乡的玩意儿,竟然死活不同意。

  他没同意都是小事,问题是还把你家老公我,给出卖了一个干干净净!说是他的那一身本事,全是从我这边学过去的。

  弄得张高兴今天,也在那里探了一下我的口风,可是却让我把话题给岔开了。”

  “这事,怎么轮到张高兴出面来套你的口风了?他跟农大,应该是扯不上关系的呀!”

  杨萌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李靖芸手上的动作也没有落下。

  各自手里面的动作,并不耽误两口子中间的交流。

  “就是那个被评为了院士的袁嗲嗲,找上了张高兴他家老头子,想让张高兴他家老爷子,跟张高兴提上一嘴,让张高兴来做做我的工作。

  也不知道那个袁嗲嗲,是从哪里打听到了我跟张高兴的关系的,竟然把这个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

  “这不是好事吗?去给那些大学生当教师,多有面子啊!”

  “你快拉倒吧!现在的那帮小年轻,在大学里面,全都是在那里糟践他们家长的钱呢。

  狗屁都不懂的年纪,竟然谈恋爱。

  他们想过他们自己,今后需要承担的责任吗?他们想过他们自己,上学的那些费用是怎么来的吗?

  你老公的这一身所学,讲给他们听,他们中间有几个人,能够听得懂我讲的这些知识?

  与其到时候,看着他们那一副懵逼的样子,惹得我自己气死一肚子血,我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去呢。”

  “老公啊!你这个想法有点不对呀?你媳妇儿我不否认那些大学生,是有一部分在那里谈恋爱的。

  可总还有那些不谈恋爱的呀。

  而且你的这一身所学,现在去给这些大学生们讲讲,传授传授。

  也能够为这个国家的农业,做出很大一部分的贡献呢。

  你难道不知道,你去给这些大学生讲课,是在那里培养人才?

  那么大的一个农大,总不可能全部都在那里谈恋爱不是?

  只要一百个人当中有那么两三个,能够把你讲的这些知识学进去。

  那就能够使我们的这个国家,发生不小的变化呢。

  学了你的这一身本事,他们不可能就这么一直默默无闻下去不是?

  这些大学生毕业以后,总得使用他们学来的这些知识,去在这个社会上,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那一份财富吧!

  可是只要他们使用你传授下来的知识,那就等于为这个国家做了我们应该做的贡献了。

  这样一来,将来等我们两口子走了以后,也不会留下什么遗憾不是?”

  </tent>

  这个农民要逆天 </p>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