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零九章 你这纯粹是在找揍呢,知道不?

第六百零九章 你这纯粹是在找揍呢,知道不?

  “娭毑!我的那个姓,可一点都不贵呢!我姓杨,木易杨!单名一个萌字,就是草字头,下面一个明天的明字。

  袁嗲嗲!我家娭毑姓啥?有你这么待客的么?连娭毑姓啥都不在路上告诉我,弄得我现在,只能一直娭毑娭毑的叫!”

  老爷子现在发现,眼前这个臭小子,完全就是属狗脸的,属于说翻脸就翻脸的那一伙。

  “她姓邓!叫邓晢!你也别娭毑娭毑的叫了,叫伯娘或者叫婶娘都随你的意。

  老子的老婆,花一样的仪容,被你叫成了娭毑,你这纯粹是在找揍呢,知道不?

  你个臭小子,虽然看着眼前的这副小脸特别年轻,年轻得我都恨不得,给你啪啦几巴掌。

  但是你的真实年纪,在那个地方摆着了,都三十二了。

  长着一副娃娃脸的人,真是太具有欺骗性了。虽然你叫我嗲嗲,是对我的一种尊称,我也不跟你计较。

  但是我的老婆,你可不许给我把她叫老了!知道了不?

  既然东西放好了,那就过来坐!”

  老爷子的这一番话,让邓老太太不禁霞飞双颊。

  话倒是没有说,只是嗔怪的白了袁老爷子一眼。

  连带着看到这一幕的杨萌,也被喂了一肚子的狗粮。

  不过什么叫做互动?

  这就叫做互动!有来有往,才能算得上互动!

  “唉唉唉!邓婶婶!我过去陪那老爷子说说话啊!您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就只管叫我!

  要不您看那老爷子的脸色,这会阴沉得都快滴出水了啦!”

  杨萌跟邓老太太说了这么一句以后,连忙走向了客厅里的沙发。

  正好自己有一肚子的话,想问这个老爷子呢!

  “我来了!您想说啥?得给钱啊!我跟您说老爷子,我陪人家唠嗑,那得收钱的,您打算唠几块钱的?

  我可不跟你说假话,就连我自己媳妇儿,我陪他唠嗑都得收钱。

  不信的话,您哪天到我家去做客的时候,您就问问我媳妇儿,就知道了。”

  袁老爷子现在又发现了一点,那就是这个小子,有点混不咎。

  这个梗,老爷子也听过,只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臭小子,头一次上自己家里面来,就能这么不见外!

  “唠五毛钱的!”

  说完这句话以后的老爷子,端起才泡的茶,撅着嘴吹了吹水上面的浮叶。头都没抬,喝了一口茶杯里面的茶水。

  “您这………您这………也太抠了吧?不行!五毛钱不开唠!我堂堂一个农大客座教授,走出去陪人唠嗑,竟然五毛钱起唠!这要是传出去了,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老爷子!你可要知道,我陪自己媳妇唠嗑,那都是最少五毛钱开唠的,你这个外人,怎么的都得涨点价吧?”

  杨萌听到这话以后,立马就不干了,打死都没有想到,这个老爷子竟然这么抠门儿。

  心里虽然知道这个梗,现在全国上下,就没有不知道的。

  可是现在被自己用在这里,还是挺适合时宜的。

  “那你要多少钱,才开唠啊?”

  手里端着茶杯的老爷子,咽下嘴里的那口茶水以后,抬起头来看向了这个逗乐子的臭小子。

  “怎么滴!也得六毛起吧?这年头物价上涨得这么厉害,这陪人唠嗑虽然是个无本买卖,不过也总得涨点价不是?”

  杨萌的话音刚落,坐在对面的老爷子没乐,反倒是把待在厨房里面做饭的邓晢,倒是乐了一个够呛。

  “好了!别贫了!你跟我说说,对你负责教授的这些专业,有什么计划吗?”

  老爷子今天,也在那里听了杨萌上的那几堂课。

  对于杨萌的专业知识,那是没得话说。只不过老爷子从杨萌讲的课里,感觉到这个孩子应该是有很多的知识,没有当场讲出来。

  当然了!这个课堂上面讲的那些东西,也都是这个孩子将来教学的总体方向,就跟大纲似的。

  也用不着跟给那些学生上课一样,讲的那么细致。

  “讲微生物的种类及应用吧!就讲我发现的,而且能够对各种植物,产生特殊作用的那些微生物好了!

  只要这些学生,能够把我发现的这些特殊作用微生物,都记住了,并且都能够灵活运用的话。

  那么他们将来,是能够闯出一番名堂来的。”

  杨萌倒是没有藏着掖着自己将来会教的,都是些什么!

  老爷子既然现在想听,那就说给他听就好了!

  “好!很好!我今天也听了你的一堂课,对于这些微生物的应用,你这是走在了所有人的前列啊!

  只是你这个臭小子,有这么一身本事,怎么就没有想到把它们传播开来呢?”

  袁老爷子对于杨萌的知识丰富程度,那是打心眼里佩服的。课上所讲的那些东西,还真就处在了世界的前列。

  “您这话就有点偏颇了!我是一个什么身份啊?我就是一个农民而已!我要是逮着人就跟人家讲这些东西,人家不把我当成神经病啊?

  特别是我还是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主,说出来的话,谁信呐!

  这次如果不是您老,和徐校长去亲自请我过来,而是我自己毛遂自荐的话,你们谁会相信我一个初中都没有毕业的主,却懂得这么多的微生物知识?”

  杨萌说完这些话,也端起茶几上的的茶杯,喝了一口茶。

  立马就感觉到这茶叶应该不便宜,茶水喝进嘴里以后,尝到的味道清香宜人。

  “老爷子,别光说我的事了!说说您自个的事情呗!

  我们家是八八年开始种的杂交水稻,好像叫什么籼优六三。从那时候起,我就听到了您老的大名。

  我跟您说,那时候我特别想见见您,就想看看研制出这种水稻的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以前家里都是种的农肯五八,那个水稻的米,好吃是好吃,就是产量太低了!

  一亩地才四百多斤的产量,都不够一年嚼头的。

  这些年,也经常听到一些您的事迹,说真的,我为我们国家,能够有您这么一为科学家,感到老自豪了。

  在您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以前的那几十年,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要知道,我们小的时候,那还见过搞集体呢!饭都没吃的!

  在岁月那么艰难的情况下,您是怎么取得这些成绩的?有啥秘诀可以说说不?”

  杨萌说完这些话以后,可是一脸好奇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老爷子。

  由不得杨萌不好奇啊?

  那个年代,能够闯出来这么大的一份成绩,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什么秘诀?哪里来的秘诀?鬼的个秘诀呢!我哪里有时间去琢磨这一套哦?

  不过令我感受最深的一些体验,肯定还是有的。归纳起来,大概就是八个字,那就是知识加汗水加灵感加机遇。

  这几个字,算是我这几十年生活和工作当中的一个总结吧。”

  听到眼前的这个臭小子问起自己的事情,袁老爷子倒是有一说一。

  不过听到这个臭小子,问起自己有什么秘诀的时候,这心中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感到一阵气闷。

  什么秘诀?哪里来的秘诀?

  连肚子都吃不饱的日子,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秘诀出来,只能老老实实的去刻苦钻研。

  杨萌当然感受到了老爷子情绪,好像并不愿意提起那些事情。

  这事杨萌也比较理解,在那个年代,老爷子作为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肯定也遭受过一些不幸的遭遇。

  既然这个话题勾起了老爷子的伤心事,那就略过不提了,免得自找没趣。

  “老爷子!当时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把研究杂交水稻,作为了自己终身从事的职业呢?

  这么多年过来了,您一直可是从事着这个杂交水稻的研究工作。

  我可没从来有听到过,您有什么改行的传言呢!”

  听到杨萌的这个话以后,袁老爷子转了转手里面端着的茶杯。

  低头沉思了起来,好像过去了的那段记忆,又把老爷子的思绪,带回了曾经的岁月。

  “这事还得从我刚到湘省来说起,从1953年刚分配湘省的安江教书,一直到1966年的这十几年。

  那时候我在安江农校一边教课,一边做育种试验。

  每年都到田间去选种,就是从植株中,筛选具有稳定遗传优异性状的品种。

  应该是1960年,我在田里偶然发现一株鹤立鸡群的稻株,那个稻子的穗子蛮大的,而且稻粒也多,最让人感到惊讶的就是,结的稻粒特别饱满。

  第二年,我把采收到的那些稻谷种了下去,精心的培育着,希望有个好收获。

  可是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田里面长出的那些稻子,高的高,矮的矮,而且穗子也大小不一,参差不齐。

  看到这个结果以后,我当时的心,都冷掉了半截。

  你都不晓得那天,我坐在田埂子上坐了多久?

  那是屁股都坐疤了咧!

  不过当时没有什么感觉,到后来起身回家的时候,才感觉出来。

  遇到那种情况,脑子里面一直仔细的回想着,自己曾经所学过的那些知识,反正就是想找到,这里面为什么会失败的原因。

  后来分析分析去,推断出第一年选出来的,应该是一株天然杂交稻。因为不是纯种,所以导致第二年的遗传性状才会出现分离。

  但如果按照那株天然杂交稻的接穗情况来折算,那么粮食亩产可以达到1000多斤呢。

  这在60年代初期,可是了不起的奇迹啊!

  我那时候就突然灵感蓬发的想到,既然水稻有杂种优势,为什么非要选育纯种呢?

  从此,我就选定了水稻雄性不育的研究课题,致力于杂交水稻的育种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