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一十章 这事是真的吗?

第六百一十章 这事是真的吗?

  杨萌的询问,也激起了老爷子的谈性。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都有一些难忘的回忆。

  别看老爷子,现在已经功成名就。可以前遭过的罪,还是让人比较唏嘘的。

  “老爷子,您这辈子吃了不少苦吧!我家嗲嗲在世的时候,可是说过那些艰苦岁月的情形。

  再说了,您这搞杂交水稻的科研,也不可能一直守着这一亩三分地。

  总得寻找其它的雄性不育株,来扩大杂交父本的储备。可是在那种交通极不发达的年代,您是怎么客服那些困难的?”

  杨萌其实最佩服的,就是在这个地方。因为老爷子他们这一代人,还真就是多灾多难的那一代人。

  当时的社会情形就摆在了那个地方,交通工具也缺乏,可是要想寻摸这些东西,就得东奔西走。

  那是真的东奔西走,因为所有的旅程,是完全得靠腿走的。

  杨萌说的这番话,可能引起了老爷子的共鸣。

  那张因为瘦,从而显得有点皱纹的脸上,也布满了不堪的回忆。

  “臭小子啊!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积累这些微生物学识的?

  但是我想跟你说的就是,如果没有困难,那就不叫做科学研究了。而且在最艰难的关头,一定不能轻言放弃。

  我们那个年代的情况,比较特殊。那时有左的路线的干扰,有天灾,有同行的嫉妒,但最大的障碍,还是来自传统遗传理论的巨大阻力。

  当时的权威学者,和权威学说都认为,搞杂交水稻研究,是不可能有前途的。

  你知道吗?他们这是对遗传学的无知。

  但是在种种权威的压力面前,当时老头子我却无计可施。不过老头子我一直坚信,真正的权威,永远都是来自实践。

  那时候有三件事,对我的支撑特别大,也是支撑我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动力。

  第一,就是杂种第一代有杂种优势的现象;第二,就是我在1960年发现的那株天然杂交稻,也表现出了明显的杂种优势;第三,就是糯稻田中的那种公禾,那就是天然的籼粳杂种,也显露出明显的杂种优势。

  这些,都是自然界反复出现的铁般事实啊!可是为什么还有那么一些人,却偏偏要去盲从那种想当然的权威,从而对此视而不见呢?

  那个时候,其实老头子我是感觉到挺累的。不是身体上面的累,而是心里面的那种累。

  身体上面的累,我还能扛得住;可是心里面的那种累,有些时候是挺让人迷茫的。

  可是,还是被老子给挺过来了!在那种传统理论的阻力,和束缚面前,我就觉得,只有靠实践去检验,去创新。

  在创新中,知和识尤其重要。这个所谓的知和识,可不是书写在纸面上的那些理论知识,而是我自己亲自积累起来的经验。

  有了知和识,并且不断积累更新,这才是创新重要的基本条件。

  有了知和识,又不吝惜汗水,发奋努力,才会激发创造的欲望,产生好的灵感。

  当然,还有机遇也不应该忽视,任何一项事业的成功,都离不开良好的机遇。”

  说到这里的老爷子,停止了手中茶杯的转动,又端起手里那杯还没有喝完的茶水,喝了一口,润了润他的嗓子。

  “老爷子!你们住的那块,那时候有饿死过的人吗?

  我嗲嗲在世的时候,老是跟我说起那时候,生产队搞食堂什么什么的,听说饿死了不少人。

  这事是真的吗?

  我的年纪小,没有经历过你们那个年代的事情。

  但是我记事的时候,我还记得我们队上,还在那里搞集体。

  79年吧?好像是79年!

  我记得就是那一年,我还在生产队里面的食堂里面吃过饭。

  那时候真的那个饭啊,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就感觉到不可思议。

  那种饭怎么能够填饱肚子哦?

  如果按照现在的情况来说,那种饭好像就是蒸过了两遍。

  当然了,这事都已经过去了二十五六年,我的那个记忆,基本上也比较模糊了。

  我记得比较清晰的就是,我们家里那时候,吃的那个饭,是用干红薯丝和那个大米一起煮的饭,挺难吃!

  就是因为那时候我的年纪小,不愿意吃那些红薯丝饭。

  所以弄得我家嗲嗲在世的时候,一直就跟我说那些事情。

  说的多了,其实也让我挺好奇的!

  都说那个年代饿死人,但是具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

  毕竟我是没有亲眼见过,那些饿死了的人不是?”

  杨萌的话音一落,老爷子也一阵唏嘘。不过杨萌从老爷子的脸上,看到了老爷子难过。看来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怎么没有啊!就是1953年,我从西南农学院农学系毕业以后,便来到了偏僻的湘西雪峰山旁的安江农校任教。

  没隔多久呢,一场罕见的饥荒席卷全国啊。

  那时候,我就亲眼见到过,有人在那地里干着干着活,就这么啪叽的一下倒了下去。

  那是饿的发了黑眼晕呢!你以为啊?

  还有蛮多人,也是因为饿,那身上都浮肿起来了咧!那是什么?那是得了浮肿病呢。

  你家嗲嗲说的那些事,基本都是事实,因为我们那时候,也是在集体食堂里面吃饭。

  那个时候都困难,什么都没有呢。

  你那个时候,还不愿意吃红薯丝饭。你晓得我们那个时候,吃的都是些什么哦?

  吃的那些菜,就是一大锅红薯藤呢!而且煮那么大一锅红薯藤,就放这么大一杯子油,你就可以想象那个味道了!

  那就跟那猪食差不多。

  我跟你说臭小子,要是放在现在,那些菜你还是那么煮,就算是弄给猪吃,现在的猪,它都不带吃的。

  可是在那个年代,你不吃,代表着你的生命就会结束。

  在以生命为威胁的条件下,你不吃怎么办?

  你家嗲嗲说得一点都没错,那个时候的饭也是双蒸饭,就是用水蒸了两次,那个饭粒儿看起来蛮大的。

  可是这些饭吃下去以后,隔不了多久,就饿得你前胸贴后背。

  那时候我们成天就想,要是能吃顿饱饭就好了啊。

  老头子我啊,就是因为那段刻骨铭心的日子,所以才下定决心研究水稻这个玩意的。

  当时我就想,要是那个水稻的产量,如果能够达到亩产七百斤八百斤,九百斤甚至上千斤,肯定就不会出现那个时候的那种情况。

  而且也是我们当时下乡的时候,那个村子里面的村长,对我们的一份殷切的盼望。

  我现在都还记得,那个老村长对我所说的那些话呀。

  他说:袁老师,听说你正在搞科学试验,如果能研究出亩产400公斤、500公斤的新稻种,那多好啊!我们就可以不怕饥荒了,苦日子也就可以结束了。

  老队长的那些话啊,又一次唤醒了老头子我,蕴藏在心底的童年之梦呢!呵呵呵呵呵!”

  虽然那段日子已经过去了20多年,可是在老爷子他们这一代人的心灵之上,还是留下了不轻的创伤。那可是处在了生命,随时都有可能消失的边缘了!

  “老头子!你就别说以前的那些老黄历了!今天家里会有多少人吃饭?煮那个米?”

  厨房里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这对老少爷们的谈话。

  不过邓老太太的这个话,让杨萌感到一愣,煮哪个米?

  难道你们家还有好几种米吗?

  不对!加上刚才自己送过来的米,他们家最少应该有两种米。

  这老太太,可能就是在那里问,是煮自己送过来的这些米呀?还是煮以前的那个米?

  “就煮这个臭小子送过来的米,他家的那个米好吃,吃完了以后,我再去管他要。

  让老三他们两口子,带着孩子一块过来吧!加上家里面现在的这几个,就这些人了。”

  杨萌听到这里,连忙站起身来朝厨房走去。因为这次自己带过来的那些干货里面,有好些菜,自己如果不教这个老太太弄的话,可能老太太根本就不会整这些玩意。

  要不弄出来的东西,口味肯定不咋地。

  “唉唉唉!你往厨房里面跑什么?”

  老爷子刚跟老太太说完话,就发现杨萌站起身来往厨房里面跑,于是有点不解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去跟邓婶婶做几个菜,我带过来的那些菜,有好几样我得跟邓婶婶说说。要不她整出来以后,估计你们今后会说我。

  而且煮饭的时候,我得让邓婶婶多煮一点。

  我可是个大肚汉!

  别等到你们一家子人还没开始吃呢,我就把你们煮的那些饭,全给你们吃没了。”

  杨萌的随意,让老爷子一阵羡慕,这份心态,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学得来的!

  一般的人,在人家做客那都是客随主便。可是眼前的这个臭小子,他不一样。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他就会去怎么做!

  这种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特别的真实,好打交道。

  得到这样的结果,老爷子也没有去再说什么了。本来把这个孩子带到自己家里面来,就是想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家人认识认识。

  既然现在这个臭小子,把自己家当做了他家,那就是代表这个臭小子,认同了自己这一家子人。

  去这个臭小子家的时候,张老头可是跟自己好好的说过,这个臭小子可是一个神奇的人。

  并且告诉自己,如果这个臭小子,在自己的面前无拘无束的话。那你就应该感到高兴,那就代表这个臭小子,他已经认可了你这个人。

  如果被这个臭小子认可了,说是将来,还会得到不少不可言说的好处。

  那个老头子说的神神秘秘,不过应该是言之有物。

  主要的就是那个张老头,告诉了自己一个惊人的事情。

  说是现在市面上卖得火爆的紫金龙,就是这个臭小子家的产业。

  而他张老头自己的儿子,都只是给这个臭小子打工,分了一点小红利而已。

  这就不得了了。

  紫金龙啊!

  要知道现在的紫金龙汽车有限公司,那可是一个庞然大物了。

  现在在这个汽车公司下了订单的企业和个人,要想提到货,都得等上七八上十个月的时间。

  因为这个汽车,自从上市以后,基本上就卖断货了。

  人家的那个广告,做得牛啊!

  那真人亲自上阵的呀!是由真人开着车,去撞击的各种建筑物和障碍物,最后车子里面的人都是安然无恙!

  你说这样的汽车,被别人知道了以后,为了自己的小命,那还不得趋之若鹜啊!

  自己的研究,是解决了人们的吃饭问题。可是这个臭小子的企业,却是解决了人们,出行路上的安全问题。

  这个可是积了大德呐。

  问题人家有那么大的一份家业,看上去还是那么朴实,外人根本就看不出人家的亿万身家。

  这事幸亏也就自己知道!

  如果让小徐知道了,这回请回来的这个客座教授,竟然还是这么大一个金主的话。肯定又会动他脑子里面的那些弯弯绕了。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