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一十三章 神奇吗?解释得了吗?

第六百一十三章 神奇吗?解释得了吗?

  杨萌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感到不解。

  按道理来说,这个即将走上教授讲台的人,不应该说出这种话来。

  但是现在所认的这门亲戚,他所说出来的这些话,却还是让人心生感激的。

  因为认的这门干亲,人家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人的安全,而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东西的价值。

  这里面,特别是袁鼎阳的感触最深,先前在课教室里面的时候,对于这个干弟弟的学识,可是佩服的不得了!

  可是现在自己老爷子给他们认的这个干弟弟,却对自己的家人,说出来了这么一番话。

  反差有点大啊!

  “阳哥!有点不信?”

  在场所有人的表情,杨萌都看在了眼里面,特别是袁鼎阳脸上,露出来的那副怀疑神色,让杨萌感到有点好笑。

  袁鼎阳长得不像老爷子,倒是像老太太多一些。

  这会听到自己的这个干弟弟问起这事,虽然心里很想说一句这是迷信的话,可是话到嘴边,还是被他咽了回去。

  因为他突然之间想起,自己家里面的老头老太太有点信这个。

  别看自己的父亲,是国家科学院的院士,但是对于这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他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态。

  按照老爷子的话说,你们可以不信,但是你们却不能够去否定。常怀敬畏之心,对你们没有坏处。

  “阳哥!这么的吧!你把眼睛闭上,我们来做个实验。没有什么危险的!就是让你感受一下,老祖宗们留传下来的精华。

  毕竟毛嗲嗲也说过,实践出真知嘛!”

  “那是马克思说的好吧?人家的原文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听到自己干弟弟的这个话,袁鼎阳可没有打算在这事上相让,随口就反驳了一句。

  “毛嗲嗲没有说过这话?

  世事磨炼,主意还来自实践,实践出真知,实践是认识的源泉和动力。这些话可都是毛嗲嗲说的哦

  而且马克思算个毛线啊?

  在几千年前,咱们国家的老祖宗们,荀子就说过: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的话。

  这话难道不是很好的解释了,实践的重要性吗?

  毛嗲嗲那是发展了古人的思想,强调人们经过世事磨炼,才容易产生主意。

  而且青年时期,他就有意识的通过实践提升自己。

  在一九一七年,他和一个同学身无分文,就咱们省在乡下游学一个多月。

  游学阳哥知道吗?

  所谓的游学,实际上就是近似沿村乞讨,在此之间,主要靠帮人写点东西、出点主意之类,去解决他们两个人的生活问题。

  但是他们两个这么做,却可以非常深入地了解下层社会。

  因为毛嗲嗲那时候知道,要产生好的主意,就必须到社会的熔炉里去陶冶。

  而且总结经验,就是出主意的重要基础。

  而且解放军打仗,一个战役以后,总是来一次总结,克服缺点,发扬优点,继续乘胜前进。

  这可是毛嗲嗲的经验之谈,他许多高明的决策,就是这样来的。

  你说,他怎么就没有说过这句话呢?

  我跟你说,这句话是出自《毛选》第一卷里面的实践论。

  其实我对毛嗲嗲的了解并不深,就只是通过历史课本的学习,老师的介绍,还有看过一些与他有关的影片而已。

  但我知道毛嗲嗲是一个伟大的人,是带领我们这个民族走向光明,引导国家走上社会主义发展道路,确立了社会主义基本制度,领导国家人民开辟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开创了人民当家作主的新时代,开始了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艰辛而曲折的探索,奠定了新国家在国际上的大国地位等等。

  毛嗲嗲可是在《实践论》中,阐述了四个基本问题哦!

  第一,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本观点。

  第二,认识的辩证过程,即从实践认识的过程,又从认识到实践的过程。

  第三,批判“唯理论”和“经验论”。

  第四,改造客观世界和主观世界的关系。

  …………”

  “停停停!哥哥我闭眼!哥哥我闭眼!你想要做什么实验,你就冲着我来!

  我滴个天呢!

  我就反驳了你一句,你怎么就能找出来这么多的话来咯?”

  袁鼎阳说完话把眼睛一闭,准备随你去折腾了!

  可是袁鼎阳的这个做法,却引起了所有在场人的哄笑。

  “我本来是打算把毛选第一卷的实践论,给你背一遍的。既然你不愿听,那就算了吧!

  其实只要你自己胆子够大,闭不闭眼睛都无所谓的。”

  嘴里的刚说完,杨萌都没等其它人反应过来,就拿起饭桌上的一个盘子,啪叽就砸在了袁鼎阳的脑袋上。

  可是杨萌手里拿的那个盘子,在袁鼎阳的脑袋上砸碎了,而闭着眼睛的袁鼎阳,除了听到一阵风声以外,却啥感觉都没有。

  直到盘子的碎片,掉到地上撞击出来的声音以后,这才打开了眼睛。

  可是印入他目光里面的却是,一幅幅见了鬼的表情。寻着刚才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只见一块块盘子的碎片散落到了四处。

  上面的油渍,都还遗留在这些碎掉了的盘子碎片上面。

  “你们这是怎么了?”

  “老公!你刚才一点感觉都没有?”

  美娟嫂子这会也反应过来了,刚才那个干弟弟,拿起盘子砸了自己的老公一下。

  可是看着自己的老公,现在跟个没事人似的,这就有点不可置信了!

  “啥感觉?没啥感觉啊!就是听到一阵风声,然后就听到盘子掉地上的声音了啊!”

  看到这些人的表情,袁鼎阳莫名奇妙,这不回答了这么一句。

  感觉?这是要我有什么感觉吗?可是听到一个盘子掉地上的声音,这能有什么感觉。

  “爸爸!刚才四叔拿盘子砸你脑袋呢!妈妈问你脑袋疼不疼?”

  有清看到爸爸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连忙在旁边解释。

  “拿盘砸我?我没感觉到啊!我还以为是谁不小心,碰得掉到地上的呢?”

  “萌萌!干妈谢谢你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邓晢这个老太太。当她听到这些东西是护身符的时候,就有点相信了!

  东西戴在自己手腕上以后,那种清凉的感觉不会假。

  “唉唉唉!干妈!你这就不对了!干儿子做这些不是应该的吗?我没那份本事,啥我也不会说,也不会做。

  可我有这份本事,干爹又认我作儿子,那我们就成了一家人不是?

  既然成了一家人,那还说这么客气的两家话,就有点见外了!

  这只是做了一个小实验,这些东西,关键时候能保命的。

  所以我刚才才会对有清宝贝说,不要把这东西起下来,就是这个原因。

  现在家里就数她的年纪最小,防护能力也最弱,只有把这东西时时刻刻的戴在身上,才能免除一切后顾之忧的。

  你们两个也是一样,听到没?”

  “听到了四叔!我们一定会把它,时时刻刻的戴在身上的。”

  有晴和有灵,一男一女都答应的飞快。刚才他们两个,可是亲眼实见的看到了那幕神奇。

  现在这个新四叔,吩咐自己把这东西,时时刻刻的戴在身上,哪里还有不愿意的?

  就算是不吩咐,他们也会戴着,至少跟人打架的时候,别人根本就打不着自己了不是?

  杨萌为什么会这么做?

  就是因为杨萌认为,检验一下效果,比什么都有说服力。

  实践是认识的前提和基础,实践是认识的来源。

  对于同一事物,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认识和评价,如果我们想知道正确的答案,最好自己去实践一下。

  就如我们想知道葡萄是酸是甜,就可以去品尝然后得出答案,而不是光听别人讲。

  因此,实践是认识的来源和基础,是认识发展的动力,只有从实践中得出的认知,才是有根据的认知。

  正所谓“实践出真知”,人的知识、才能归根到底来自实践。

  就好比刚才,自己如果直接说这些东西能够保命,袁鼎阳绝对不会相信。

  开什么玩笑?一串手串就能保命,那么大家都去买手串戴着好了!

  这样一来,就算是遇到了什么不可预料的危险,也能直接无视不是?

  当时,杨萌看到《实践论》的时候,说实话,还是挺佩服毛嗲嗲的。

  一个自然界的平常道理,一直就在那里摆着,不管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谁到知道有些事情,你不亲自经历,就体会不到其中的道理,也知晓不了其中的结果。

  可就是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道理,在当时的那种社会情形下,起到的重大作用。

  当然,自己佩服的毛嗲嗲例外!

  因为就他把这个道理,运用到了极致,并且把这个道理,写成了一个理论,并且留传了下来。

  “阳哥!还迷信吗?

  老祖宗有好多好东西流传下来,就是因为现在教育体系的排斥,所以得不到继承和传播,才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的。

  这个东西也一样,因为一般的人学不会这些东西。

  所以他们就使劲的否定,这些事情,这些东西的存在。

  刚才没有做这个实验之前,弟弟要是跟你说,你手上戴的这一串手串,能够让你承受120码的车子撞击,而且你还不会受伤,你肯定会嗤之以鼻。

  但是刚才弟弟做的这个实验,虽然你自己没有亲眼见到。

  但是干爹干妈,还有美娟嫂子,还有有清丫头,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有晴丫头,有灵侄儿,也就是说,所有的家人都看见了,他们总不会跟你说假话,你还怀疑吗?

  知道弟弟的种子浸泡剂,为什么别人仿制不了吗?就是有这个原因在里面哦!

  我可告诉你哦,那些种子浸泡剂的底料,就是一些红薯粉子,也就是红薯淀粉。

  这个谁都能检测出来,除了这些东西以外,其他的人,根本就检测不出其它的玩意儿来了。

  神奇吗?解释得了吗?

  除了弟弟我,可是谁都解释不了哦!

  当然,跟我一样的人,他们能够解释得了!也能制作出来这些东西。

  可是人家看不上弟弟的这些玩意,所以一直到现在,弟弟还是吃的独食呢!”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