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有意见也给我憋回去

第六百一十八章 有意见也给我憋回去

  九月七日。

  农大分配给杨萌的教学任务表上面,显示今天有教学任务。

  教学上课时间:十点!大课!

  因此一大早,杨萌再次来到了长沙。

  农科院家属楼下。

  杨萌把自己的紫金龙停稳,打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桶,里面装的,是今天一大早起来熬的瘦肉稀饭。

  这是给老爷子老太太准备的!

  既然认了干亲,就得有点亲人的人情味。

  这些里面用的瘦肉,可都是杨萌自己家养的那些猪,宰了以后留下来的。

  所以味道,那是绝对好!

  这先去老爷子家里,就是想赶在老爷子老太太没起来之前,赶到他们家里,一个是免得老两口麻烦,另一个就是还能让老两口,吃上一口热乎的东西。

  可是没想到刚一进门,就发现这个家庭里面的成员,竟然全都在场。

  “哎呀咧!你们怎么全都在这里哦?该上班的都不去上班,该上学的,都不去上学,要干啥?不过日子了?”

  杨萌跟这些人打了声招呼以后,把手里拎着的保温桶递给老太太。

  “都等着你来吃早饭呢!你以为是什么事啊?”

  袁鼎安这个老大,开口接了这句话。

  听到袁鼎安说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竟然只是等着自己过来吃早饭。

  讲真!杨萌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要不是这些人特别在乎你,大家都有一摊子的事情呢,谁会这么做?

  “只此一次啊!都该干嘛干嘛去!我又不是什么国家领导人,用得着这么隆重吗?

  不对!你们不会是特意过来混吃混喝的吧?

  吃了一次这个米的米饭,就惦记上这个味道了?”

  扫了一眼厨房的杨萌,看到灶上台上的那些菜,突然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这长沙人,一般早上的早餐,都是在外面的粉店里面吃一碗米粉就完事。哪里还有一大早,就把下饭菜炒好了的?

  而且那些菜的旁边,还有一个老大的电饭煲,散气孔里面正往外冒着香气呢

  那可不是粥的香味,而是干饭的香味。

  一大早的煮饭吃,除了是惦记那些大米饭的味道以外,就没有别的可能了!

  “我就说你们弟弟会看出来吧?”

  有点幸灾乐祸的是老爷子!

  这会看着这一家子人,其实挺欣慰的。在座的人,都算是前途远大之辈了!

  自己家的老大,开了好几家公司,可以说是衣食无忧。

  老二混到了司长级别,算是事业有成。

  老三接替了自己的事业,正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认的一个干儿子,那就更不可言说了!至今,也无法估量出这个干儿子的身价。

  不但如此,这个孩子在教学方面,可以说是堪称妖孽。

  在小学阶段,就能培养出来考上大学的学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他开了一个先河?

  开了一个让他所教的学生,百分之百考上大学的先河。

  “看出来就看出来呗!就是在自己爸爸妈妈家里,混几顿饭吃而已,他还能说啥啊?”

  袁鼎江倒是有一说一,本来就是这么回事,要是非得说点别的,那也太假了!

  “你们真行!留着那些钱干嘛?想吃这种大米,你们不会自己去买吗?这市面上,可是有这种大米买哦!就是有点贵而已。”

  “那只是一点贵吗?四百八十块钱一斤的大米,也只是算一点贵?

  也不知道哪个缺德鬼,把那个价格订得那么老高,这是准备让那些大米长虫子么?”

  一说起这事,袁鼎安就气都不打一处来。奶奶个腿的!以前还只是说这国外的牛肉有点贵,吃的时候有点肉疼。

  哪里知道,前几年市面上出现了一种大米,只要有钱,买是买的着。可比那个国外的牛肉,贵得更邪乎。

  一个作为主食用的原材料,竟然卖到了四五百块钱一斤。吃那些米的时候,就感觉吃的是金子。

  因为每一口饭下去,有可能就是块把钱,甚至两三块钱的价值。

  可是一餐饭,你不可能只吃一口饭,得把肚子吃饱不是?

  邪乎的地方就在这里,要是想让自己的肚子吃饱,一般得需要两斤米的饭左右。

  一个三口之家,要是一天到晚三餐饭,都是吃这种大米煮的饭的话,一天就要吃掉十八斤米。

  光米钱,一天下来就得八九千,一个月的伙食,不算买菜,就得将近三十万,你说谁不心疼?

  “我说大哥!我哪里缺德了!这个可是愿打愿挨的事情,又没有人压着你买!

  你要是嫌贵,你去吃其它的米就是啊!

  我跟你说,只要是那个公司的牌子里面,带有杨家祠村这几个字的东西,就没有不贵的。

  野猪肉两百四一斤,野鸡肉是三百二一斤,茶叶是八万块钱半斤。特效药酒,五千块钱一斤。鳝鱼八百块钱一斤,泥鳅都是五百五十块钱一斤。洋鸭子是六百六十块钱一斤。

  竹鼠子肉,两百八一斤,麂子肉一千一斤,狐狸肉两千一斤,贵吧?

  有的是人买回去吃!所有的东西都不够卖的呢!还长虫子?

  你能买得着,就算是你运气好哦!”

  杨萌一听袁鼎安说,这个定价的是个缺德鬼,立马就不干了!

  我可没有得罪你,可不愿顶着这个缺德鬼的名声。

  “你个杀千刀,原来这些价格都是你定的?”

  袁鼎安听到杨萌的这番话,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可是等到他回过神来以后,突然之间一个蹦高,差点吓人一跳。不但两只眼珠子瞪得溜圆,而且还嗷的就是这么一嗓子。

  “对啊!你有意见?有意见也给我憋回去,我可不听你的牢骚。

  你的钱大,我们杨家祠村的的货大,嫌贵你就可以不吃,多简单的事!”

  杨萌看着这么一个亿万富豪,竟然为了这几块钱的小钱,这么大惊小怪,还真是挺好奇的。

  开了好几个公司,挣那么多钱你准备干嘛用啊?

  这钱挣回来,不就是为了花的吗?

  吃了这些东西以后,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这些东西给人体带来的好处?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想到这里的杨萌,也没有给袁鼎安留什么面子,直接就怼了他这么一下。

  而且,从杨萌的眼睛里面流淌出来的目光,也不怎么友好。看向袁鼎安的目光里,满是看二傻子的意味。

  “你就不会把东西卖便宜一点啊?让普通老百姓也都能吃得起啊!你定这么高的价格,这是在抢劫呢你知道不?”

  袁鼎安好像还没有感觉到,这个干弟弟眼睛里的莫名意味,愤愤不平的发表了他的这番说辞。

  “干妈!干爹!二哥三哥,大嫂二嫂三嫂,宝贝们,咱们去吃饭!我不想跟那个智障青年,在一起待的太久了,怕传染!”

  听了袁鼎安这话的杨萌,既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只是转身跟其他人打了声招呼,招呼着这些人,一起去吃早餐。

  别因为等自己,而耽误了其它人的时间。

  “老四!你给我说清楚啊?我哪里智障了?就说了一句让你把价格定低一点,怎么就跟智障扯上关系了?”

  袁鼎安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四,招呼着其它人都往餐桌边去,立马跟了上来。

  斗嘴归斗嘴,饭还是要吃的。

  “那些东西是你的?”

  杨萌连头都没有回,只是问了这么一句。

  把老爷子老太太,让到椅子上坐好以后,把保温桶拎了过来准备打开。

  “不是?这跟是不是我的,有什么关系?”

  袁鼎安现在,好像跟这个小老弟干上了,不弄个输赢出来,就不准备收场似的。

  “不是你的,人家定多高的价格,碍着你事了?”

  这话,可就有点噎人了!

  “可这也太贵了啊!”

  袁鼎安这会也看出来这个小老四,可能有点不耐烦了!

  望着正在盛稀饭的杨萌,袁鼎安的嘴,蠕动了几下,憋出来了这么一句。

  “太贵了你可以不吃啊!又没有人压着去买来吃不是?”

  给老爷子,盛了满满一碗粥,又给老太太盛了一碗。剩下的就交给了大嫂子,让他去给这些人盛。

  听了袁鼎安那不甘心的语气,杨萌拉开凳子坐了下来,回了袁鼎安这么一嘴。

  “你就不会把价格定低一点啊?”

  袁鼎安接过饭碗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盛到了。看了看碗里不多的瘦肉粥,倒是没有去计较。

  “你这是什么逻辑?为什么你非得要人家来将就你的意思啊?

  定那么高的价格,肯定就有定那么高价格的道理啊。

  一个是出产少,二个就那东西值那么多钱。”

  杨萌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大蒜叶子炒的瘦肉条,放进碗里分了一下。

  夹起其中的一块瘦肉条,送进来嘴里面,随着牙齿的咀嚼,那熟悉的味道,被舌尖感觉了出来。知道这是用自己送过来的麂子肉条炒的。

  “可你这,也高得太离谱了啊!”

  袁鼎安喝了一口粥,可就是这一口粥下去,让袁鼎安对眼前这个定价的人,怨念更深了!

  这么好吃的东西,卖那么高的价格,弄得人家好想吃,却又有点肉疼啊。

  “你能不能消停点?没完没了是吧?你是怎么把公司开到这么大的?

  那些外国佬的什么白松露黑松露,一斤卖上几千块钱一斤,就没见你们嫌贵。

  还有太阳国的那些鬼子,把他们那个什么鬼稻子,一斤卖上了三四百块钱一斤,也没见你们嫌他们的东西贵。

  还有他们的那个破桃子,一个就卖好几百块钱,也没见你们嫌贵,都还那么趋之若鹜。

  我这卖几百块钱一斤的东西,怎么就在你们的眼里,变成了贵得离谱了呢?

  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啊?

  干爹解决的,是全国人民吃饱的问题。你弟弟我现在,是解决人家吃好的问题,不在一个频率上的事情,懂吗?

  杨家祠村的出产的玲珑仙米,那是带有特殊作用的。你们难道没有吃出来?

  哦!你喜欢吃这种米,就得让人家按照你的意思来,把价格定低一点?

  你咋不去抢呢?

  还有!问题是定多少价格,才能在你的眼里面,感觉到这东西的价格不贵啊?老大!

  你几个公司开在那里,挣那么多钱干嘛用?”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