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名字叫做感动华夏

第六百二十四章 名字叫做感动华夏

  虽然心里面对这批学生不太满意,可是杨萌并没有在脸上,露出来什么异样的表情,毕竟这些学生不是自己的孩子。

  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家庭,受到的教育也各不相同。现在能够考上农大,也算这些孩子努力了。

  脑子里面这么一想的杨萌,心里面也舒畅了不少。

  “那老师你给我们说说,您今年多大年纪了呗?”

  说话的依然是钟毓秀,这个丫头好像对自己的年龄,有种特别的求知欲望。

  “老师我今年三十三了!

  这个不是什么秘密?我知道你们想问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就是看见老师长得比较年轻。

  这个没办法,这是属于基因层面的事情。是从父母的身上遗传下来的,改变不了的。

  按照医学上面的病理症状来解释的话,老师的这种情况是属于———细胞衰减反应迟钝症。

  也就是说老师的这种人,属于冻龄人,这个是大家羡慕不来的。

  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老师就宣布下课。

  还剩下两分钟,老师也给你们回答不了几个问题。

  想要问问题,我们就留到下回再去问。

  现在收拾好你们自己的随身携带物品,回归你们的自由生活吧!”

  说完这些话的杨萌,只给众人们留下了一个个子不太高,却在这些学生们的感觉中,显得有点伟岸的背影。

  然后便在那一双双或诧异、或崇拜、或目瞪口呆的视线目送下,施施然的走出了教室。留下现场的这一帮子学生们,面面相觑。

  杨萌的这种操作模式,让在场的所有学生都一阵愕然。

  这些学生,并不只是上了一个老师的课。可是所有的老师教学习惯,都跟刚刚消失在自己视线之外的杨老师不一样。

  还没到下课的时间,他这个当老师的,竟然催促这些学生赶紧下课。

  只不过这些学生,回想了一下刚才这个老师所讲的东西,所有的学生都有一个感触。

  那就是这个老师讲的东西,好像就钻进了自己的脑袋里面一样。

  “荞麦!”

  “又咋的了?”

  “刚才老杨讲的东西,你都记住了没?要是没有的话,趁着这会我的脑子里面,对他讲的这东西还记得比较清楚,咱俩一块巩固巩固。”

  “记住了呀!这是我出生二十年以来,上得最轻松的一堂课。

  就好像这个老师的话,刻在了自己的脑瓜子里面一样。

  就连他说话的神态,那些个画面,一直都印在了自己的脑海当中。

  我也感觉到比较奇怪呢!

  今天杨老师讲的这些东西,我甚至连他每一个语气停顿的地方,我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

  以前我要是有这么好的记忆力的话,我何至于只能考上农大呀?”

  “你不考农大?你就遇不见这个杨老师啊!”

  “也对哦。”

  像钟毓秀和乔麦两个人的这种对话,在其他的学生群体当中也在进行,感觉到不可思议的人大把!

  可是这些人,都有了一个心里特徴,那就是爱上了这个杨老师的课。

  身后这帮学生,在那里讨论一些什么,杨萌根本就没有去注意了!

  走出课教室以后哪都没去,而是直接又按照原路返回了干爹家。

  老爷子已经没在家了,听老太太说是去了研究所。其他的人,也都各回各位了!

  陪着老太太聊了一会天,吃完了老太太给留下来的饭菜以后,杨萌告别了老太太。

  开着车去了一趟紫金龙汽车制造有限公司,又跟张高兴商量了一些事情,这才打道回府。

  开着车子顺着中意一路,拐上了绕城高速,再在河西拐上了长张高速。

  独自驾驶着紫金龙,行驶在路上的杨萌,听着车载收音机里面传来的音乐,一路风驰电掣。

  这些年,由于紫金龙的快速上市,长张高速上面行驶的车辆当中,紫金龙这个牌子的汽车,已经是越来越多!

  几乎每隔几分钟,就能看到好几辆紫金龙牌子的汽车呼啸而过。

  而且紫金龙这个牌子,也成了交通安全的代名词。

  现在的保险公司,对于其它车辆的保险费用,都提的老高。

  而对于紫金龙这个牌子的汽车,已经低到了三块钱一个月的境地。

  可就算是这样,去保险公司去买保险的车主,几乎绝迹。

  人家保险公司的人找上门去,给人家宣传保险的好处时,人家车主一口,就把保险公司的人怼得哑口无言。

  人家车主说,你们保险公司的那几个鸟钱,老子还没看在眼里。

  人家紫金龙公司的人说了,只要是交通事故造成的车辆报废,他们会开台新车来给老子换,而且人家根本就不问缘由。

  只要确定车辆是正常行驶,出了事故他们就不问缘由。

  哪像你们保险公司一样,让人投保的时候,说得天花乱坠。

  一到找你们理赔的时候,就跟挖了你们家祖坟似的。

  你说,老子爷爷不当,跑去给你们保险公司当孙子?

  就这事,不知道怎么被人给捅到了电视台。当天晚上,电视台把这个节目播出来以后,飞向紫金龙公司的车子订单,一下子陡增了几十倍。

  问题是那些接线员妹子们,跟人家说得清清楚楚,现在的车辆订单,已经排到了三年之后。

  可那些购买愿望强烈的准车主们,依旧是趋之若鹜。

  把那些紫金龙的客服接线员妹子们,累得只想辞工。

  可是看在公司的那些福利,和实打实的毛嗲嗲面子上,还是忍辱负重的坚持了下来。

  只是公司附近那个大药房的老板,可就笑烂了脸。每个月公司的采购,在他们药房里面买的那个什么罗汉果,胖大海,紫金沙啥的,那都是用麻袋装的。

  杨萌在电台插播广告的时候,调了一下频道,突然传来的这则通讯,让杨萌停下了手中继续调频下去的动作。

  “……………1999年至今,复旦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一百一六名队员,先后赴NX固原市西吉县的9所乡镇中学支教,七年来从未间断,教过的学生超过万余名。

  一所中学的校长这样评价:虽然支教老师的面孔每年都不一样,但他们对西吉县教育事业的支持和热爱始终如一。

  西吉县海固山里的这些娃,知识的基础薄弱程度,超出了支教队员们的想象,却也因此让他们不顾山区条件恶劣,在教学上全情投入。

  哪怕能让孩子们有一点点改变,都是值得的。

  支教队员们说。

  闭塞环境限制着山区孩子的见识,也难以孕育改变命运的念头。

  这些城市青年意识到,比提高成绩更有意义的,是为深山里的孩子们打开一扇向外看的窗,催生走出大山的梦想。

  支教队员的课堂就是窗口,他们想尽办法把广阔的天地,展现给学生。

  打开窗,还要架起桥。

  支教团已连续5年遴选优秀学生,到上海参观学习。

  至今已有约百名西吉学生,被带出大山,见识世界的缤纷。

  改变一个学生,更要给家长播下重视教育的种子。

  扭转落后的家庭教育观念,家访是不可或缺的一环。

  支教队员深入每一个学生的家庭,普及知识和教育的意义,他们的脚印遍布西海固的群山。

  支教团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这片土地:山里娃的普通话越说越好,上学的女娃娃越来越多……

  这场青春接力的意义,已经不仅在于帮助山区学生学习知识、提升应试能力,更在于改变他们的理念,推动这片大山走出落后与贫困。

  感动华夏,感动2006…………”

  后面电台里说的什么,杨萌根本就没有去听了。

  左手手指拨动转向灯,找了一个紧急停车带,把车靠边停下来。

  从裤子兜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张高兴的电话。

  “喂!老板!有什么新指示?”

  接通电话以后,从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充满着调侃。

  刚从这里出去,按照时间推算,自己的老板,这会应该还不可能到家。

  这在路上的当会给自己打电话,肯定又是什么事情自己去办了!

  “高兴!回家基金还有多少钱?”

  “我不知道啊!怎么了?”

  “刚才老板在路上听到一篇报道,名字叫做感动华夏。

  说是上海复旦大学的一批研究生支教团队,七年来一直派遣人员,深入NX西吉县海固山山区的九所学校任教。

  …………

  你派人去调查一下,这批已经过去支过教的,所有人的名单。

  得到这批名单以后,你再派人去接触他们。

  根据他们这一批研究生的意愿,有创业的每人给他们提供100万的创业资金。

  如果有继续深造的,那就以紫金龙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的名义,对他们进行资助。

  同时从今天起,让人收集全国所有支过教的那些人的名单。

  但凡是支过教的人,不管时间的长短,都给我找到。

  他们这些人,都是有大爱的人士,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找到这些人以后,看看他们在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在事业上有没有什么要求?

  询问到了这些事情以后,都给我一笔一笔的记录下来,将来我有用。”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