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媳妇儿!你想得有点简单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媳妇儿!你想得有点简单了!

  杨萌看到自己的媳妇儿,正在那里剥毛豆。顺手便把手中的水杯放在了茶几之上,帮着一块剥了起来。

  “我没有什么意见!反正这事也用不着东奔西跑,现在家里面也有电脑。

  有什么事情,通过电脑和手机就能够处理下来。

  只不过,你想把这个机构的规模建多大?”

  李靖芸特别享受这种平静的生活,心里面,也并没有像自己小男人所说的那样充满了空虚。

  虽然自己曾经是个大学生,也有一份不错的事业。不过现在已经成家立业,并且在家庭建设方面,也用不着自己去另外打拼什么,所以生活还是过得比较安逸的!

  看着自己的几个姑娘,一天一天的长大。而自己的男人,现在也在那里步步高升。

  这心里面就已经别无所求了。说来说去,李靖芸自己,本来就是个安逸的性子。

  现在过着这种安逸的生活,也是心满意足了。

  夫妻的感情融洽,家庭和睦,父母双全。至于家产,那就更不用自己去操心了。

  别人滋滋以求的所有东西,现在她李靖芸全都拥有,所以也没了当初的那股拼劲。

  有点事做,也行。没有事做,也无所谓。何况在农村里面,根本就不可能没有事做的。

  只是那些事情,没有像自己的小男人所说的那些事情,那么高大上而已。

  种田、种地、种菜,哪一样,都得需要人去做的。

  虽然自己的小男人,翻手就能够解决这些事情。但是李靖芸,却并没有让自己的小男人去那么做。

  一个原因是乐趣,另一个是可以用这些事情来消磨时间。

  另外一个,就是可以让自己的这个家庭,不会显得与这个村子里面的其他人家格格不入。

  “看张高兴怎么安排吧?我的心愿,就是想把这个民间机构,发展成为一个长期的机构。

  可是呢,我又不想大张旗鼓,闹得人尽皆知。”

  杨萌剥着手里面的毛豆,感觉到手掌心里面的毛豆越来越多,有点抓不过来了,连忙把这一抓毛豆放进了篮子里面。

  顺便伸手又从篮子里面,抓了一把其它的毛豆荚,放在了了茶几之上,再次剥了起来。

  “为啥?”

  李靖芸也把手里面剥好了的豆子,放进篮子里面,然后拿起装毛豆的篮子荡了荡,让这些剥完了壳的豆子,掩藏在这些毛豆夹的底下。

  等到下次再抓毛豆夹的时候,不至于把那些剥好了壳的豆子,也一块抓出来。

  “人心啊!这种事情我们悄悄的做,也就做了。反正我们也不图名也不图利,只是帮一帮那些真正的善心人士而已。

  可如果把这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不是老公说丧气话,那么这件事情就会变味。

  做善事,最怕的就是带有功利心呐!

  让那些有心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机构,专门给人家解决这些支教人员的后顾之忧。

  各种各样带有功利心的人士,就会涌入其中,从而会造成一些不可收拾的局面。”

  杨萌两口子虽然嘴里说着话,可是两口子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就这么一边说着话,一边你一把我一把的,把这些毛豆荚从篮子里面抓出来,直到把这一篮子毛豆荚,全部剥了一个干净。

  等到这些豆荚全部剥完以后,杨萌扫视了这些豆荚一眼,就让这些豆荚壳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靖芸对这种事情,可是见怪不怪,只是探手端起篮子,又荡了几下,看看里面还有没有没剥的豆荚。

  “老板!刚才璋秋好像也报了支教志愿,地点是川省的彝族大凉山区中的一所小学。”

  “他去凑什么热闹?他又不是研究生,这才入学几天哦,又开始往外跑了?”

  听到脑海里面传来的这个消息,杨萌整个人的身子不禁一僵。

  这个小崽子,这才刚开学吧!

  你一个小学刚毕业的小崽子去支教,奶奶个腿的,要不要这么搞笑哦?

  “咋啦?”

  李靖芸看到自己小男人的身子一僵,知道这是有什么事情被他发现了。

  听到自己媳妇儿的询问,杨萌转过头来,一脸哭笑不得的看向了自己身边的枕边人儿。

  “刚才我跟你俩讨论的事情,名单里面将来可能会有咱俩的儿子。

  刚才宝贝告诉我,咱家老四竟然报名了支教志愿者名单。

  选择的地点,竟然是川省的彝族大凉山区里面的一所小学。

  我想刚才发僵的原因,你也应该能够想像得到。

  奶奶个腿的!他一个小学毕业才进大学的主,竟然报名参加支教,你说这不是搞笑吗?

  去支教,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但是你最少,也得上够一个学期的学啊!

  就是不知道他们学校,会不会批准这个臭小子的志愿。

  要是他们学校,真的批准了这个臭小子的志愿,这就有点好笑了!

  这个臭小子,这是在家里没有当够孩子王是吧?”

  听到自己小男人的话,李靖芸也是一阵哑然。

  虽然自己的孩子们,那是相当的优秀。而且在生活自理方面,也不用自己两口子操心。

  可是现在突然听到这么一个消息,这当妈妈的心里面,还是有点无所适从的感觉。

  心情比较矛盾的李靖芸,不由得转过头来,认真的看着自己小男人的眼睛。

  那双秋水般的眸子里面延伸出来的目光,好像要从自己小男人的眼睛里面,最终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假。

  “媳妇儿!你根本就不用这么看着老公,老公在你的面前,可从来没有说过假话。

  老公既然跟你说出来这个事情,那就表示这件事情,百分之百绝对是真的。”

  感受到自己媳妇儿眼睛里面的询问,杨萌苦笑的解释道。

  “你不是说只有研究生才能去吗?怎么这个臭小子也能报名了?”

  这事不怪李靖芸产生这么大的误会,刚听到自己小男人说,老四他们学校派出去的都是研究生。

  转背自己的小男人又告诉自己,现在自己的孩子,竟然也报了名参加支教工作。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出现现在这种情况,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个可能就是,国家已经放宽了支教人员学历要求。另一个可能就是,那个臭小子现在已经取得了研究生的资格!

  不过不管是那一点,这个支教的事情,并不是儿子所想像得那么容易的。”

  杨萌也很无奈,家里的孩子中间,出了这么一个独立特行的主,还真是让自己这个当爸爸的头疼。

  “支个教,还有什么容易不容易的?这事既然是国家的号召,而且他现在又响应了国家的号召,这不是挺好的吗?”

  李靖芸的话让杨萌一阵无语,这种事情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的吗?所有的问题一大堆呢!

  衣食住行,那一样不涉及到?

  人情世故那一样不要考虑?

  杨萌要是把这里面的所有困难和条件摆出来,至少能够说上三天三夜。

  “媳妇儿!你想得有点简单了!你想想儿子他们这些学生,支教的地方,那都是一些什么地方?

  那是群山峻岭之间,而且还都是一些民风彪悍的地方呢!

  那些地方的人,最大的特点是啥?文盲!

  好像国家这几十年的教育工作,根本就没有覆盖到的地方呢!

  而文盲就有一个普遍的特性,那就是认死理。也就是说他们老祖宗说过的话,那就是天理。

  你说那种地方的民俗习惯,他们这帮孩子们懂吗?他们肯定是一无所知呐!

  不懂当地的民俗习惯,要是触犯了他们的忌讳,怎么办?

  就拿我们杨家祠村来说,要是有谁触犯了老杨家的忌讳,根本就不会管你什么理由,分分钟就会让人家躺着出去。

  这是其中的一个!

  住的地方先不说,可是还有吃呢?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些东西可是要花钱的。

  虽然国家能够补助一点,可是那肯定也不会太多。

  如果太多的话,国家还不如留下以前的那些教师,让他们继续在那一些学校里面执教就行,也就不会招聘这些志愿者了!

  你看!吃、穿、住、行,都得这些志愿者自己去解决。

  当地的群众可能会支援一点,可是针对现在的农村近况,支援肯定也是有限的。

  因为这些年,往城市里面跑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在那些偏远的山区,你就说他们那里十室九空都不为过。

  像我们这种年龄的青壮劳力,基本上都已经外出打工了。

  留下来的,那都是一些老弱!你说他们这些人,能给这些支教的孩子们,提供多少帮助?

  这些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事情!

  还有那些留在村子里面上学的孩子,基本上都属于一些留守儿童。

  从小就很少受到大人们的管教,爷爷奶奶基本上是管不住的。

  你说这些欠缺管教的熊孩子,到时候干出一些,让这些支教的孩子们哭笑不得的事情,你说怎么办?

  咱俩就不说其他,就说咱们村子里面的这些熊孩子,他们有多淘,你不是没有看见过?

  你说那些熊孩子,要是也跟咱们杨家祠村的这帮熊孩子一样这么淘。在人家那些支教的孩子们上厕所的时候,往人家茅坑里面扔个鞭炮啥的。

  你说这种事情能不能够发生?我跟你说,虽然不说全部,肯定是会有的。

  淘孩子的世界,我们这代人,现在跟本就搞不懂的。”

  听到自己小男人的这一番话,李靖芸噗嗤一声就乐了出来。

  这个事情,李靖芸也知道。

  是杨要球那个熊孩子干出来的事情。

  就因为头天老师批评了他几句,当天放学之后,他就买了一盒划炮揣在了口袋里面。

  第二天就干出来了这件人身共粪的大事。

  :。: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