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六百二十七章 法盲呢!你这是!

第六百二十七章 法盲呢!你这是!

  杨萌说的这些事情,让李靖芸有点无言以对。不过这么一说起来,还真是自己想得有点太简单了!

  所谓的人心难测,大抵就是如此。

  自己的孩子,一分好心好意的去支教,如果碰上这样的地方,将来对孩子的心理打击,可就有点过大了!

  他们会以为这个世界,黑白不分的。

  想到这里的李靖芸,把手里端着的篮子放到茶几上,伸手在自己小男人大腿两边的口袋外面摸了摸。

  不过感觉到自己小男人的手机,刚好就放在了自己坐下的这边裤子口袋里。

  伸进手去把手机掏出来以后,在电话本里找到了老大瑱秋的号码,一点按键,便拨了出去。

  瑱秋可能没有课,这边的电话拨出去刚响铃,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爸!你打电话有事?”

  “我是你妈!是拿你爸的手机打的,你现在下课了?”

  李靖芸听到自己儿子接通电话以后,直接就喊爸,差点没乐出来。

  不过也怪不得儿子这么叫!

  自己平时给他们打电话,都是用家里座机打的。

  今天突然用小男人的手机给他们打电话,要是不这么叫那才奇怪了!

  “今天下午我们没课啊!怎么想起拿爸的手机打起电话来了?弄得我还以为是爸爸给我打电话呢!”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李靖芸心里感到一片慰籍。

  天天在自己跟前转悠的孩子,这突然之间远隔千里,当父母的总是会记挂的。

  “我懒得挪地方啊!你爸就在我旁边,这不就从他身上拿呗!过得习惯吗?儿子!”

  看了一眼小男人,李靖芸便把电话换了一个耳朵听,让手机离自己的小男人近一点,也好让小男人听听儿子的声音。

  “还行!怎么说呢?就是有点吃不惯这边的饭菜,其它的倒是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你今天给我打电话,不会是跟儿子聊这些的吧?有什么事情,您就问吧!”

  “你个臭小子,妈妈给你打电话,就不能跟你先说说其它话啊?

  你姐姐呢?在没在你的身边?”

  听了电话里的询问,李靖芸抬手把刚才换电话时,被电话扒拉开了的头发捋顺别在耳后,嗔怪的怼了电话对面的儿子一句。

  “姐没在这呢!我现在在宿舍,老四倒是在身边,您想跟他说说话吗?”

  “那你把电话给老四吧!”

  “给!老四!圣母大人召唤你!还不赶快显出身形!”

  电话机里传来的打闹,让李靖芸一阵轻笑,这些个臭小子,越来越没正形了!

  “喂!妈!想我了没?”

  “想啊!怎么不想!你们才多大啊!就离开妈妈身边,妈妈那里会不想的?

  不过儿子,你今天是不是干了一件大事,然后没跟家里面报备啊?”

  “不是吧?妈!你有千里眼啊?我这刚弄完这些东西呢!你咋就知道了?”

  电话对面的老四,应该被自己的询问吓了一跳,因为从电话机里传来的声音,一阵叮咙咣当一阵乱响,其中还夹杂着老大的埋怨。

  “你办的这件事,你可考虑过所有的后果吗?而且你是怎么办到这件事情的?”

  “妈啊!您是不是想多了?儿子我就是去支个教,这能有什么后果啊?”

  李靖芸的询问,可能是让电话那头的璋秋一愣,因为李靖芸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儿子那充满了惊讶的搞怪声音。

  “怎么就没有后果呀?你对你即将要去的地方了解吗?地理位置,风土人情这些东西你都了解过吗?支教的补贴有多少?支教的成员有多少?这些你都心里面有底吗?”

  “不是!妈!你说我就是去支一个教,我要了解这些东西干什么呀?”

  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李靖芸一阵叹气。自己的孩子,虽然都那么聪明伶俐,可毕竟年龄还是太小了。

  对于这个人世间的人情世故的认知,真的欠缺太多了。

  “儿子!你们爸爸以前,给你们讲过的那些故事你们都忘了?

  什么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什么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

  你们全都忘到后脑勺上面去了是吧?支教有那么容易吗?

  儿子!妈妈刚才跟你说的这些事情,哪怕其中的一条,你没考虑好?你支教的这个工作,你就会做不下去,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地理位置,不懂当地的风俗人情,你们要是去了以后,犯了人家的忌讳,你们怎么办?

  就跟咱们村子一样,别人的外人要是在咱们村子里面,犯了咱们老杨家的忌讳,你们都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你这是脑袋发热了吗?才进学校就报了个支教的名额。

  爸爸妈妈倒是不反对你去支教,但是在你去支教之前,你得把你要去的那个目的地,他们当地的风俗人情,地理位置,物产怎么样?

  都得了解一个清清楚楚。

  什么事情都要做到你自己心里面有数,你才能过去。

  办到了这些事情,才能在你今后的支教生涯当中,不会为难知道吗?

  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说的事情,就是这些呢。

  在大城市里面你有钱,还能生活下去,可在那些陈山峻岭之间,儿子!哪怕你是腰缠万贯,弄得不好,你都生活不下去的。

  你在一个回族人聚集的地方去买猪肉,人家能把你的脑袋都给你打破你信不信?

  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的。

  大凉山区那一块,那全是彝族人集中的地方,你对彝族了解多少?

  对他们的风俗习惯你了解多少?

  衣食住行,你安排了多少?

  你对你将来支教的学校你了解了多少?

  你吃什么?你住什么?你穿什么?

  所有的这些,你都有准备吗?儿子!

  在你办某一件事情之前,在脑子里面回想回想你家爸爸,跟你们以前讲过的那些故事。

  你们爸爸,在你们很小的时候,一直就跟你们讲这些故事,教你们这些做人的道理。

  你这刚一离开父母,就出了这么大一个岔子。你让远隔千里之外爸爸妈妈,怎么放得下你们的心呢?

  这件事情,你办得最不对的地方,就是没有跟家里面的爸爸妈妈报备。

  爸爸妈妈,在你们十多年的人生当中,从来就没有反对过你们的任何意愿。

  对你们作出的选择,从来都只是在旁边给你们指点,最后拿主意决定做不做那件事情的,还是你们自己。

  爸爸妈妈,只是在旁边给你们分析利弊而已。

  为什么这一次,就没有跟爸爸妈妈商量一下这件事情呢?

  妈妈首先也跟你们的想法一样,认为你只是去支一个教,根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是你们爸爸,今天在这里跟妈妈说起这些事情以后,妈妈心里面有一种后怕。

  儿子!这个世界是多姿多彩的,并不是非黑即白的。

  你们支教的那些地方,是属于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对!妈妈比喻得有点不太准确?

  他们那些地方,都是属于那种消息蔽塞的地方。

  那些消息闭塞的地方的人,他们都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特性?

  那就是他们会特别的抱团和排外。

  爸爸妈妈就是担心你这次去支教,以后会给你的心理上面带来打击。

  所以,妈妈今天很不高兴,我自己的儿子,现在竟然把他自己的爸爸妈妈,给撇在了一边了。

  还有一个最致命的就是,你现在的年龄是属于未成年人。承担不了那份责任。

  既然上了大学,那就属于一个知识分子了。

  知识分子,你就得知法懂法,还要学会用法。

  你现在的这行为算什么呀?

  法盲呢!你这是!

  最起码的一条,你都没有考虑到,你支个什么教啊?你去得了吗?”

  李靖芸今天是真的有点生气了,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这些孩子都是一些乖乖仔。可是没想到一离开自己的视线,这些小玩意儿竟然胆大包天了。

  对面的璋秋,可能也被李靖芸的这一番话,给说的呆住了。

  因为李靖芸说完这些话以后,电话的对面除了老大的幸灾乐祸之外,老四竟然一句话都没有说。

  “唉!老四!你这是怎么了?拿个电话又不说话干什么?摆姿势?”

  一声百灵鸟似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

  “被圣母大人,说得哑口无言了!”

  “妈妈跟他说什么?竟然把咱家老四说得无言以对!”

  “就是支教的事情,估计是没戏了!哪怕现在老四考上了本硕连读,也去不了了!”

  “为啥?”

  “咱们都属于未成年人呢!去什么去?能去得了吗?”

  “还真是哎!哈哈哈哈!老四!这回土鳖了吧?你那电话到底挂没挂?没挂就把电话给我,我还想跟妈说说话呢!”

  “给你给你!哎呦喂!这还真是百密一疏呢!我那伟岸的形象,一朝就全毁了咧!”

  “你有个屁的伟岸形象,一天到晚上窜下跳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了!一边去,让姐坐这里。”

  “你咋不把老大撵开坐他那边呢?为啥欺负我哦?”

  “你傻了不是?谁叫你办错事来的?要不妈会打这个电话?

  犯了错,就得受欺负知道不?

  老大又没有犯错,我为啥要欺负他啊?”

看过《这个农民要逆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