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盲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交换人质

第一百一十九章 交换人质

  不过就在这时,他却是有着一股诧异之色,因为分的死亡,左眼之中的那枚血色晶体竟然被带了回来。

  一闪之下,一枚血色晶体就出现在了手中。

  一股浓郁的气血之力,从晶体上散发出来,同时,一股股令人震撼的能量也从上面散布出来。

  竟然如此恐怖的能量波动。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令得苏盲有些不解。

  不过看到这血晶的一刻,却是露出了惊喜之色,将上的那枚葫芦取了下来,将这枚血晶直接放了进去,意念随即控制着此物,到了那血灵树的根部。

  此物正是血灵树的进化养料。

  既有气血之力,又有灵力。

  血灵树好似是带着意识一般,树根从泥土之中探了出来,将血晶按在了属下。

  随即开始了吞噬。

  那些噬灵虫也变得有些躁动的感觉,不过被苏盲安抚了一番,倒是安静了下来。

  意识退了出来。

  看着外面的血色世界,苏盲不知要如何是好了。

  若是再弄出一个分,也是死亡的下场,这种血晶一枚足以令得血灵树晋升了,再多了也是无用。

  实在是不想再体会死亡的感觉了。

  无奈之下,苏盲暂时先恢复状态,又是一个时辰,因为分死亡导致的虚弱,已经尽数恢复。

  突然之间,苏盲想到了什么,在这山洞之中,留下了一个神念印记,只是这么觉得有必要,倒是没有具体的想法。

  在这空间之中踌躇良久,最终还是再分出了一个分。

  不过这具分却是没有出去,而是站在了传送阵上。

  随着灵力的大量注入,传送阵发出了光芒,一闪之下,苏盲的分就消失在了眼前。

  但是他的本体却是依旧还在这座山洞之中。

  生路只有来时的所在,这里一切未知,要想探索出路,也不是不行,不过需要死亡的次数可是难以预料。

  即使是意志坚强,但是那种死亡的痛苦,苏盲依旧是不想感受第三次了。

  武道分属于神通,其实两具体,此刻的的狠心,也就是脑部,都有着那枚神通的印记,这就是施展神通的关键。

  两具分死亡任何一个,神通都会合一。

  视线转移,分的意识稍微迟滞了一下,神念散发开,便看到了之前那小院之下的神秘空间。

  那股恐怖的波动已经消失了,一切没有丝毫的异常。

  苏盲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只要不是作死,那股恐怖的波动倒是不会一直存在。

  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苏盲却是没有靠近那朵莲花丝毫,贴着侧面,脚下光芒一闪,绿色飞剑就出现,带着他朝着上面飞去。

  即使是飞剑之上,都有着那武道神通留下的印记。

  此刻的飞剑

  略显虚幻,即使是本体处的飞剑也略显虚幻,这是神通造成的结果。

  但是对于飞剑的使用却是没有丝毫的影响。

  但是其中还有有着限制的,若是本体和分都使用的话,那么飞剑的威力将会自动降低威力。

  分穿过血雾,顺着那条近乎直线般的通道,飞了上去。

  这次没有丝毫的犹豫,径直从古井之中飞了上来。

  当他飞上来的一瞬,小院外驻守的卓然直接睁开了双眼。

  那位王供奉也是如此,两人纷纷将注意力放在了苏盲的上。

  苏盲也看到了两人。

  落在院中之后,苏盲神念扫过,观察了一番,却是发现,小院依旧,那层神秘的能量,将之笼罩,或许这就是卓然无法进来的缘故了。

  到了院中之后,那卓然豁然站了起来,看着苏盲,喝道:“你就是苏盲吧?识相的赶紧将我儿子放了,否则的话,不只是你,你的朋友也会死无葬之地。”

  说着,一挥手而已,辛彩凤被带了上来。

  至于那几名先天级别的武者,倒是没有,或许卓然也明白,作为护卫,根本没有丝毫的重要。

  此刻的辛彩凤,带着一丝的狼狈,不过却是自由的,被人一推,就到了小院的近前,看着苏盲。

  苏盲见此,暗叹了一声,果然还是无法逃过此人的毒手啊!

  毕竟对于一名金丹修士来说,要想查到他的跟脚,其实不难。

  苏盲掸了掸上的灰尘,对着卓然笑道:“这位想必就是卓然真人了!不知真人如何确定你儿子便是落在了我的手中?”

  那卓然听罢,冷笑了一声道:“都是精明人,咱们就不说这糊涂话了,将我儿子交出来,我放你离去如何?”

  听到这里,苏盲倒是冷笑了起来,说道:“真人这话在下可是不信的,我若是将令公子交出来,恐怕瞬间,真人就会将在下碎尸万段了。而且令公子既然在我手上,我觉得这才是在下活命的唯一保障啊!”

  那卓然听罢,看着苏盲有着愤怒之色闪过,不过口气倒是平和了下来,说道:“好说!你只要将我儿给我,我卓然发誓,不会亲手斩杀于你!如何?”

  听到这种保证,苏盲却是嗤之以鼻,不过也懒得过多计较,而是说道:“要想我放你儿子倒不是不可以,第一,给我准备一万枚灵石,第二,你要发下道誓,从我放你儿的一刻起,你和你的师兄在一天之内,不得对我下手,也就是你给我一天的安全期限,如何?”

  最后的这句话,苏盲是神念传递出去的,却是没有直接说。

  那王供奉却是皱着眉头,有些疑惑,但是那卓然的脸色却是瞬间巨变,带着惊恐之色,盯着苏盲。

  因为国师没死的事,可

  是绝密,只有他们几个人知道而已。

  即使是所谓的王上,也不知道。

  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势必会引起巨大的麻烦。

  虽说皇室无法将他们如之何,但是国师可是涉及到了元窟一事,死了那么多的金丹境,这可不是小事了,那些元婴老怪若是知道了此事,什么也不管,首先就会来找国师算账的。

  想到这种可怕的结果,卓然的冷汗冒了出来。

  赶紧说道:“好!不就是道誓么,我立刻发,但是期望你能遵守承诺。”

  这卓然立刻对着天地,掌心向天,说道:“我卓然在此发出道誓,若是苏盲将我儿交还于我,那么我,及所有涉及到我的势力的人,在一天之内,都不会对其有丝毫的恶意,并且保证其安全,若违此誓,天道惩罚,将我化作劫灰。”

  苏盲听到,倒是笑了笑,此人没提国师,说的是涉及到他的势力和人,也算是不错了。

  “好!既然国师如此,那么就多谢真人了!不过还请真人退后一些!”

  卓然听罢,示意王供奉和其同时退出了足足五丈远。

  苏盲浑笼罩着右眼之中的符文之力,迈步从小院之中走了出来。

  到了辛彩凤的近前,问道:“没事吧?”

  此女虽说有些狼狈,倒是没有受到什么限制,闻言说道:“没事!”

  苏盲点了点头,上前一步,左眼之中,一道形在熟悉之间,就出现在了外界。

  那位公子的影躺在了地上。

  苏盲对着卓然说道:“真人!这就是你的儿子,若是他不打算对付我,我也懒得理会,想要我命的,我自会针对一番。”

  只是解释了一句而已。

  卓然听到之后,回想那晚所说,倒是有着悔意。

  若是没有答应针对苏盲,估计也不会有后面这么多的事。

  苏盲带着辛彩凤退后,那卓然立刻上前,抱起了自己的儿子。

  不过看到没有反应,倒是有些着急,但是神识一扫,便松了口气。

  以神识刺激,同时取了一枚丹丸,直接塞进了此人的口中。

  只是片刻而已,此人就彻底恢复了过来。

  恢复知觉的此人,好似是大梦初醒一般,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却是有着迷茫,不过看到卓然,到时笑了笑是,说道:“父亲!您怎么在这儿?我记得我会房间睡觉,这里是什么地方?”

  卓然听到,却是叹了口气,看了看远处的苏盲,指着苏盲说道:“你可认识此人?”

  此人顺着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此刻的天色已经放亮了,视野倒是极为清晰。

  待此人看到苏盲的一刻,却是露出了狠色,说道:“父亲!就是此人威胁于我,还请父亲惩治此人!”

  听到这里,卓

  然却是苦笑道:“我的儿啊!你说的还是昨夜的事,你被此人活禽,要不是我,估计你此刻早就死了,为了将你救回,我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啊!”

  说道这里之后,卓然倒是干脆,从储物戒之中,取出了一百枚中品的灵石,朝着苏盲就扔了过去。

  苏盲灵力将之拖住,到了近前,只是神念一扫,便发现正好是价值一万枚低阶灵石,直接收了起来。

  拱手道:“那么在下就告辞了,还请真人信守承诺!”

  说着,带着辛彩凤朝着宫外的方向走去。

  御林军却是要拦截的样子,可是卓然却是喝道:“放他们走,我自会给王上一个交代。”

  那王供奉见此,只能是挥了挥手,驱散了众人。

  苏盲见此,带着辛彩凤朝着宫门的方向冲去。

  很快两人就到了近前,因为有着一名军官一直在跟着两人,对着城门的守军立刻示意了一番,将苏盲两人直接就放了出去。

  出了皇宫的苏盲,终于是松了口气,没有多说,带着此女,朝着城外的方向冲去。

看过《盲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