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球场至尊 > 第六十七章:照看着

第六十七章:照看着

  直到用饭时候,慕行与郭琳才回家而去。

  “小行,听说你今天并没有参加篮球队的训练。”慕婷质问道,“你都不训练,还那么迟回来?到底去哪个地方玩去。”

  慕行径直往厨房而出,出来时,手拿着两瓶饮料。并让其中一支递给郭琳,随后自己扭开大口喝着。

  “慕行,我在跟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

  慕婷动怒,上去质问着。

  郭琳挡住慕婷道,“慕婷姐姐,我们去哪里坐坐吧。”

  “坐坐?”

  慕婷凝视着郭琳,郭琳还是第一次那么主动让慕婷过去一起坐坐的。

  “可以呀。”

  于是慕婷跟着郭琳走了出门,慕行耸耸肩道,“她们两人又躲在一起说悄悄话来着,女人啊,算懒得理他们。”

  慕行自顾去沙发上一坐,拉过遥控器,看着电视。

  虽说他视线是停留屏幕上,可他脑海中,仍旧为自己今天无法进球而耿耿于怀着。

  “我就那么差劲吗?一球都进不了,队长还是给了我那么多次的机会。结果了,我还是无法把握住。”

  “算了。”

  慕行会心道,“至少队长终于下定决定,去追求他梦想去。这个结果,还是蛮不错的。”

  外头慕婷跟着郭琳,都走出了街头,郭琳还是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慕婷问道,“小琳,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了?”

  “慕婷姐姐,我们在走远一点,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

  满肚子疑狐的慕婷,想停下来,不想继续走着。但看着郭琳第一次呼喊自己,她就忍住心头的不情愿。

  “小琳你带我球场干嘛?”

  慕婷甚是诧异着,她万万也没有想到,郭琳会带她来球场的。

  慕婷问道,“小琳你也像小行一样,爱打篮球的吗?”

  “我不会打篮球的。”

  郭琳自己无人坐的椅子坐下,随后邀请慕婷也在自己身边坐下。

  慕婷坐下后,她道,“小琳不打篮球的话,那你还带我来篮球场。现在都是要吃饭时候,回去迟了,恐怕爸妈又会担心我们的。”

  “慕婷姐姐,我就跟你说一件事情,说完那事情。我们就回去。”

  郭琳脸色凝重,折让慕婷隐隐觉得事态并不想那么简答的。

  她笑下,点头道,“说吧。”

  “刚才我见到所谓的慕冢。”

  慕婷脑袋嗡嗡作响,慕冢这人,只有几人知道的。对于刚来到自己家中的郭琳,竟然也知道此事。

  她左右观看下,发觉并不见他人,她假装镇定道,“小琳你在说什么?我听不到你的话。慕冢?慕冢是谁来的呀。”

  “慕婷姐姐,不要瞒着我。慕行的事情,我都一清二楚着。”

  “凡是在关键时刻,慕行篮球技术突然提升那么高,理由很简单,那就是慕冢。”郭琳一直留意慕婷脸色变化。

  慕婷从一开始脸色红润之色,到现在苍白,就在几秒内。

  “慕婷姐姐,你也不用那么惊恐。慕行这件事,我是不会对任何人说的。这点,慕行姐姐你可以发放心。”

  直到郭琳给到慕婷确定的回应后,慕婷忐忑的心,才算停住。

  慕婷仍旧不放心问道,“小琳,你真的不会跟任何人说的。”

  “是不会说的。”郭琳提起右掌,发誓道,“慕婷要是不放心的话,我可以发誓的。我郭琳把慕行和慕冢的事情,说出去,我就天打雷劈。”

  “小琳。”

  慕婷急忙拉下郭琳的右臂,“你这个傻丫头,我随便说说的,你就当真的。姐姐相信你啊,不要发誓。”

  郭琳道,“慕婷姐姐,刚才我真的见到所谓的慕冢。”

  “我很清楚,所谓的慕冢其实就是慕行自己他本人。只不过慕行他自己不肯承认而已,他要用另外一个方式来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慕婷不明白地问道,“小行为什么要保护自己?”

  “饿牢!”

  慕婷重复道,“饿牢?”

  “没错就是饿牢。”郭琳道。

  “小琳似乎你知道很多东西,那你能给我说说,你所知道的事情?”

  慕婷询问着,郭琳当然乐意给她说清楚,加上看见慕婷那么担忧样子。郭琳更加没有理由,要故意吊着慕婷胃口。

  “从所谓慕冢口中听到,慕行被泥石流冲走后,他进入一个叫做‘饿牢’地方。在哪里,他身体仍受挨饿,还时不时忍受被人毒打。”

  “停停!”

  慕婷手阻止了郭琳继续说下去,“小琳停下来,我真的要缓缓下,我听不下去。”

  “小琳,你说小行在哪个地方被人毒打,这和慕冢产生有什么关系?”

  慕婷待心情好转了点,她心虽然忍受不了听到慕行经历的惨痛经历,可她还是十分关心慕行的状况。

  “在‘饿牢’,要想吃饭,就必须要会打篮球的。只有打篮球很强的人,才能填满温饱,才能不受皮肉之苦。”

  “也真是这个时候,慕行精神发生了严重的变化,也就是他产生了另外一个自己,也就是慕冢来。”

  听到这里,慕婷产生了一个疑问。

  她问道,“小行产生慕冢,可慕冢打篮球很强的。可小行不会打篮球的,就算产生的慕冢,打篮球也不强。为何,慕冢打篮球那么强?”

  “慕行他在篮球这边,很有天赋。他看着被人如何打篮球,自然而然就学会。产生的慕冢也就打篮球很强。”

  郭琳叹气道,“其实慕行打篮球很强的,是他自己一直以为自己不会打篮球的。慕冢就是慕行,慕行就是慕冢。他们根本就是同样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区分。”

  郭琳分析很透彻,慕婷也没有话可以反驳着。

  慕婷道,“小琳,显然你对小行的认识,比起我这个姐姐还要深。”

  “才没有很深,我只是在篮球这个方面对他比较清楚一点而已。”

  慕婷走进郭琳,低声问道,“小琳其实你住在我们家,是不是因为喜欢我们家小行了。”

  “才没有。”

  郭琳顿时起身,解释道,“才没有慕行姐姐你所想的那样,我并没有喜欢慕行。我是有其他原因,才留在你们家里的。等事情办妥,我就走的。”

  “别急着走,你走了,就见不到我家小行的。”

  “不跟你说。”

  郭琳迅速溜走开,慕婷笑了几声,寻思道,“慕行就是慕冢,慕冢就是慕行。”

  “‘饿牢’,这肯定是一个很吓人对方。”

  慕婷自语道,“为何在这里,会打篮球,就可以填满温饱,就可以不受挨打。哪里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还有小行是如何逃离出来的?”

  “让我更加吃惊的是,小琳知道显然比我还要多的。”

  种种疑问一下子堆满慕婷脑袋,她拍拍大腿也起来,“走一步算一步,我也不想那么多。反正有小琳看着小行,这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

  饭后,慕婷敲响慕行房间。

  “谁?”

  “是姐姐我啊。”

  “哦,姐姐你可以进来,门没有上锁的。”

  慕婷轻手推开门,“小行你的衣服,妈妈让我给你带出来的。”慕婷把怀中一堆衣衫,给慕行示意下,证明自己的来意。

  “哦,谢谢姐姐了。姐姐你放在那里就可以啦。”

  慕行指了下桌上,慕婷放好后站立着,慕行问道,“姐姐还有其他事情吗?”

  “小行,我们很久都没有聊天了,我们能不能聊天啊。”

  “姐姐,我还有很多功课要做了,做完功课,我还要去练球了。我真没有很多时间和姐聊天啊,姐姐想聊天的话,可以找小琳的。她肯定有空的。”

  慕行说完许久,慕婷对没有回话。

  慕行抬头,放下手上笔,“姐姐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所以你想聊天啊。”

  “姐姐心情是不好,所以就想跟小行聊聊天,不过小行没空那就算。”

  慕婷顺势说着,很快就得到慕行的同意。

  “姐姐,我们来聊天吧。”

  两姐弟就在床上坐着,面对面坐着,这还是泥石流之后,两姐弟第一次这么认真坐着聊天。“小行你记得隔壁那只小黄狗吗?它可喜欢舔我们的手掌了。”

  “是啊,小黄很爱舔人家的手掌,舔手掌,暖暖的。”

  一开始,慕婷用闲话引开了慕行的话匣子,慢慢地,她引导了重点上面去了。

  “小行,是姐姐对不起你。要不是上次姐姐带小行去山上去玩,那么小行就不会被泥石流给冲走的。”

  “这些都是姐姐的不好。”

  慕婷自责,慕行安慰道,“姐姐你不要自责,发生那样的事情,姐姐你也不想的。再说了,那事情,我都忘记了。”

  “忘记了?”

  慕婷问道,“小行,真的给忘记了?”

  “是忘记了姐姐,所以姐姐也不要放在心上。”

  “小行能告诉姐姐,泥石流冲走小行之后,那几个月里面,小行去了哪里?”

  这个话题,才是慕婷最想要知道的。虽然她从郭琳口中得到不少,但她还是想从慕行亲口说着。

  “姐姐,我忘记了,我真的记不得了。”

  “小行还是对我有警备心。”慕婷暗道着,为了不让话题就这样沉默下去。她道,“听小琳说,小行身后又很多伤痕。这事,姐姐怎么就不知道的?”

  “啊,小琳说的。”

  慕行隔着衣服摸了自己后背下,摸上去,的确是凹凸不平的。

  “小琳她如何得知,我后背有伤痕的?”慕行尴尬道,“这刻羞死人。”

  “给姐姐看看慕行的伤痕,姐姐给小行上药。”

  慕行当然是不同意,可在慕婷执意的要求下,慕行熬不过对方也只好屈服。

  背对着慕婷,把后衣衫拉高一些。

  刚拉高一些的衣衫,在慕行的后背上,清晰可见那一条条深浅不一的伤痕。虽然都结痂了,那么多的伤痕,真的把慕行的后背给画花。

  慕婷手轻碰在上面,问道,“痛吗小行?”

  慕行弓着腰,摇头道,“不痛了现在,之前还痛,可现在真的不痛着。”

  “之前?之前是什么时候。”慕婷着急问着。

  慕行马上后悔自己说错话,他解释道,“不是之前,是很久,现在都不痛了。真的啊姐姐,我现在不痛。”

  慕行把衣衫放低,起身嚷道,“不跟姐姐继续聊天了,继续聊下去,我的作业今晚肯定是做不完的。”

  “小行,小行姐姐的话还没有说完啦。”

  “姐姐走啦。”

  慕婷被慕行推出门口,“姐姐早点休息啊。”门关上,随后慕行就锁住。

  “赶紧写完作业,要练习篮球。姐姐还真是的,那么多话要说。”

  慕行直摇头,说摸着后背,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不管了,写作业先。”

  被赶出门外的慕婷,叹气道,“小行还是对我隔阂着,不肯把事情跟我说。”

  “给点时间,等时间冲淡下,慕行自然会跟慕婷姐姐说的。”

  慕婷扭头,竟然是郭琳。

  “小琳,你什么时候出现的?”慕婷问道。

  郭琳道,“刚刚到的!”

  “小琳你能告诉我,为何小行跟你说,而不肯跟我说的。”

  慕婷一激动,按住郭琳两肩膀不住摇动着,问道,“小琳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我是姐姐,他就不肯跟我说了,还是什么原因了?”

  “慕婷姐姐你想多了,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子的。”

  “不是这样子,那到底是什么样子?”

  郭琳词穷着,慕婷失望道,“那肯定是我的原因,是我,小行才不说的。”

  “慕婷姐姐你要给慕行点时间,足够时间,他自然会好起来的。”

  “真的吗?”

  郭琳点头道,“这是肯定的,时间能治愈一切的。”

  “希望如此了。”慕婷沮丧,可看到郭琳她在失望中找到点希望,“小琳,在慕行这段时间里面,你能帮我照看着小行。小行跟你很熟,要你看着小行,我也就放心很多。”

  “我知道这样要求很过分,可我只有一个弟弟。拜托你了小琳。”

  本来危难的郭琳,被慕婷动情说了几句后,她答应道,“慕婷姐姐,你真是一个好姐姐。慕行有你这样一个姐姐,是慕行的福分。”

  “慕婷姐姐,我答应你就是了,我会帮急照看着慕行。”

  郭琳暗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会看着他的,说让我是他的经理人。”(未完待续。)

看过《球场至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