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一章 酷刑

第一二四一章 酷刑

  黑莲教在西陲创立二十多年,自始至终却表现的极为低调,虽然黑伏乃是大宗师,有着巅峰武道修为,但黑莲教却从来没有向西川之外的地方扩张,在西川也只是低调地生存在西陲一隅。

  齐宁知道江湖各大门派,无一不是为了光大门派,想要对江湖造成影响力甚至是控制力,特别是一些大门大派,势力扩张的更是惊人。

  天下两大门派,丐帮弟子遍天下,其分舵不单遍布楚国境内,便是北汉东齐亦都有丐帮的分舵。

  大光明寺作为佛宗之首,天下寺庙都以大光明寺为尊。

  反观黑莲教,却是低调异常,而且天下五大宗师几乎都是超然世外,并不过问凡尘之事,虽然大雪山下有逐日神庙,那也并非逐日法王所建,只是古象王与阿西达拉这些人为了讨好法王所建。

  唯有黑伏身为大宗师,却留在凡尘,创下了黑莲教。

  齐宁今日终是明白,这黑莲教当年创教的目的,却是为了让苗家人摆脱受人摆布的命运,让苗家人不再受人欺辱,对苗家人来说,黑莲教创建的初衷,自然是让人钦佩,也正因为黑莲教是以守护为教义,自然不会对外扩张,行事素来低调。

  教主道:“原来你还记得本教的教义。”

  “我自然记得,可惜你忘记了。”洛无影笑道:“圣教在西川立下了根基,可是你却变得喜怒无常,教内兄弟的性命动辄便要葬送在你的手中,你可还记得那些年死在你手里的弟兄有多少?”

  齐宁皱起眉头,暗想教主既然创下黑莲教,一教之尊,却为何要杀戮本教教众,这里面又有什么蹊跷?

  教主眼角微微跳动,洛无影继续道:“不知你可还记得郎先生?”

  教主略一沉吟,才道:“郎图?”

  “原来你还记得他。”洛无影道:“郎先生是咱们苗人中少有的饱读诗书的读书人,他为人敦厚,与人为善,当年知道圣教为苗家人办事,毅然投奔到了圣教,教内的条文帮规都少不得他来操持,而且闲暇时还会教授大家读书习字,他与世无争,对你也是忠心耿耿,可你还记得他是怎么死的?”

  教主嘴唇微动,却是并无说话。

  “当年你性情喜怒无常,动辄杀人,大伙儿知道你是练功所致,时常会失去理智,都想帮你走出困境,可是你妄自尊大,并不将大家放在眼里,更不容许任何人对你指出哪怕一丝一毫的错误。”洛无影叹道:“教内人心惶惶,便是我洛无影,那时候也不敢在你面前多说一句话,只有郎先生明知道谏言定会招来杀身之祸,却还是在那次酒会上向你进言,他本也是看到你当时心情不错,所以耿直进言,谁知道!”

  教主冷笑道:“本座记得,他当着两位长老和四位圣使之面,说本座身体有恙,可能是练功所致,声称若是本座真的有什么难处,大家一起帮忙解决。”

  洛无影道:“正是,他一番好意,竟然招来了杀身之祸,本来好好的酒会,你听得他所言,竟然竟然一掌劈杀了他,黑伏,这些年你可曾为此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黎西公在他之前向本座进言,本作就已经嘱咐过你们,谁敢对本座说三道四,本座绝不宽恕,有令在先,郎图竟然置若罔闻,还敢在酒会之上大放厥词,本座岂能容他?”

  “原来到如今你还是这样想。”洛无影怪笑一声道:“既是如此,那么当年我就没有做错,若是让我再选一回,我还会!”他话声未落,教主手臂微抬,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启禀教主,已经准备妥当,可以执行八伏之罚!”

  教主淡淡道:“将他带下去!”

  天罗领着四人从外面进来,几人都是向着教主跪倒在地,随即天罗又吩咐人将洛无影捆绑结实带了下去。

  屋内顿时静下来,齐宁终于问道:“教主这次回来,还要杀多少人?”

  教主并不理会,齐宁苦笑道:“黑莲教是你一手创建,难道如今你要亲手毁了他?”

  教主依然不理会,起身走出门去,齐宁犹豫了一下,跟了出去。

  黑石殿是黑莲教的圣殿,当年就是教主的居所,是以他对黑石殿自然是了若指掌,径自走到黑石殿大门外,黑石殿前边是一片宽阔的广场,延伸到尽头便是悬崖,此时在黑石殿外,却已经聚集了数十号人,见到教主从黑石殿内走出来,却都是不自禁往后退了一步。

  场地中央,几名教众正将洛无影绑在十字横木上,两根粗大的木桩交错成十字,齐宁看到此景,顿时哑然。

  “教主驾临,还不跪下!”天罗大喝一声,在场教众面面相觑,见到天罗率先跪下去,教众终是零零散散跪了下去,却兀自还有少数人犹疑不定。

  教主失踪多年,实际上在场教众真正见过教主真面目的并不多,如今教主面容大变,有些人心中还存疑虑。

  天罗声称教主有令,洛无影背叛圣教,处以八伏之罚,在场诸多教众大是惊骇。

  “你们几个为何不跪?”天罗目视几名教众,沉声道:“想要自弃圣教吗?”

  几人互相看了看,一人壮着胆子上前两步道:“天罗,鬼使对圣教忠心耿耿,为圣教更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你说鬼使背叛了圣教,又有何证据?”

  “这是教主之令,难道你们要违抗教主之命?”天罗在黑莲教本就地位不是很低,再加上身后有教主撑腰,自然是底气十足,声音也是盛气凌人。

  那人正色道:“教主之令,自然自然是不敢违抗。”瞥了教主一眼,见得教主衣衫偻烂十分邋遢,还真有些不相信那便是黑莲教主,看向洛无影,大声道:“鬼使,到底发生何事,你你和大家说明白,也好让大家知道是非曲直。”

  其他人知道此人亦是洛无影手下心腹,天罗打着教主旗号令人绑了洛无影,这自然是引起众人的骚动,可是洛无影并不反抗,甚至没有下令众人解救,竟似乎默认了天罗所为,而且众人都知道天罗是洛无影的亲信,一时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此时见到那邋遢怪汉从黑石殿内走出来,便生疑心。

  洛无影却是闭上眼睛,此刻他双手展开,四肢都被绑在木棍之上,一言不发。

  教主冷眼旁观,亦是一声不吭,天罗却已经冷笑道:“看来你等是真的要背弃圣教了。”抬手指着那几人道:“叛教者死!”

  那几人都略显慌张之色,都看向身前那人,身前那人一咬牙,沉声道:“教有教规,天罗,你拿不出证据来,便便不得对鬼使动手。”竟是冲上前去,似乎是要救下洛无影,只冲出两步,所有人便看到人头飞起,那人的身体兀自向前冲,可是项上人头却已经飞出,鲜血喷溅,尸身惯性往前跑了几步,终是扑倒在地。

  四下里传出惊呼之声,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动手。

  齐宁在教主身后看得明白,心知这是教主杀人于无形,心中暗叹,那人敢在此种情势下为洛无影出头,倒也不失为一条汉子,却在眨眼间首身分离。

  天罗也是微微变色,他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晓得是教主出手,往前一步,喝道:“你们当真想死吗?”

  剩下那些人都是显出惊恐之色,这时候再不敢犹豫,都跪了下去,不敢抬头。

  天罗这才吩咐手下人将十字木柱竖起,有人在后面扶着木柱,天罗微一沉吟,看了教主一眼,见到教主却是望向远方,似乎神思天外,终是一咬牙,沉声道:“洛无影归入圣教,入教之时发下了血誓,如今却违背当年的誓言,背叛圣教,受教主之令,处以八伏之罚。”一挥手,从边上走出来两个人,一人手中捧着一只黑色的木盒子,另一人身材魁梧,虎背熊腰,手中却是领着一只大铁锤子。

  齐宁不知道这帮人要如何对付洛无影,却见到捧着盒子那人走到木架边上,打开了木盒,魁梧大汉也走到洛无影身前,犹豫了一下,终是伸手到那木盒子里,竟是取了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铁钉。

  齐宁看到那粗大的铁钉,顿时意识到什么,微微变色,果然,只见到那大汉将钉子放置洛无影手腕处,随后举起锤子,低喝一声,铁锤狠狠敲在铁钉上,洛无影惨叫一声,那铁钉已经钉入进洛无影手腕之中,鲜血淋漓,在场不少人都是身体一颤,却都不敢抬头看一眼。

  那大汉连订数下,将那根铁钉钉入到木头之中,洛无影便是毅力再强,但终归是血肉之躯,受此酷刑,又如何能忍受得住。

  随后那大汉连续取出钉子,先后钉入两手手腕和两处肩胛骨,尔后又顶入洛无影两只膝盖和两处脚踝,一共是八根铁钉,在洛无影凄惨的叫声之中,俱都穿透洛无影血肉钉进了木头之内。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