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二章 分崩离析

第一二四二章 分崩离析

  齐宁知道这是黑莲教的教规,自己本不该卷入其中,可是看到教主手段如此毒辣,忍不住上前道:“教主,你若觉得他有大罪,大可以一掌要了他性命,为何非要如此残酷?”

  教主瞥了齐宁一眼,冷声道:“残酷?”

  “不错。”齐宁正色道:“你好歹也是一个大宗师,武道修为超脱世俗,又何必如此折磨当年的部下?”

  教主冷笑一声道:“本座当年既然创建黑莲教,也就没有远离尘世,莫将本座与北宫那几人相提并论。他们机缘巧合,各有所成,只想着自身的前程,本座是穷苦人出身,受过苦难,可不会丢下苗家人不顾。”背负双手,淡淡道:“圣教是苗家人的保护神,若是连圣教自己都没有规矩,放纵叛教之徒不管,又何以保护苗家人?”

  齐宁微张嘴,他也不知道当年黑莲教到底发生何样的变故,一时也不好辩驳。

  此时几名教众已经抬着那木桩到了悬崖边上,将那十字木桩竖在悬崖边,往前一步便是万丈深渊,洛无影面朝悬崖,浑身上下鲜血直流,齐宁看在眼中,心知这般折磨定是让洛无影痛苦不堪,所谓的八伏之罚没有伤到洛无影的要害,不能令洛无影立刻死去,如此只能看着他的鲜血慢慢流淌。

  “教主,八伏之罚要撑上八天。”天罗拱手道:“八日之内,叛贼洛无影绝不会死去,等到八天之后,再将其处死。”

  齐宁立时明白,洛无影却还要受八天这样的折磨,时辰不到,这帮人还不会让洛无影死去。

  “八天.....!”教主遥望远方,淡淡道:“阴无极,本座等着你。”

  齐宁就在教主身边,听他说到“阴无极”三字,微有些诧异,知道这“阴无极”定然是个人名,却不知道又是何方神圣。

  黑莲教主当众对洛无影处以八伏之罚,消息自然是很快传遍整个朝雾岭,黑莲教上上下下数百之众顿时陷入混乱。

  这对黑莲教来说当然是一件大事,教众们只知道教主近些年常年闭关,根本不为人所见,而洛无影一直深得教主信任,这些年一直代教主打理圣教,可是今次教主却突然对洛无影降下极为严酷的惩罚,这让教众惊骇之余,更是茫然不解。

  但教内却有少部分人隐隐察觉到这次的事件很可能与多年前那场劫难有关。

  教内有不少人亲历过当年玄阳长老叛教事变,那已经是七八年的事情,可是当时发生的许多事情,许多人却还是记忆犹新。

  玄阳长老叛教出逃之后,圣教进行了一场血腥的清洗,玄阳长老手下近百人被处决,而且以往与玄阳长老交往密切的许多人也都遭受了灭顶之灾,那一场血腥的清洗在无声无息之中完成,异常残酷,却又是圣教天大的隐秘,事件发生过后,几位圣使很快便将一切都掩盖起来,并不让消息对外传扬。

  这一次洛无影受罚,隶属于洛无影的嫡系教众便感觉大事不妙,当年血腥清洗的那一幕瞬间浮现在眼前,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不会是一场新的清洗。

  就在洛无影被施以八伏之罚的当夜,洛无影手下的嫡系教众便开始偷偷从朝雾岭潜逃,教主似乎并无兴趣来阻拦这些人的离开,仅仅一夜,便有数十人逃离朝雾岭。

  这帮人逃脱,自然引起了朝雾岭更大的恐慌。

  天罗次日一早便胆战心惊将教众潜逃之事上禀教主,教主却根本不在乎,甚至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说。

  第二天晚上,又有十数人逃离朝雾岭,天罗知道恐慌就如同瘟疫一般,只要蔓延开来,很快就会让朝雾岭陷入更大的动荡之中,是以派出自己手下教众扼守朝雾岭的紧要处,本是想要阻拦教众继续出逃,可是天罗自己本身就是洛无影的嫡系部下,天罗手底下的人也全都是洛无影的人,第三天晚上依然有人出逃,便是那些被分派扼守道路的教众也跟随出逃。

  教主在朝雾岭大开杀戒,已经让教众恐惧不已,而洛无影身为圣教圣使,落得如此凄惨下场,教众骇然之余,内心却有不少对教主心存愤怒。

  教有教规,黑莲教的教规素来森严,但凡有人触犯教规,自然要遭受到惩处。

  以往哪怕是最底层的教众,若是触犯了教规,惩处之时,执刑之人也会将其所犯的过错宣布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尔后按照圣教刑罚进行惩处,可是这一次教主惩处洛无影如此重要人物,竟然只是丢下一个叛教的罪名,至若如何叛教,却根本不予说清楚,虽然教众对教主心存敬畏,但这般毫无理由杀人,还是让教众心下惊骇。

  圣教之中,除了几位圣使和教内一些厉害角色是由教主当年亲自招揽,大部分教众实际上是由几位圣使招揽而来,更有一部分是主动投奔而来,这些教众自打进入圣教之后,虽然心中对教主敬畏有加,但教主却很少与他们在一起,而且教主也极少直接对他们发号施令,是以这群人与几位圣使的关系反倒是亲密许多。

  教主如此冷酷,让教众心寒,又担心再次清洗,几天下来,竟是有上百人逃离朝雾岭。

  天罗心知这般下去,黑莲教很快就会土崩瓦解,抓住了几人,当众斩杀,本是想以此震慑住教众,令他们不敢私逃,孰知这样一来,更让人心惊恐。

  天罗最是担心那些私逃之众会将朝雾岭的事情传扬开去。

  八帮十六派当初围剿朝雾岭,死伤甚众,虽然最终在齐宁的斡旋下,以朝廷的名义让双方罢兵息斗,但双方的梁子却已经深深结下,这一次黑莲教内部出现极大的动荡,亦可说是自创教以来最为虚弱的时候,天罗实在担心消息一旦传扬出去,会让仇家以为有机可趁,再次对朝雾岭发起攻势。

  只是教主却对这些不闻不问,天罗两次向教主禀报教众私逃之事,教主一言不发,似乎对这些毫无兴趣。

  朝雾岭西北角有一处凸出的岩石,形似一根箭头突出在悬崖外,是以这里被称为箭崖。

  立于箭崖居高俯瞰,连绵起伏的朝雾岭山脉尽收眼底。

  教主立在箭崖前,背负双手,遥望着被皑皑白雪所覆盖的朝雾岭,神思天外,这几日教主时常来到此处,一站就是几个时辰。

  教众大量私逃,跟在教主身边的齐宁对此自然是一清二楚,只是他当然不便多说一句话。

  但他心里明白,教主下令对洛无影施以八伏之罚,不单让黑莲教众心生惊恐,而且会让他们觉得教主已经是倒行逆施,如此情势下,教众只会越走越多。

  “教主究竟在等谁?”齐宁站在教主身后,终于叹了口气问道。

  虽然教主在朝雾岭上并没有约束齐宁的行动,但齐宁知道若是教主不开口,自己根本走不出朝雾岭。

  教主从古象几乎是挟持自己到了西川,而且在旁目睹了他的凶狠,齐宁不知道教主这到底是何意图,更不知道这杀人不眨眼的大宗师究竟要将自己困到什么时候。

  洛无影依然在承受着八伏之罚,被绑在十字木柱上迎着寒风的侵袭,已经过了五天,洛无影早已经是奄奄一息,但却兀自还有一口气在。

  教主要杀洛无影,实在是易如反掌,他却这般折磨洛无影,天罗等人或许以为这是依照教规来惩罚,但齐宁紧随在教主身侧,却已经看透了教主的用心。

  教主背对齐宁,并无说话。

  “黑莲教众对教主恐惧不已,教主下令惩处洛无影,却又没有对大家说明白洛无影到底犯了什么罪过,仅仅一个叛教的罪名,并不能让人信服。”齐宁道:“就算是官府惩罚犯人,也会将他的罪责审理的清楚,不会这般含含糊糊。”微微一顿,才道:“教主故意这样做,本就是料到了如此一来会有人从朝雾岭逃出去。”

  教主淡淡道:“你很聪明。”

  “不是我很聪明,而是教主的手腕很厉害。”齐宁道:“那些教众逃离了朝雾岭,朝雾岭的事情自然会传扬出去。教主武功高强,自然不担心会有仇敌趁虚而入,你的目的,是让那些人带话出去。”

  “哦?”教主转过身来,盯着齐宁眼睛:“带话给谁?”

  齐宁与教主目光对视,沉吟了片刻,才道:“教主说洛无影背叛黑莲教的时候,用的不只是你,而是你们,所以在教主的心里,背叛你的人当然不只是一个洛无影。”叹了口气:“教主身为黑莲教主,又是大宗师,仅凭洛无影一人之力,当然不可能让教主......!”

  教主并不言语,齐宁见他面不改色,才道:“洛无影他们背叛教主,如果我没有猜错,事情应该发生在玄阳长老叛教之时,实际上黑莲教那场变故并非所谓的玄阳长老叛教,而是有人联手背叛了教主,只不过那几人知道教主是黑莲教的根源,一旦教众知道教主被害,不但教内立刻分崩离析,便是神侯府和其他江湖势力也可能会对黑莲教下手,所以他们掩饰了事情的真相,本来是一场针对教主的变故,最后对外宣称说是玄阳长老叛教。”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封锁严密,一直被掩饰下来,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