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三章 阴无极

第一二四三章 阴无极

  教主不置可否,背负双手道:“说下去!”

  “玄阳长老离开朝雾岭,想必确实是事实。”齐宁叹道:“只不过他的离开,并非是因为叛教,恰恰相反,黑莲教内,真正对教主忠心耿耿之人,正是那位玄阳长老,教主口中那些叛教之徒容不得玄阳留在朝雾岭,甚至觉得玄阳长老如果活着还要坏他们的大事,所以玄阳长老最终离开了朝雾岭,他究竟是逃走还是被人驱逐,我却不能确定了。”

  教主怪笑道:“看来你对圣教之事知道的不少。”

  “这样一来,便可以大致判断出教主口中的他们是谁。”齐宁道:“留在朝雾岭的人,自然都是背叛过教主的人,而离开黑莲教的,即使不是对教主忠心耿耿,但至少没有参与背叛教主之事。”

  “哦?”教主笑道:“那你说圣教都有哪些叛逆之徒?”

  “洛无影自然是首当其冲。”齐宁道:“他如今被教主折磨的生不如死,当年反叛教主当然是马前卒。除了他,毒使秋千易和色使段清尘当然也都在其中。”

  “你是说本座手下的四圣使都在反叛本座?”教主目光深邃。

  齐宁摇头道:“医使黎西公并不在其中,到底是什么缘故我不清楚,不过黎西公应该没有参与那次叛乱。三大圣使联手,却依然不足以对教主形成威胁,所以真正的罪魁并非是这三个人,而是另有其人。”

  教主目光如刀:“何人?”

  “阴无极。”齐宁道:“教主这次回来,大开杀戒,让整个黑莲教人心惶惶,不少人暗中潜逃,这都是教主有意为之,目的就是要将朝雾岭这边发生的事情让这些人知道,教主是在等这些人回来。”

  教主目视齐宁,问道:“你认识阴无极?”

  齐宁摇头道:“不认识,可是......我大概已经猜到那位阴无极是何方神圣。”

  “神圣?”教主怪笑一声:“那等宵小之徒,当不得神圣二字。”

  “是晚辈失言。”齐宁道:“据我所知,当年玄阳长老叛逃之后,黑莲教派出了太阴长老前往追拿,可是最终太阴长老非但没有抓回玄阳,黑莲教反而接到了太阴长老随身兵器,是以黑莲教都以为太阴长老已经被玄阳所杀。”将教主一直盯着自己,继续道:“当初知道这事儿,我并无多想,可是如今想起来,这件事情委实有些古怪。黑莲教两位长老,玄阳太阴平起平坐,这二人武功应该也是伯仲之间,就算正面相对,太阴也未必是玄阳的敌手,既然如此,黑莲教为何会派太阴长老去追拿玄阳?按理来说,该是派人打探出玄阳的行踪,尔后派出教内高手追拿。”

  教主道:“或许是太阴想要立功。”

  “玄阳叛乱,教内正是动荡之时,这种时候,稳住教内才是最重要的事情,玄阳走了,太阴身为唯一的长老,更应该留下来。”齐宁道:“可是他却急切地去追杀玄阳,而且是大海捞针般到处搜找,这是在于理不合。”微顿了顿,才继续道:“而且没过多久,太阴的随身兵器便被送了回来,这就更奇怪了,

  如果太阴真的被杀,送回尸首便是,为何要送兵器?据我所知,太阴和玄阳的交情虽然算不得十分亲厚,但也并不算太差,玄阳杀了太阴,将他的尸首交还回来,一来可以让太阴入土为安,二来也可以以此震慑黑莲教,可他没有这样做,只是送回一件兵器,这其中自然是大有蹊跷。”

  教主背负双手,只是看着齐宁,并不说话。

  “我思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齐宁叹道:“这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局,目的是为了证明一件事,又是为了掩饰一件事。”

  “证明什么?”教主道:“掩饰什么?”

  “证明太阴已经死了。”齐宁一字一句道:“掩饰太阴还没有死。”

  “哦?”

  齐宁淡淡一笑,道:“太阴其实根本没有被玄阳所杀,黑莲教所有人都知道太阴去追杀叛贼玄阳,这本就是故意让大家觉得太阴是死在玄阳手里,如此一来,天下就没有太阴长老的存在。”

  教主道:“他这样大费周章,又是为了什么?他为何要掩饰自己还活着?”

  “为了教主。”齐宁叹道:“他们背叛教主,让教主失去记忆,而且流落天下,如此一来,黑莲教群龙无首,这对黑莲教来说当然是极为危险的事情。神侯府统领江湖各大门派,唯独没有插手西陲的黑莲教,可是我却知道在神侯府存有黑莲教的档案,所以神侯府并非对黑莲教不闻不问,只不过他们知道教主是位大宗师,不敢过来招惹而已。”

  教主神色淡然,只听齐宁继续道:“所以黑莲教必须要有教主的存在,这是黑莲教存续下去的根本。”

  教主道:“你明白这个道理,可惜那帮叛逆却并不懂。圣教是本座一手所创,所有人都可以不存在,但是没有本座,圣教便什么都不是。”

  “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的时候,黑莲教主的行踪显现。”齐宁苦笑道:“当时我只以为那真的是黑莲教主,可是在大雪山知道你才是真正的黑莲教主,我那时候终于明白,在朝雾岭出现的那位教主,是有人假冒。”看着教主眼睛道:“那位假冒的教主,如果我没有猜错,便是太阴长老,也就是教主口中的阴无极。”

  在大雪山知道了教主身份后,齐宁就一直在整理关于黑莲教的脉络,在诸多细节的整合下,齐宁对当年的玄阳之变已经大概理清了其中的蹊跷。

  最重要的一环,便是齐宁当初在迷花谷冰池之畔亲眼看到化身为青铜将军的西门无痕与黑莲教主交手,双方武道修为伯仲之间,这也让齐宁一度以为西门无痕的武功达到了大宗师的境界。

  可是确知黑氅怪汉是真正的黑莲教主,更亲眼见识过大宗师的武道,齐宁才知道当初自己误认为的那位黑莲教主,与真正大宗师的实力还是相距甚远,而自己之前判断西门无痕的武功接近大宗师也只是被误导。

  但有一点齐宁却十分确定,虽然西门无痕的武功比不得大宗师那般恐怖,可是比之黑莲教的几位圣使,那绝对是强出许多,黑莲教四圣使绝无一人的武道修为能够与西门无痕相提并论。

  当日在冰池之畔与西门无痕交手之人,自然不可能是四圣使中的任何一位。

  黑莲教之内,武功在四圣使之上的,就只能是真正的黑莲教主和玄阳太阴二位长老,教主的武功自然是西门无痕无法相及,而且当时黑氅怪汉远在建邺京城,所以当日在冰池之畔与西门无痕交手的那名高手,只能是玄阳太阴中的一位。

  齐宁当年为了追上镖队救出小蝶,从会泽县城往建邺京城方向追赶,半道上却遭遇到九天楼的木郎君,为了躲避木郎君,失足落山,却机缘巧合进入一处洞穴之内,在那里面获得巧遇,不但得到了削铁如泥的宝刃,甚至得到了一套匪夷所思的逍遥行步法,当时并不知道那洞内的枯骨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后来却是透过各种线索证明,自己在洞穴内遇见的那具枯骨,大有可能便是黑莲教的玄阳长老。

  玄阳长老逃离西川,知道黑莲教这帮人必不会轻易放过,是以隐藏在深山之中,不与世间接触,如此一来,黑莲教自然也是难觅其踪迹。

  齐宁不确定玄阳是因何去世,但那山洞之内的遗骨必是玄阳无疑。

  如此一来,冰池之畔与西门无痕教授之人就只能是太阴长老。

  黑莲教教众所知道的消息,那是玄阳叛逃下落不明,太阴长老被玄阳所害,可事实上玄阳早已经过世,反倒是太阴虽然有随身兵器被送回朝雾岭,但却并不见此人的尸骨。

  “太阴长老一直都没有死。”齐宁凝视着教主眼睛,缓缓道:“事实上教主离开之后,太阴长老就一直假冒黑莲教主。”

  教主忽然怪笑道:“齐宁,你能想到这些,确实是很聪明。那你告诉我,阴无极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在何处,我又如何知道。”齐宁苦笑道。

  教主目不斜视,盯着齐宁眼睛:“你对当年他们的所为猜的几乎不差,可见心思甚密,如果你是阴无极,这时候你会在什么地方?”

  齐宁抬起头,遥望山峦,沉吟片刻,才道:“也许他就在朝雾岭。”

  “哦?”教主淡淡道:“你是说,他现在就在朝雾岭?”

  “其实教主心里清楚他就在朝雾岭。”望着群峦起伏的朝雾岭山脉,齐宁道:“教主本可以一掌便击毙洛无影,却降下八伏之罚,让他在悬崖边上经受折磨,我知道教主这并非只是为了报复,而是以此为手段,给阴无极看,你是想以此逼阴无极出现。”

  “你觉得阴无极会出现?”

  “不会。”齐宁摇头道:“如果阴无极真的要出现,这时候早就该出现了,已经过去了五天,没有阴无极的丝毫踪迹,只能证明此人并不在意洛无影的死活。”

  教主道:“既然如此,我这般做岂不是白费心思?”

  齐宁摇头道:“教主是大宗师,普天之下任何人在教主眼里都只是蝼蚁,教主无论要杀谁,都是易如反掌之事。”微微一顿,才苦笑道:“只不过教主这一次回来,并不仅仅只是为了杀人。”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