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四章 至阴之日

第一二四四章 至阴之日

  箭崖之上,齐宁和教主相对而立,一阵寒风袭来,两人都是一动未动。

  “不是为了杀人?”教主似笑非笑道:“那本座又是为了什么?”

  齐宁道:“取人性命对教主来说如同探囊取物,其实我猜想这些年来,阴无极那帮人如果知道教主没有死,一定会日夜心惊,唯恐教主会回来复仇。”想了一下,才道:“那帮人既然反叛教主,就一定不会留下后患,我想阴无极他们当年确实是想置教主于死地,可是不知为何,教主并没有死,只是失去了记忆。”

  “如果本座这些年不是因为失去记忆,阴无极他们的尸骨早就化成灰烬了。”教主冷冷道。

  齐宁点头道:“这我相信,若是教主避过了那次劫难,死里逃生,定然会立刻对那帮人进行报复,可是教主却失去了记忆,所以对他们的报复迟到了多年。可正是因为这多年的耽搁,或许然阴无极他们觉得教主早已经过世,否则以教主的性情,绝不可能就此罢休。”

  教主冷哼一声道:“你很熟悉我的性情?”

  “教主当年创建黑莲教,是为了保护苗家人,在自己发达之时不忘本源弱小,这是性情中人。”齐宁道:“这样的人,有恩必报,同样有仇也不会放过。”

  教主冷然一笑。

  “如果当年教主没有失去记忆,新恨在前,我想教主会立刻回到朝雾岭,将那帮反叛之人杀个一干二净。”齐宁道:“可是这么多年过去,那段仇怨萦绕在教主心头,教主反倒不会只是轻易杀死他们那般简单。”

  教主笑道:“莫非你知道本座要做什么?”

  “教主回到朝雾岭,先是诛杀了几十名黑莲教众,而且将这些尸首明示众人,这样做无非是让黑莲教上下心生恐惧。”齐宁道:“洛无影的武功在教主眼里不值一提,教主一根手指头便可以杀死洛无影,可是却先降服了天罗长骨二人,让这二人对洛无影突下杀手.....!”叹了口气道:“教主这样做,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只是要让洛无影尝尝被自己亲信之人出卖的滋味。”

  教主道:“那两人追随洛无影多年,洛无影对这二人极其信任,他自然不会想到跟随他多年的心腹会对他下手。”

  “就如同教主当年没有想到洛无影这帮人对你下手。”齐宁盯着教主眼睛问道。

  教主眸中闪过杀意,终是没有说话。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教主开创黑莲教基业,而且是大宗师的修为,在黑莲教就如同神祗一般的存在。”齐宁微皱眉道:“这帮人却为何要对教主下手?恕我直言......!”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教主却已经道:“我没有阻止你的时候,你但说无妨,就算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

  齐宁这才道:“教主,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洛无影他们绝不会出此下策,他们应该知道,一旦失手,注定就只有死路一条。”想了一下,才继续道:“教主的武功,我是亲

  眼所见,确实不是世间武者所能企及,在教主绝对的武道修为之下,他们挑战大宗师,几乎没有任何胜算,可是.....!”

  “你是奇怪他们为何会得手?”教主道。

  齐宁点头道:“正是。”心想当年背叛教主,自然是以太阴长老为首,太阴长老的武功与西门无痕在伯仲之间,而西门无痕在大宗师面前虽然说不上是不堪一击,却也是差距甚大,是以就算当年太阴长老集合数位高手之力,也不可能对教主形成任何威胁,既是如此,教主却为何会落得那般凄惨处境。

  教主沉吟片刻,终于道:“我告诉过你,进入大宗师境界,武道修为虽然不可估量,可也有致命的弱点。”

  齐宁立时想到,每一位大宗师在进入武道巅峰之后,因为操纵天地气息之故,日积月累之下,体内却是被极寒或是极炎之气所附着,这也是每一位大宗师梦魇般的存在。

  “教主的意思是说,您......您在体内气息发作之时,被他们趁虚而入?”齐宁立刻意识到其中的关窍。

  教主沉吟片刻,终是道:“修炼天地之气,便与天地阴阳相融合,体内的经脉与周边的阴阳之气息息相关。”微顿了顿,才继续道:“每年的七月十五,乃是至阴之日,子夜又是阴中之阴,到了那时,体内极寒之气便会放肆猖獗......!”说到这里,目中却是显出阴狠之色,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齐宁却已经恍然大悟。

  教主的弱点是体内有极寒之气,而最为虚弱的时候,却正是七月十五,也便是说,当年的那场变故,正是发生在七月十五的时候。

  “教主的弱点,难道......阴无极他们一清二楚?”齐宁皱眉问道。

  这自然是齐宁想不通的地方。

  大宗师身有弱点,几位大宗师互相之间当然是一清二楚,可是这般天大的秘密,大宗师当然不会对外泄露。

  教主统领黑莲教上下,教内高手众多,所为防人之心不可无,教主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弱点告知任何一个人,更不可能将七月十五这个日子告诉别人。

  今次教主将这秘密告诉自己,已经是让齐宁大感意外。

  如果阴无极等人根本不知道教主的秘密,又怎会对教主起反叛心思,如果不知道七月十五这个日子是教主最为虚弱时刻,他们又怎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

  齐宁隐隐觉得这其中另有蹊跷。

  教主眼角微微抽动,目光深邃,似乎已经神游天外,齐宁没有打扰,却知道自己这一问显然让教主陷入了回忆之中。

  齐宁看着教主神游天外的样子,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问题,当年的变故,是否连教主也不清楚整件事情?

  齐宁初见到教主的时候,教主已经失忆,宛若怪物,当时那副景象,至少说明教主已经流落很久很久,齐宁可以确定,教主失忆正是在那次事件中

  发生。

  也便是说,当夜发生变故之后,教主便已经失去了之前的记忆,直到在大雪山恢复了记忆,这中间已经过去了数年之久,教主或许能够回忆起当日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可却未必知道那帮人为何会知道在哪个日子出手。

  正在此时,齐宁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回过头去,却只见到天罗正往这边过来,距离一小段距离,便已经跪倒在地,恭敬道:“教主,黎西公来了!”

  教主似乎没有听到,齐宁却是脸色微变,上前两步,道:“你.....说什么?”

  齐宁一直跟随在教主身边,天罗也摸不清楚齐宁和教主到底是什么关系,对齐宁也不敢失了礼数,向齐宁拱手道:“回禀侯爷,医使黎西公回来了!”

  齐宁心下一紧,却是没有想到黎西公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他知道因为当年变故,教主对黑莲教上下充满了愤恨,他不能确知黎西公当年在其中到底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可是教主杀人不眨眼,特别是对黑莲教的人更是下手狠辣无情,若是黎西公稍有闪失,那条性命便要断送在教主手中。

  医使黎西公杏林高手,医术高明,而且宅心仁厚,济世救人,且不说黎西公与唐诺渊源深厚,便是当初黎西公出手救下依芙,已经是让齐宁欠了他一份大大的人情,齐宁听得黎西公已经上了山,心中着实担忧。

  “让他过来!”教主终于冷冷道。

  天罗退下之后,齐宁忙道:“教主,当年黎西公应该没有参与其中。”

  “哦?”教主道:“你又如何知道?”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据我所知,当年那次变故之后,黎西公退出了黑莲教,宣称与黑莲教再无瓜葛,我想他应该是察觉到了一些什么,所以不愿意与阴无极他们为伍,这才......!”

  “一日是圣教的人,便是死了,也是圣教的鬼。”教主的声音波澜不惊:“他若说自己不是圣教的人,却敢擅自上山,闯入圣教之地,本座第一个杀的便是他。”

  齐宁心下一凛,嘴唇微张,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

  黎西公并没有太多的改变,依然是一身粗布苗装,头上缠着一条紫色的头巾,腰间挂着一只酒葫芦,只不过脸上看起来略带疲惫之色,齐宁对这位老者心存尊敬,上前两步,向黎西公拱手行礼,黎西公只是微微一笑,这才看向教主,见到教主背对这边,双手负于身后站在箭崖边上,黎西公上前几步,依照黑莲教的礼数向教主行礼:“黎西公拜见教主!”

  教主并没有回头,只是道:“你过来!”

  黎西公犹豫一下,终究还是向教主走过去,距离教主三步之遥,齐宁一颗心紧绷,猛听得“噗”一声,随即看到黎西公的身体已经向后飞来,齐宁心下骇然,迅速上前,探手去接,一只手刚碰到黎西公的身体,便如同触电一般,整条手臂发麻,也便是这一瞬间,黎西公已经重重摔落在地上。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