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四八章 无间道

第一二四八章 无间道

  齐宁背着黎西公一口气下了莲花峰。

  若是往常,朝雾岭各条要道处处设防,想要轻易通过并不容易,可是此番教主大开杀戒,大批黑莲教众潜逃,余下的教众也都是人心惶惶,整座朝雾岭早已经是防备松懈。

  只是朝雾岭山脉脸面近百里,想要轻易走出去也不容易。

  齐宁顺着山道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得一处竹林边,发现背上的黎西公一直没有吭声,叫了一声,黎西公也没有回应,齐宁顿时大为担心,遥见竹林边不远处有一处简陋的竹棚,也不知道是谁在这里搭建,亦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人,背着黎西公轻步过去,从后窗往里瞧了瞧,空无一人,这才转到前面推开竹门进了去。

  他自然明白,若是受伤过重,反是不能太过颠簸,否则会加重伤势。

  黎西公的伤势连七转混元丹都不能迅速好转,便可见伤势极重,若是急着走出朝雾岭,很可能会让黎西公的伤势进一步加剧。

  他进屋后,里面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角落还真有一张简易的床铺,上面甚至有被褥,而且靠窗的地方还有一只火炉子,瞧里面的摆设,之前应该还有住在这里,也不知道住在此处的人去了哪里,当下让黎西公躺在床上,盖上被褥,黎西公却已经沉沉睡去,齐宁将火炉子生着,片刻之后,屋内才暖和起来。

  齐宁在火炉边坐在,寻思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朝雾岭这边自然是留不得,教主杀性已起,已经大开杀戒,他要利用洛无影想将阴无极引出来,但是否成功,齐宁也不敢确定。

  若是阴无极当真出来,教主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但阴无极如果畏惧而不敢现身,那么教主只怕还会在朝雾岭滥杀无辜。

  这事儿似乎已经无人能够阻止,西陲之地,连官府都不在这边收取赋税,自然不会过问这边的事情,而且这样的江湖门派杀戮,也从来不是地方官府去管,都是由神侯府来处理,但西门无痕已经过世,神侯府遭受重创,不可能会来过问黑莲教的事情,退一步说,就算西门无痕还活着,只怕也不敢卷入大宗师的仇杀。

  齐宁几次听其他人说及大宗师都是以怪物比喻,如今他是切实地感受到这些大宗师一旦为恶,那是比怪物还要恐怖。

  寻思着等黎西公伤势略微恢复一些,便即带着黎西公远离朝雾岭,找一处隐秘的地方先让黎西公静心养伤,黎西公伤势极重,没有几个月时间,未必能够恢复如初。

  他心头还想着西北咸阳那边。

  西门无痕从咸阳将他挟持去往大雪山,到如今已经是过去了一个多月,咸阳如今是个什么情状,齐宁自然是一无所知。

  虽然段沧海坐镇在咸阳那边,潼关也已经派人驻守,但楚军刚刚拿下西北不久,一切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若说西北就此完全臣服于大楚,齐宁自己也是不信。

  自己一个多月没有露面,即使段沧海竭力掩饰,也定然会让人起疑心。

  主将不露面,定会让一些别有居心之辈另起心思,齐宁最是担心因为自己失踪的缘故,会导致西北再次陷入混乱。

  楚国秦淮军团早已经北上,如今到底战况如何,齐宁也是毫无消息,按照既定战略,此次北伐,声东击西,攻打北汉是假,真正的目标是西北和东齐,西北这边自己算是不负小皇帝的期望,顺利拿下来,可是东齐是否已经落入楚军之手?

  正自寻思,忽听到门外传来敲门声,齐宁心下一凛,身形如魅到了竹门边上,也不出声。

  敲门声戛然而止,过了小片刻,竹门缓缓被推开,齐宁右手成刀状。

  他只以为是这竹屋的主人回来,竹屋的主人自然也是黑莲教众,齐宁倒不想真的伤害黑莲教众,只待他进来之后,先将其控制住再说。

  竹屋一开始是缓缓推动,但忽然间猛地大开,一道身影已经欺身进入屋内,齐宁眼疾手快,看到对方正是一身黑莲教众的装扮,立时出手,收刀往那人的肩周切过去。

  孰知那人的反应奇快,一个转身,已经躲开过去,齐宁心下吃惊,暗想这黑莲教众的武功还真是了得,身形跟上,改刀成拳,向那人打过去,便听到那人低声道:“国公且慢!”

  那人出声间,又掠开两步,拉开与齐宁的距离,齐宁却是感觉那人的声音颇为熟悉,又听称呼“国公”,手上一顿,那人距离齐宁三步之遥,已经转身向齐宁拱手道:“轩辕破参见国公!”

  齐宁看清楚那人脸庞,大吃一惊,此人虽然一身黑莲教众的装扮,但那张脸齐宁却认得,分明是神侯府巨门校尉轩辕破。

  轩辕破神色恭敬,齐宁立刻收手,向门外瞧了一眼,轩辕破却已经明白齐宁心思,闪身过去关上了门,这才道:“国公放心,附近并无黑莲教的人。”

  齐宁万想不到轩辕破会在这里出现。

  八帮十六派在神侯府的统帅下攻打黑莲教,双方罢兵息战后,各派都是各回各家,神侯府的人也都返回京城,却唯独只有轩辕破留在了西川。

  而轩辕破留驻西川一事,却很是隐秘,知道的人并不多。

  齐宁和西门战樱大婚之时,身为神侯府大师兄,轩辕破本该参加婚礼,却偏偏没有出现,齐宁知道轩辕破身在西川,自然不会介意,但他却一直很好奇,轩辕破留在西川到底是所为何故?

  不过此事齐宁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毕竟事情杂多,也不能每一件事情都要细细追究。

  这时候轩辕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是在黑莲教的地盘,这自然是让齐宁大吃一惊。

  他第一个反应便是难不成神侯府依然在筹划着对黑莲教再次下手?

  不过西门无痕已经过世,神侯府群龙无首,而丐帮的向百影落入地藏之手,生死未卜,这样两位重量级的大人物都无法出现,神侯府想要再次组织八帮十六派的力量,绝非易事。

  齐宁甚至怀疑,如果被江湖上的人知道西门无痕已经过世,八帮十六派是否还会对神侯府唯命是从?

  即使神侯府真的能够再一次聚集八帮十六派的力量,可是如今教主就在朝雾岭,八帮十六派打过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胜算。

  “轩辕校尉,你怎么在这里?”齐宁抬手请轩辕破先坐下说话。

  轩辕破对齐宁却十分恭敬,等齐宁先在椅子上坐下,这才在齐宁对面坐下,轻声道:“国公怎地会在这里?卑职听说国公统帅西川兵马打下了西北咸阳。”

  “咸阳如今确实已经被我军掌握,只是.....!”齐宁顿了一顿,还是道:“你先说说,你为何会在朝雾岭?我听说上一次八帮十六派撤退之后,只有你一人留在了西川这边,本以为你有其他公干,想不到你会在朝雾岭这边。”

  “国公,你们撤走之后,卑职就潜入了朝雾岭。”轩辕破解释道:“卑职略通易容术,虽然不能与北梁南钟两大易容世家的手段相比,但小心谨慎一些,倒也能够蒙住不少人。”

  齐宁心想原来轩辕破一直在上演无间道,竟然潜伏在了黑莲教。

  他心知这自然不可能是轩辕破自己的主意,能够让轩辕破甘愿潜伏在黑莲教,就只能是西门无痕的命令。

  可是西门无痕为何会让轩辕破潜伏在黑莲教?莫非八帮十六派第一次攻打黑莲教未能成功,西门无痕心有不甘,派了轩辕破潜伏在此,准备第二次发起进攻?

  “是神候让你潜伏在此?”

  轩辕破微微颔首,低声道:“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之时,黑莲教主始终没有露面,那是黑莲教生死存亡的时候,黑莲教主本不该置之不顾,是以神候怀疑黑莲教内部出现了问题?”

  “问题?”

  轩辕破道:“神候怀疑黑莲教主很可能已经死了,只是这样的消息黑莲教当然不敢对外宣扬。神候察觉其中有蹊跷,是以派了卑职在此调查有关黑莲教主的情报,一来是要查清楚黑莲教主是生是死,二来是要确定如果黑莲教主没有死,那么现在的黑莲教主是否就是那位大宗师?”

  齐宁心下一凛,却是不动声色:“你是说神候怀疑现在那位黑莲教主并非真正的教主?”

  轩辕破道:“神候只是怀疑而已,所以才派了卑职在这里调查。”

  齐宁心想看来西门无痕与阴无极在冰池一战之后,竟然也是对黑莲教主的身份起了疑心。

  仔细一想,倒也并非没有可能,毕竟在与阴无极交手之前,西门无痕曾经与大雪山逐日法王有过交手,那一次可说是不堪一击,在冰池西门无痕与阴无极两败俱伤,西门无痕显然感觉到阴无极的武功和逐日法王大有差距,是以生出疑心,怀疑黑莲教主的身份。

  “那你可调查出什么?”

  轩辕破犹豫了一下,终于道:“此前属下虽然调查了诸多情报,但却无法完全确定黑莲教主是假的,可是.....现在属下可以确定,八帮十六派攻打黑莲教之时,黑莲教主并不在朝雾岭,而黑莲教确实有人假冒教主。”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