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二章 身世

第一二五二章 身世

  号角声不绝,轩辕破和黎西公神色不变。

  两人都是思维敏捷之辈,自然已经猜到了发出号角之声应该就是阴无极。

  “阴无极当年虽然反叛教主,但终究还是一条汉子。”黎西公叹道:“他明知道不是敌手,却还是在这里等着教主......!”抬头望天,此时早已经是夕阳西下,天地之间一片昏暗,喃喃道:“当年的恩恩怨怨,也终是要到结束的那一天了。”

  “既然阴无极已经现身,教主听到这里的动静,应该很快就会过来。”齐宁道:“教主此番回来的目的,就是要除掉阴无极。”

  “齐宁,轩辕校尉,教主杀心极盛,两位若是还留在这里,恐怕要遭受牵连。”黎西公肃然道:“老朽既然已经到了这里,就要看到一切都结束的那一刻。”抬手向北方指过去:“你们二人向那边走,不要回头,以两位的能耐,要走出朝雾岭并不困难。”再不多说一句,往那竹林之中径自去了。

  齐宁和轩辕破面面相觑,等到黎西公隐没在竹林之内,轩辕破才低声道:“国公,咱们该怎么办?”

  齐宁苦笑道:“又能怎么办?今日阴无极和黑莲教主难免生死相对,而且还会牵连到黑莲教许多人,咱们插手进去,反倒不妙。”看着茂密的竹林,道:“而且咱们现在就算想进去,那也是无能为力,这里面有古阵法,无法破解,咱们便要困死在里面。”

  轩辕破压低声音道:“那倒未必。”犹豫一下,才轻声道:“卑职已经破解了古阵法。”

  齐宁一怔:“你方才.....?”

  “当着黎西公的面,卑职不好承认已经破解了古阵法。”轩辕破道:“他毕竟是黑莲教的人,对他总要防范一些。”

  齐宁微微颔首,倒也明白轩辕破心思,正自沉吟,忽听得不远处传来声音道:“莫要磨磨蹭蹭。”声音颇有些耳熟,却并非教主的声音。

  齐宁向轩辕破递了个眼色,不远处有几块大石头,两人身形如魅,躲到那巨大石块后面,齐宁微探头,便瞧见不远处正有两道身影往竹林这边过来。

  轩辕破却已经全神戒备,齐宁凝神细看,很快便瞧清楚,来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竟然是九溪毒王秋千易师徒。

  秋千易脚步飞快,在他身后却是跟着小妖女阿瑙。

  齐宁颇有些时日没有见到阿瑙,今次阿瑙穿着一身苗家花棉服,却戴着一顶狐皮帽子,将那娇弱的身躯包裹的严严实实,脚下穿着小皮靴,当日寒冷,这小妖女脸色白皙,两颊却如同点了些许胭脂,嫣红泛晕,乍一看去,倒也是秀美动人。

  小阿瑙虽然性子刁毒,但凭心而论,美貌不在唐诺之下,只是尚未完全长开,若是假以时日,容颜只怕比唐诺还要强出许多。

  秋千易到得竹林边,小阿瑙却是落后一小段路,看她走路并不似秋千易那般爽利,整个人看上去颇有些不情愿。

  秋千易回过头,微怒道:“你是圣教弟子,圣教有难,该当以身报教,还在这里拖拖拉拉。”

  “师傅,那大魔头很快就会被号角声迎过来,难道咱们是他的对手?”小阿瑙不情愿道:“洛无影那般厉害,现在却在受刑,要是.....要是咱们师徒落到大魔头手里,一定是生不如死。”

  秋千易冷哼一声,小阿瑙凑近上前,笑眯眯道:“师傅,你看圣教那么多人都跑了,咱们又何必去送死?不如咱们回到阴阳界,大魔头找不着咱们.....!”

  “住口!”秋千易厉声喝道:“你在胡说什么?”

  小阿瑙顿时显出委屈之色,带着哭腔道:“师傅,我这么小,还没有长大,难道你就.....你就忍心让我死在这里?你说了那大魔头无恶不作,这一次是要专门到圣教复仇,他一定会将所有人都杀光的。”

  秋千易身形一闪,已经到得小阿瑙身前,探手掐住了阿瑙的脖子,阿瑙顿时无法出声,秋千易凶相毕露,冷笑道:“枉费老夫这些年对你的培养,大难临头,你竟然一点也不为圣教而想,若是......!”没有说下去,手臂往前一松,松开了手,阿瑙顿时一屁股坐倒在雪地上,连声咳嗽。

  齐宁心下也是冷笑,暗想黑莲教要遭受灭顶之灾,小阿瑙自然是怕死,不敢前往。

  当年反叛教主的虽然是以阴无极为首,但秋千易也是参与其中,教主既然下定决心要复仇,那么自然不会放过一个人,阴无极固然是教主第一个要除掉的人,秋千易却也是难逃。

  小阿瑙对秋千易显然还是十分畏惧,挣扎着起身来,顺了顺气,这才小心翼翼道:“师傅,并非.....并非我不为圣教想,可是你当初教过阿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是.....要是遇到厉害的对头,便不要与之硬斗,等到机会再行下手。”

  “那老夫教你要对圣教忠心耿耿,哪怕是粉身碎骨也要护住圣教,这些你可记得?”秋千易没好气道:“那大魔头确实是想杀老夫,可是你倒不必担心,他不会伤害你。”

  阿瑙眨了眨眼睛,苦着脸道:“大魔头凶得很,在山上杀了那么多人,连洛无影也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他又.....他又怎会对我手下留情?师傅,咱们.....咱们今日不必和他正面相斗,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咱们两个好好练功,等到练成了绝世武功,再找他报仇。”

  秋千易冷哼一声道:“练成绝世武功?你我师徒就算是再练一千年,也未必是他对手。”顿了一顿,才道:“阿瑙,有一件事情老夫一直没有告诉你,如今生死存亡时刻,老夫还是照实和你说了吧。”

  阿瑙奇道:“何事?”

  “你可还记得,八年前你爹去追拿叛教之徒玄阳,却被玄阳所害,死在了外面?”秋千易沉声道。

  齐宁心下一凛,大是吃惊,暗想秋千易说说的那人分明就是阴无极,难道阿瑙竟然是阴无极的女儿?

  他知道阿瑙和唐诺都与黑莲教有着极深的渊源,甚至阿瑙和唐诺也是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但万没有想到阿瑙竟然会是阴无极的女儿?

  阿瑙顿时面色有些黯然,道:“我爹走了好些年。”

  “其实他并没有死。”秋千易叹道:“这些年来,他一直在你身边。”

  阿瑙睁大眼睛,惊讶道:“没.....没死?师傅,你.....你是不是糊涂了?圣教所有人都知道,八年前我爹奉了教主之令,追拿那个叛教逆贼,可是却被那逆贼所害,你......你怎说他并没有死?”

  “老夫所言,难道还会有假?”秋千易又是一声长叹:“阿瑙,这八年来,你可见过教主?”

  阿瑙道:“自然是见过,不过.....从我记事开始,每次见到教主,他都戴着面具,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师傅,教主.....教主长得好不好看?”随即摇头道:“不过他说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凶。”

  “那你自然记得,这些年他对你十分的爱护。”秋千易道:“教内上下,除了左右长老和四圣使可以请见教主,其他人都只能得到教主召见才能前往,而你却能随时觐见教主。”

  阿瑙撇嘴道:“又看不见他真面目,见到他他也不多说话,我也不自在,反正我不愿意见他。”

  “这几年你见到的教主,都是你爹。”秋千易叹道:“你爹并没有死,而是成了圣教教主。”

  阿瑙花容失色,不自禁后退一步,随即摇头道:“不会,那.....那绝不会是我爹,我爹....我爹若是活着,为何不摘下面具见我?”意识到什么,急道:“师傅,你说我爹是教主,那.....那我小时候见到的教主,也都是.....都是我爹,我爹一直是教主?”

  “你小时候见到的教主是真正的教主。”秋千易道:“不过玄阳长老叛教,害死了教主,你爹这才替身而出,继承教主之位,只是担心此事被江湖知晓,会给圣教带来灾祸,所以一直隐瞒。”

  齐宁正自心惊之时,忽听秋千易此言,却立刻知道秋千易这是在撒谎。

  秋千易声称玄阳长老害死了教主,但教主却好生生活着,而且就在朝雾岭,却不知这老毒物为何在这关口欺骗小阿瑙。

  “教主.....教主死了?”阿瑙大是惊骇。

  秋千易叹道:“圣教创教不易,教主虽然死了,但是圣教却不亡,你爹为了圣教前程,伪装去世,为了让此事保密,便是连你们姐妹两也都隐瞒住,这事儿知道的的越多,对你们姐妹越是不利,他只有你们两个女儿,自然是不要让你二人卷入其中,这些年他也是苦苦忍耐,不能与你二人相认。”

  齐宁这时候终于明白,唐诺和阿瑙竟然是亲姐妹,而且都是太阴长老阴无极的女儿。

  之前他见到阿瑙称呼唐诺为姐姐,只以为两人同是出身黑莲教,又或者有什么其他渊源,不想两人竟然是真正的亲姐妹。

  这也就难怪唐诺当初为何不顾凶险也要出手救阿瑙,两人虽然有矛盾,但毕竟是血肉亲情。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