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五章 毒王之死

第一二五五章 毒王之死

  齐宁身体微弹,自然已经瞧清楚,落在冰面之上的正是秋千易师兄弟。

  两人落在冰面之上,都是撑着要起身,但一时却根本无力起来,反倒是各自喷出一口鲜血,鲜血喷溅在冰面之上,染红一片。

  轩辕破脸色大变。

  他自然早就知道五大宗师的存在,但却从未亲眼见识过大宗师的功夫。

  黑莲教独霸西陲多年,教内高手如云,这似秋千易这等人物,在江湖上也绝对是一流高手,可是转眼之间,秋千易和黎西公同时被击飞出去,而且任谁都看得出来伤势极重。

  三大高手围攻教主,只是在眨眼间便有两人被成重伤,轩辕破亲眼目睹,内心又如何不惊骇。

  齐宁虽然晓得教主武功超凡,但是眨眼间便击退两大高手,心下也着实吃惊。

  唯独阴无极却兀自在半空中与教主交缠。

  阴无极的武道修为本是远不及教主,但此刻却竟然能够在教主的手底撑住,两人都已经幻化成鬼影,冰潭四周,劲风激荡,那冰面之上发出嘎嘎之声,齐宁瞧了一眼,却是发现那冰面已经破开了裂纹。

  大雪山之时,教主和逐日法王巅峰对决,那时候当真是天地无光,地动山摇。

  比及当日在大雪山的场面,今日的场面齐宁自然不会觉得有多惊讶。

  两人转眼间就互相攻防了数十招,看上去阴无极竟然也没有丝毫处于下风,齐宁倒是有些惊讶,他知道阴无极的武功与西门无痕应该是在伯仲之间,但西门无痕的武道修为与大宗师相去甚远,按理来说,阴无极在教主的手底下是撑不过十招,但此刻已经数十招过去,阴无极竟然没有丝毫的劣势。

  他知道教主此番回来,势必要取阴无极的性命,既然出手,自然不会留情,但此刻教主却分明没有之前在大雪山的强大攻势,心下着实有些奇怪。

  不过阴无极今次的攻势,明显比前番与西门无痕对决要犀利得多。

  “砰砰砰!”

  空中发出剧烈响动,随即便看到两道身影飘然分开,教主安然落地,阴无极落地之后,却是退了一步。

  “哈哈哈,阴无极,看来你早就想到本座会回来。”教主冷笑道:“短短数年,你武道境界有如此提升,大违常理,想必自身也是深受其害。”

  阴无极却也是冷笑道:“你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你不是练功走火入魔,当年又岂会被我们得手?”

  齐宁心想看来阴无极这些年果然是练了极为厉害的武功,在武道修为上突飞猛进,否则也不至于连教主都感到十分意外。

  忽然间,齐宁脑中灵光一闪,依稀明白今日局面为何会如此。

  教主虽然拥有着大宗师的修为,但他恢复记忆不过短短时日,八年以来,并没有真正的练过功,其身体在这八年来遭受诸多磨难,自然不可能与当年同日而语。

  宗师的武道修为虽然超越世间,但他们的身躯终究还是有血有肉。

  教主恢复记忆之后,第一战便是面对同为大宗师的逐日法王。

  齐宁心知与逐日法王那一战,对教主的消耗异常巨大,这绝非是休养个十天半月就能恢复过来,而且教主亲口所承,虽然大宗师拥有借助天地之气为己用的超强手段,但导致的副作用也是极其厉害。

  本来教主找寻一处隐秘的地方,静养三五个月,或能让其精力和体力都能达到一个极为理想的状态,但教主显然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报仇心切,并没有等待时机,烧毁逐日神庙之后,立刻返回了黑莲教。

  此时的教主,当然不是最强大的时候,反倒是阴无极准备多年,却正值巅峰之时。

  也只有如此,才能出现眼前这一幕。

  阴无极扭头看了秋千易一眼,问道:“你伤势如何?”

  秋千易虽然坐起身,却是无法站立,摇头道:“不用管我,这大魔头并非不能击败。”显然是看到阴无极与教主对决并没有完全处于劣势,所以生出此念。

  却听得教主一声怪笑,阴无极便感觉事情不妙,果见到教主猛地抬起一只手臂,齐宁便瞧见秋千易整个身体已经直向教主飞了过去。

  阴无极失声道:“小心。”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并非是秋千易主动向教主扑过去,而是身不由己被教主生生往那边吸去。

  他知道大事不妙,飘然而起,探手往秋千易抓过去,只盼能够将秋千易扯住,但教主这股吸力异常惊人,秋千易身体虽然高大,此时却宛若一片轻羽被教主抓过去,齐宁看在眼里,也是大吃一惊,心知秋千易凶多吉少。

  秋千易自己当然也知道情势不妙,双臂挥舞,但眨眼之间,身体已经到了教主身前,教主人探手而出,物质已经扣住了秋千易的脑袋。

  阴无极沉声道:“莫要伤他!”

  但此刻却已经来不及,听得“噗”一声响,血光飞舞,教主一只手竟然将秋千易的脑袋生生地抓成了粉碎,不远处响起阿瑙惊呼之声,又听到黎西公悲声道:“师弟.....!”

  教主抓碎了秋千易的脑袋,秋千易的身体兀自摇摇晃晃,但终究是扑倒在地。

  齐宁睁大眼睛,眼前这一幕他只觉得不敢置信。

  他并非不相信教主有能耐杀死秋千易,只是纵横江湖的九溪毒王就这样轻易被教主杀死,着实让齐宁感觉那般不真实,眼前一切就恍若是在梦中一般。

  教主抬起手,手中骨肉碎屑纷纷落下,盯着阴无极,却是并不说话。

  黎西公往前走出几步,呆呆看着地上秋千易的尸首,面上的表情也是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态,便在此时,旁边忽地抢出一人,冲到了秋千易尸首边上,黎西公惊声道:“小心!”却是阿瑙冲了出来。

  教主看见冲出来的阿瑙,反而是后退了一步。

  阿瑙扑倒在秋千易的尸身上,放声大哭:“师傅,你.....你快醒来,你别死啊.....!”

  阿瑙素来刁蛮自利,齐宁对她的印象从来都不是很好,这时候见到她不顾安危冲到秋千易尸首边上,而且哭声凄然,心中顿时也大为黯然,心想这小妖女终究还是对秋千易有极深的感情。

  忽然间却听到阴无极放声大笑,笑声极为凄厉:“好狠的手段,黑伏,你果然是虎狼心肠。”

  “这样的下场,只是咎由自取。”教主冷声道。

  阴无极颔首道:“不错,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这本就是注定了的结局。八年前你从崖边落下,落入隐澜江,我们在江内未能找到你的尸首,便知道你迟早会回来。”

  齐宁听得清楚,心下一凛。

  他先前已经知道,当年玄阳长老重伤之下,朝雾岭被全面封锁,几乎没有出去的道路,却唯独有一条贯穿朝雾岭山脉的隐澜江存在,这条大江江水滔滔,若是水性极强之人,到可以借助这条大江作为掩护逃离朝雾岭。

  玄阳长老当年就是借助隐澜江死里逃生。

  只是他没有想到,不但玄阳是从隐澜江逃脱,教主当年竟然也是从隐澜江死里逃生。

  “天不绝我,你又奈何?”教主双手背负在身后。

  阴无极摇头冷笑道:“黑伏,莫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能够死里逃生,无非是因为女人而已,你不过是因为女人而活下来的可怜虫。”放声怪笑道:“什么大宗师,到头来还不是靠女人。”

  齐宁心想阴无极这般激怒教主,教主很可能会随时出手,只是这一次教主却并没有急着动手,沉声道:“她在哪里?”

  教主几次三番追问一个女人的下落,齐宁很是好奇,暗想那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纠葛?阴无极嘲讽教主是因为女人而活了下来,其中又是什么隐情?

  这时候阿瑙却已经抬起头,怒视教主,大声道:“你.....你杀了我师傅....,你是大魔头!”

  教主低头看向阿瑙,却并没有发怒,只是道:“大魔头?你说本座是大魔头?”

  “你.....你滥杀无辜,山上死了那么多人都是你杀的,还不是大魔头?”阿瑙站起身,抹去眼泪:“师傅从小就处处照顾我,待我就像他自己的女儿一样,你.....你杀了他,我.....我不会放过你。”

  齐宁心想阿瑙虽然刁蛮,甚至有些心术不正,这毕竟是跟随秋千易久了,耳濡目染性侵乖戾,但内心终究还是明白一些事理。

  “难道你没有听见,是他们先谋害本座?”教主道:“反叛本座,杀无赦。”

  忽听得阴无极道:“阿瑙,你过来!”

  阿瑙转过身,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向阴无极走了过去,到得阴无极身前,阴无极伸手轻抚在阿瑙脸上,阿瑙并无闪躲,随即听到阴无极柔声道:“你跪下,对着冰潭叩三个头吧。”

  阿瑙一怔,张口想问什么,阴无极不等她开口,已经道:“莫要多说,叩三个头就是。”

  教主冷眼旁观,并未动作,倒是黎西公忽然长叹一声,仰首望天。

  阿瑙跪在潭边,依着阴无极的意思,对着冰潭叩了三个头,阴无极这才轻声道:“你一直在找你娘,想知道她在哪里,今日我就告诉你,她就在这冰潭之下,八年来,她一直沉睡在这里!”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