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七章 三生果

第一二五七章 三生果

  阴无极嘴角溢血,但神情看上去却显得异常的平静。

  阿瑙呆呆看着阴无极,樱桃般的嘴唇微动,但终究是没有说话出来,黎西公却是神色黯然。

  “她要看遍大好山河,这是她最大的梦想,我自然要不惜一切代价帮她完成愿望。”阴无极缓缓道:“只不过我一介贱奴,人微言轻,即使想帮她却也没有那个实力,所以要帮她完成愿望 ,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让自己变强。”

  齐宁不禁想到,阴无极能有今日,是否就是因为心中曾有那样的信念?

  “我不告而别,离开了苍溪苗寨。”阴无极道:“那时候我便立下誓言,若是无法帮助她,便绝不回到苍溪。时隔多年之后,我已经略有小成,而且还投奔了黑莲教,心想着在黑莲教干出一番大事之后,再回到苍溪苗寨去见她,可是却忽然得到了消息,先代大巫过世,苍溪苗寨正举行仪式,由她去接任大巫之位,我知道再也等不得,毅然前往苍溪苗寨,无论如何,也要阻止她继承大巫之位,否则一旦成为大巫,那么就被活活困死在日月峰,变成活死人。”

  齐宁心中不由感叹,苗家大巫在苗家七十二寨固然有着无人可比的地位和威望,可是却也付出了自由之身,不禁想到如今那位美丽的苗家大巫就是被困在日月峰内,非但无法欣赏到天下间绚丽多姿的景色,便是连正常人所拥有的生儿育女也是无法享受,心中不由唏嘘。

  “我潜入苍溪苗寨,并不想与大苗王撕破脸皮,所以并没有想过正大光明去阻止。”阴无极微仰首,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柔和起来:“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做好了接任大巫的准备,我告诉她说,我要带她走遍天涯海角。带她去见她所想见的一切,这一辈子会寸步不离好好照顾她。”顿了一顿,唇角竟然浮现出一丝笑意:“只不过要她为了一人之私而丢下整个苗家七十二寨,那自然是万万做不到,我再三劝说,虽然看出她有些犹豫,但始终没有答应我。”

  阿瑙此时终是忍不住道:“我.....我娘是苗家大巫?”

  苗家大巫在每一个苗家人的心中都是至高的存在,即使是阿瑙,对苗家大巫也是心存一丝敬畏。

  她虽然年幼,但是狡黠机灵,自然早已经听出阴无极口中的“她”定然就是自己的娘亲,闻知自己的母亲曾经竟然是苗家大巫的继承人,心中又如何不惊?

  阴无极依然是淡定自若,继续道:“我虽然浑身气力,可是又如何能去为难她?正当我无计可施的时候,上天赐下了救星,阿幻忽然出现,嘿嘿,她一直在暗中偷听,知道了一切,也知道阿云并不想继承苗家大巫的位置,那姑娘知道阿云的心事后,竟然劝说阿云随我离开,她来替代阿云继承大巫的位置。”

  齐宁已经猜到几分,这下子终于确定。

  他在日月峰的时候,大巫阿幻就曾对她说过,苗家大巫的继承人本是另有其人,只是因为发生了一些变故,这才更换了别人。

  阿云自然就是如烟的苗家名讳。

  齐宁心中很清楚,阿幻主动代替阿云继承大巫之位,当然不是因为觊觎那个位置,正值青春妙龄的姑娘家,大巫的地位显然不会具有无法拒绝的吸引力,反倒是自今而后困死在日月峰反倒是让妙龄女郎心中恐惧。

  对一个正值妙龄的姑娘来说,自由远比权位重要的多。

  阿幻提出代替阿云来继承大巫的位置,自然是要为

  忽听得教主怪笑起来,冷声道:“劝说?阴无极,事到如今,你还在这里信口雌黄,你当年是如何让阿云舍却了大巫的位置,别人不知,难道本座还不知?”

  阴无极脸色微变,教主却是瞥了黎西公一眼,这才道:“阿云跟随你,并非是因为真的钟情于你,只不过是因为形势所迫,她为了保全苗家大巫的声誉,才委曲求全。”不等阴无极说话,已经问道:“黎西公,你精通医术,本座问你,你可知道三生果?”

  黎西公皱眉道:“自然是知道的。”

  “那你告诉本座,三生果是什么东西?有何作用?”

  黎西公显然有些好奇,不明白教主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询问三生果的事情,犹豫了一下,看向阴无极,却见到阴无极脸色难看,隐隐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终是道:“三生果是产于丛林深处的一种果子,但却含有致幻作用,以三生果榨炼出来的果汁,只要服食下去三五滴的剂量,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立刻陷入幻觉之中,对周遭的一切毫无感觉,如同沉浸在梦中。只不过三生果不但有致幻作用,而且还有毒性,剂量过重,很可能就会被毒杀,许多人在林中深处发现三生果,看上去甘甜可口,不知毒性,误食之后,瞬间毙命。”

  教主笑道:“不愧是医使,别人不知的奇花异果,你却是如数家珍,今日你死在这里,还真是有些可惜。”盯住阴无极,冷笑道:“阴无极,是否还要本座说明白?”

  阴无极脸色难看,眼角抽动,沉声道:“你.....你是如何知道?”

  教主冷冷道:“黎西公,你还忘记说了,三生果不但有致幻的作用,而且催生**,有些人就是利用三生果的汁水制作成催情-药物,是也不是?”

  黎西公微皱眉头,却还是点头道:“不错,确实如此。”

  齐宁心下有些奇怪,暗想到了此种时候,教主怎地还有闲情逸致谈论起什么三生果,但脑中灵光一闪,陡然间意识到什么,心下更是一凛,不自禁握起了拳头来。

  “本座早已经有过杀你之心,只是那时候本座要应付自身的事情,还腾不出手来对付你。”教主冷笑道:“当年你率众反叛,倒也算及时,若是再迟上半年,本座就要对你下手。”

  齐宁更是心惊,暗想原来当年教主竟然对阴无极已动杀心,看来阴无极当年出手,竟是让他多活了数年。

  “本座为何要杀你,你现在心里应该明白。”教主道:“本座当年收你入教,只是因为你野心不小,圣教要光大,总需要有野心的人才成,只是本座却看走了眼,你心术不正,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连那些龌蹉卑鄙的手段也毫不顾忌。”

  阴无极不怒反笑,大声道:“不错,当年确实是我用了不堪的手段,可那也都是为了她。如果不让她放弃最后的念想,她绝不可能丢下苍溪苗寨不管。”顿了一下,才道:“前往苍溪之前,我便知道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服她,所以才准备了三生果,万不得已之时.....!”

  黎西公脸色凝重,终是忍不住问道:“你.....你对她用了三生果?”

  “既然是我做的,也就没有必要隐瞒。”阴无极道:“多年之后相见,她虽然很是欢喜,但知道我是要带她离开苍溪,一口回绝,告诉我说苗家大巫历代相传,一旦大巫继承有变,将会对苗家七十二寨产生极大的影响,甚至会导致人心涣散,她绝不会因为一己之私而伤害到苍溪苗寨以及整个七十二寨。我见劝说不成,便说要敬她一杯酒,愿她顺利成为大巫,她.....她对我并无防备,自然不会料到我会在酒中放入三生果的汁水,等她饮酒致幻之后......!”说到此处,却并无说下去,但后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在场的都是聪明绝顶之人,又如何不明白。

  阿云要继承苗家大巫之位,心意已决,世间几乎无人可以改变她的心意,而阻止她成为苗家大巫的方法,也就只能是坏了她的清白,一旦与男人有了肌肤之亲,清白受损,阿云当然就很难成为大巫。

  齐宁想到阴无极竟然使出了如此卑劣的手段,心中着实恼怒。

  “我得到了她的身子,事后她想要自尽,可是身为大巫继承人,在继任前夕突然自尽,那将会是怎样的后果?”阴无极脸色冷峻:“我告诉她说,若是世人知道她清白被毁,又将会如何议论?”

  “你......你在威胁她?”黎西公愤怒道:“阴无极,想不到......想不到你竟然是如此卑劣的小人,你竟然对她.....?”抬手捂住胸口,一阵剧烈咳嗽,他受伤之后,本就气血不畅,此时竟然知道这样一个天大的隐秘,内心中的震惊和愤怒可想而知。

  “我那样做,全都是为了她。”阴无极厉声道:“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她继承大巫之位后,如同囚犯一般被困死在日月峰?我没有别的法子,非常之事,只能用非常的手段,不断了她继承大巫的念想,不绝了她的后路,她又如何能够答应跟随我离开苍溪?我当年离开苍溪,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带他走,既然时机已到,我自然不会犹豫,只要能带她离开,用什么手段已经不重要。”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