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八章 夺妻之恨

第一二五八章 夺妻之恨

  黎西公顺了顺气,厉声道:“大巫之选,乃是苗家人的传续,前代大巫花了多少气力才将她培养起来,你却....却亲手毁了她。”

  阴无极冷声道:“我虽然带她离开,可是大巫依然另有人选,并没有耽误大巫的继承。”

  “这都是当今大巫大局为重。”黎西公道:“难怪当年阿云会离开苍溪,由阿幻继承大巫的位置,为了不至于闹出太大的波澜,阿幻替代阿云登上日月峰,天下间没有几人知道。也幸亏她姐妹长相酷似,可以瞒过许多人,否则......!”抬手指着阴无极道:“定是阿云担心你会将那件事情传扬出去,闹得人尽皆知,如此不单苍溪苗寨颜面尽失,而且大巫的威望也将一落千丈,苍溪苗寨很可能会因此失去在苗家七十二寨的地位,她顾全大局,这才独自承受痛苦,跟随你下山。”

  阿瑙那张俏丽的脸上,也是显出惊骇之色。

  教主冷声道:“你口口声声说要带她离开苍溪是为了让她获得自由,可是离开苍溪来到朝雾岭,你可曾见她有过欢颜?你说要带她看今天下美景,可她来到朝雾岭之后,几乎没有离开过这里,郁郁寡欢......!”冷哼一声,道:“她当年救你一命,可是却因此而毁了自己。”

  “所以你就趁机对她.....!”阴无极显出怒容,脱口而出,但话到一半,却并无说下去。

  教主淡淡道:“不错,从本座第一眼见到她,便对她心生爱慕,只不过她既然已为人妇,本座也并无染指之心。”说到这里,他微抬头,仰望夜空,喃喃道:“那一日我在后山练功,突然内伤发作,她正好出现,从旁照顾......!”

  阴无极握住拳头,教主声音却平静自若:“她做的菜肴,是天下间最好的美食。”盯住阴无极,冷笑道:“当年你为了让我传授你五绝掌,又知道我喜好她做的菜肴,主动提出让在我闭关之时由她为我送饭,你总不会忘记。”

  阴无极脸色微青,并不言语。

  “那年中秋夜,她送饭过来,我伤势发作,得到了她.....!”教主唇边泛起一丝轻笑:“阴无极,你可知道,她心里从来就不曾爱过你。”

  齐宁深吸一口气,这时候也明白了几人的纠葛。

  阴无极利用三生果霸占了阿云,事后甚至对阿云大加威胁,阿云为了保住苗家大巫以及苍溪苗寨的声誉,为阴无极所胁迫,离开苍溪来到了朝雾岭,如此形势下,只能是阿幻顶替阿云继承了大巫之位。

  屈服在阴无极手段之下的阿云,跟在阴无极身边当然不会开心,谁知机缘巧合之下,阿云竟然碰上了内伤发作的教主,而阴无极为了能让教主传授五绝掌,竟是安排阿云为闭关的教主送饭。

  齐宁猜想阿云为教主送饭之时,两人时常接触,或许真的生出了一些情愫,在一个中秋夜,教主自称是伤势发作导致狂性大发,所以与阿云有了肌肤之亲。

  齐宁见过苗家大巫的真容,气质固然脱俗,那样貌也是千里挑一美丽动人,阿云与苗家大巫是亲姐妹,样貌自然也是千里挑一,教主是大宗师,却不是神仙,逃不开人间的七情六欲,见到阿云那般出色的佳人,心中有念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她终究还是没有选择你。”阴无极怪笑一声:“七月十五至阴之日,那是你的死穴,也是你破绽最大的时候,我耐心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微顿了顿,才继续道:“你令人在莲花峰山腹秘密挖了隧道,里面建了一处石室,我们一直以为你是在那隐秘地方闭关练功,而且每年的七月十五前后,你必定要在里面待上半个月,无论是谁也不得前往打扰,后来我才知道,你不是练功,而是避祸。”

  齐宁闻听此言,立时便想到自己在莲花峰半山腰发现的那处密室。

  当时她与阿瑙被困在石道之内,只能向里面寻找出路,却误打误撞进入一处石室,而且在那石室之中发现了炎阳神功,此时明白过来,那处石室却是教主练功之处。

  炎阳神功十分古怪,修炼之后,全身经脉百骸就如同烈火焚烧一般,齐宁当初修炼之时,差点被炎阳神功反噬,此后他倒也明白,那炎阳神功未必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武学,甚至可能是邪功。

  现在忽然明白过来,教主体内有极寒之气作祟,修炼炎阳神功,正好可以抵御极寒之气的折磨,正如逐日法王体内有极炎之气,就只能利用雪山之巅的寒气来抵御。

  普通人无法修炼的炎阳神功,对教主来说却是恰到好处。

  只不过即使是炎阳神功,显然也不可能完全抵御极寒之气的侵蚀,至少在七月十五这一天,炎阳神功根本无法减轻教主的痛楚。

  “别人不知你的弱点,可她聪明绝顶,几年下来,早已经摸清楚了你的底细。”阴无极道:“我从她口中探知了你的弱点,自然就能够放手一搏。”

  教主道:“所以八年前的那个七月十五,你们半夜杀了过去。”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那种时候,你还有反抗之力,甚至被你从隧道冲出。”阴无极缓缓道:“好在秋千易受伤之前,已经在你身上下了毒,你就算能抵抗一时,却根本无法走远。”

  齐宁心知那一夜对双方来说必然都是异常凶险。

  阴无极盯着教主继续道:“我们将你追至崖边,你已经无路可走,若非她忽然出现,你必死无疑。”

  “不错。”教主微微颔首:“若非她突然出现,本座已经退无可退,必定要和你们拼死一搏,而当时你们数人联手,本座确实非你们的对手。”

  阴无极笑道:“莫说我们联手,以你当时的状况,你我单打独斗,你也绝非我的对手。”

  教主喃喃道:“若非她出现,阻止你出手,我本座却是难逃一死。”盯住阴无极问道:“那是我已经气血混乱,便是连视线也都已经十分模糊,本座瞧见你对出手被她拦阻,那后来又如何了?”

  阴无极道:“原来你已经不记得了。”

  “我记得她向我走过来.....!”教主语气竟然柔和起来:“她说你们不会再出手,只要我答应以后不再滥杀无辜,我迷迷糊糊只看到她的影子,却看不清楚她的人,然后......!”说到这里,教主的声音忽然停住,沉默一阵子,赫然抬头,厉声道:“你伤了她,我记起来了,你出手伤了她.....!”

  “若非是你,她绝不会那样。”阴无极也是厉声道:“你骗了她,死到临头,她竟然会为你说情,难道她不明白,你这种怪物,又如何能活在这世间?既然她出来为你说情,我正好将计就计,你见到她自然会疏于防备,虽说那时候你已经不堪一击,但你好歹也是大宗师,嘿嘿,狗急跳墙的事儿也未必不会做出来,我当时也已经瞧出你似乎看不见东西,是以她和你说话之时,悄无声息靠近你边上。”

  “阴无极,你终究是个阴邪小人,胜券在握却还想着趁机偷袭。”教主冷笑道:“不错,她靠近和我说话,我便忘记了你们的存在,疏于防备,你突然出手偷袭,她.....!”当日的情景似乎已经重新浮现在教主的脑海中,这时候在教主四周却已经是劲风乍起,教主更是缓缓张开双臂,他那件大氅猎猎飘起,只听他用冰冷至极的语气叫道:“你伤了她,本座要将你碎尸万段。”

  阴无极却也是抬起双臂,厉声道:“当年你亲手屠熊,让她用熊皮给你制作了这件大氅,快十年了,你竟然还披着这件大氅,黑伏,你还真是有情有义,哈哈哈.....!”他大笑起来,笑声之中充满了嘲讽:“不错,我出手之时,被她瞧见,她竟然想也不想抢过来为你抵挡,黑伏,她是我的妻子,你有什么资格让她为你献上性命?”

  远处的齐宁听到此处,终是明白了当初的那段往事。

  阴无极和教主生死不两立,自然并不只是因为当年教主在教内滥杀无辜,以阴无极的精明,显然在当年已经察觉到教主和阿云有私情,只是阴无极却不敢与拥有大宗师境界的教主直接撕破脸,在阴无极来说,教主与他是有夺妻大恨,他隐忍不发,却一定在暗地里等待时机对教主发出致命一击。

  从初见教主开始,教主就一直披着那件黑色的熊皮大氅,从不离身,齐宁一直很疑惑,为何一个疯子会对那件黑氅那般看重,现在终于明白过来,那件黑氅是阿云当年亲手为教主缝制,教主失忆之后,在他的潜意识之中,显然还保留着对阿云的情义,而他潜意识对阿云的情感就寄托在那件黑色大氅之上,所以那件黑色大氅自始至终都伴在他身边。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