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九章 灰飞烟灭

第一二五九章 灰飞烟灭

  教主双目如刀盯住阴无极,声音冷漠:“本座本来只是想要你的人头,可是现在改了主意,我要让你后半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阴无极笑道:“那又如何?你是大宗师,但却连保护她的能耐都没有,莫非没有半点羞耻?”

  教主盯着阴无极脚下的冰面,冷声道:“你将她放置在冰潭之下?她难道.....?”

  阴无极冷声道:“她为你挡下了那一掌,却挡不住毒使那一掌,秋千易在我出手之时,也从旁出手,我那一掌虽然没有打中你,但秋千易那一掌却是切切实实打在你身上,你从悬崖落下去,掉入隐澜江中,按理来说,你本该必死无疑,想不到你竟然能够死里逃生,果真是祸害遗千年。”

  齐宁心道原来当年是秋千易将教主打下了悬崖,他猜想教主落入隐澜江内,随江逐流,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体内极寒之气发作,又加上被阴无极等人围攻受了重伤,或许还有其他缘故,终是脑袋受创,失去了记忆。

  失去记忆之后的教主流落江湖,自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教主脸上那狰狞可怖的伤痕,很可能就是在流落江湖之际所留。

  教主身上有那件名贵的黑色熊皮大氅,所谓怀璧其罪,被人看到一个疯子身上竟然有如此名贵的物事,自然会心生占有之念,那些年因为这件黑氅,教主自然是遭受了无数凶险时候,他能够存活下去,想必是因为那惊人的速度。

  虽然失去记忆,记不得自身拥有恐怖的武道修为,但身体内的潜力还是让他在危急时候逢凶化吉。

  或许一开始教主自己也不知道自身拥有那般恐怖的速度,但也许是在某一天为了躲避别人的抢夺,拼命跑出了恐怖速度,自此之后,他便拥有了这样的技能。

  一位失去记忆的大宗师落难,即使疯疯癫癫,可是在危难时候,却依然能够依靠惊人的修为苏醒来躲避灾祸。

  “你我的恩怨,今日终是要做个彻底的了解。”教主缓缓道:“你能将她的遗体妥善安置在这里,在你死的时候,本座会让你舒服一些。”

  他话声刚落,黎西公忽然沉声道:“她没有死!”

  此言一出,不但教主微微变色,便是齐宁也大吃一惊,心想人都已经放入冰棺之中,又怎能不死?

  教主惊讶之余,眉宇之间显出欢喜之色,急道:“黎西公,你.....你说的是真的?她.....她果真没有去世?”

  黎西公叹道:“当年她为你受了一掌,伤势极重,我虽然全力施救,却也无能为力。只是佰草集之中有一门方法,可以让她陷入沉睡之中,而且可以让她的伤势几乎处于停滞之中,如此一来,便可以有时间找到医治她的方法。”

  齐宁恍然大悟,他本以为冰棺之内既然有人,那定然是一具尸首,想不到竟然是黎西公想出的一种长眠之法,与自己记忆之中的冰冻人异曲同工。

  他心知这样的方法绝不简单,其中必然是大费周章,但是能够将人体保护下来,此等医术

  确实是匪夷所思。

  阿云变成了活死人,至今已经是八年,八年来黎西公自然也一直对阿云细心呵护,这也难怪当初自己误入此处的时候,为何刚巧黎西公也会在这里守护。

  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黎西公得到消息,自然是迅速赶回来保护冰棺。

  齐宁一度以为黎西公拼死保护冰棺,是为了护卫黑莲教什么贵重的宝物,现在终于明白是为了保护阿云。

  教主得知阿云竟然还活着,喜不自胜,语气之中竟然隐隐有一丝激动:“黎西公,你做的很好,你为圣教立下大功,本座再不与你追究,你.....你若是能够医好她,本座定然会大大赏赐你,你要什么,本座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我并非为了任何人,只是为了她。”黎西公轻叹道:“诺儿知道个中缘由,这些年来读遍医术古典,就是希望能找到救治娘亲的办法,那孩子.....!”说到这里,微微摇头,一脸唏嘘。

  齐宁这时候也已经猜到个中隐情。

  齐宁当初遇到唐诺,见她医术惊人,却隐居在山谷之中,便劝她入世救人,一来可以锻炼医术,二来也可以救治更多的病患,他当时也并不存什么希望,孰知唐诺竟然没有拒绝,前往京城在医馆坐诊。

  齐宁一直以为是唐诺心地善良,希望能够救治更多的病人,这时候终于明白,唐诺广行医的目的,不是为了别人,正是为了她自己的娘亲。

  当年阴无极偷袭教主,他自然是要一击致教主于死地,那一掌当然是全力以赴,若是换做别人受了那一掌,定然活不了多久,好在黑莲教还有位医使,及时救治,可就算如此,却也无力治好阿云。

  唐诺自幼跟随黎西公行医,八年前唐诺已经知事,母亲受重伤的消息终究是瞒不过她,齐宁甚至猜想此后黎西公继续对阿云进行医治的时候,唐诺很可能就随在旁边。

  多年下来,虽然阿云被黎西公保护身体不至于过世,但黎西公显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治好阿云,唐诺对于母亲的状况,自然也是心急如焚,将所有精力放在艺术之上,那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找到救治母亲的方法。

  她前往京城坐诊,每天都能够遇到各式各样的病患,在唐诺看来,经过实际诊治,见识更多的病状,或许真的能够找到方法。

  明白其中前因后果,齐宁心下感叹,对唐诺的孝心甚是钦佩。

  “黎西公,这么多年,你待诺儿宛若自己的孩子,阴某很是感激。”阴无极看向黎西公:“你若能活下去,告诉她一声,以后好好活着,再也不用想着救治她母亲。”

  黎西公皱眉道:“你是什么意思?”

  却见到阴无极左臂猛地一挥,一件物事只往黎西公飞过去,齐宁心下一凛,暗想难道阴无极竟然要对黎西公下手,随即见到黎西公却是探手出来,接住那物事,瞧了一眼,黎西公那张惨白的脸都是大惊失色,失声道:“镇.....镇魂玉!”

  他话一出口,齐宁也是微微变色。

  寒药三宝,玄武丹、镇魂玉和幽寒珠都是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玄武丹宛若一个传说,幽寒珠得知亦是不易,而齐宁早就听说过镇魂玉的存在,但那镇魂玉到底在什么地方,却是谁也不知。

  他记得唐诺曾说过,一个人濒死之际,若是有镇魂玉,便可以镇住魂魄,让患者不至于死去,可说是在延续人的寿命。

  却不想镇魂玉竟然会在阴无极手中,此时阴无极将镇魂玉丢给黎西公,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为何黎西公见到镇魂玉,反应却是那般大?

  “阴无极,你.....你到底做了什么?”黎西公厉声道:“你为何.....为何取出镇魂玉,你可知道一旦镇魂玉从她口内取出,会是什么后果?”

  阴无极淡淡一笑,语气平静:“黎西公,当年我那一掌打在她身上,心如刀割,当场用真气施救,却根本无济于事,而你及时赶到,让她逃过一死,那时我对你真是感激涕零。你为了让她的肉身不坏,拿出了镇魂玉,延续她的性命,以争取时间救活她,这一切我都铭记在心。”顿了一顿,才叹道:“那时我将你视作此生的最大恩人,你提出要退出圣教,我也由你去,若是换做别人,嘿嘿.....!”

  “休要废话,我问你,你为何取出镇魂玉?”黎西公情绪有些失控,浑身颤抖怒不可遏:“你这是要害死她?”

  教主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厉声道:“阴无极,你对她做了什么?”

  齐宁此时已经明白镇魂玉竟然属于黎西公,镇魂玉作为寒药三宝之一,天下间自然有无数人欲得之而后快,但是谁能想到镇魂玉竟然在黎西公手中,但是细细一想,黎西公作为天下间含有的绝世名医,手中有一块镇魂玉,倒也合情合理。

  阿云重伤之下,黎西公拿出稀世珍宝镇魂玉为其续命,自然是对阿云看的极重,毕竟阿云曾经是苗家大巫的继承人,黎西公身为苗家人,骨子深处对阿云终归是有一份敬重。

  他这时候更是明白,为何当初西门无恨和地藏的人会趁虚而入,他们当然不是为了阿云而来,而是为了阿云口中的镇魂玉。

  西门无恨和地藏如何知道镇魂玉就在冰棺之中,齐宁无法知道详情,但两伙人欲夺得镇魂玉却是千真万确。

  西门无恨当年与逐日法王一战,受了内伤,需要找寻寒药三宝前往大雪山换取逐日法王出手疗伤,他觊觎镇魂玉,自然是理所当然之事,但地藏为何也要打起镇魂玉的主意,齐宁心下却颇有些疑惑。

  “八年来,她就如同一具尸首躺在这冰棺之中。”阴无极缓缓道:“黎西公乃是当世名医,你花了八年时间都无法找到医治方法,那么天底下便再无人可以救活她。她一个人躺在冰棺内,日夜经受寒气侵袭,我不想让她再这样下去。”他盯着教主,唇边显出嘲讽笑意:“你以为你还能见到她?她确实还在冰棺之内,只不过几天前我已经将她火化,冰棺之内,只剩下她的骨灰!”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