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一章 阴魂不散

第一二六一章 阴魂不散

  那声音极是突兀,齐宁也是吃了一惊。

  夜色之中,便见到数道人影从黑暗之中走出来,当先一人身材高大,看上去十分的魁梧,瞧见那身形,齐宁立时便有似曾相识之感,在那人身后,却是跟着数道身影。

  齐宁侧目向轩辕破瞧了一眼,轩辕破微微摇头。

  只是齐宁听到那说话声音明显是个柔和的女人声音,明显不是那魁梧的大汉所言,目光向他身后瞧去,见到在那人身后跟着四五人,其中还真有一人身影窈窕婀娜,显然是个女人,暗想难道说话之人竟然是她。

  教主软到在地,并无起身,却是阴无极沉声道:“你们是何人?”

  “这些年我们都被蒙在鼓里,以为黑莲教主真的是那位大宗师,想不到竟然是太阴长老篡夺教主之位。”魁梧大汉上前一步,黎西公回身打量,见那人竟然戴着一张面具,只见那人笑道:“天下五大宗师,说出去个个都是超凡脱俗之辈,谁都不敢对他们心生非分之想,今日才知道,原来大宗师并非神仙,一刀刺进去,依然会死。”

  黎西公冷笑道:“圣教禁地,擅闯者,杀无赦!”

  “黎西公,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那人笑道:“什么圣教禁地,现在还有什么圣教?黑莲教已经是日薄西山,四圣使眼下只剩你一个,这位大宗师也快死了,还有这位多年冒充黑莲教主的太阴长老.....,哈哈哈,当年黑莲教雄霸西陲,有一位大宗师坐镇,谁都不敢招惹,就算是神侯府,那也是集合了八帮十六派整个江湖精锐才敢来摸胡须,可是今天老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又能奈我何?”

  齐宁侧耳聆听,脸色渐渐沉下来。

  他方才见到此人的身形,便有似曾相识之感,此刻听到那人声音,在脑中寻思片刻,猛然间记起来,心下骇然:“竟然是他?”

  阴无极脸色阴沉,厉声道:“就算圣教日薄西山,但要除掉你们这些趁虚而入的宵小,易如反掌。”

  阴无极为了应付教主回来复仇,多年日夜苦修,其武道修为在江湖上已经是顶尖级高手,丐帮向百影和大光明寺空藏大师都未必是他对手,虽然方才与教主一战,损耗不轻,但面对外来之敌,却依然有十足的底气。

  “阴无极,我们此来,倒也不想大动干戈。”魁梧大汉笑道:“刚才看了一场好戏,着实精彩,现在戏码也看完了,有一事要烦劳你们,还望答允。”

  “什么意思?”

  “黎西公。你手里的那颗镇魂玉,还望赐给鄙人。”魁梧大汉道:“这一次前来,第一件事情便是为了镇魂玉,若是能够交出镇魂玉,后面的事情一切都好商量,否则.....!”

  “否则如何?”黎西公沉声道。

  魁梧大汉身后那女子竟是娇笑道:“否则我们可不保证你们死后还有全尸。”

  黎西公瞧了那女子一眼,忽然笑道:“原来又是你,看来你们还真是贼心不死。八帮十六派打过来的时候,你就带人趁虚而入想要窃取镇魂玉,想不到今天还敢再来。”

  那女子笑道:“败而不馁,上次我们功亏一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今日既然再次过来,那就不能空手而归了。不过医使竟然还记得小女子的容貌,还真是让小女子受宠若惊,莫非小女子这张脸,医使一直都记在心上?”

  这女子上前两步,身形妖娆,俏颜如花,不是宝藏天女花想容又是谁?

  齐宁这时候当然已经认出了花想容,而且在花想容身边,正是持宝童子。

  不久前齐宁前往苍溪日月峰,却是在日月峰遭受到地藏手下三大高手率人伏击,最终齐宁击杀大力使者,却被花想容和持宝童子逃脱,下落不明。

  想不到今日这帮人阴魂不散,竟然再次趁虚而入。

  “花姑娘丽质天生,是个男人都会动心,这黎西公虽然年过半百,但也是个男人,记住你这等美人,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魁梧大汉笑道:“黎西公,你若是交出镇魂玉,花姑娘对你心存感激,未必不能和你有一段露水姻缘。”

  “庄主,小女子有心侍奉医使,只怕医使已经力不从心。”花想容咯咯娇笑道:“他若真的交出镇魂玉,无论提出什么条件,小女子都能答应他。”

  “淫邪小丑,想要镇魂玉,简直是痴心妄想。”黎西公冷笑道,盯住那魁梧大汉:“你到底是何人?”

  那魁梧大汉哈哈一笑,却是抬手摘下面具,道:“事到如今,我倒也没有必要再继续隐瞒下去了。”拱手道:“鄙人陆商鹤,想必几位有所耳闻!”

  齐宁这时候已经握住拳头,心下冷笑。

  他方才已经认出魁梧大汉正是一直藏头露尾的影鹤山庄庄主陆商鹤,此人在襄阳古隆中阴谋篡夺丐帮控制权,却一败涂地,被丐帮囚禁之后,竟然被人救出,此后竟然是跑到东海与江家沆瀣一气。

  只是齐宁似乎一直是他的克星。

  他在丐帮青木大会的奸谋被齐宁所破,跑到东海与江家欲图趁楚军北上之际,在东海反叛,却依然被齐宁打的狼狈不堪。、

  但此人却如同泥鳅一般,不但从丐帮手中被救走,在东海之时,也从乱军之中逃走,依然是不知所踪。

  今次竟然会在朝雾岭出现,着实让齐宁吃惊不小。

  想来此人从东海逃遁之后,便重新回到了西川。

  齐宁早就猜到陆商鹤必然和地藏是一党,今日陆商鹤与花想容这一干人在一起,也就完全应证了齐宁的猜想,如此说来,东海江家背后必然也和地藏有着极深的瓜葛。

  齐宁在东海就查知,江家背后的靠山是一位大人物,被称为隐主,那位隐主到底是何方神圣,齐宁始终无法确定,此时忍不住想,难道那位隐主就是地藏?地藏和隐主乃是同一人?

  “你就是陆商鹤?”阴无极冷声道:“八帮十六派攻打朝雾岭,据说你立了不少功劳。”他语气之中,已经含有极浓的杀意。

  陆商鹤叹道:“实不相瞒,当时鄙人要收买人心,在江湖上树立威望,难免出力会多一些。不过当时鄙人就很奇怪,黑莲教大难临头,那位传说中的大宗师怎地却做了缩头乌龟?”瞥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教主一眼,轻笑道:“原来不是这位大宗师做缩头乌龟,而是你这位太阴长老做了乌龟?不过这位大宗师抢夺了你的女人,你做乌龟也不是一年半载,看来是习以为常了。”

  骤听得一声尖喝,阴无极已经是腾身而起,宛若纸鸢般向陆商鹤飘了过来。

  陆商鹤哈哈笑道:“来得好!”他腰配长剑,此时不躲反迎,已经拔剑在手,长剑向着阴无极刺了过去。

  齐宁知道陆商鹤的剑法异常了得,在青木大会之上,陆商鹤与丐帮玄武长老以剑会剑,那玄武长老的剑法已经是令人惊讶,孰知陆商鹤的剑法更是高出玄武长老一筹,令玄武长老败在他的剑下。

  更让齐宁吃惊的是,陆商鹤的诸多剑招,竟然与北宫连城亲绘的无名剑谱上的招式十分相似。

  江湖上的剑派自然也不在少数,虽然都是以剑为兵器,但是各派剑法之中的剑意却是完全不同,外行看起来使剑的招数似乎大同小异,但真正的内行却能够看出其中的剑意玄妙。

  齐宁学得无名剑谱中的剑法,虽然谈不上对剑法有很深的造诣,也对别家剑派的剑意奥妙并不清晰,但对于无名剑法中的玄妙却是深有领会。

  也正因如此,他能够感受到陆商鹤的剑法与无名剑法异常相似,至少属于同一剑意。

  无名剑谱出自北宫连城已经是确定无疑,可是齐宁实在想不通,陆商鹤又如何能够学成与北宫一样的剑法。

  虽然那无名剑谱只是北宫早年的剑法,今世的北宫其剑法早已经超凡脱俗,远非无名剑法可比,但那无名剑谱毕竟是北宫所有,陆商鹤又怎可能得到北宫的剑法?

  齐宁相信北宫连城不可能将剑法传授于陆商鹤,如此就只有一种解释,北宫的无名剑法亦非独创,而是有他人传授,而陆商鹤得到剑法的源来,与北宫同源。

  不过到底是何缘由,齐宁也只能猜想。

  出剑如电,陆商鹤面对阴无极毫无惧色,剑锋直指阴无极胸口,阴无极显然也看出陆商鹤剑法了得,立时闪身,他在空中身躯一转,到得陆商鹤侧面,一掌拍出。

  陆商鹤的剑法行云流水,变化却也如同无名剑法那般诡异莫测,长剑划了一个侧弧,剑锋已经斜向刺出。

  齐宁对这两人都是厌恶至极,此时这两人对决,倒是齐宁乐见其行,毕竟无论谁死在对方的手里,都不是坏事。

  两人身影交错,速度快极,齐宁知道陆商鹤若是没有一些底气,断然不敢与阴无极对决,不过阴无极的武道修为能与教主相抗,真要打下去,陆商鹤是必败无疑。

  瞧向教主,却见到教主已经勉强坐起身来,齐宁心下倒是对教主的修为大感钦佩,换做别人此时早就死的不能再死,教主被淬毒的匕首刺中心脏,兀自撑下来,亦可见其修为当真是骇人听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