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二章 夜下魅影

第一二六二章 夜下魅影

  陆商鹤剑招奇诡,阴无极身形如魅,在陆商鹤周身如同鬼影子般环转,似乎是在找寻下手的机会,但陆商鹤反应也是极为迅速,阴无极一时间却是无法找到机会。

  阿瑙坐在地上半天,这时候也不去管场上的拼斗,而是在不远处呆呆看着教主,犹豫了片刻,却是起身来,竟是缓步向教主走了过来。

  教主盘坐在地上,脸上却是微有些发暗,阿瑙距离教主几步之遥停下脚步,忽地看向黎西公,快步往黎西公走过去,到得黎西公身前才道:“你....你是神医,能不能.....能不能救救他?”

  她此时却已经知道,自己先前是阴无极手中的棋子。

  她趁机刺杀了教主,本以为是立下了大功劳,谁知教主竟然真的是她亲生父亲,她虽然心性刁毒,但毕竟年纪不大,陡然知道事情的真相,如同五雷轰顶,完全乱了方寸,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

  但她既知教主便是其父,下意识便想救活教主。

  黎西公用异样的眼神盯着阿瑙,但很快就轻叹一声,摇头道:“我无能为力!”

  “你.....你怕他杀你,所以不想救他。”阿瑙急道:“你救活了他,他便不会和你为难,我.....我求求你,师傅都说你的医术天下无人能及,只有你能救他。”

  黎西公冷笑道:“并非我不想救,而是我确实无能为力。我虽然在医道之上胜过你师傅,但用毒之道,却远不及他。他既然精心设计,匕首上的毒药又岂是轻易能解?即使给我时间,我也未必能解,更何况.....!”瞥了教主一眼,见他盘膝而坐,双目紧闭,知道教主此时定时用内力强撑着命息,叹道:“更何况你刺中的是要害位置,匕首上的毒性瞬间就侵入了心脏之中,若是你刺中其他位置,他能以内力护住心房,还能有救,但毒性进入心房,已经是回天无力。”

  阿瑙眼圈泛红,落下泪来,颤声道:“那.....那你救不活他?”

  黎西公摇摇头,并不多言。

  阿瑙贝齿用力咬了一下嘴唇,这才转身,到得教主边上,蹲了下去,低声道:“我....我不知道你是.....你是我爹,我....对不起,我....我真的不知道.....!”

  教主微睁开眼睛,凝视阿瑙,唇边竟是泛起一丝笑意,摇摇头,也不说话。

  场上陆商鹤已经连出十余剑,却始终沾不得阴无极片缕衣襟,但阴无极却也始终找不到陆商鹤的破绽,两人一时间相持不下。

  其实众人也都瞧得出来,论起武功,陆商鹤根本不是阴无极的敌手,只是陆商鹤这一套剑法委实诡异莫测,全凭这一套剑法,陆商鹤才能与阴无极僵持下来。

  陆商鹤剑招虽妙,但阴无极身法委实鬼魅,那长剑既然伤不得他,时间一长,但凡陆商鹤稍有破绽,阴无极必然瞅准机会,给予致命一击

  。

  花想容在旁瞧了片刻,叹了口气,道:“这位太阴长老只知闪躲,不敢与庄主交手,咱们莫要耽误时间,一起动手就是。”说话间,整个人已经飘然掠起,向阴无极扑了过去。

  持宝童子亦是紧随在花想容身后,也如同鬼影般欺身上前。

  齐宁对这几人很是了解,晓得这些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根本不会讲什么江湖道义,那花想容明显瞧出久战对陆商鹤不力,所以这才出手相助。

  阴无极与陆商鹤单打独斗,自然是不落下风,此时花想容和持宝童子同时杀过来,顿时以一敌三,阴无极倒也毫不畏惧,沉喝一声,身形侧略,却是迎向花想容,一掌便照着花想容拍了过来。

  他心知陆商鹤有那诡异剑法护身,一时倒是难以解决,是以准备先解决了花想容和持宝童子再来收拾陆商鹤。

  花想容见得阴无极掌风袭来,柳腰一扭,娇嗔道:“阴无极,你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怎地就想着欺负一个弱女子?还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她声音娇腻,但出手却是极为狠辣,反掌一掌便是往阴无极打了过去。

  陆商鹤得到两大高手过来相助,也不以为耻,抖擞精神,握紧长剑,并不逼近阴无极,只是在边上绕圈子,等待时机刺出致命一剑。

  齐宁在远处看到几人身影互相交缠,心想陆商鹤这帮人今日既然敢来到这里,那定然是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今日是为得到镇魂玉,先解决了阴无极,再从黎西公手中抢夺镇魂玉,那便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齐宁心下却又觉得隐隐不对。

  陆商鹤的剑法确实高明,而花想容和持宝童子的功夫齐宁是领教过,三人都谈不上顶尖高手,任何一人与阴无极的武功相比都是弱上不少。

  虽然陆商鹤凭借那套剑法或可自保,但这几人为何会觉得一定能胜过黑莲教这帮人?

  如果不是秋千易被杀,教主和黎西公都已经受到重创,陆商鹤这伙人根本不可能是黑莲教的对手,即使现在只剩下阴无极可堪一战,陆商鹤这伙人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能取胜。

  他心中疑惑,像陆商鹤这些人,若无十足的把握,绝不敢轻易出手  ,既然出手,那便是有十足的信心,他们底气何来?

  正自寻思,却感觉肩头被轻拍了一下,齐宁立刻反应,扭头看过去,见轩辕破正一脸严峻瞧着自己,齐宁心知事情不对,却见轩辕破微扭头向后面瞧过去,齐宁瞬他的目光瞧过去,心下一沉,只见到昏暗之中,不远处竟然有一道身影无声无息站在那边。

  齐宁一直将注意力放在冰潭那边,对身后倒是颇有些疏忽,竟是没有想到有人无声无息到了身后。

  虽说他并无注意身后动静,他的内力淳厚,一般人靠近过来,很容易就能被齐宁察觉动静,可是对方出现在身后,齐宁竟是没能察觉到,心知对方定然不简单。

  四下里颇为昏暗,那人距离齐宁并不远,齐宁目力了得,倒也瞧清楚那人头上戴着一顶大斗笠,斗笠边缘垂着黑色的纱布,全身则是裹在一件大氅之中,那大氅颜色很深,在昏暗之中也瞧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颜色。

  对方既然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身后,修为定然不浅,至少武道修为不在黑莲教圣使之下,而齐宁对黑莲教几大高手的底细已经颇为清楚,此番黑莲教几近崩溃,教中高手死的死伤的伤已经所剩无几,而眼前这人,定然不是黑莲教中的高手,齐宁猜测很可能是跟随陆商鹤一同前来的地藏人手,顿时全身戒备。

  地藏如同迷雾一般,齐宁知道其存在,但此人到底是男是女身处何方,齐宁却是一无所知,但齐宁知道地藏的势力一定很为庞大,陆商鹤等人俱都是听从地藏指挥,那么地藏手下定然还有其他诸多高手。

  所谓地藏六使确实存在,齐宁见到其中三人,还有三人却从未见过,他心中忍不住想,难道眼前这人竟是地藏六使中的人物?

  那人如同雪雕一般站在那边一动不动,齐宁皱起眉头,忽听得传来一声厉喝,立时向场中瞧过去,却见到持宝童子已经直飞出去,重重落在地上,而陆商鹤竟然趁机一剑刺中了阴无极的肩头,但阴无极反应极快,没等陆商鹤变招,已经闪身掠开,顺势又向花想容拍出一掌,花想容并不硬接,腰肢一扭,飘了开去,陆商鹤一剑得手,并无继续抢攻,后退两步,却也不管持宝童子死活,脸上略显得色。

  “太阴长老果然身手了得。”陆商鹤长笑道:“难怪敢和大宗师为敌,今日算是领教了。”

  阴无极也不理会肩头伤势,冷声道:“陆商鹤,你剑法倒是不弱。”

  “多谢夸奖。”陆商鹤笑道:“都说北宫连城号称剑神,若是他瞧见了鄙人的剑法,却不知是否也会夸赞几句?若是有朝一日能够与北宫连城一较高下,那才是人生幸事。”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你这套剑法北宫连城几十年前只怕就已经熟练无比,就凭这一套剑法,此人竟然想要和北宫连城一较高下,当真是大言不惭。

  他又回头去看背后那人,却发现那人竟已经缓步向自己这边走过来,轩辕破自然也已经察觉,两人同时握拳,那人经过齐宁身边,却并没有停下,而是直接走那块巨石边上走过去,齐宁嗅觉灵敏,那人经过之时,齐宁竟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味,心下一凛,盯着那人背影,虽然有那大氅裹着身子,但行走的姿势优美动人,明显是个女人。

  齐宁顿时想到这帮人出来之前,有一个女人说话,夸赞黎西公是黑莲教真正的正人君子,齐宁先前还以为是花想容说话  ,但花想容的声音娇腻诱惑,却不似那声音柔美动听,明显不是花想容的声音,这时候发现此人竟然是一个女人,顿时便想到,难道方才说话之人,竟是这个女人?

  记住手机版网址:m.

  (第1/1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