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三章 地藏

第一二六三章 地藏

  女人身披大氅,虽然将身材掩饰住,但姿态优美,却是看也没看齐宁,径自向冰潭那边走过去。

  她一出现,在场众人的目光都瞧了她,阴无极皱起眉头,持宝童子却是挣扎着跪倒在地,花想容亦是向着那女人跪了下去,跟随陆商鹤前来的另外几道身影本来只是站在一旁,此时却也都面朝那女人跪了下去。

  齐宁看在眼里,心下一沉,眼前的情景让他瞬间明白了那个女人的身份。

  能让地藏六使如此虔诚恭顺地拜服在地,放眼天下,恐怕也只有一个人做到。

  地藏!

  这突然出现的女人,竟然会是地藏!

  齐宁心下倒吸一口冷气,他对地藏的存在知之甚久,但地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齐宁却是一无所知,他有过诸多猜想,这时候亲眼见到地藏竟然会是一个女人,自然是大吃一惊。

  那女人走到冰潭边上,也不看其他人,只是向着黎西公柔声道:“今次前来,有事相求,医使悬壶济世,心存慈悲之心,所以请医使将镇魂玉交给我。”

  黎西公沉声道:“你是何人?”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藏如密藏,我是地藏!”

  果然是地藏!

  齐宁潜入到冰潭,本是想看到教主与阴无极的恩怨如何解决,却不想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地藏。

  他苦心搜寻地藏的下落而不可得,却在这无意之中得见地藏真人。

  此时也终于明白,为何陆商鹤这伙人敢在教主身在朝雾岭之时,竟有底气直入黑莲教腹地,他们背后的靠山,自然就是这位地藏。

  难道在他们的心中,地藏足以应对大宗师?

  “你就是地藏?”黎西公也是大吃一惊,失声惊呼,显然他也早已经知道地藏的存在。

  “医使济世救人,我请赐镇魂玉,也是为了救人。”地藏声音愈发柔和,齐宁虽然离那边颇有一些距离,但依稀还是能够听到地藏说的是什么:“你可以提出任何条件,如果我可以满足,不会推辞。”

  黎西公问道:“你可知道镇魂玉有何用途?”

  “尊师谢农孙乃是当年苗疆第一圣手,不但精通医道,而且对赌术也是了若指掌。”地藏缓缓道:“他性情善恶难辨,随心随欲,救死扶伤自是不在话下,可是若有人冒犯了他,他也从来不忌讳以毒杀人。”微微一顿,才道:“他一生共收了三名弟子,首徒便是你黎西公,次徒秋千易,另有一人西门横夜。谢农孙行走天下半生,得到了两样东西,一直都是视若珍宝,而这两样东西,在他临终之际,也都传给了他的继承人,那位继承人自然就是你。”

  江湖上知道黎西公名声的人其实并不少,那些老江湖也都是听说过东苗西黎的名声,但也都只是闻其名而不见其人。

  黎西公在江湖上自是有名,但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黑莲教的圣使,至若黎西公的师承,天下间知道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地藏道破黎西公的师承,着实让黎西公大为吃惊。

  “那两件宝

  物,一本《佰草集》,乃是医道宝典,而另一件便是镇魂玉。”地藏说话不骄不躁,声音清幽:“镇魂玉可以镇人魂魄,令人肉身不毁。只要有镇魂玉在其体内,便算是百年,肉身依然焕发生机,医使,不知道我说的对是不对?”

  黎西公颔首道:“果然是了如指掌,看来你们觊觎镇魂玉已经很久。”

  “谈不上觊觎。”地藏道:“有一个人对我有大恩,他身体不好,我心中立誓,无论如何也要救他,为此可以付出所有的代价。”

  黎西公皱眉道:“你要救一个人?他患了什么病症?”

  “如果只是普通的病症,我自然会请你出手医治。”地藏声音飘渺:“只不过他的疾病并非凡人所能医治,医使虽然医术高超,却也是救不了他。”

  黎西公冷笑道:“老朽既然救不了,要镇魂玉也没什么用。”

  “医使错了。”地藏身体不动,只是平静道:“冰棺之中的那位你也无力救治,可是却依靠镇魂玉让她沉睡数年。我求镇魂玉,正如医使所做的一样,只想让他沉睡下去,给我足够的时间找到起死回生的办法。”轻叹一声,道:“哪怕真的无力回天,我也希望在他过世之后,肉身能够不毁。”

  齐宁心想地藏声称要用镇魂玉去救一个人,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地藏如此挂念?

  黎西公微一沉吟,才道:“这镇魂玉确实在老朽手中,若是你真是为救人向老朽请求,老朽或能答应。”冷哼一声,道:“可是你们为了得到镇魂玉,手段卑劣,前次派人潜入进来盗取,这一次又是趁人之危抢夺,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老朽天生的怪脾气,别人越是用强,老朽越是看不惯,绝不顺从。”

  花想容等人依然是谦恭地跪在地上,谁都不敢出声,更不敢起来,倒是陆商鹤一直站在地藏身后不远,此时提剑上前两步,冷笑道:“黎西公,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阴无极已经点了自己穴道,封住肩头向外流淌的鲜血,冷眼瞧着陆商鹤,随即瞥了不远处盘膝坐在地上的教主一眼,见得阿瑙跪在教主边上,唇边顿时划过一丝冷笑。

  他知晓教主受到重创之后,此时只能是在强撑着延续性命,对自己形不成任何威胁。

  黎西公大笑道:“老朽爱吃吃酒,无论敬酒还是罚酒,来者不拒。”

  “刷!”

  陆商鹤长剑前指,对准黎西公,沉声道:“地藏,让我来解决这老家伙。”他虽然与阴无极单打独斗占不了太大便宜,但是面对黎西公,那却是信心十足。

  地藏叹道:“医使如果执意不交,我也只能冒犯了。”

  她话声刚落,就有一个声音响起:“陆商鹤,你如同丧家之犬一样东躲西藏,老子到处找你,想不到你竟然跑到这里来耀武扬威,来来来,你不是剑法很厉害吗,让我领教领教。”

  那声音一起,花想容等人都是一惊,循声看去,只见到不远正有一道身影缓缓走过来,随即又瞧见那身影背后跟着一人,花想容柳眉微蹙,等到看清楚来人,失声道:

  “是.....是你?”

  来者自然就是齐宁。

  齐宁眼见得黎西公身处险境,这时候在也由不得他在一旁当做一名看客,更何况地藏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所在,自己再藏头露尾实在没有什么必要。

  阴无极瞧见齐宁突然出现,也是大感意外,他并不认得齐宁,见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后生出现,而且对陆商鹤满是嘲讽,  那自然不是地藏一党,一时不清楚齐宁的来路。

  地藏并不回转身,背对齐宁,自然知道是谁出来。

  “原来是护国公到了。”陆商鹤看清楚齐宁,也是眼角微跳,但瞬间便即笑道:“好日子,好日子!”

  轩辕破神色凝重,跟在齐宁身后,他知道近日一场恶战在所难免,此时也不管双方之间的嘲讽,却已经寻思着应对的法子。

  若是教主安然无恙,那一切自然是不必多说,地藏这伙人甚至都不敢露头,也正因为看到教主已经危在旦夕,陆商鹤才敢带人露面。

  轩辕破自然是能够迅速地分清楚敌我。

  本来他对黑莲教也没有什么好感,对阴无极此人更是十分不屑,可是眼下面对的强敌却是地藏一党,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阴无极与地藏这伙人敌对,那么在这种形势下自然就有可能与阴无极结成同盟。

  他知道小国公的武功非比寻常,自己和小国公联手实力就已经不弱,若是再联手阴无极,那么完全有实力与地藏一伙人一战。

  持宝童子被阴无极所伤,实力大打折扣,轩辕破寻思自己对付花想容应该并不困难,齐宁应对陆商鹤应该也能占据上风,只是却不知道这地藏的实力到底如何。

  地藏先前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后,几乎让人难以察觉,由此可见其身手着实了得,而且陆商鹤这伙人既然听命于地藏,那么地藏的武功绝不会弱。

  阴无极已是顶尖高手,本应有实力与地藏一战,只是他与教主一战,损耗不轻,实力也是打了折扣,是否还能抵得过地藏,却是尚未可知。

  除此之外,不远处尚有数人都是跟随陆商鹤而来,那几人武功如何,也是难以料知。

  轩辕破心中在盘思,齐宁却已经走上前去,笑道:“确实是个好日子,大雪封山,天寒地冻,这次你要是逃跑,雪地上留有痕迹,怎么逃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陆商鹤眼角抽动,冷笑一声。

  黎西公见到齐宁出来,也是大感意外,皱眉道:“你们.....你们怎么来了?这里的事情与你们无关,还不速速离开。”

  齐宁知道黎西公是一片好心,担心地藏等人将矛头对准自己,但自己现在就算真的想走,地藏这帮人也不会轻易放过,微微一笑,道:“黎前辈,我已经查明白,前次京城的疫毒一案与地藏脱不了干系,我是朝廷的刑部尚书,掌管刑名之事,今天既然碰上了案犯,自然要将他们捉拿归案,否则又如何对得起因为疫毒死去的那些无辜百姓?”声音顿冷:“地藏,你说是吧?”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