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五章 剑意突破

第一二六五章 剑意突破

  寒风习习,深冬时节本就天寒地冻,这冰潭更是整座朝雾岭山脉最为寒冷之所,冰面之上,此时弥漫着浓郁的寒气。

  陆商鹤此刻的心情比深冬的气候还要寒冷,眼见得齐宁又是一剑斜刺过来,他撩剑抵挡,可是两剑尚未相碰,齐宁长剑一个半圈,已经下压到陆商鹤的剑身之下,自下而上刺过来,看似简简单单,可是这一剑的凶险当真是令人惊悚。

  别人不知这剑术的玄妙厉害,但陆商鹤这些年除了拳脚功夫,最多的精力全都是浸淫在这剑法之上。

  修习剑术多年,陆商鹤对于剑法中的意境已经有了极深的领悟,便是在这两年,他在剑法上可说是突飞猛进,而且一直隐瞒自己的剑法,只当这套剑法是最后的杀手锏,青木大会之上,也正是凭借这套外人从不知晓的剑法杀了玄武一个措手不及。

  他知道齐宁的剑法厉害,可是却万万想不到比之自己预想的还要恐怖的多。

  最为恐怖的是,陆商鹤分明从齐宁的剑法之中,感受到了与自己剑法一样的剑意,他一直以为自己这套剑法乃是独门绝技,天底下没有第二个人会使这套剑法,但是与齐宁交手不过数招,他便知道自己错了。

  自己一直以为是独一无二的剑法,齐宁施展起来,竟似乎比自己还要纯熟,最为可怖的是,两人剑法拥有着相同的剑意,但齐宁的剑招分明比自己的还要诡异犀利。

  自己每一招,似乎都在齐宁的压制之下,齐宁出剑速度又快又奇,疾风骤雨般,竟是让自己完全透不过气来。

  如果不是修炼这套剑法多年,对这套剑法中的变化领悟很深,恐怕几招之内就已经被齐宁长剑所杀。

  但即使如此,陆商鹤却依然被完全压制,一时间只能被动接招,根本抽不出机会出剑。

  他背心出汗,心知若一直这样下去,用不了三十招,自己必将丧命在齐宁的剑下。

  他在这套剑法上的深度本就及不上齐宁,此时又心中惊恐,剑势上顿时更处下风,额头上又冒出冷汗来,这时候只盼有人出手相助,可是花想容要缠住轩辕破,此刻就等若是反被轩辕破牵制住,持宝童子在不远处却不敢动弹,陆商鹤自持身份,又不能叫人助战,心中暗暗叫苦。

  他被齐宁逼的连退数步,眼角余光见得地藏站在教主身前,对这边的激斗浑然不顾。

  地藏手托镇魂玉,黑纱之后的那一双眼眸凝视着盘膝而坐的教主,教主却没有睁开眼睛,阿瑙却已经盯着那镇魂玉道:“你.....你说镇魂玉可以救教.....教主?”

  “镇魂玉乃是无双珍宝,在医道有起死回生的传说。”地藏缓缓道:“将镇魂玉放入口中,封住身体的重要穴位,再以内力帮他将毒药逼出心脏,可以让他进入沉睡,一边医治他的心脏,尔后有足够世间配制出解药,即使不能让他完全恢复,至少可以保他性命。”

  “逼毒?”黎西公冷笑道:“毒入心脏,如何能够逼出来?”

  地藏淡淡道:“他现在只能以内力压制毒性不会立刻发作,可是就算他能够夺天地之气,难道可以不眠不休?只要稍一停歇,立刻便要毙命。”

  “夺天地之气?”黎西公疑惑道:“那是什么意思?”

  大宗师最强大之处,便是身体内的奇经八脉比之常人要畅通得多,不仅仅可以修炼内气,而且可以凭借强大的经脉操控天地之气为己用,若是换做普通人,强行引天地之气为己用,奇经八脉难以承受,瞬间便要经脉爆裂而亡。

  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也无非是经过自己的勤修苦练,拥有了醇厚的内气,没有人会想到操控天地之气,即使能够想到,那也是根本做不到,所以大宗师此等奥妙,天下间除了几位大宗师,几乎无人知道,齐宁也只是在大雪山从教主口中知道原委。

  齐宁此刻正全心与陆商鹤斗剑,并无听见地藏所言,否则心头定然是骇然不已。

  地藏却并没有解释,平静道:“从你心口逼毒,自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只是若这时候有人能够真的可以帮你,你便可以活命,而我恰恰是可以帮助你的人。”

  教主眼角微跳,他自始至终都盘膝而坐,别人不知状况,教主自己当然知道,他一直都在悄无声息地以周边的气息压制毒性,大宗师虽然也是血肉之躯,但毕竟与常人的身体不同,换作普通人毒性攻心立时便要毙命,但教主却可以凭借自身修为强行续命,只是他心里很清楚,只要周边的气息一断,那么毒气立马就会弥补整个心脏,血液停滞流动,片刻之间自己就会殒命。

  便是大宗师,也不可能不眠不休撑下去。

  但地藏却看穿了他目下的状况,他气息不断,却终是微微睁开眼睛。

  阿瑙却已经欢声道:“你.....你真的可以救教主?”

  地藏微微颔首,简单直接:“可以,但是我不会救他。”

  “为....为什么?”阿瑙身体一颤:“你要什么都可以,我.....只要你救活他,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事情。”

  地藏居高临下透过黑纱看着教主,缓缓道:“换作是他,也会见死不救。”

  “不会的,不会的.....!”阿瑙急着辩解,想要说服地藏,黎西公却已经看出其中大有蹊跷,打断阿瑙声音:“你似乎不只是为了镇魂玉而来,你到底意欲何为?”

  “医使济世救人,看到病患定会出手相救,所以我才说你黑莲教头一号正人君子。”地藏幽幽道:“可惜这世间像你这样的人凤毛麟角,多得是见死不救的衣冠禽兽。”

  教主赫然抬头,双目犀利,似乎穿透黑纱想要看清楚后面的样貌,他气息不断,沉声道:“你是谁?”

  地藏轻笑一声,柔声道:“我从未忘记过你,原来你已经忘记了我,或许.....你真的忘记了很多事情。”

  便在此时,却听得那边又传来惊呼声,地藏却不再理会教主,微转身瞧过去,却见到陆商鹤被齐宁逼的狼狈不堪,已经退到了冰潭边上,只见得剑光一闪,齐宁剑锋已经刺中陆商鹤的肩头。

  陆商鹤大叫一声,撩剑往齐宁手臂刺过去,齐宁却已经迅速拔尖,剑身下压,双剑相击,发出清脆响声。

  陆商鹤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勉强撑着,但齐宁剑招一旦施展起来,越来越纯熟,逼得陆商鹤没有还手之力。

  齐宁本就是聪明之人,剑法流畅起来,很快便忘记和他对手的是陆商鹤,长剑匹练之间,只是感悟着这套剑法之中的剑意,他当初能够用极短的时间便能够学会这套剑法的套路,在剑术上本就有着惊人的天赋,此时心虽意念,手中的剑招浑然天成,不知不觉中,却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每一剑刺出都已经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当真是到了随心随欲的境界。

  陆商鹤本就是落于下风,等得齐宁的剑法瞬间之中有了突破,他却哪里还能招架得住,此时已经完全看不透齐宁的出剑套路,狼狈之际,却是被齐宁刺中肩头,剧痛之下,想要趁对方剑刃在肩头之际出剑废了齐宁的手臂,孰知齐宁变招的速度远超他的想象,剑锋距离齐宁手臂还有一段距离,齐宁的长剑便直压下来,双剑相击,陆商鹤正感觉手脉有些发麻,齐宁却那柄长剑剑身已经就势贴着陆商鹤的剑身划过来,等得陆商鹤意识到情况不妙之际,齐宁手中长剑剑锋已经划至陆商鹤的剑柄处,剑锋一抖,没等陆商鹤做出反应,剑锋正刺中陆商鹤手脉。

  陆商鹤惨叫一声,手中长剑脱手而落,好在他经验丰富,巨变之下,双足兀自猛力一蹬,向后跃开。

  齐宁怎容他轻易逃过,如影随形,电光火石之间又是连出数剑,没有一剑落空,刺中陆商鹤大腿、右臂和小腹,虽然并不致命,却已经让陆商鹤胆战心惊,落在冰面上,脚下却一个打滑,正要稳住身体,齐宁又是一剑刺来,他只能歪身躲闪,这身体一歪,顿时失去平衡,“啪”的一声摔倒在冰面上。

  齐宁见状,目光一冷,长剑照着陆商鹤咽喉刺过去,便想一剑刺死了这奸诈之徒,但脑中却是灵光一闪,猛地想到向百影落在地藏手中,大可以将陆商鹤挟为人质,逼迫地藏放出向百影,也便是这念头一起,剑速微顿,可便在此刻,齐宁却感觉自己的长剑似乎被一股拉力扯过去,那扯力就宛若一个大力士在与自己夺剑,齐宁心知不妙,注力右手,想要紧握长剑,但那股吸力委实强劲,还没等到内力到得手掌,手中长剑硬是被那股吸力硬生生扯了过去。

  齐宁心下骇然,扭头顺着长剑瞧过去,只见到那长剑在半空中直飞出去,一只手臂探出,接过了那把剑,而吸走长剑之人,赫然就是地藏。

  齐宁甚至看到,在长剑落入地藏手中那一刻,空气竟似乎在扭曲变形,等到长剑到手,瞬间恢复。

  齐宁瞳孔收缩,盯着地藏,心中骇然:“地藏是大宗师!”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