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六章 第六宗师

第一二六六章 第六宗师

  地藏是大宗师!

  齐宁自知有大宗师开始,便晓得天下间共有五名大宗师,而且五名大宗师甚至订下了龙山之约。

  大宗师是世间的异类,甚至可以说是怪物。

  好在大宗师几乎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参与世间凡事,也因此而免去了很多的风浪,可是齐宁知道,任何一名大宗师一旦卷入凡尘俗世,必然会带来极大的灾难,教主从大雪山下山之后,出手便是杀人无算,甚至一把火将逐日神庙烧了个干净。

  逐日法王的过世和逐日神庙被烧毁,对古象王国形成了沉重的打击,没有了逐日法王的庇护,古象王国根本不敢对拥有大宗师的国发兵,其实也就完全解决了古象军队进攻西北的可能。

  教主的狂性大发,却是直接帮助了楚国。

  可是齐宁并不只是看到其中的优点,更看到了一位大宗师的恐怖,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位大宗师对天下格局的影响。

  可是他万没有想到,这天底下竟然还存在第六位大宗师。

  地藏是个真真切切的女人,而且方才夺剑那一手,明显是操控了气息,这正是大宗师的手段,是天底下任何武道高手都无法复制的手段。

  他知道地藏一定不简单,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一位大宗师。

  地藏操控气息夺走长剑,手法纯熟,显然修为很深。

  教主在大雪山陷入逐日神庙众喇嘛的围攻之时,教授了齐宁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只有齐宁自己知道要操控天地之气并不简单,而且他只是顺着教主的指点粗浅地操控了气息,根本不可能做到随心所欲地利用天地之气,而且他知道操控天地之气固然会拥有极为恐怖的能力,但是却也会对人体造成极为严重的伤害,教主和逐日法王这等绝代高手都深受其害,自己自然不能因为欲望而强修这样的功夫。

  一阵风吹过,撩动地藏斗笠边缘的黑纱,隐隐显出地藏圆润白皙的下巴来。

  陆商鹤本以为必死无疑,等到地藏夺走长剑,也是呆了一下,但瞬间反应过来,唯恐齐宁出手,在冰面上打了个滚,连滚带爬拉开了和齐宁的距离,只是方才被齐宁连刺数剑,衣衫都是鲜血,方才恐怖之下忘记了疼痛,这时候那几处伤害立时剧痛起来,他忙封住几处穴道,不令鲜血外流,又迅速取了药丸吞服下去。

  花想容此时也早已经跃开,没有与轩辕破继续纠缠,轩辕破也不去追拿,依然是全神戒备。

  忽然间,却听得齐宁放声大笑起来,在场众人都是一怔,不知道齐宁缘何发笑,轩辕破也有些奇怪,却听得齐宁长叹一声道:“原来如此,我实在是愚不可及,早就该想到, 却后知后觉.....!”

  他说的话其他人都感觉莫名其妙,倒是地藏轻移莲步,往前踏出两步。

  “向帮主藏身在苗家丧洞之内,十分隐秘,不过这天下间本就没有绝对的安全之地,被人寻见,那也并不稀奇。”齐宁却是仰首望着夜空,冬夜的苍穹漆黑一片,四下里并无点着灯火,所以冰潭附近也都是昏暗的紧,但在场之人都是内功深厚,足以让自己的视力看清楚周遭其他人的身形言行, 此时都是看着齐宁,听得齐宁忽然提及丐帮帮主向百影,有人心下疑惑,陆商鹤却已经是脸色阴沉。

  “但稀奇的是,有人闯入丧洞之内带走向帮主,向帮主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齐宁平静道:“向帮主虽然被这位陆庄主所害,伤势极重,但休养多时,若真有敌来犯,向帮主绝无可能束手就擒,说什么现场也会留下一些打斗的痕迹。”他双目如同刀锋一般盯着地藏:“我一直在想,当时在丧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地藏黑纱下的双眸也是凝视着齐宁,夜风吹拂中,黑纱抖动,更是让她显得异常的神秘。

  “我想了许多,只有两种可能。”齐宁道:“其一,进入丧洞之人,与向帮主十分的熟悉,而且向帮主对那人并不提防,也绝不会以为来者有恶意,甚至可以说向帮主对那人极其信任。”叹了口气,道:“但这一可能很快就被我自己否定,向帮主或许真的会和那个他极其信任人离开丧洞,却不可能将那位老苗医丢在丧洞不顾,既然老苗医死在丧洞,也就证明向帮主绝非踏踏实实地跟随别人离开,只能是被人挟持而走。”

  齐宁突然提及向百影,有人虽感错愕,但心知这其中必有深意。

  “其二,便是进入丧洞的对头是一位大宗师。”齐宁道:“大宗师自然是人人忌惮,如果真是大宗师进入丧洞,莫说伤势未愈的向帮主,即使他真的安好无损,那也绝非大宗师敌手。大宗师自然可以制住他,但向帮主好歹也是江湖第一大帮会的首领,即使受伤,面对强敌也不可能轻易被制,总要留下打斗痕迹。”摇了摇头,道:“所以我左思右想,始终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我忽然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地藏终于开口。

  齐宁苦笑道:“当日进入丧洞之人,确实是向帮主的老熟人,而且那人确实是一位大宗师,向帮主对那人极其信任,绝不会想到她会出手,所以没有任何防备,一位大宗师向一名毫无防备的人出手,自然可以一击制敌,不会留下任何的打斗痕迹。”

  “哦?”地藏轻笑道:“你说的大宗师是谁?向帮主又如何会信任一位大宗师?”

  “问得好。”齐宁笑道:“其实向帮主闯荡江湖多年,深知江湖的人心险恶,而且他刚刚被自己的结义兄弟所害,自然更是对任何人心生提防,但唯独有一人,恰恰是向帮主绝不会提防,那人可能不知道,为了她,向帮主可以连性命也不要,所以向帮主自然不会提防她。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会是一位大宗师,向帮主不知,天下人都不知。”

  “那人又是谁?”地藏问道。

  齐宁盯着黑纱,抬起手,指向地藏,一字一句道:“自然就是你,夙影夫人,这天底下,又有谁能比你更让向帮主信任?”

  陆商鹤微微变色,嘴唇微动,却没有说出话来,倒是阿瑙惊呼道:“夙.....夙影夫人?难道.....难道是.....?”后面的话却并无说出来。

  别人不知夙影夫人之名,但阿瑙却是十分熟悉,秋千易受齐宁之托,在陆商鹤失踪后,一直监视影鹤山庄,而阿瑙主动请缨,自然对夙影夫人颇为了解,只是她实在难以相信,那位温淑柔美的陆夫人,竟然会是地藏?

  她只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或者齐宁说错了。

  “夫人拥有大宗师的修为,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齐宁苦笑道:“如果不是今日亲眼所见,就算有千万人证明你就是地藏,我也不会相信。”再次盯住地藏:“你的声音有了变化,所以我先前没能听出来,可是对一位大宗师来说,改变声音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话说至此,齐宁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一阵死寂之后,终是见到地藏抬起手臂,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秀发如墨,散而不乱,黑纱撤去,立时便显出一张秀美迷人的面容来,柳眉凤目,美眸似雾,不是夙影夫人又是谁?

  齐宁虽然已经猜到地藏可能就是地藏,但看到那张熟悉的美丽脸庞,心下还是不由一沉。

  上一次见到这张美丽的面庞,正是在封剑山庄的地室之中,两人被困在地室之内,生死与共,此后齐宁甚至偶尔会想起与夙影夫人在地室的那一段短暂时间,毕竟夙影夫人拥有着出尘脱俗的气质和万里挑一的绝代美貌,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忘记与她单独相处的时光,想到夙影夫人可能落入地藏之手,齐宁甚至一度担心夫人的安危,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给自己留下过一段美好记忆的人,竟然就是那个心狠手辣狡猾多端的地藏。

  夙影夫人留给他的美好印象,一瞬间就被击得粉碎。

  “果真是你?竟然是你?”齐宁苦笑道:“为什么会是你?”

  他连续三问,却显露出心情的复杂。

  这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地藏出现之后,花想容等人立时跪下,却唯独有陆商鹤立而不跪,陆商鹤是夙影夫人的夫君,自然没有向自己夫人跪下的道理。

  此时确定地藏便是夙影夫人,齐宁心中一瞬间却又涌起太多的疑问。

  地藏的势力不但在西川,而且触手伸到京城甚至是东海,如此大的一张网,当然不可能轻易构建成,所需花费的财力和人力自然是庞大的数目,按理来说,即使发展成如此庞大的实力,也该是陆商鹤为主,却怎地变成夙影夫人控制这一切?

  夙影夫人当年寄养在封建山庄,也并无听向百影说她练过武功,至少在向百影离开封建山庄之前,夙影夫人只是一个柔弱女子,向百影离开封剑山庄十八年,短短十八年时间,夙影夫人又怎可能从一名柔弱女子变成一位大宗师?

  天下五大宗师,早在二十多年前就都已经达到大宗师的境界,而那时的向百影甚至还不曾离开封剑山庄,正与夙影夫人青梅竹马,而且齐宁已经知道,大宗师的缘起,都是在古象王国,五大宗师之所以能有今日之成就,与当年在古象王国发生的事情绝对有干系,难道夙影夫人也曾前往古象王国?

  陆商鹤娶了夙影夫人之后,将其视若珍宝,又怎可能放任夙影夫人远去古象?如果说是夫妻二人一起前往古象,甚至发现了成为大宗师的秘密,那么夙影夫人既然拥有了大宗师的实力,为何陆商鹤却连顶尖高手也算不上?

  一位最不应该是地藏的女人,却偏偏就是地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