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七章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第一二六七章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地藏微微一笑,她相貌本就极为美丽,这一笑更是倾国倾城,反问道:“你既然已经猜到  又为何如此诧异?”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齐宁叹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如此美丽的皮囊之下,却是心狠手辣,多少无辜之人死在你的手里,你似乎没有一丝愧疚?”

  地藏道:“成王败寇,我既然没有败,自然算不得贼。那些帝王将相建功立业,尸横遍野,就算是你齐家有今日之荣耀,也是当年尸积如山所成,你似乎也没有丝毫的愧疚。”

  齐宁道:“齐家征杀,是为天下一统,让百姓免除战乱之苦,可是你兴风作浪残害无辜,又是为了什么?”

  地藏淡淡道:“同样两块银锭子摆在桌子上,你难道分的清楚那个干净哪个肮脏?无论什么目的,都是杀人无算而已。更何况这世间人面兽心之徒多如牛毛,你又知道多少?”

  地藏言辞犀利,齐宁只是摇摇头,问道:“古隆中青木大会上,陆商鹤被囚禁,却被人救走,从现场来看,救走陆商鹤之人武功高绝,我们甚至一度怀疑是哪位大宗师出手,现在看来,自然是你的手笔。”

  “夫君受难,做妻子的挺身相救,似乎并没有什么错。”地藏轻轻一笑:“只不过你在青木大会上大出风头,却坏了大事。”

  “控制丐帮,勾结东海世家,你是想造反?”齐宁皱眉道:“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地藏不答反问:“你是如何看出是我?”

  齐宁犹豫一下,才道:“本来我没有怀疑到你身上,因为.....这实在是匪夷所思,虽然你的身形我似乎有些熟悉,但声音判若两人,所以我并没有往你身上响。但是.....我刚刚忽然记起来......你身上的味道!”

  这话有些暧昧,有人顿时略显诧异之色,陆商鹤脸色一沉,齐宁已经接着道:“在封剑山庄的地室之中,我虽然和你相处时间不长,但你身上的味道我却是记了下来。”

  “你是狗鼻子?”陆商鹤冷笑道,他双目带着恼意,倒似乎是自己的妻子被别的男人占了大便宜一样。

  齐宁也不理会他,地藏轻“哦”了一声,瞥了陆商鹤一眼,温婉一笑:“看来你给我配的荷露甘还是味道太浓了。”

  齐宁知道那荷露甘应该就是一种香料,只是那种味道绝非只是香料的味儿,当日两人在地室相距极近,齐宁对她的体香自然是嗅的十分清晰,那味道并不浓郁,是一种混合着女人的体香味道,沁人心脾,齐宁嗅觉灵敏,顾清涵赤丹媚等人的体香味道齐宁都能记得一清二楚,方才地藏从他身边经过时,他便闻到一股子清香味道,只不过他对地藏的体香味道当然不似对顾清涵和赤丹媚那般熟悉,那两个女人都与他有肌肤之亲,是以记得更为清晰,而且当时地藏突然出现,他大感意外,并没有多想,但后来慢慢品味,已经猜到了几分。

  只不过他实在不相信地藏会是夙影夫人,所以并没有立时断定,回想过往种种,特别是向百影在丧洞失踪的疑点,更加上在封剑山庄及其之后发生的一切,齐宁愈发觉得可疑,他本来并无十足

  的把握,出言试探,却不想竟然果真是她。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夙影夫人是地藏,齐宁只能如此评判,凝视着地藏问道:“从你挟持向帮主从丧洞离开,此后的一切便都是精心策划的布局,你将地藏的身份栽赃到苗家大巫的身上,就是想要挑起朝廷和苗家七十二洞的纷争。”双目凌厉:“为此你可是煞费苦心,甚至不惜杀死大巫和我。你令谛听化装成向帮主,尔后他又故意陪我前往日月峰,说到底,其实就是以我为幌子,让谛听有机会接近大巫,意图行刺,此外更是派了你手下的牛鬼蛇神埋伏在日月峰伏击于我,如果行刺我不成,就由谛听刺杀大巫,在你的计划中,只要我和大巫有一人遇害,就可以挑动朝廷和苗家大巫的血腥纷争。”

  黎西公和阴无极当然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听得此言,都是悚然变色。

  地藏却是平静自若,那张漂亮迷人的脸庞波澜不惊,只是轻叹道:“只可惜你比我想的要聪明,计划最终功亏一篑。”

  “意图控制丐帮,勾结东海世家作乱,支持李弘信在西川反叛,甚至要挑起苗家七十二洞为祸,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谋反。”齐宁叹道:“为了达到目的,你不惜一切代价,甚至连青梅竹马的向帮主你也毫不手软。  ”说到“青梅竹马”四字,却是故意重音,但地藏的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经似乎对向百影没有任何感觉,齐宁看在眼中,心下发凉,暗想地藏对向百影果真是丝毫不念旧情,地藏这心肠着实冷酷,声音也顿时变冷:“朝廷到底有什么对你不住,你非要如此?”

  一个女人大动干戈以求谋反,齐宁很难相信她是因为有什么图霸江山的野心,只想着是否朝廷在什么地方得罪了她,让她对朝廷生恨,才会如此?可是要让一个女人处心积虑去对付朝廷,那她心中对朝廷的恨意自然是深入骨髓,朝廷到底何处让她如此痛恨?

  可是这地藏如今拥有了大宗师的实力,难道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她才野心勃勃?

  可即使是大宗师,要想图谋天下,那也是难上加难,毕竟这天底下可不止一位大宗师,一旦地藏是大宗师的身份暴露出来,必然会引起其他几位大宗师的注意,到时候地藏再有动作,其他几位大宗师当然不会视若无睹。

  龙山之约的达成,本就是为了互相制衡,几位大宗师不希望天下太过动荡,地藏如果以大宗师的身份兴风作浪,自然而然就触犯了龙山之约的初衷,即使地藏并非龙山之约的一员,但其他几位大宗师也绝不会放任不管。

  虽然确定夙影夫人是大宗师,但其中却又是蹊跷连连,齐宁心下着实疑惑。

  忽听得一个声音道:“我明白了.....!”

  这声音不大,但场内十分寂静,突然说出口来,众人不由寻声瞧过去,却见到说话之人竟赫然是教主。

  却见到教主微抬头,看着地藏,声音平和:“原来你还活着,那很好......!”

  齐宁心下一凛,先前地藏便说认识教主,但教主却似乎记不得地藏,这时候教主忽然开口,明显是确定了夙影夫人的身份,两人从前

  确实相熟,但这一句话却大为奇怪,教主话中的意思,竟似乎认为地藏早已经死去。

  地藏也不回头,淡淡道:“你终于记起来了。”

  “我从未忘记。”教主也是平静道:“有些事情错过了,也就回不了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很怨恨,只是这样只能是害了你自己,你听我一句劝,该放下的都放下。”

  地藏却是笑起来,娇躯颤动,那笑声竟然有些凄然:“放下?半年前你经历的事情到今日都没有放下,有何资格劝说我放下?”

  教主喃喃道:“你说得对,有些事情,终是放不下。”神色平静,凝视地藏道:“你此番入山,是知道我在山上?为何直到今日才来找我?”

  “既然知道你已经众叛亲离,我当然要来看看你。”地藏唇边带笑,依然是背对教主,她嘴唇如同两瓣淡红的花瓣,嘴角微微上翘,乍一看浅笑如花,可是那抹浅笑在齐宁的眼中却又是冷酷无比。

  这两人的对话,却是让其他人听的一头雾水,便是齐宁也是微微皱眉,不明其意。

  “众叛亲离?”教主微微颔首:“不错,我已是众叛亲离。”

  “我发过誓,你死的时候,我一定要亲眼见到。”地藏道:“所以我会一直等。”

  教主叹道:“我这条命本就是你的,当年就应该还给你,迟了许多年......!”陡然之间,众人却见到教主的身影一飞冲天,齐宁心下一紧,却见到教主已经飘到冰潭上方,在半空中双掌对着冰面连出数掌,只听到“咔嚓咔嚓”之声不绝,那厚厚的冰面却是崩裂开来,冰屑四溅。

  齐宁大吃一惊,他知道教主受伤极重,而且身中剧毒,这时候如此出手,只能是死的更快。

  一直站在不远处的阴无极见状,脸上显出骇然之色,教主濒死之际,竟还有如此手段,实在是让他感到吃惊。

  很快,冰面上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教主大吼一声,已经落在窟窿边缘,双臂展开,双掌朝下,齐宁却只见到教主周身劲气弥漫,空气扭动,却见到一件巨大的物事破水而出,所有人都看得明白,那正是一口冰棺。

  阴无极似乎意识到什么,厉喝一声,双足一蹬,直往教主扑过去,教主却已经单手向阴无极扑过来的方向拍过去,而另一只手则是在冰棺破水而出之际,往前猛力一推,那冰棺的棺盖顿时飞出,黎西公惊呼一声,阴无极却感觉一股强大的劲气扑面而来,自知不能硬碰,侧身闪躲。

  冰棺打开,教主手掌半抓,从那冰棺之中,却有一只瓷坛子飞出来,齐宁知道那是骨灰坛,见到教主手腕子一翻,已经将那骨灰坛托在手中,而那口冰棺又迅速往下坠,“啪”的一声,重新落入到水中。

  看到冰棺果真只有骨灰坛,黎西公面色惊怒,齐宁心想阴无极果然火化了阿云,手段当真毒辣。

  一切瞬间平静,地藏一动不动,教主却已经盘膝坐在冰面上,将那骨灰坛抱入怀中,一扯黑色大氅,将骨灰坛掩住,他神色安详,再也不看任何人。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