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六八章 西川之王

第一二六八章 西川之王

  阴无极被教主的掌力逼退,却并未善罢甘休,见到教主将骨灰坛抱在怀中,脸上更是显出阴冷之色,再次向教主扑过去。

  他知道教主受伤之后,已经是濒死之际,自己全力以赴,未必不是教主的对手。

  地藏带人半路杀出来,阴无极虽然大感意外,但他与地藏并无生死之仇,与教主倒是水火不相容,这时候见到教主竟然将亡妻的骨灰捧在怀中,如何能够受得住,五指成爪,朝着教主的头顶只抓了过去。

  教主虽然重伤,但破冰取关那一下却还是显出大宗师的手段,阴无极倒是不敢掉以轻心,只待教主一旦出手,随时变招。

  眼见得五指距离教主脑袋不过咫尺之遥,教主却纹丝不动,阴无极似乎是感觉到什么,竟是没有抓下去,落在教主身前,五指如铁钩,依然在教主头顶,但一双眼睛却是盯着教主。

  只见教主盘膝坐在冰面上,身体微微前倾,双臂环抱,大氅遮挡住,他神色此刻竟是前所未有的平和,一双眼睛微微眯着,唇角微微上翘,带着一抹浅笑,只是那双眸子里却已经没有了神采。

  四周一片死寂,片刻之后,阴无极忽然往后退出两步,仰首望向夜空。

  齐宁也是紧盯教主,见到阴无极后退,也明白什么,双足一蹬,整个人如同鹰隼飘然到得教主身前,蹲下身子,探手到教主鼻尖,很快就脸色骤变,缓缓站起身来,转过身面向地藏:“他走了!”

  地藏闻言,娇躯竟是微微一颤。

  齐宁方才提及与夙影夫人青梅竹马的向百影,地藏没有一丝波动,倒是教主此时离世,地藏的情绪明显有了变动。

  陆商鹤见得教主过世,眉宇间却是显出兴奋之色,放声笑道:“原来大宗师也并非长生不死,大宗师也是可以杀死的,哈哈哈......!”他却似乎忘记,地藏也是大宗师,看着坐在冰面上一动不动的教主道:“被自己的亲生女儿毒杀,这位大宗师当真是窝囊,不过要不是这样,倒也不好对付。”他话声刚落,却猛地感觉劲风袭来,心下一凛,已经看到一团黑影直往自己扑过来。

  陆商鹤无剑在手,无法以剑护身, 对方来得速度太快,他想闪躲也是不及,万般无奈之下,双掌拍出,只推出半截子,陆商鹤便感觉自己的双腕已经被掐住,心下生寒,知晓对方若是内力一吐,只是废了自己两条手臂那还是好的,只怕内力透进体内,让自己经脉爆裂而死。

  他正自惊恐,随即却感觉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身在半空中,根本无法掌握,“啪”的一声,再次重重落在撂了地上,显得异常狼狈。

  他心下恼怒,这时候已经看清楚,出手之人竟赫然是阴无极。

  阴无极出手将他甩出老远,却并无伤他性命,自然是打狗看主人,对地藏心存忌惮,只听得阴无极冷声道:“他曾是黑莲教主,我与他有恩仇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由不得旁人污蔑他。”

  地藏自始至终却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已经过世的教主。

  齐宁在教主身边再次蹲下,凝视着教主的面孔。

  当初在襄阳初始教主,救他于危难之中,此后将他带回京城豢养在侯府之中,无非只是齐宁生出怜悯心,从无想过此人竟会是黑莲教主。

  西门无恨挟持自己前往大雪山,却还是轻视了逐日法王的恐怖,当日若非教主出现,齐宁相信自己只怕已经成为逐日法王手中的阶下之囚,根本不可能从大雪山下来。

  教主虽然杀性不浅,但自始至终却从未伤害过自己,反倒是在恢复记忆之后,对自己十分坦诚,不但告知了大宗师武道的隐秘,甚至教授自己操控天地之气。

  教主回到朝雾岭,大开杀戒,齐宁深知黑莲教大难临头,这位大宗师既然已经开了杀戒,却也不知道将会是怎样一个收场,他甚至一度担心教主会引起天下间更大的动乱,殊不知一切却在这里戛然而止。

  教主是善是恶,齐宁自问没有资格去评判,抬起手臂,将教主微眯的双目合上。

  他知道地藏与教主的对话,加快了教主的死亡,但教主之死,却并非是完全因为地藏。

  教主受伤之后,强自支撑,齐宁知道他一定是在抵抗伤势之时,在凝聚最后的力量,最终就是为了破开冰潭看到阿云的骨灰。

  忽听得身后传来“哇”的一声哭声,齐宁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阿瑙的哭声。

  教主的致命伤,正是阿瑙所赐,可是阿瑙却也只是阴无极手中的一件工具,齐宁虽然素来对阿瑙的性情不喜,但今次之事,却也不能完全怪罪在阿瑙的身上。

  是是非非,各有所思,这世间本就有许多说不清理还乱的道理。

  忽听得陆商鹤沉声道:“站住,拦住他!”齐宁扭过头,却见阴无极正自向竹林方向过去,似乎是要离开,陆商鹤则是在后面不远喝止,那几名站在不远处旁观的地藏部下却已经挡住了阴无极的去路。

  阴无极也不回头,冷笑道:“我与你们没有恩仇,今次你们前来,是与黑伏的恩怨,与我无关,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陆商鹤道:“井水不犯河水?你倒是想的轻松,今日你还想安然离开这里吗?”

  阴无极背负双手,回转身来,淡淡道:“莫非阁下要赐教不成?”

  “你知道了地藏的身份,自然不能让你离开。”陆商鹤沉声道。

  花想容却也扭着腰肢往前几步,盯住阴无极道:“你们心里应该清楚,地藏的身份不能被外人知晓,既然你见到了地藏的真容,自然要付出代价来。”

  齐宁心下冷笑,对此他倒是早有预料,地藏既然亮出了真容,当然不可能让人将此等消息泄露出去,若是其他宗师知道这世间还有一位大宗师存在,地藏自然不可能再有机会暗中谋划。

  几位宗师当年订下了协议,互相掣肘对方不得卷入国家之争,这本就表明其中有几位宗师对本国还是有着保护心思。

  地藏如果不是大宗师在本国内兴风作浪,北宫或许不去理会,任由朝廷自己去解决这些麻烦,可是一旦北宫连城知道是一位大宗师在本国为乱,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

  地藏今日没有露面到也罢了,可她不但亲自出马显出自己的真容,甚至连自己的实力也显露出来,这也便是说地藏在今日并没有打算隐瞒,而从她露面的那一刻起,她也就没打算让在场的外人安然离开。

  阴无极冷笑一声,道:“代价?什么代价?”

  陆商鹤瞥了地藏一眼,才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拜服在地藏脚下,日后地藏吩咐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如此今日你或许还能留下一条性命。”

  “哦?”阴无极似笑非笑:“让我成为地藏的走狗?”

  花想容却已经取出一只瓷瓶子,托在手心中,道:“这是火灵丹,服下此丹,至少可增加十年的功力,只要你服下火灵丹,日后听从地藏的调遣,我们不但可以帮助你重新复兴黑莲教,而且你还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黑莲教真正的教主。”

  “火灵丹?”阴无极盯着那瓷瓶子:“可增十年功力?如此灵丹妙药,你们还舍得送给我?只怕这火灵丹是奇毒无比的穿肠毒药吧?”

  花想容妩媚一笑,道:“凡事有其利自然有其弊,这火灵丹虽然可增功力,但却也有毒性,每三个月毒性便会发作一次,若无解药,经脉就如同被烈火焚烧一般,一旦发作起来,用不了几个时辰便要毙命。”美眸转动,道:“小女子知道你武功高强,可就算你是绝顶高手,也难以抵挡火灵丹的毒性,至若解药......!”瞥了黎西公一眼,道:“如果秋千易还活着,花上三年五载或许真的能够配出解药。”

  阴无极颔首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想用这火灵丹控制我,然后以我来控制黑莲教,到时候黑莲教听从你们驱使,为了达成你们的目的,黑莲教自然就成为你们手中可以任意摆弄的工具。”

  “话糙理不糙。”花想容笑道:“不过你若是真的为我们立下大功,得到的回报也远超过你的想象。”

  “回报?”

  花想容道:“你方才也听说这位护国公说了,我们的所作所为,目的是为了谋反,既然是谋反,如果成功,总要改朝换代的。”腰肢款摆,莲步轻移往前走出两步,声音柔腻:“如果大事得成,地藏会将整个西川赐给你们苗家七十二洞,那时候你甚至可以成为西川之王,这样的回报,应该不差吧?”

  齐宁心下一凛,暗想难不成地藏竟然真的有图谋天下之野心?

  “西川之王?”阴无极发出怪笑:“西川之王需要皇帝的封赐,地藏赐我西川之王的位子,难道地藏想要做皇帝不成?”他虽然发出笑声,但双目如刀,冰冷彻骨。

  花想容面带妩媚,轻笑道:“难道女人就做不得皇帝?”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