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七一章 囹圄

第一二七一章 囹圄

  齐宁循着亮光瞧过去,却看到在对面的墙根下,出现一个尺许见方的洞孔来,那光亮正是从那洞孔投进来。

  虽然只是微末的光亮,但齐宁借着这光芒,却已经瞧清楚了四周的环境,正如自己所料,自己眼下还真是被囚禁在一处小牢室里,四周都是厚厚的石壁,石壁并非石砖所砌,竟然是岩石,地面亦是坚硬岩石,不过十分平整光滑,自己四肢被锁,粗大的铁链子深嵌入岩壁之中,这小小的石室之内,除了自己之外,竟是空空荡荡,连一根稻草也没有。

  难道自己竟然是在山中?

  齐宁一眼就能看出,那些石壁都是天然而成,无非是被人凿刻修整,整座牢室连成一体,自然不可能是从山中开采岩石运出修建,也便是说,这牢室确实是在山中,难道自己还是在朝雾岭?

  忽见到从那洞孔伸进来一只小托盘,托盘上放着一碗米饭,两碗素菜,另有一只竹筒盛着水。

  齐宁立刻移动过去,铁链子足够长,虽然沉重,但还是足以让齐宁轻易到得那恫恐边,那洞孔几乎是贴着地面,齐宁蹲着身子冲着外面道:“这里是哪里?”

  外面却根本没有人回答,甚至很快便用一块石头将那洞孔严丝合缝地堵住,室内顿时又是一片漆黑,齐宁心下恼火,用手去推那块石头,倒是轻易将石头推出去,又要亮光进来,就听外面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道:“一天不管饭。”声音颇有些青涩,年级自然是不大,随即传来脚步声,那女子很快就走的远了。

  齐宁心想那女子说一天不管饭,或许是因为自己推开了石头,以此作为对自己的惩罚。

  看到竹筒里盛着水,齐宁便感觉干渴,拿起竹筒,仰首灌了一口。

  他身体早已经与幽寒珠结合在一起,百毒不侵,并不担心水中有毒,而且地藏要杀他也不必用如此手段。

  一竹筒水很快便饮了个干净,水质却很是甘甜,齐宁先前还怀疑自己是身处山中,这一下却是能够确定,此等甘甜的水质,必然是山泉水无疑,却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在朝雾岭。

  教主身死,阴无极生死不明,教众大量逃散,黑莲教也算是分崩离析名存实亡,此时又想起黎西公等人,也不知道究竟是生是死。

  齐宁意志坚韧,虽然身处如此困境,倒也没有放弃,他知道再困难的处境之下,都要做好随时反击的准备,体力和精力必须要尽快恢复过来,所以抄起饭碗,也不问饭菜是好是坏,吃了个一干二净。

  虽然谈不上吃饱,但这碗饭还是让齐宁恢复了一些体力。

  靠在石壁上,齐宁却是寻思着先前与地藏一战。

  不能战胜地藏,其实也是齐宁意料之中的事情,自己虽然掌握了操纵天地之气的法门,却只是因为自己拥有接近天脉的奇特经脉,远达不到大宗师的境界,而地藏操控天地之气得心应手,能够同时与两大高手对决,其修为应该就是

  进入大宗师境界了。

  齐宁从教主那边得到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却只是能够将天地之气聚于一点,而之前对战,地藏竟然能够操控两股天地之气用来同时应对自己和阴无极,齐宁深知仅此一点,自己就及不上地藏。

  教主在大雪山传授法门,也是在仓促之下,齐宁只是按照教主传授的方法操控气息,但却只是最简单的法门,若说此等手段是一门剑术,齐宁也只是刚刚学会入门的剑招。

  齐宁知道自己被地藏所囚,定然不会有人知晓。

  他在西北被西门无恨挟持前往大雪山,离开之际,留函段沧海,告知是前去赴洪门道之约,此后一直没有回到大将军府,段沧海自然是担心无比,也定然会派人追查齐宁的下落。

  齐宁迟迟未归,西北大军群龙无首,段沧海可以隐瞒一时,却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职责所在,必然会派人密报朝廷,而朝廷要追查齐宁的下落,自然要从洪门道着手。

  洪门道带着西门无恨的遗体回京,自然要接受朝廷的审讯,而洪门道在逐日神庙亲眼看到教主放火烧毁神庙之后,带着齐宁离开,那么朝廷最终很可能会将线索查到黑莲教。

  可是在冰潭所发生的一切,除了在场几人,绝无其他人知晓,地藏事后自然会将留下的一切线索清理干净,即使朝廷派出神侯府的人仔细调查,也不可能查到地藏的头上。

  而且自己如今被囚禁在不明之处,神侯府就算有天大的能耐,也不可能找到这里。

  齐宁知道眼下的情势,除了依靠自己,根本没有别的法子,但是自己被囚禁在固若金汤的牢室之内,内力消失之后与普通人已经没有什么差别,又如何能逃出这牢笼?

  他也不知道地藏会囚禁自己到什么时候,但既然都已经安排人送饭,就算最终不杀自己,一时半会也绝不可能让自己离开此处。

  在这牢室之内百无聊懒,不知白天黑夜,心中郁闷,却又无计可施。

  接下来果然有很长时间再不见人送饭过来,熬到那人第二次送饭来,齐宁忙冲着孔口道:“姑娘,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劳你告知。”

  外面却是没有任何声音,送过饭后,脚步声便即远去。

  此后每隔一段时间,便有人送来饭菜,齐宁估算时间,一天大概送来两顿饭,他虽然每一次都想让对方开口说话,但那人却宛若哑巴一般,一声不吭,齐宁也是无可奈何。

  齐宁虽然沉得住气,但时间越久,心下也就不可避免地有些焦躁。

  他按照两顿饭一日来计算日子,竟然一晃便过了二十多天,除了第一次送饭之人丢下一句话,此后便再无人和自己说一句话。

  楚军北上,双管齐下,西北已经拿下,东齐是否已经落入楚国之手?

  北汉内乱如今又是怎样一个局面?按照日子来算,屈元古率军入关早已经是过了两

  个月,他麾下的西北军与北堂昊的洛阳兵马应该已经分出了胜败,若是屈元古没有打下洛阳,那么通关被封,后无退路,粮草耗尽,西北军即使不败于洛阳兵马之手,也定然是自行哗变。

  不过自己现在自身难保,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关心到底谁胜谁败。

  这阵子倒是时时想起护国公府,他新婚燕尔便即离京办差,丢下西门战樱独守空房,虽说国事为重,却也还是心有愧意,更加上西门无恨在大雪山过世,洪门道将西门无痕的遗体带回京,就算封锁消息,不让外人知道,却总是不能瞒住西门战樱。

  西门战樱早年亡母,与西门无痕相依为命,父女之间的感情自然是非比寻常,一旦得知父亲亡故,其心中的悲痛齐宁亦能够相像的到。

  此外齐宁更为担心的却是顾清涵。

  不管怎样说,即使没有自己,西门战樱背后还有神侯府,西门无痕虽然亡故,但神侯府却不可能轻易解散,曲小苍等人视西门战樱为自己的亲妹妹,一旦西门战樱遇到麻烦,神侯府自然会竭力维护。

  可是顾清涵唯一能够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顾家虽然虽然在荆州一带也算豪族,可是在京中官宦的眼中,那实在是不值一提。

  如今看似齐家上下一团和气,但齐宁知道那无非是因为自己存在的缘故,一旦自己不在了,齐家立刻四分五裂,包括三老太爷在内的那帮族人,定会对顾清涵发难,虽说皇帝除掉了司马家之患已经亲自理政,可是齐家当年在朝野也是树下了诸多敌人,一旦齐家的大叔倒塌,那帮人定会蠢蠢欲动,没有了自己的庇护,顾清涵根本不可能支撑的下去。

  随即又想到田雪蓉。

  在他的安排下,田雪蓉已经开始与几大豪商共同重开东海贸易路线,可是自己若是消失,那么这项计划定然无法继续下去,他与田雪蓉肌肤相亲,此时虽然隐秘至极,但许多人都已经知道锦衣齐家是田家背后的保护-伞,也因此田家药行遭到许多人的嫉恨,若是这顶保护-伞消失,田家药行必将陷入极其严峻的困境。

  齐宁此时深切地明白,自己的生死,其实已经关乎到太多人的生死存亡。

  在这牢室之内既不能练功,却又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只能将自己从前的经历一一回想起来,自然而然地也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开端,那座会泽小城,更想到了自己素未谋面却有着极深渊源的小蝶。

  当初他离开会泽县城,就是为了找寻小蝶的下落,谁知道此后却走出了另外一条道路,而小蝶下落全无,至今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一想到小蝶,齐宁心中便着实有些惭愧。

  他在这个世界最初醒来的时候,脑中还能依稀有着小蝶的样容,但如今却已经模糊了许多,心里却是盼着小蝶能够逢凶化吉。

  :。:

看过《锦衣春秋》的书友还喜欢